首页 恐怖故事正文

回家的路

iamk 恐怖故事 2020-03-03 09:23:43 919 0


人但知万事前定,而不知所以前定之故,今得是说,方始豁然。......《子不语·奉行初次盘古成案 》

回家的路

前定:早已注定

以下为朋友所提供的两则小怪谈,因为有修饰过可以当作是创作好了!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朋友住在中部,集结式社区型大楼因为邻近国小非常宁静,

骑机车10几分钟就可以到美术馆,或是热闹的夜市。

不论是想去找东西吃或是饭后想要逛逛散步,交通非常方便!

而朋友有一个习惯,每当他心灵不太平静时,会去找个地方静坐,

最近跑去居家型的佛堂,当我听到这件事时,还亏他是不是要出家了?

「或许吧!我确实是想找个宁静的地方,但现在又觉得自己不合适!」

他苦笑了一下,之后吸口气后平稳的告诉我他遇到的奇妙际遇。

以下会用朋友角度描述故事,所以用第一人称。

碧光环

我有一个很特殊的习惯,每当我心灵不平静的时候,

我总会找个安静的地方静坐,让自己混乱的心再次澄清。

不过租屋处是平价的木板隔间,一些声响会明显地在室内迴盪。

虽然有考虑去图书馆,但是翻书的唰唰声,或是人群的走动声,

都严重影响到我静坐的效益,直到我在宿舍附近找到一个居家式的佛殿。

一楼大殿供奉三宝佛,二楼有个小佛堂,供奉著观音,

很幸运的,在跟坛主打过几次照面,他同意我可以在二楼静坐。

坛主人很好,是个有年纪的老妇人,

我当初在门外好奇徘徊时,他很热情的招呼我过去喝茶,

「我想静坐,在寻找一个宁静的地方!」

听我说完来意,坛主没有丝毫觉得莫名的眼色,

跟我谈起二楼有个供奉观音的小佛堂,或许符合我的需求。

现在想想这么顺利地找到地方,可能冥冥之中有缘分吧?

小佛堂在二楼的走道底部的房间,房间有著外围的阳台,

阳台外是一大片的被绿树围绕的社区公园,外头偶尔有树叶的沙沙声。

我跟著坛主上到二楼时,整条走道真的很乾淨,

地板上浅黄带青色的磁砖虽然有些斑驳褪色,但还是有著光泽,就像刚成熟的凤梨果肉。

小佛堂进出没有门,与走道隔开的只有一条白色中间印有粉红大莲花的门帘,

我进去时原本预期会闻到檀香,但却是一种淡淡的香甜气息。

坛主仔细的收拾观音供桌上的饼乾,并将木桌上的供品移到一旁的小茶几上,

「看到你好像心事重重!脸色不太好啊!」

「其实还好啦!嗯……我不需要人帮我算命!」

突然想起了一个去寺庙不舒服的体验,那时朋友邀约一起去看起乩的活动。

当时我站在一旁观看而已,也没有问事,但乩童忽然走到我面前。

「你一定会再见到你爸的!」

我觉得非常不舒服,不管我一旁的朋友便快速离开现场。

这也导致我对算命嗤之以鼻,毕竟我爸都已经离世一年了,

何况见不见面也不关我的事!

我现在脸色很难看吗?但坛主也没有一直盯著我和改变他浅浅的微笑。

继续将空间整理乾淨,然后将一个金色的坐垫铺在地上。

「若有众生遭受种种苦恼恐怖,如果他能够忆念我,称念我的名号,

那求救的音声被我天耳所闻,若我不能为其免除如此种种痛苦烦恼,

则终不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果。」

「甚么?」

「如果有烦恼的话,就向观音倾诉吧!」

坛主说完后,向我说明刚刚茶几上的饼乾可以食用,

而房间外走道有个家庭式的饮水机,旁边桌上乾淨的水杯可以使用!

随后便下楼继续处理他的事情了。

我随后便坐上地上的坐垫开始静坐,我很快进入状况,那一个小时的宁静,

真是让我从未体会过,一切的烦恼就向婆娑世界的一抹尘,

随风飘散在遥远的彼方。

不过当我静坐一段时间后,我被一个声音拉回来,

那是一小段的塑胶摩擦声,伴随动物细碎的喷气声。

我立刻张开眼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甚么不寻常的物品,

直到看到小茶几上的饼乾,塑胶袋的包装有被啃咬的痕迹。

后来没有继续静坐下去,我好奇的走到阳台,

阳台有一些植栽,常春藤已经爬到地面,还有些带刺应该是仙人掌的植物,

种在粽色的盆子上,一排排整齐的放著。

「楼上有老鼠喔!饼乾包装袋被咬破了!」

我告知完坛主依然笑咪咪的,还说没事,他知道了!

