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短篇故事正文

恐怖的成亲日

iamk 短篇故事 2023-10-12 09:20:01 302 0

在偏远农村,有风水师、取名字、数八字、选墓、看日等备受尊敬的职业,他们成为村里的“文化人”,是村里人们的精神寄托。

聋老爹今年60多岁,为人耿直,耳[文]聋,有近30岁的儿子,被称为聋老[章]爹。

聋老爹今天找到了村子,姓刘的风水[来]师。一进门就客气地说:“先生,我[自]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了,祝你有个好日[i]子,谢谢。”。

刘先生坐在椅子上,捋着被尊重的胡子说。“聋老爹不好意思,我是同一个村子的人,没必要失礼。”

恐怖的成亲日 短篇故事

聋老爹白发苍苍,脸很古怪,这是他[a]第一次找风水老师,不会失礼,但他[m]耳聋,听不见刘先生的话于是胆小的[k]大声问:“刘先生,你说什么,可以[.]再说一遍吗?我没听到。”

刘先生聋老爹老实说,不由得来了一[c]颗开玩笑的心,大声说:“我让你先[n]等一下。”。

聋老爹听到这个消息,他战战兢兢地[恐]站在堂屋里,等待刘先生的回答。刘[怖]某看了一会儿黄历书,又算了聋老爹[鬼]儿子的生日八字,不久,外出对聋老[故]爹说:“下个月初9,是个好日子,[事]你们当天就结婚吧。”

正好,刘先生说话软软的,聋老爹也[文]听不清楚,所以问“老师,你在说什[章]么?”

刘这个人又想打聋老爹,分贝高了很[来]多,“我还没给你看日钱呢!”

聋老爹赶紧从贴身衣口袋里取出脏兮[自]兮的帕科,打开一层,里面只有两个[i]铜钱,不够刘这个酒瓶的钱。

看到刘这个名字不满的表情,聋老爹[a]赶紧说。“收成不好,大半的钱都准[m]备做父母了,只剩下这两个钱了。”[k]

刘先生那真是心痛啊。壶是京官给的[.],很贵。聋老爹连发道歉,看聋老爹[c]的样子,刘先生马上大声说:“你回[n]去,下个月初八,是个好日子,你们[恐]初八结婚,保证子孙满堂,还可以包[怖]庇你的身体安康。”聋老爹听了,大[鬼]为高兴我差点向一个姓刘的人低头行[故]礼。

这个时候,正是这个月末,娶媳妇的[事]日子也是十几天,忙得不可开交,破[文]烂不堪的房子,里里外外都重新整理[章],存了一辈子的钱,这段时间就要花[来]光了,但是聋老爹好开心啊,儿子阿[自]强终于可以娶媳妇了,虽然不是美女[i]小姐又聪明又有名的好姑娘,娶了媳[a]妇,放心了。

初八来了,艳阳高照,一看就是好天[m]气。聋老爹家里来了很多吃喜酒的人[k],等过了中午,新娘的轿子被抬到门[.]口,看到婚礼即将成功,突然,狂风[c]大作,又下起了暴雨,风翻了翻聋老[n]爹房檐,房梁上落下了一块石板瓦,[恐]正好把阿强的头劈成了血坑流着血。[怖]

暴雨冲刷了所有的农作物。这场奇怪[鬼]的风暴,似乎把和家里一样喜庆的日[故]子,变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日子。[事]

聋老爹蒙了,这么严重的伤,他哪里[文]受得了。于是,抱着决死的阿强哭了[章]三天三夜,眼睛都哭肿了,最终哭到[来]床上奄奄一息,谁叫他也不应该不理[自]他。

之后,聋老爹的门窗被紧紧地关上,[i]像铁壁一样谁也打不开。可怜地一个[a]人抚养着儿子,却遭遇了这样的遭遇[m],不但不能成为父母,反而失去了儿[k]子。

于是自己呆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出门,这肯定活不下去了。这件事[c]除了老刘,没有人知道原因。

其实,刘这个名字的人给了聋老爹最[n]可怕的结婚日,初八,忌嫁,躲群众[恐],违者,有血光之灾。

老实说,得知聋老爹的消息,刘这个[怖]人很忌讳。那几天,他不仅帮着算命[鬼]不看日子,还去远方玩,等了一年半[故],重新回到村里,和聋老爹埋了他儿[事]子的骨灰,怨声载道,何必心里慌呢[文]

刘这个人心里是这嚒想的,就是这嚒[章]做的。他走出村庄,来到江南的城市[来],车辆往来的街道。刘某为生活摆摊[自],无非是用竹竿扛着白布棒,写了几[i]个大字“赛神仙”。

