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Jeff the Killer杀手杰夫 - 一个变态杀人犯的成魔之路

iamk 都市传说 2022-05-01 10:24:04 10262 0

神秘的谋杀案接二连三地发生在美国一个小镇裡。纵使警方已经倾力调查,但宛如堕入五里雾中,半点线索也没有,凶手仍然逍遥法外。这时候,一名男孩突然到警察局报案,声称自己在一个连环杀手的刀刃下侥倖逃脱出来。


“当晚凌晨,我突然由恶梦中惊醒。[文]”那男孩对警察说:“我看见我卧室[章]的窗户被打开,凉风由窗户吹进来。[来]当时我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我明明临[自]睡前有把窗户关上。但那时候我实在[i]太疲倦了,没有想太多,把窗户关上[a]后就返回床上。突然,我感到一种被[m]人监视的感觉,仿佛房间不再只有我[k]一个。当我抬头一望,我吓得几乎由[.]床上跳下来。街外的灯光由窗帘洒进[c]来,映照出一双又漆黑又邪恶的眼睛[n]。那双眼睛的主人站在我的床尾。他[恐]有一张又大又畸形的嘴巴,嘴巴上还[怖]挂了一抹狡猾的狞笑。那个陌生人站[鬼]在那儿,纹风不动,眼睁睁地望著我[故]。这种情况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可能[事]只是数秒或是数分钟,但对于我来说[文]却彷如隔世。最后,那个陌生男人终[章]于开口了。他说:“睡一觉吧。”


“简单的句子,疯狂的语调。话一落[来]下,那男子便飞快地跳上我的床,整[自]个身子压过来。他举起刀子,准备刺[i]穿我的心脏。我疯狂地挣扎,又踢又[a]蹬,想把他踢下床。此时,听到我的[m]尖叫声的父亲立即破门而入。那男子[k]二话不说把利刃像马戏团飞刀般抛向[.]我父亲,刺中他的臂膀,父亲因痛楚[c]而叫起来。正当那男子准备上前了结[n]我父亲时,警车的响呜时由窗外传来[恐]


“数个接到邻居报案的警察立即下车[怖],由正门闯入。那个杀手见状不妙,[鬼]便立即跑出房间。我听到玻璃清脆的[故]破碎声。当我和父亲走到走廊看时,[事]发现通往后园的玻璃窗被打碎,而那[文]男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即使到现[章]在,那双缺乏人性的眼睛、病态的笑[来]容仍然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裡,挥之[自]不去。”


当警方听完男孩的说话后,便立即把[i]男孩的故事公布,并呼吁如果有任何[a]人遭遇类似的事情,请立即和警方连[m]络。


在数个月前---------


因为父亲升职的关係,杰夫(Jef[k]f)和他的家人由原本住了多年的老[.]家搬迁到了另一个州镇。由于新家实[c]在太漂亮了,即使平日喜欢抱怨的杰[n]夫 和他的弟弟阿柳(Liu)也没有咕[恐]噜半句。当他们把所有傢俱都放置后[怖],其中一个邻居已经走到门前和他们[鬼]打招呼。


“你好,”那个女人说﹕“我叫芭芭[故]拉 (Barbara)。我就住在你们[事]对面的房子。这是我的儿子比利。([文]Billy)”她大声呼叫正在对面[章]房子玩耍的男孩过来。


“比利,这是我们的新邻居啊。”那[来]个叫比利的男孩敷衍地打招呼后,便[自]跑回自己的后园。


“我是玛格丽特(Margaret[i])。” 杰夫的妈妈说﹕“这是我的老公彼得[a](Peter)。那两个是我的儿子[m],杰夫和阿柳。”


当他们閒聊了一会儿,芭芭拉提议他[k]们一起出席她儿子下星期的生日派对[.]。正当杰夫和他的弟弟想开口拒绝时[c],他们的母亲已经帮他们一口答应。[n]当芭芭拉走后,杰夫立即上前和他的[恐]母亲抗议。