之后我一有烦恼,我都会过来静坐,

不过我每次都会在静坐一个小时左右,被声音吵起。

也就是第一次的塑胶摩擦声,只不过原本的喷气声变成细微的呜呜鸣声。

听到声音后,看到茶几上的饼乾又被咬破了,但没有造成甚么困扰,

我从头到尾都没看到那东西的身影,无法断定是啥,

我猜想搞不好坛主已经试过很多方法了,老鼠确实满难处理的吧?

有天我去拜访佛殿,坛主带我上去时,整理完后走到阳台上,

我好奇地跟了过去,看到他慢慢将一盆植物挖起来,并将土拍掉。

「这个是碧光环喔!刚好有烂根的情况发生,所以要将烂掉的地方移除!虽然黑灰的根又多又广,但是植物本体却小小一个,而且翠绿耀眼!」

坛主继续整理那一大坨的根,然后又把植物埋回去盆子中。

「一大堆的烦恼的过往会成就现在吧?」

我不自觉的说出我当时的想法,但坛主没有回应我,

之后静坐完,下楼有跟他说有吃光桌上的饼乾,因为是我喜欢的凤梨酥。

「所以你有听到很长的喷气声,跟不舒服的感觉吗?」

「没有耶!我只有第一次听到细微的喷气声,之后都是呜呜鸣声,

倒是有奇怪的感觉,手不知道碰到啥湿黏的东西。」

我第一次看到坛主露出疑惑的表情思考著,没过多久就笑出来了。

直说它应该很喜欢你,然后走到小仓库,拿了一包土和一小包物品。

那物品很像发黄的米粒,坛主说是种子希望我收下并种植。

「碧光环只要一点水就会活得很好!它一定会带来平静的!」

在告知我孵苗的注意事项后,虽然莫名其妙,但我就将它们种在盆子内,

过不到一个礼拜就发芽了,外观就像是许多小触手从土裡冒出来。

也不知道何时,

我房间内有股淡淡的香气,以及放在桌上饼乾包装袋偶尔有被啃咬的痕迹。

回家的路

那是让我毕身难忘的回忆。

那天因为早上要去拜访客户,位置在南部的底端,因此特别起了一个大早。

坐大众交通工具过去,一整天的舟车劳顿,

这个客户要求非常多,花了比平常还要多心力把案件谈成。

后来礼貌上应该要回应客户的邀约,

不过本身讨厌酒味,所以有技巧推掉客户的红酒。

在火车上我实在累坏了,整个昏昏沉沉的,

看著午后的斜阳透过火车的窗户,一段一段洒在座位上。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

在梦中我像个旁观者,我一眼认出站在中间的身影是我,而我弟弟们躲在我身后,

整个环境充满令人作呕的酒和菸味,四处充满黑影,其中有个庞大的黑影靠过来!

「不要用你肮髒的手碰我!我不需要那些肮髒的钱!」

站在中间的那个我,咆啸完后衝过了黑影,不管弟弟们在哭泣著,

独自跑出屋外,我看到后立刻跟了过去。

整个世界似乎被黑暗吞噬,我在屋外看著天空黯淡无光,

我看到熟悉的房子外牆,牆上被喷上字体。

「你会有报应的!」

又大又鲜红,像是要表达写字人的愤怒,我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

「欧呜.....欧呜」

我忽然被一阵低鸣吵醒,整个头痛欲裂,

在我恍恍惚惚的离开车站从后站下来时,发现自己做了蠢事,

看到了有点熟悉又陌生的停车场,才惊觉提前几站下车了。

虽然我马上走回车站,但下一班车至少还要半个小时。

该做甚么好呢?

我默默的又从后站出来,下了阶梯穿过停车场后,走进了便利商店中。

我买了一瓶乌龙茶,坐在休息区,开始发呆回想很不好的回忆。

在高中时才瞭解我父亲是做地下钱庄的,那时我也才敢跟严肃的他吵了几次架,

他表示自己做的是善事,帮助那些已经步上绝路的人。

但我怎样都无法相信,在看过大门上大量的红漆,

以及飘散的冥纸中外牆上大大的恨字。这些震撼的画面,让当年年幼的我感到害怕。

虽然家境算富裕,但在学校我不敢和朋友讨论家中情况,我在同学间一直有自卑感。

而且我爸因为经营关係,半夜都是跟一群兄弟回来,

家裡半夜经常吵吵闹闹的,我隔著门缝除了菸酒味,偶尔还有股塑胶燃烧的味道,

在升大学的那年,我终于受不了这环境逃离了家裡。

边打工边完成自己的学业,并断绝跟家裡的联繫,

虽然生活辛苦,但我终于觉得自己好像有种做对事的感觉。

一直到我收到父亲病危的消息,我以为是为了逼我回去的手段。

当我意会到丧礼是真的时,却没有勇气过去现场,明明就只要骑个机车,

走那条熟悉不过的路,当我带走那袋行李的同时,自己已经不属于那裡吧?

