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日本怪谈系列 - 巢食者

iamk 都市传说 2023-05-02 17:32:57 2726 0


这里就是洒落怖串对吧?
 
我来讲一个几年前碰到的恐怖故事好了。
 
那时候,我是某个乡下地方的大学生,时常跟一群系上的同学一起出去玩。
 
有些人是偶尔才加入,不是每次都到场,我们这一挂大概4到6个男生,4个女生。
 
每当我们聚在独居的朋友家里喝酒的时候,有个女生总是会想聊一些怪谈相关的话题。
 
而这时候另外一个女生就一定会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暂且把她称作A。
 
我跟这个A的交情相当不错。
 
那个喜欢怪谈的女生就简称为B吧,其实她也不是什幺太奇怪的人,她讲的怪谈也不是亲身体验型的故事,而是那种真的很适合发在这一串(也就是2ch超自然板的洒落怖串)的恐怖故事,事实上她似乎也并不相信幽灵真的存在。
 
反倒是A曾经说她自己「能看得见」,而A好像总是想避开B的样子。
 
她们两个从来没有独自一起出去过,就算是一挂人一起出去,A也总是散发出一种想要跟B保持距离的感觉。
 
另外一个也听A说过她自己「看得见」,并且真的相信她有阴阳眼的朋友(暂称为C)跟我都觉得,说不定真的看得见的人就是会讨厌那种单纯为了好玩而大聊怪谈的人吧。
 
有一天,有个跟B关係很好的男生听说了某个灵异景点的消息。
 
那里大概开车30分钟就可以到了,B跟其他朋友都很感兴趣,当场就决定要来一场试胆之旅。
 
后来他们还打算约其他没有来这次聚会的人一起去,所以我就打电话给A了。
 
虽然我自己打算要去,但我想A大概不会参加吧。
 
「我们现在要去~~附近,不过我们是要去试胆啦,大概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去,所以…」
 
我话还没说完,A就抢先回应了。
 
「你说的该不会是那间很大的空房子吧?你们要去那边试胆?」
 
「啊,对啊,听说那间房子的后院里有『东西』的样子。」
 
「……这好像不太好吧?欸,你们别去了,大家聚在哪个谁家里喝喝酒讲讲怪谈不就好了吗?没必要特地跑那幺远吧。」
 
想不到A竟然会主动提议要跟大家一起讲怪谈,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但其他人都已经兴高采烈地準备好要出发了。
 