“妈妈,你为什么要我们参加那些小[怖]孩子派对﹖如果你对自己的儿子稍为[鬼]有了解,你就知道我们不是那种笨小[故]孩。”


“杰夫,”玛格丽特用她一贯厌烦的[事]语气回应。“你要知道我们刚刚搬来[文],要和他们相处一段颇长的时间,所[章]以我们一定要找机会和他们混熟。你[来]和你的弟弟一定要参加那个生日派对[自],这是最终判决。”


杰夫话已经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吞回[i]去。在家中,只要母亲说这是最终判[a]决,这就是最终判决。他返回自己的[m]房间,躺在新床上,心不在焉地望著[k]天花板,为生日派对的事烦闷著。


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闪过在他的脑[.]海。不是痛楚....而是另外一种[c]光怪陆离的念头。杰夫尝试捉住那个[n]念头时,它已经飞到老远了。而且他[恐]妈妈的叫声都由楼下传出,叫杰夫把[怖]自己的行李拿回房间,杰夫也没有再[鬼]想了。


第二朝,杰夫和阿柳在新屋吃早餐,[故]准备到新学校上课。当杰夫吃早餐时[事],那股感觉又回来了,而且比之前更[文]加强烈,头隐隐作痛。他几乎要抓到[章]它的尾巴了,但又最后让它溜走。


当他和阿柳吃完早餐,在巴士站等巴[来]士时,突然一辆滑板车在他们面前呼[自]啸而过,和他们只有数厘米的距离,[i]把他和弟弟都吓得往后跳。


“你们在干什么?”


那个孩子转身望著他们并收回滑板。[a]他看起来只有十二岁,比杰夫还小。[m]他穿著 Aeropostale衬衫和一条[k]破烂的牛仔裤。


“看起来我们今天有新鲜猪肉送来。[.]”另外两个孩子不知道由那裡窜出来[c],一个小个子和一个大块头。“既然[n]你们新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恐]基恩。”他指住那个小个子。那个孩[怖]子实在瘦得可怜而且样子愚笨,实在[鬼]是做魔王手下的料子。“那个是特洛[故]。”那个大块头肥得你不确定他是在[事]走还是爬。


“而我叫兰迪。”那个男孩指著自己[文]。“这裡所有乖巴士的小孩都要收巴[章]士费,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阿柳[来]站起来,准备发火,但旁边的孩子已[自]经用弹簧刀指著他。


“啧啧,原本我以为你们会比较合作[i],但我怕事情没有这么容易解决。”[a]另一个孩子走上前,由阿柳的袋抢走[m]他的钱包。


那一刻,杰夫那股强烈的感觉又回来[k]。这一次,他真的捉住了它。一股灼[.]热感在他的脑海中爆发出来。他起身[c]衝向兰迪,没有理会身后阿柳叫停的[n]手势。“你同我听清楚,你这个小杂[恐]种,立即把钱包还给我弟弟。”


“哦?你又能拿我如何。”兰迪不甘[怖]示弱,也亮出他的弹簧刀。


话一说完,杰夫已经挥拳砸落兰迪的[鬼]鼻子上。兰迪痛得双手遮面,杰夫捉[故]住他的手碗,大力一跤,手碗发出清[事]脆的断裂声。兰迪仰头尖叫,杰夫不[文]敢放慢,一手夺去刀子。特洛和和基[章]恩从后扑上,但杰夫侧身闪开,并来[来]一个漂亮的反刺。刀刃插进基思瘦削[自]的手臂,他顿时跪地尖叫。大块头特[i]洛立即像公牛衝向杰夫,杰夫随手丢[a]下刀子,迎面一拳窝落那个贱肉横生[m]*的肚子。大块头痛得软瘫在地上。[k]怔怔地站在一旁的阿柳被整场打斗吓[.]得呆若木鸡。(正字是赘肉横生 ,但小编觉得贱肉横生来得传神)


