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台湾

台湾

  • 办公室里的灵异事件

    办公室里的灵异事件

    在台北市有些旧大楼因为房间隔局或风水的关係,造成许多曾在大楼里枉死或自杀的魂魄,无法离开,有些人频率对了。在Shawn朋友小米所任职的台北市一栋大楼办公室楼层,其中一间房子就曾发生过一些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这边来介绍一下。小米本身的体质特殊,依科学理论来说,应该是跟鬼魂的频率有时会相同,因此,偶尔会见到一些灵异事件。他的办公室是位于台北车站附近的一栋大厦,办公室的楼层为13楼,这大楼里面有三间房子与一个电梯,三间房子都租给办公人员。小米与旁边的办公室基本没有什幺特别事情发生,比较特殊的是对门的办公室,几乎每隔几个月...

  • 住院时一起玩的女孩

    住院时一起玩的女孩

    这是距今很遥远,我住院时的事情。在要升上小学前,4岁的我因为生了一场大病而在医院住院住了1个月左右。可能会想离开双亲不会感到寂寞吗?实际上在医院的住院生活期间,因为也有其他同龄的小鬼头们的关係,能够好好的社交,意外的有着过得很惬意的记忆。病房是对相对的那种房型(注1),经常有6到8人左右的小鬼头们住院出院的。有比我更晚住进来又比我早出院的朋友,也有比我就在住院的朋友在这。住院时接受手术的小孩也很多,时常会大家挥着手说着「路上小心!」的替其他人送行。儿童病栋中也有几间其他的房间,白天的时候因为有自由时间的关係,在那个...

  • 诡异的游乐园(二)

    诡异的游乐园(二)

    当信哥走到一个类似过山车的游乐设施时,他就跟女友一起上去坐。由于没人排队,也没人招呼,仅只有一台四人座的小过山车在轨道上,俩人就自行坐上车,此时诡异的事来了,他们发现出口处有个操作区,而操作那过山车的人,就是那售票跟收票的男子。信哥跟女友觉得很疑惑,难道偌大的游乐园,只有一个人在管吗?那男子走了过来,对他们俩人说:「这旁边有个煞车桿,当过山车速度过快时,可以拉一下煞车桿。而最后回到终点时,麻烦再拉煞车桿。」不要说信哥跟他女友了,就算是Shawn,一辈子都没坐过要自己拉煞车桿的过山车。当然信哥跟女友坐上贼车后,只好玩...

  • 诡异的游乐园(一)

    诡异的游乐园(一)

    说到台湾北部诡异的游乐园,最知名的有已废弃的南天母游乐园及新店幸福游乐园,但这两个乐园都传出鬼故事,不过当地人却是一笑置之,因为这两个乐园只是经营不善倒闭而已,哪里来的冤魂来吓人,虽然幸福乐园曾传出拆摩天轮时,压死一名工人事件,但事情已过许久,要是有相关鬼故事,早就传出了,所极可能又是一件鲛岛事件。不过今天主角不是这两个乐园,而是曾听朋友说过在坪林交流道与北宜公路附近有个诡异的游乐园,他跟女友在这个游乐园的经历,恐怕只要听过的人,都会难以忘怀。这位朋友叫信哥,为人和蔼可亲,身高大约180左右,目前在国剧剧团中演出。...

  • 把祖坟扩大

    把祖坟扩大

    我的老家是在深山里面,附近有一个很爱炫耀的家族。特别是那家的老婆婆(就用爱炫婆来代表)老是到处炫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的事情所以附近的邻居还满讨厌她的。某天,爱炫婆和我家的阿妈在聊天,提到:「我家是名门的关係,所以想要把祖坟用得再气派一点,地再大一些,墓碑也再气派一点。」一般民间谣传「把祖坟扩大的话会把家族的人带走补满空缺」之类的禁忌在阿妈就告诉对方,不要那幺做比较好。不过爱炫婆不听劝,这次跑去庙里找住职的太太讨论。太太也是反对,不过因为庙也是做生意的,所以就告诉他们「如果只是为了变大一些单买土地的话没有关係」之类的话...