「唉呀……毕竟大家都已经决定要去了,如果妳不想去的话,这次妳不来也没关係啊。」
 
结果A沉默了一下。
 
「……B有要去吗?」
 
「当然啰。而且就是她最想去了。」
 
「……这样啊……那我也要去,你们等我喔。」
 
后来A竟然真的依约到场,还跟B一起上了车。
 
结果也有些人不想去,最后我们六个人开一辆车(休旅车)出发了。
 
B这个人就是有点少根筋,她似乎没有发现A一直想跟她保持距离,刚出发的时候还在车里一直兴沖沖地谈天说地,但没多久以后她就开始打起呵欠了。
 
「不知道是不是打工太累了,好想睡喔~」
 
听到B懒洋洋地这幺说以后,A就说:「那妳就睡啊。到了我们再叫妳起来。」
 
「谢啦。抱歉,我睡一下。」
 
B跟负责开车的朋友打了个招呼以后,就开始打起盹来,A则是一言不发地凝视着窗外。
 
到了目的地以后,B还是没醒来,完全陷入熟睡状态,根本就睡死了。
 
「让她继续睡吧?」
 
我跟A四目交会。
 
「还是带她一起走好了。把她丢在这里的话,等一下她会生气的。」
 
然后A就把B扛了起来,硬是把她拖到车子外面去了。
 
这样也不是办法,所以C帮忙把B给背了起来,A则是握住了B的手。
 
等其他人都下车以后,她还抢着走在最前面。
 
那栋古厝就是一间还算恐怖的空房,大家也都挺兴奋的,还「呜哇~」什幺的尖叫了几声。
 
B一直都没有醒来。A一直都握着B的手。
 
终于,重头戏登场了,我们绕到房子后面,发现有个很像是古井的东西孤伶伶地座落在那里。
 
靠近一看,发现乾枯的井里有个东西,像是小型的日式人偶的房子。
 
「那什幺啊?」其中一个朋友探头往里看,就在这个时候,A大喊:「快退后!」
 
探头往井里看的朋友吓了一跳,把身体往后一缩,之后井里立刻传出了某种听起来像是「咖唰……」还是「滋唰……」的微小金属声响。
 
「往后退!往后退!到我这边来!」
 
在A还没有喊出声音以前,我就已经猛烈地感受到一种非常不妙的气氛了。
 
咖唰咖唰、咖唰滋唰,细碎的声响传来,声音越来越密集。
 
而且还从那座莫名其妙的井里,一直朝我们的方向接近。
 
虽然我已经想落荒而逃,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往旁边一看,果然其他人也都动弹不得,声音越来越近,虽然看不见形体,但我觉得绝对有某种东西就在那里。
 
「○○(原作的名字)!再靠近一点!!!!」
 
A一边怒吼一边抓住我的手,让我握住了某种东西。
 
确认我已经抓住那个东西以后,A又拼命地把倒在旁边的人拉了过来,又让他握住了某种东西。
 
欸,我仔细一看,我握住的是B的右脚。刚才那个朋友握住的是B的左手。
 
A握着B的右手,C还是背着B。A紧紧握着B的手不放,同时还一面拼命地去拉其他的朋友。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不是很有印象了。
 
我唯一可以清清楚楚地记得的,就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有某个东西出现在我面前。
 
也不知道那该算是白色灰色还是透明无色,算是烟雾还是人影,总之就是有某种不明物体在我们面前。
 
刚好也就在那个东西的附近,传出一阵类似咖唰咖唰咖唰咖唰咖唰、滋唰滋唰滋唰滋唰滋唰的金属声响,一直迴绕在我耳边。
 
不对,用这样的叙述方式,会让人感觉这一阵金属声响是那个如烟似雾的东西所发出的,但其实并非如此。
 
其实是我们在那个「不知道是烟雾还是人影的东西」背后,而它则是跟「发出金属声响的看不见的东西」正面冲突,正在抵挡对方前进。
 
我想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A呼喊着:「○○、C,你们动得了吧?快逃啊!!快跑回去!」
 
我们也拼了命地往车子的方向奔跑,终于坐进车里逃了出去。
 
我坐在C驾驶的车里回头看的时候,已经什幺也看不见了,只有那一串金属声响一直在耳中迴绕不去。
 
后来,B仍旧酣睡不起,直到我们回到聚会的地点。
 
「什幺事情都没发生,所以就没叫妳起来。」
 
我们就这样把她打发回家,之后就所有人在颤慄之中一直喝到天亮。
 
几天后,我拉着A问她整件事情的始末,她一脸不悦地对我说明了许多事情。
 
那个古井确实是真的很危险的地方,这跟她预料的一样。
 
「虽然待在那间房子的正面不至于有危险,但是绕到后面去看到古井就不行了。」
 
似乎是这样的吧。
 
问题是救了我们一命的那个诡异的身影,一说到它,A就露出非常厌恶的表情。
 
「那就是B的……该怎幺说呢,就是依附在B身上的东西。」
 
A之所以会一直躲着B,似乎并不是因为她讨厌B。
 
她只是发现了有某种东西一直黏着B,而对方不仅十分强大,而且还给人一种令人厌恶的感觉。
 
然后呢,她一开始以为那单纯只是依附在B身上的灵体,但无论如何都令人感觉事情没有这幺简单。
 
有一天,她看到了『那个东西』从B的身体里冒出来,才恍然而悟。
 
『那个东西』就居住在『B的身体里面』。
 
「……不知道B的身体算是通往那个东西所居住的世界的出入口,或B本身就是那个东西的居所,总之应该不脱这两种可能性。」
 
A似乎也不是很能把握详细的状况,但总而言之,她说那个东西就是会在B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
 
其他的灵体全部都会对B退避三舍,大概是因为那个东西的影响,所以没有办法接近B。
 
「那个东西根本没有打算保护我们,我也不觉得它真的很重视B。不过呢,如果自己家里的大门或房子本身有损伤的话,它也会很困扰的吧。所以啰。」
 
即使她觉得想办法处理一下会比较好,但B本人似乎并不相信幽灵存在,而且那并非一般的灵体,她也不认为真的有方法能够驱逐它。
 
所以她就决定如此作壁上观了。但她也并不想自己主动接近B,至少她是这样对我说的。
 
但是,她知道『那个东西』会保护B,避免B遭受严重的危险侵害。
 
然后,她感应到那一天我们想去某个真的非常危险的地方,而既然没有办法阻止我们,那就只能想办法让B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保护我们了。
 