“杰夫,这他妈的是什么一回事。”[c]这是阿柳唯一可以给的回应。巴士由[n]远处驶近,他们俩兄弟知道如果被人[恐]抓到就大事不妙。他们立即拔腿狂奔[怖],隐约听到后方传来司机惊慌的尖叫[鬼]声。


他们最终都回到学校并平安渡过接下[故]来的大半天。虽然在阿柳心中这次只[事]不过是一次寻常的打架,但杰夫知道[文]没有这么简单。他无法用文字去形成[章] ,但那一刻,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充斥[来]在他的身体。他感受到有一种前所未[自]有的衝动,想去伤人,甚至杀人。而[i]这种衝动亦都伴随著一种新鲜的快感[a],而他本身也很享受这种快感。所以[m]当他们回到家时,父母问他们今天校[k]园生活如何时,杰夫忍不住说:“非[.]常美妙的一天。”


第二朝,早起的杰夫听到前门有争吵[c]声便上前看。他看见有两个警察站在[n]前门,他的妈妈面如死灰地瞪著杰夫[恐]


“杰夫,那些警察说你攻击了三名小[怖]孩。而且他们被刺伤,是刺伤啊﹗那[鬼]已经不是普通的打架了﹗儿子﹗”


“妈,是他们用刀指向我和阿柳先。[故]”他不敢直视母亲那双愤怒的眼睛。[事]


“小朋友,”其中一个警察开腔说:[文]“我们找到那些小孩时,有两个被刺[章]伤,一个胃部有瘀伤,而且我们也有[来]目击证证人证明是你们做成。你们有[自]什么解释﹖”杰夫知道再多的解释都[i]是徒然。他的确是有攻击兰迪他们,[a]但又如果证明是他们先动手﹖那些小[m]孩一定帮兰迪那伙人。


“儿子,叫你的弟弟下来。”杰夫不[k]愿意扯阿柳落这个泥沼,因为实际打[.]架只有杰夫一人。


“先生...是我,是我一个人把那[c]些小孩打倒。阿柳有尝试阻止我,但[n]他失败了。”警察和他的母亲互换眼[恐]色。


“小子,你看来需要在劳教中心..[怖].”


“等一下﹗”大家抬起头一看,只见[鬼]阿柳手持菜刀,站在楼梯上。警员见[故]状立即拔枪对准阿柳。


“是我,是我把那些小杂种打倒在地[事]上。我有证据让你们看。”他脱掉上[文]衣,雪白的肌肤满佈刀伤和瘀伤。杰[章]夫知道那些伤痕是他的弟弟刚刚弄上[来]去,好为他脱罪。


“小子,放下你的刀。”那名警察喊[自]道。阿柳把刀放在地上,双手放在头[i]上,走向警察。


“不要,阿柳,是我做,我做的。”[a]杰夫眼泪脱眶而出。


“哥哥,不要再为我说谎了。你们带[m]我走吧。”说完警察便把阿柳押上警[k]车。


“阿柳,和他们说是我做﹗求求你﹗[.]”杰夫的妈妈死命地捉住杰夫,不让[c]他离开。


“杰夫,你不用再说谎了。我们全部[n]人都知道是阿柳做。”杰夫跪在地上[恐],无助地望著警车裡的阿柳愈走愈远[怖]


几分钟之后,杰夫的爸爸回到家,看[鬼]到杰夫和妈妈神情忧伤地站在门口,[故]便知道大事不妙。


“杰夫,发生什么事。”杰夫没有回[事]答,他强忍泪水,不让泪水缺堤而出[文]。玛格丽特把老公带入屋中,让杰夫[章]独自在屋外沉思。


当杰夫回到家时,看见爸妈坐在客厅[来]。两人神色凝重,伤心、失望、震惊[自]全都反映在他们的脸上。杰夫没有理[i]会他们,径自走上楼梯,把自己锁在[a]房内。他很想可以坠入梦乡,什么事[m]都不想,但他却彻夜未眠。

.

