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孩

女孩

  • 只是敲门

    只是敲门

    鬼只存在于月亮明亮星星少的夜晚。这几天女生一到晚上就害怕得睡不着觉。因为到了半夜,大家熟睡的时候就会听到敲门声。 第二天,本该睡着的她被那声音吵醒了。心不在焉的时候,身上的毛都冒出来了。她的心怦怦直跳,保持原来的睡姿也不动。她听到的敲门声很特别。仿佛,不,简直不是,千真万确,那是一个从远到近,悠然的空洞,掷地有声的声音。她目不转睛地听着,周围是女人们细微而均等的沉睡的呼吸声,似乎只有她醒着,表明一个人陷入了那种恐惧。过了一会儿,这声音又飘了过来,只是从近处飘到远处,飘到了隔壁,一样,悠然空洞,而且摇摇摆摆地有声音,...

    民间故事 2024-05-28 136 0 声音女孩
  • 真实故事的恶梦

    真实故事的恶梦

    我想每个人都做过噩梦。再可怕的梦最终醒来,醒来后人就会回到现实生活,噩梦中的一切都会消失。 但是,我今天想说的话恰恰相反。我的朋友做了一个噩梦,不但醒不过来,还被困在噩梦里,出不去了。这样说一点脑子都没有,读者一时无法理解,我们从头开始讲。 噩梦之主叫肖少,是我熟悉的朋友,高中毕业后我们找不到好工作,经常在一起度过。什么酒啊!卡拉OK!台球室!游戏厅!中每天都能看到我们的身影。 当然每天进出这些游乐场需要很多钱。我家的家庭情况一般,不会允许我这么挥霍的。但是肖少家里有钱,他的爸爸是我们当地有名的有钱人,他是名副其实...

    民间故事 2024-05-28 128 0 女孩噩梦
  • 这是梦中的婚礼之一

    这是梦中的婚礼之一

    高中生小婷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不仅学习好,人脸也很漂亮,在家庭是父母心中的骄傲,在学校是老师重点培养的好苗子,在同学眼里更是大家喜欢的委员长,但校外活动中发生了变化…… 周五的班会,班主任宣布组织学校的生存活动,周六和周日两天,地点不远的学校双山,听到要进行学校的活动,马上欢呼的同学们,理由很简单,但是要进行校外活动,老师肯定要留下作业,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再次过夜。或者在著名的双山过夜,很多学生心中已经开花了。双山是的。情侣山,据它说,很久以前,唱了一出大家庭的大小姐喜欢的戏,当时人们眼中戏甚至是最低的职业,要求饭...

    民间故事 2024-05-26 125 0 小婷女孩
  • 阴灵

    阴灵

    7点半的时候,苏陽准时打开电脑挂上了QQ。刚上线就有人给我发信息啦。他试着点了一下,原来是陌生人的问候。“你好!你喜欢看午夜场的鬼片吗?我在广场电影院门口等你。”。 苏陽笑了,他觉得那个朋友一定是无聊又淘气。但是,去还是不去。去了他怕被捉弄,不怕人家说他胆小。胡思乱想之后,他决定去。反正他无聊睡不着,你可以看午夜。 他想和这个名为“陰灵”的男人谈谈,但她的脸一直黑得没有任何动静,他放弃了,找游戏玩。将近午夜,他走出门,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感受到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他家离广场电影院很近,过了马路就到啦。站在电影院门...

  • 异网情深

    异网情深

    1.电脑中的眼睛 因为不喜欢学校寝室散发着浓重气味的氛围,林远自己在郊外租了一套公寓的小阁楼,虽然不大,但是一个人生活已经很好了,很容易邀请女孩子,林远一直住得很开心。 但最近由于通讯公司设备故障,他断了网络。对于12点还睡不着觉的林远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那天晚上无聊的他想到了搓网。 说干就干,林远打开笔记本,打开无线连接,没想到真的有很多信号很好的网络被他搜索到了,只是人都加了密码,林远试了一圈,仍然在白忙。 正要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信号。林远尝试了很多密码不正确,最后,他失望地尝试了最不吉利的数字...