又或许我就是个注定被困在遗憾和恐惧的不孝子吧?

当我整理好心情,准备回车站时,我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的柏油路上,

有明显闪亮的淡黄色标线。我好奇的离开便利商店走到那条线旁,

虽然下午太阳已经不再耀眼,但地面反射的光芒明显的不太自然。

我终于看清楚线中亮亮的东西,每一小颗就像是发黄的米粒,

但当时我只觉得东西很熟悉,却没想起是甚么东西。

因为好奇线会延伸到哪裡?所以跟著线延伸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很顺利的都没有断掉的部分,彷彿那些东西就是镶在马路上。

延著便利商店的大路向前走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小排水沟,

跟著转进小路中,过没多久小排水沟进入弯道,而一旁的景色变成农家种菜的棚架。

最后穿过一排红砖的矮房,终于到了线的尽头。

我整个人愣在原地好久,眼前的房子让记忆涌现,我依然记得那扇难关的后门,

二楼手扶梯被剪刀弄伤的凹痕,在厨房牆上不懂事的涂鸦,以及屋子右边的那株桂花。

但在熟悉中还有个陌生大大的「售」字广告板,贴在大门前。

「抱歉!你是要来看屋的李先生吗?」

当我望著那个广告板不知多久时,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

一个看起来像仲介的女生,从另一边的路小跑步过来。

我应该断然地说不,但突然有个强烈慾望想要走进屋子中,

决定冒充一段时间的"李先生"!

「这房子非常宽敞,还有小庭院和车库可以停车,

而且牆壁有重新粉刷呈淡黄色,色调有"家"的感觉呢!」

房仲很热情的介绍著,但我并没有认真在听,

或许自己熟悉的事物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外观被侃侃而谈的评论著,

就像小学生念课本那样滑稽吧?

我跟房仲表示要上二楼看看,

从中间的旋转手扶梯走到2楼,右转后穿过一个小客厅,

终于到了我熟悉不过的大卧房,我将厚重的木门打开,

印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纯白的大床,我走进房间内侧将窗户打开,

让些许的凉爽的空气驱散室内凝固的氛围。

阳光洒在白色的床单上,竟然有著丝白的光芒,我彷彿在空气中闻到香甜的味道,

忽然想起每次回家,只要在餐桌上寻找,就有机会吃到凤梨酥或切好的凤梨。

虽然凤梨的外表多刺朴实,但掩盖不了其香甜的内在。

这个味道那不是就是切开凤梨时所散发的果香吗?

发呆看了床一段时间后,我转身关掉窗户,走出房间靠著手扶梯。

我已经可以想像,会有新的悲欢离合在这落地生根,

而我想为之前遗憾做最后的道别。

当我转身准备下楼时,忽然感觉背后有东西快速穿过,

我皱眉的转身,木门不知道何时又敞开了。

当我仔细看房间的景象时,激动的怀疑自己是否深陷幻觉?

在那白色的床上躺著一个枯瘦的身影,有张灰色的被单覆盖在上面,

虽然脸型憔悴,但我依然认得那张脸,

我颤抖地再度走进房间中,然后蹲下来,已经确定那熟悉的脸孔是我父亲!

我告诉自己不能哭,或许只要眼睛一模糊幻影就会消失了。

忽然父亲伸出他枯瘦的手,轻轻握著我放在床沿的手上,

那温和带点粗糙触感,我忍不住将另一隻手伸出握紧,

抚摸到一个坚硬的物品,触感应该是戒指之类的。

「小子,你终于回家了!」

「恩!我......回来了!」

那威严的声音只剩乾哑,我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但父亲消瘦的脸孔下的浅浅微笑却在夕阳的馀晖下,如此清晰的闪著光芒。

「李先生!你还好吗?」

过没多久背后传来房仲的声音,四周景物恢复成空旷的原状,

我意识到自己正跪在那张白色的大床前,赶紧用袖子抹了抹脸,

说自己只是想确认床的材质。

但我起身后,手裡却有一个物品的坚硬感,才发现手裡握著一个金戒子。

之后将房子四处浏览,顺利陪房仲看完整个房子,

因为没有其他人出现,当了一个下午的李先生!(笑)

离开前跟房仲要到了屋主的电话,一看到熟悉的名字,

一直从车站到宿舍时,内心还是十分激动,

我拿出了手机,在几声嘟嘟声后,终于接通了,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在通话时虽然对未来有些焦虑,但我知道,

我找到一个宁静的地方了,或许之后我能用那个字称呼那个地方了!

通完话后,我平复心情看到桌上发觉有些奇怪,

我很认真地思索才发现,桌上的盆子是空空如也的状态

就好像裡面从来没有任何东西。

故事结束


恐怖短故事短篇鬼故事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1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