日子转眼间已经过了两日,警方仍然[k]没有半点想释放阿柳的意思。杰夫每[.]天晚上都辗转反侧,恶梦连连。失去[c]了阿柳除了寂寞之外,更加痛苦的是[n]内疚和哀伤每秒都在折磨自己。


但故事还未完结,悲剧才刚刚开始。[恐]


在星期六的早上,熟睡中的杰夫被母[怖]亲弄醒。


“杰夫,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鬼]”她边说边打开窗帘,让清晨的阳光[故]洒遍房间。


“什么?什么日子?”杰夫的睡意仍[事]然浓厚得很。


“你不记得吗?比利的生日派对啊。[文]”这下子杰夫真的被吓得惊醒过来。[章]


“妈,你不要开玩笑啦。你不会指望[来]你的儿子参加那些小孩子派对,至少[自]..”之后是一段尴尬的停顿。“不[i]是在阿柳被捕之后。”


“杰夫,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a]么事。正因为如此,这个派对是我们[m]抛弃过去的纠纷,重新开始的机会。[k]快点换衣服吧。”玛格丽特走出了房[.]间,留下杰夫自己一人。


杰夫选择了一套衬衫和牛仔裤,但当[c]他见到自己穿著整齐礼服时的父母时[n],他讶异自己是不是穿得太随便?但[恐]那有人会穿礼服去小孩生日派对?现[怖]在是什么年代啊?


“儿子,你真的决定穿成这副样子?[鬼]”玛格丽特质问。


“至少比穿得太过隆重好。”杰夫反[故]驳。他的妈妈将愤怒变成轻蔑的讪笑[事]


“ 杰夫,我们可能穿得比较隆重,但这[文]也可以给我们的邻居一个良好的印象[章]。”他的爸爸说。


“但是我没有西装。”杰夫尝试作最[来]后的反击。


“找一套比较像样的就好了。”他的[自]妈妈说。杰夫咕噜抱怨了一声后便返[i]回房间。


他在衣柜左顾右盼,尝试找一些“比[a]较像样的”衣服。他找到一条黑色西[m]裤,但只找到难看的班点衬衫,之后[k]没有其他衬衫。最后,他决定穿上一[.]件白色的连帽衫再配上那条黑色西裤[c]


“你确定穿这套?”他的父母异口同[n]声地说。他的妈妈厌烦地看一看手錶[恐]后说:“没有时间啦,算啦,我们走[怖]吧。”


他们来到比利的家,迎接他们的是芭[鬼]芭拉。她和他的父母一样穿得非常隆[故]重。杰夫看见屋内只有大人,没有小[事]孩。


“小孩们全都在后园。杰夫,你为什[文]么不去那裡?”芭芭拉说。


后园真的有很多小孩。他们全都打扮[章]成西部牛仔,用塑胶枪互相扫射。杰[来]夫觉得自己来到玩具反斗城。其中一[自]个小孩看到杰夫后,便走过来,递上[i]把枪和帽子。


“嗨,一起玩吗﹖”他说。


“不了,我太老了。”那孩子听到后[a],用一种心灵受到伤害的眼神望著他[m]


“拜託你啦。”他苦苦哀求说。


“好了。”杰夫接过枪来,开始和那[k]些小孩子一起玩。


开始时,杰夫真的觉得很无聊,但之[.]后,他却愈玩愈起劲,最后,他几乎[c]是乐而忘返。这是自巴士打架以来,[n]他头一次感到豁然开朗,甚至连阿柳[恐]的事情都忘记了。