    民间故事 2024-05-19 123 0 林远雨薇女孩
  • 一念之失

    一念之失

    过了公寓入口的红绿灯,就是林夏的公司。其间的路程可能很短,但他总是公司里第一个上班的人,奇怪的事情发生在像往常一样的早晨。 中秋节一周前,早就计划回家的“林夏”,时隔3年再次回到故乡,有些兴奋。请假、换班、买礼物、联系老家的小伙伴们,他竟然笑着忙了起来。 到了中秋节前两天,他像往常一样早早出门了。城市的早晨总有一股燃烧轮胎的味道,天空还是有点压抑的灰蓝色,公寓楼下的马路现在车不多,偶尔一辆车也跑得很慢,就像拖着疲惫的眼皮艰难地爬行。林夏在公寓楼下的小贩一边吃早餐,一边埋头于手机行程表,抬起头思考回家有没有什么遗漏。...

    民间故事 2024-05-18 126 0 林夏女孩孩子
  • 血衣少女

    血衣少女

    第一节:闹鬼了 农历7月15日是鬼节,阴气浓重,鬼门大开。蓝天幼儿园又建在墓地之上,阴天的阴地,当然是凶加凶。月亮爬上了树梢,但血色的雾气弥漫,显得很模糊,很妖艳。血月一空,这是大凶的预兆。 树影摇曳,阴风阵阵,阴灵彷徨不定,蓝天幼儿园里怨气冲天,一时竟绝地,宛如凶兽蛰居,挑人吃。 蓝天幼儿园办公室传来年轻女性的笑声,四位年轻女教师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办公室的钟摆钟12次,午夜12点。 赵茵瞥了一眼钟摆,抱怨说:“办公室主任真是古董,用的就是这块钟摆。”。 杨仙穿着黑色上衣、黑色迷你裙、长筒袜、戴着大眼镜的性...

  • 学园怪谈的约定

    学园怪谈的约定

    我从5岁的时候就开始记住26个字母的拼音字母,从别人做积木的时候开始,我的眼睛就已经能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了。我有时问同伴们是不是也看到同样的白色煤气在街上游荡,他们摇摇头。白天,那煤气偶尔在我身边轻轻地飘过。到了晚上,它们会更清楚地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于是,我寻根究底地问父母。但是,父母听了之后脸色苍白。妈妈说:“糟了,我们悦儿恐怕长了阴阳眼。”。他们溜进房间里畏缩不前。我好奇地躲在门外问话。“明天请一位有路的高僧来我家,看看能不能治好我们悦儿的眼睛……”。母亲的话还...

    民间故事 2024-05-15 120 0 女孩宿舍学校
  • 新娘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新娘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阴沉沉的雨,就像一只投身的野鬼一样,没有停止的迹象,一个接一个地打在窗玻璃上。这样的天气总是让人不安,好像要发生什么,要发生什么。 打开电视,有一条新闻在播放。昨晚本市地铁站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女孩在等电车时不小心被推出站台,倒在了铁轨上。在那里,映出了女孩子像零散的破烂布娃娃一样,凄惨的身姿。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下雨天容易发生死神般的悲剧。经验上,我以后会很忙——作为遗体化妆,我的工作总是和死神打交道,即使被讨厌也无法违抗。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男人打来电话说:“是董瓷吗,我想请你来一下,我的未婚妻刚刚去世…...

    民间故事 2024-05-14 145 0 朴树女孩房间
  • 新聊斋之梦中人

    新聊斋之梦中人

    他的脑子又有点模糊,他知道他要睡觉了。昨天的生意可以继续做吗。你是不是可以继续了。他也很矛盾。“都怪那个混蛋梦中人。我为什么要放弃呢?我杀了老子个人这么多年了,有几个不是混蛋!” 是的,山豹是杀手!他的职业是为了顾主消灭对方,但有一天,他突然放弃了他的职业,啃着冰冷的馒头喝着白开水充饥,他绝不会杀人。他是在梦中看到执着的迂回女性,美丽善良的女性,女性在梦中试图把善良传染给他,改变他冷血的心,让他重生,成为一个好人。 现在的顾主是男人比梦中人更向往的女人,更要命的是,顾主出的价格,足以让山豹终身衣食无忧。即使永远沉...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