  • 台湾的不明飞行物

    台湾的不明飞行物

    台湾许多地方有着类似外星人到访过的传说,而在1960年代,台湾更是出现过不明飞行物,并被拍摄下来,这也是早期可以查到的不明飞行物在台湾出现的资料。1960年,一位蔡章鸿先生,在台北的圆山公园拍摄圆山大饭店时,突然在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盘,当时不明飞行物的资讯并不是很多,且又是刚好在战争过后,他以为见到的是军方的新武器,就将这飘浮在空中的圆盘物拍了下来。当他拍完后,这飞行物突然以飞快的速度,消失在他的眼前。他呆了半响后,才回过神来,猛然觉醒刚才见到的物体,原来就是传说中的不明飞行物,不过却将当时出现在圆山大饭店的不...

  • 不动产调查

    不动产调查

    这是前阵子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公司是负责承办法拍屋业务的最近负责业务的人突然不来上班,于是他做到一半的工作就落到了我头上老实说我们公司是被一些有门路的人拜託来处理这些事故物件来源或手段也不是多乾净像这样做一半就跑掉的其实很常发生,所以我也不是很在意我带着之前负责的人所留下的调查资料(上面的笔记髒兮兮的)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到了这个鸟不生蛋的乡下地方这间房子似乎非常的古老,不论是墙或是地板不是破破烂烂的就是早已龟裂潮湿的味道让我的心情down到谷底不过总归是工作啊 只得打起精神开始调查测量房子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吧 从窗外看...

  • 怪谈系列 - 同学会

    怪谈系列 - 同学会

    今年夏天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回老家的时候,接到了阿吉打来的电话。「你好几年没回来了欸,现在过得怎样阿?有要参加同学会吗?今年好像办得特别盛大,老师们还有班上同学几乎都会出席呢。主办人的真由美之前也在说联络不到你欸,你直接打电话给她吧。」……差不多是这样的内容。所以我打听到真由美的号码打给她,决定出席今年的同学会。同学会当天看到了好多怀念的脸孔,但毕竟睽违25年之久,他们的脸和名字都凑不太起来,从前感情很好的老师也笑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是个失礼的家伙欸」然而在会场中却没看到阿吉的身影。问了主办人,她却反问我「阿吉是谁?」...

  • 晚晚梦到凶残女鬼来“割肉”

    晚晚梦到凶残女鬼来“割肉”

    文:李姓女网友(发表于灵异公社)是否要分享到社团,我之前考虑了好几天,最终愿PO到社团,是因随著疫情趋缓,朋友会出来相聚,想劝告不信邪的人,需懂得尊重!我和一些好友都有养哥基,每个月都会以野餐的方式,办一次狗老大的交流聚会。因为疫情的关係只好停办,但私下还是会分享各自觉得好吃的食物点心,并送到朋友家。8月时轮到我送点心给朋友们,我载著我家哥基到朋友阿骏家时,阿骏一开家门,我先是感到一阵冷风吹出来,身体抖了一下,随及头晕并发出呕吐的声音。阿骏看到后,才走出门口几步,我家哥基就从车裡衝了出来,对著阿骏很凶的狂吠,甚至想...

  • 人体模特儿

    人体模特儿

    我是个没有灵感的麻瓜。因此,我从没见过幽灵的身影,也没听过他们的声音。即使如此,国中时我还是经历过一段,仅此一次的恐怖体验。希望大家能听听我的故事。14岁时失去父亲的我,和妈妈一起搬回了她的老家。由于外公很早就过世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外婆、妈妈三个女人共同生活。当时的我还没从亲人死亡的打击中重新振作起来,但还是不得不尝试着让自己尽快融入新环境。虽然有点不安,但或许是因为同情我的遭遇吧,转学后同年级的同学们都很温柔地对待我。特别是一个叫做S子的女孩,对才刚转学过来的我非常亲切,又是借我看课本、又是陪我聊天的,和她成为好...

1 2 3 4 5 6 7 8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