但好景不常,随著几辆的滑板车声飞[怖]过比利家的栅栏,狠狠地撞向杰夫,[鬼]杰夫人生最后欢乐的时光也宣告结束[故]了。


杰夫被撞倒在地上,玩具枪也飞到远[事]方。当他抬头看,发现兰迪、基恩和[文]特洛三站在前方,眼神毫不友善。


“嗨,那不就是杰夫”兰迪不怀好意[章]地说:“我们好像还有一些事情未解[来]决。”


杰夫站起来,望著兰迪被他打歪了的[自]鼻子说:“我们算打成平手吧。我打[i]倒了你们,而我的弟弟也进了劳教中[a]心。”


兰迪用炽烈的眼神瞪著他,凶狠地说[m]:“不,我不要打成平手,我要绝对[k]的胜利。你当日可能打得赢 我们,但绝对不是今天。”话一落下[.],兰迪便一个箭步衝过来,他们俩一[c]起倒在地上。兰迪朝杰夫的鼻子猛挥[n]一拳,杰夫也不甘示弱,抓住兰迪的[恐]耳朵,把他的头拉过来,用额头狠狠[怖]撞击。杰夫推开兰迪,两人踉跄地站[鬼]起来。旁边的基恩和特洛拿出藏在裤[故]袋的手枪,其他的小孩和大人像鸟兽[事]般急急逃走。


“谁人阻碍他们,谁人肚破肠流。”[文]


兰迪拿出弹药刀,捅落杰夫的手臂,[章]杰夫跪下来发出痛苦的哀叫。兰迪丝[来]毫没有怜悯之心,当杰夫的脸像皮球[自]般踢下去,没有停止的意思。杰夫及[i]时抓住兰迪的脚,兰迪顿时失去重心[a]滑倒在地上。杰夫爬起来,跑去屋子[m],但被特洛捉住。


“需要帮忙吗﹖”说完特洛揪住杰夫[k]衣领,像掷铁饼扔向屋门。玻璃造的[.]屋门应声碎裂,杰夫瘫痪在玻璃碎上[c]。他尝试站起来,但被兰迪一脚踢倒[n]。兰迪不断地踢,直到杰夫开始吐血[恐]为止。


“起来啊,免崽子,打我啊。”他揪[怖]起失去气力的杰夫,把他抛向厨房,[鬼]并用餐桌上一樽伏特加砸落他的头上[故],鲜血四溅。


“拜託啦,杰夫,看看我”杰夫抬头[事],难以分辨那些是血,那些是泪水。[文]“我是那个令到你弟弟入狱的罪人,[章]但你现在只可以像死狗般瘫在地上,[来]你觉得羞愧吗﹖”


杰夫跌跌撞撞地站起来。那种感觉又[自]回来了,而且比以前更加强烈,几乎[i]可以实实在在感受到。他仿佛听到脑[a]海中发出清脆的咔一声,所有理性的[m]思维都破碎了,就好像他的头颅般。[k]他现在只剩下一种慾望,一种杀戮的[.]慾望。


“哦,你终于起身啦。”兰迪嘲讽地[c]说:“大家看,他起身了。”兰迪衝[n]向杰夫,想给他最后一拳。


杰夫突然像猎豹般敏捷,迅速地捉住[恐]兰迪的挥拳,再把他轰一声摔在地上[怖]。被突如其来的反击吓得目瞪口呆的[鬼]兰迪还未可以给反应,杰夫一拳扎实[故]地打在兰迪的胸腔,还要是心脏的位[事]置。被猛击的心脏顿时停止跳动,兰[文]迪伸出双手,尝试吸入空气,发出垂[章]死的撕吼声。但杰夫没有理会他,继[来]续一拳一拳打落他的心脏,鲜血像喷[自]泉般由兰迪的口不断涌出。直到兰迪[i]躺在地上,没有再挣扎,变成静止的[a]尸体为止。