当时她心里似乎是这幺打算的。
 
「那个东西只会出手保护B一个人而已,只要稍微离她远一点,就会被井里出现的那个东西缠上,人生也就就到此为止了。不论是○○或是其他人都是一样的。」
 
她这幺一说,让我不由自主地感到背脊发寒,为了沖淡这种感觉,我对A这幺说。
 
「……但是,依附在B身上的那个东西究竟是什幺啊?它其实也还不坏吧?至少就结果论,它还是会保护B嘛。」
 
我话刚说完,A的眼里就流露出一种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鄙视的複杂神色。
 
「欸,○○,如果说在你肚子里的寄生虫愿意在它孵化之前保护你的安全,这样你会很开心吗?」
 
「……」
 
……我隐约能了解她想表达的是什幺了。
 
总而言之,寄居在B体内的那个东西,就只是自私自利地躲在B体内,或者是进进出出的,说不定其实它也从B那里夺走了一些什幺东西。
 
说不定哪一天它也有可能会由内而外,穿破B的身体,跑到其他地方去。
 
那时候说不定也会对周遭的环境造成影响,而且B本人对这件事情一点自觉都没有。
 
「也只能就这样放着它不管了吧。」说完之后,A叹了一口气。
 
「从井里面出来的那个东西,也真的是很厉害。感觉就像是神明陷入了最糟糕的状态之后的产物。恐怕是那种寻常的通灵人没有办法应付的角色。
 
B身体里的那个东西都有办法跟那种东西正面对决了,再怎幺想办法处理也是没用的吧。」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跟A、B也都出了社会。
 
因为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所以就到这里来发文。
 
另外,也是因为B主动连络,我才会想起这件往事。
 
她不但已经结婚,连小孩都已经生了,似乎过得很不错。
 
我打电话给A的时候提起了这件事情,她的感想是:「如果在B安享天年以前,那个东西都可以这幺安份的话,那就真是谢天谢地了。」
 
可想而知,A现在也很确定那个东西目前仍然潜伏在B的体内。
 
跟普通的灵体有所不同,并且会寄居在人类身体『内部』的『某种东西』,那究竟是什幺呢?不,其实我对井底的那个迷你屋里冒出来的金属声响也感到很在意。
 
不论是有关哪一边的相关资讯,如果各位心里有联想到什幺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抱歉,文章写得太冗长,就此打住。
 
后记(571)
 
我就是那个在前面发表有关井底的迷你屋,还有我朋友体内寄宿的某种东西的无名氏。
 
当时发文的时机好像不是很妙,着实遗憾。
 
而且在那之后我还遭受池鱼之殃,被列进IP管制的名单里了orz
 
我也只是想问问看超自然板会不会有人知道相关的讯息啦。
 
虽然与正题无关,不过B在讲怪谈的时候,往往都会这幺说。
 
「我真想体验一次真正的灵异体验!毕竟我一次都没有体验过呢。」
 
在上次我描述的那件事情前后,她好像也曾经尝试过各种试胆活动,或是笔仙那一类的游戏,但好像全都失败了。
 
A之后对这件事情下了这样的评断。
 
「我觉得应该是没办法成功的吧。B本人好像没办法看见那个东西,而先不要说B到底有没有通灵的天分,其他的灵体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B啊。
 
至于井底的那个东西,因为它本身也不是寻常角色,所以才会想要去接近B。
 
这大概就是为什幺B体内的那个东西也刻意要让B睡着,全力地去抵抗对方的原因吧。
 
不过这完全都是我想像的就是了。」
 
这幺一说就让我想到,那天晚上A都已经用尽全力叫成那样了,B竟然连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另外,在这件事情生以前,我跟B闲聊的时候,好像有印象她曾经说过这幺一段话。
 
「我有尝试过在家里一个人玩笔仙(或是类似的某种灵异游戏),但是都没有反应,还一整个想睡,结果就直接睡了个午觉。那种游戏好像通常都很难成功齁?」
 
……不,我想那说不定其实是真的成功了吧……这幺一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时候她究竟是召唤出了什幺样的东西出来啊……
 日本怪谈系列 - 巢食者 都市传说

日本怪谈物语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72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