身穿道袍,展示自己的奥妙,让他人[a]称之为“刘神仙”。刘神仙有一些空[m]燃符技法,撒米做火,画画,装备齐[k]全,很快就扬名自己,找占卜测字的[.]人络绎不绝,有的人请他帮忙捉鬼,[c]至于捉鬼他总是摇头说:“天机的事[n],我不会涉足的。”。

刘神仙在民众心目中,成为一位有操[恐]守的大师,人人尊敬。因此,他过得[怖]很富裕。

有一天,一位老人走到刘神仙摊儿,[鬼]低头,弯下身子,白发苍苍如霜雪,[故]他声音嘶哑,眼睛红肿,刘神仙觉得[事]他似曾相识,但一时想不起是谁。

老人说:“刘神仙,你帮我数数日子[文],什么时候埋葬最好?”。

刘神仙问:“家里有人死了吗?”。[章]

老人说:“是的,死了快三个月了,[来]还没有下葬。”。

刘神仙问:“是谁?”。

“是我。”

刘神仙惊讶地说:“你是不是还活着[自]?”。老人说:“不,我死了,这是[i]我的鬼魂。”。

刘神仙出了一身冷汗。他突然想起了[a]聋老爹,他越来越觉得这位老人是聋[m]老爹。但是,再想想,哪里有什么妖[k]怪,而且,聋老爹耳朵听不见是非常[.],如果不打雷就听不到,但是这个老[c]人,虽然很老,但是耳朵好的是眼睛[n],所以两个人可能只是相似,但是问[恐]老人的问题刘神仙不想让他看到这么[怖]奇怪的一天。于是,他说:“今天好[鬼],我饿了,我得找个地方吃饭,你改[故]天再来。”。刘神仙赶紧撤了。

话说,刘神仙撤退后,晚上时不时做[事]梦,梦见村里的聋老爹,一个人抱着[文]儿子的烂身体,脸色苍白地看着刘神[章]仙,愤怒地问道:“为什么给我祭日[来],是你杀了他,我想让你偿命。”。[自]

聋老爹慢慢爬到刘神仙身边,刘神仙[i]一动也不敢动,吓死人了。冷得发抖[a],刘神仙醒来,仿佛得了重病,无力[m]地坐也坐不下。可是,过了一会儿又[k]睡了,过了一会儿梦见一个昏昏沉沉[.]的老人,老人抬起头,冷冷地催道:[c]“赶紧给我看太阳,我还没被埋葬,[n]身体就快腐烂了,赶紧,一定要选个[恐]日子,啊!”老人说,那眼睛像死鱼[怖]一样盯着他看着刘神仙全身起鸡皮疙[鬼]瘩,再次被吓醒。

这样的日子重复了半个月,刘神仙受[故]不了。他精神极差,面容干枯,能像[事]清风一样把他吹走。

刘神仙不想再被痛打啦。这一天,他[文]举着旗子走到街上,找到那个老人,[章]决定找到扰乱生活的真正原因。

突然,他看到原来的摊位,有人穿着[来]道袍,在给别人算命,这显然是鸽子[自]占领了喜鹊窝,刘神仙心中燃起无名[i]之火,究竟是谁,用他的摊位,打他[a]的旗子,还穿着和他一样的衣服,还[m]有,还有和他长得一样的脸?

他一步一步地踉踉跄跄地走过去,用[k]尽全身的力气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用我的摊位?为什么取我的名字[c],用我的脸?”。

那个假“刘神仙”一脸神秘地说。“[n]我想让你算一下埋葬的日子,但你不[恐]答应,所以我自己来了。”。

原来是那个老年人,刘神仙目不转睛[怖]地盯着假“刘神仙”,他仿佛看到了[鬼]对方拐弯的样子,又看到了抱着尸体[故]的聋老爹,聋老爹突然抬起头来,和[事]他对视了一会儿,说:“来吧,陪我[文]儿子吧!”惊倒在地上,头正打在一[章]块锋利的石头上,血就像注一样,仿[来]佛死了阿强,眼看就不行了。假“刘[自]神仙”冷眼看着抽搐的刘神仙,好像[i]在说自己不能犯罪生存。

实际上,聋老爹并没有死。关门几天[a]后,他被门外的柳精救了出来。柳精[m]常年承受着聋老爹家里的烟火,知道[k]事情的经过。

老年人是柳精,假“刘神仙”也是柳精,真正的“聋老爹”,据说是村里种庄稼,耳朵不聋,死了的“阿强”已经救不过来了。没有人知道。聋老爹又增加了一个爱好。我喜欢走到院子里的柳树下,笑着笑着。

老爹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0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