房屋内原先所有的尖叫声随兰迪的呼[m]吸停止时也一起静下来。大家鸦雀无[k]声地望向杰夫,眼神充满惶恐。基恩[.]和特洛两人互换眼色,立即用枪指向[c]杰夫。杰夫看到枪头指向自己,立即[n]住楼梯奔跑。砰砰枪声在他身后响起[恐],但没有一发射中他。当最后一发子[怖]弹都射完时,他俩换上弹簧刀,追上[鬼]二楼。杰夫躲在二楼的厕所内,折走[故]毛巾架的铁管作武器,静静等他的敌[事]人进来。


特洛挥舞手中的利刃,但全都被杰夫[文]躲开。杰夫快速一棍打在特洛的天灵[章]盖上,肥大的身躯顿时倒下。剩下来[来]的基恩比特洛灵敏得多,但也没有维[自]持得太久。很快杰夫一手抓住基恩的[i]喉咙,把他瘦削的身躯推向牆壁。基[a]恩两脚离地,乱蹬乱踢。木架上的一[m]桶漂白水被他踼下来,淋在他俩的头[k]上。他们俩因痛楚一起尖叫,但愤怒[.]使杰夫较能忍受痛楚。他揉一揉眼睛[c]拿回视力,立即拿起铁管,瞄准坐在[n]地上痛苦挣扎的基恩的眉心,咔一声[恐]插入他的头颅。


铁管未能使基恩立即死去,一抹不祥[怖]的微笑挂在他的脸上。


“有什么那么可笑﹖”杰夫质问说。[鬼]那一刻,杰夫几乎清醒过来,突然有[故]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有什么那么可笑﹖”基恩气若游丝[事]地说:“你忘记你身上那些是什么﹖[文]”杰夫醒觉自己身上都是酒精和漂白[章]水,但已经太迟了。基恩用最后的气[来]力,将点燃了的火机扔在杰夫身上,[自]死时还脸带嘲讽。


火舌瞬间吞噬了杰夫,杰夫转眼间变[i]成了一个火人。烈火烧开他的皮肉,[a]漂白水则侵蚀他的肌肉,阵阵锥心的[m]痛使他发出悽厉的嚎叫。他衝出浴室[k],边跑边叫。在楼梯时不小心被小弹[.]壳绊倒,滚落楼梯。大厅所有人见到[c]变成火人的杰夫都撕声尖叫。杰夫在[n]地上翻滚,最终连挣扎的气力都失去[恐],软瘫在地上。他最后一眼看到是悲[怖]痛欲绝的母亲和其他家长努力把他身[鬼]上的火扑熄,之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故]

当杰夫醒过来时,发现层层纱布围绕[事]住他的脸,盖过了他所有眼睛、他的[文]鼻子,他的嘴巴。他无法看见任何东[章]西,也无法呼喊。他感觉到自己两隻[来]手臂也被许多绷带缠绕,而且伤痕遍[自]佈全身。杰夫尝试坐起来,但却不小[i]心跌下插在身上的注射器。此时,有[a]人刚巧由门外进来。


“我不认为你可以那么快下床。”那[m]个刚进来的女人把他带回床上并把针[k]筒插好。杰夫脑海一片混乱,对身处[.]的环境一无所知。好有一会儿,才知[c]道那把声音的主人是妈妈。


“宝贝,你感觉如何﹖”她问道:“[n]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警方认为[恐]兰迪是所有的袭击的真凶,他们决定[怖]把阿柳放出来啊。”这个消息几乎令[鬼]杰夫兴奋得由床上跳起来,但他及时[故]提醒自己身上还有插管。“他明天就[事]会回家,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再一起玩[文]了。”


他们又閒扯了半个小时,玛格丽特给[章]了杰夫一个拥抱了便走了。


接下来数星期,杰夫的家人几乎每天[来]都会来探望他,和乐融融。当折绷带[自]的日子终于来到,杰夫的家人全部人[i]都在场,准备和杰夫庆祝。当医生帮[a]杰夫折绷带时,他的家人都在房外。[m]他们决定等杰夫脸上最后一片绷带折[k]下时才进来观看。


“我们已经儘力了。”那名医生抛下[.]一句后便匆匆离去,留下杰夫一家人[c]


Jeff the Killer杀手杰夫 - 一个变态杀人犯的成魔之路 都市传说



当他们看到杰夫的样子,玛格丽特首[n]先撕破喉咙尖叫出来,阿柳和彼得的[恐]表情则像挨了一巴似的。


“发生什么事﹖我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怖]﹖”惊恐万分的杰夫立即衝向厕所。[鬼]他从镜子看到自己的样子...严格[故]来说,已经不称得上样子。原本棕色[事]的头髮被烧成乌黑色,皮肤刚熔解成[文]涂改液般的惨白色。他的嘴唇也变成[章]了深红色的畸形肉团。他抚摸自己的[来]脸孔,皮肤已经失去了血肉感,仿佛[自]只是张由发霉皮革制成的面具。他的[i]家人在他的身后,样子既痛苦又惊慌[a]


“都不是那么差..”阿柳尝试安慰[m]他说。


“不差﹗当然不差﹗”杰夫尖声说。[k]“简直是完美﹗”杰夫的反应像一拳[.]打落他们的胃子,令他们感觉更加糟[c]糕。接著,杰夫开始歇斯底里地狂笑[n],笑声又尖锐又可怕。玛格丽特暼到[恐]杰夫的左眼和右手都不自然地抽搐。[怖]


“杰夫,你还好吗﹖”玛格丽特哽咽[鬼]地说,泪水滚滚流下。


“好﹖我从未那么开心过﹗哈哈哈哈[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看我,这张脸[事]简直和我是绝配﹗”杰夫轻轻拍打自[文]己皮革般的脸颊,不受控制地笑起来[章]。究竟发生了怎么一回事?只有杰夫[来]自己才清楚。由他把拳头砸落兰迪的[自]心脏那一刻开始,那隻一直埋藏在杰[i]夫最深处的怪兽,那隻嗜血成性的怪[a]兽,终于脱笼而出,甚至完全取代了[m]他原有的人格。那时候,杰夫的家人[k]殊不知以前那个顽皮但善良的杰夫已[.]经不存在了,眼前的只是一台疯狂、[c]毫无人性的杀人机械。


“医生,我的儿子...无事吗﹖你[n]知道...”玛格丽特用手指向他的[恐]脑袋。


“不要担心,很多短时间内服用过多[怖]止痛药的病人都会有这种情况。如果[鬼]这种失调的情况持续两星期,才把他[故]带回来。我们会有心理医生和他做测[事]试。”


“多谢你,医生。”其实医生的话语[文]没有使玛格丽特安心下来,但目前似[章]乎没有其他办法了。“杰夫甜心,我[来]们回家啦。”


杰夫把头由镜子转过来,脸上仍然是[自]那副诡异的笑容,玛格丽特不自觉把[i]视线移开。“口,妈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杰夫[a]毁掉了的口开开合合地说。


当他们离开时,杰夫坚持要穿回派对[m]那天的黑色长裤和白色连帽衫。那套[k]衣服一直都放狂医院,纵使血迹已经[.]不见了,但玛格丽特和彼得看到杰夫[c]回复派对那天的打扮,内心的不安更[n]加强烈。毕竟,他们目睹自己的儿子[恐]当天如何像屠夫般杀了三个孩子。


他们回家途中,车内大家都没有说话[怖],只有杰夫偶尔发出的讪笑声。他们[鬼]回到后家,阿柳和彼得把杰夫的行李[故]放好,玛格丽特则帮杰夫换衣服。完[事]事后,他们便和杰夫说晚安,杰夫继[文]续用那张恐怖的狞笑回应他们。当房[章]门关上后,三人不禁叹息起来,对于[来]前路感到迷茫。经过折磨人心的一天[自],他们也累了,不久便各自回卧室睡[i]觉。希望睡一觉后,明天事情会有好[a]转。


当时没有人意识到这会是他们人生最[m]后的一个晚上。


当晚凌晨, 杰夫一家人都睡得不好。玛格丽特是[k]第一个人听到厕所传出奇怪的呻吟声[.],好像小孩哭哭啼啼的声音。她小心[c]翼翼,一步一步走向浴室。浴室的灯[n]光亮著,在黑暗的走廊映照出一个人[恐]影。她在门边慢慢住内窥探,只见杰[怖]夫背向著她,不知道在干什么。


当杰夫转过来时,玛格丽特轻声尖叫[鬼]了出来。眼前的杰夫正用一把生果刀[故]在自己已经毁烂的胸膛上画出一个笑[事]哈哈图案,鲜血还由笑哈哈的嘴角缓[文]缓流下。


“愿主赐福,杰夫,你在干什么﹖”[章]玛格丽特失声地说。


杰夫愣然地望著玛格丽特,好像她问[来]了什么愚蠢的问题。“妈,我不可能[自]长期都笑著,我的嘴巴会累。现在只[i]要忍痛一会儿,我就可以永远永远地[a]笑出来了。”


陷入惊恐的玛格丽特已经没有理会杰[m]夫说的话。她出神地望著他的眼睛,[k]好像少了什么...


“ 天啊﹗杰夫﹗你的眼睛﹗”她发现原[.]来杰夫两隻眼睛的眼皮都不见了,原[c]本眼皮的位置只留下一团烧焦了的皮[n]


“哦,你发现这个了。当我疲累时,[恐]眼睛就会不自觉地合上,那么我就会[怖]看不见我的新样貌﹖”他的语气好像[鬼]只不过说脸上长了颗青春痘。“所以[故]我把眼皮烧掉了。那样我就可以永远[事]看见自己的样子了﹗”


“妈妈,有什么问题﹖你的脸色不是[文]太好。难度我的样子不漂亮吗﹖”


“漂亮,当然漂亮啦。”惊惶失措的[章]玛格丽特和自己说一定要保持冷静。[来]她的儿子,或者曾经的儿子,已经疯[自]了。如果这时候她说错了什么,后果[i]可能不堪设想。


“你真的好漂亮。等我叫醒你的爸爸[a],让他看看你的新脸孔。”她说完便[m]走去睡房,步伐儘力维持平稳,不让[k]自己跑起来。


玛格丽特觉得返回睡房的路好漫长。[.]她不敢回头看,生怕看到杰夫在后面[c],手持利刃的样子。当终于回到睡房[n],她立即把彼得摇醒。


“老公,老公,快点醒,我们要拿把[恐]枪出来。杰夫他...”


话说到一半,玛格丽特便看到站在门[怖]口的杰夫,手拿著滴血的生果刀,脸[鬼]上仍然挂著那副邪恶的笑容。


“妈妈,你说谎。”杰夫的语调非常[故]温柔,也非常疯狂。


这是玛格丽特和彼得最后听到的说话[事]。之后杰夫卫过来,乱刀砍下,飞溅[文]的血液在杰夫畸形惨白的脸孔上形成[章]一朵朵血花。


阿柳突然由梦中惊醒,他梦到爸爸妈[来]妈被杰夫杀掉,而且是残杀那种。他[自]坐起身,仿佛依然听到父母的尖叫声[i]。他说服自己那些只不过是梦的残像[a],便他闭上眼睛。准备大被盖头。


突然阿柳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他立[m]即睁开眼睛,但杰夫的手已经摀住他[k]的嘴巴。阿柳不断乱踢乱蹬,他可以[.]感到哥哥粗糙的手有力地按住自己,[c]一切挣扎都是徒然。杰夫慢慢举起沾[n]满双亲鲜血的利刃,瞄准阿柳的心脏[恐]


“嘘,”杰夫说;“睡一觉吧。”


怪谈都市传说美国杰夫杀手Jeff the Killer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26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