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正文

是深夜的女人

iamk 鬼故事 2023-08-06 09:40:02 425 0
1

肖乐正如字面意思一样,嘴尖尖的人[文],被局外人称为“公鸡”。肖乐上班[章]、回家、2点以外都泡在网上,作为[来]“睡懒觉晚的人”很有名。平时的话[自],大眼睛上长着大隈。明明没什么事[i]却眯着眼睛笑着。

有一天,上午一点多。肖乐把手从鼠[a]标上拿开,站在窗前伸展。看着夜深[m]了,总觉得一个人在跳舞。这时,远[k]处有微弱的光射在他的眼睛里,虚幻[.]。重新振作精神揉着眼睛,对面的大[c]楼里真的有一间亮着灯的房间。光正[n]好斜着照在肖乐凹凸不平的脸颊上,[恐]也照到了他的眼睛里。肖乐得意地笑[怖]着。以后,他不会一个人战斗。

每两天,这个时间,肖乐还在看那个[鬼]房间的灯光。

在那之后的一周里,房间里亮着灯。[故]

肖乐忍不住买了双筒望远镜开始偷窥[事]

夜晚,天黑的话,肖乐开始行动。关[文]掉房间的灯,靠近窗户,看斜对面的[章]房间。不太宽敞的房间,房间里除了[来]床,周围都是书。一个女子靠着窗边[自]坐着,没有拉窗帘,呆呆地看着女子[i]的脸,年轻清秀,文文文静静地坐在[a]那里,面向。墙边放着电脑吧。肖乐[m]有点失望。不是很奇怪吗。他把双筒[k]望远镜放在旁边玩游戏。到了一点多[.],肖乐也累了,想睡觉了。他情不自[c]禁地看了看那个房间。房间的灯还亮[n]着。有两个身影。肖乐看得很清楚。[恐]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敢相信,但是一[怖]看双筒望远镜,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鬼]个女人坐着,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故]衣服的男人。男人长得英俊,背对着[事]女人。女人穿着红色的衣服。红色的[文]有点发光,有点刺眼。可是,男子的[章]衣服是洁白的,好像是刚做好的新衣[来]服。用女人纤细的手不停地敲键盘,[自]男人在诉说什么吗。那个表情充满了[i]义愤和疼痛。女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男[a]人的样子。简直就像陌生人一样,反[m]而觉得没有男人。

这样的映像一直在肖乐的眼前。

白天也不会忘记看对面的房间。窗帘[k]拉着,很合身。肖乐我想女人应该在[.]睡觉吧。

肖乐在街上闲逛。小区的人们用奇怪[c]的眼神看着很奇怪。肖乐没办法,只[n]好蹑手蹑脚地去了门卫室。肖乐正好[恐]看到了熟悉的小梁。小梁看着肖乐笑[怖]着说:“干公鸡,你的眼睛越来越多[鬼]吗?”

肖乐知道小梁在戏弄他。我想知道对[故]面房间的情况。小梁问“C栋102[事]3是什么样的人,你认识吗

小梁从肖乐的头顶一直盯着脚的顶端[文],拉着肖乐肩膀的下摆说道。“你,[章]现在在做地下工作调查。

肖乐明明笑嘻嘻的,却马上露出了真[来]面目小梁,哈哈大笑。然后敲着小梁[自]说了。“我这里可以做一份出色的工[i]作,只是问些无关紧要的事,问些无[a]关紧要的事。”

肖梁半信半疑“你对人有兴趣吗?”[m]

肖乐说:“你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吗[k]?”

小梁指着肖乐,“你是在骂我吧”

肖乐害羞地说“没被骂,没被骂”。[.]

小梁一边往肖乐里倒水,一边笑着说[c]:“是女人吧。但是,是个漂亮的人[n]。”。

肖乐“她家里没有男性吗?”

小梁听了肖乐的话,差点被水呛到,[恐]说“有男人”。

肖乐“怎么样?”

小梁说:“不,不,一直都是女人,[怖]没见过男人。”

“你确定吗?”

小梁说:“你不相信我吗?她一个月[鬼]出来几次都数不清。”

肖乐真奇怪,明明有个男的。

面对回家的肖乐,小梁大声喊着“晚[故]上一起喝吗?”。肖乐闷闷不乐地挥[事]手离去。

2

肖乐坚持在男性和女性对面的灯光下[文]

有一天,肖乐突然看到了网名为“漆[章]黑之夜”的人写的故事。故事每天都[来]会更新,既不是长篇也不是虚构的,[自]具体的时间、地点和人物都很清晰。[i]故事讲的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是非,恩[a]恩怨。故事有亲情、爱情、友情,也[m]有陌生人。仇杀、情杀、自杀正在发[k]生,情节详尽生动,栩栩如生。简直[.]就像在那里一样。但是故事有共同的[c]结局,有人会死。

肖乐想起故事,看到了一夜灯火通明[n]的男女。肖乐全身怦怦直跳,令人毛[恐]骨悚然。肖乐马上冷静下来,开始试[怖]探。

星期六晚上,晚上很长时间。到了晚[鬼]上十点就紧张了。十二点之前女人都[故]是一个人。那位女士也站起来休息了[事]一下,一边拍着胳膊,一边拍着背,[文]一边看着窗外。吓得我差点被女人发[章]现。12点,那个男人出现了。房间[来]的门打不开,一直关着。肖乐没有动[自]过眼睛,看着那个男人从天而降。他[i]们没有互相打招呼。男人开口,女人[a]开始描写。一路上男人停下来,可能[m]是悲伤地抽泣,也可能是哭泣,也许[k]是悲伤而愤怒。女人没有安慰,也没[.]有悲伤的表情,只是停下来闭上眼睛[c],听着男人的心声。水深五点,太阳[n]微微发亮,像睡着了一样已经苏醒的[恐]时候,男人突然消失了,像无家可归[怖]一样来了。男人出去的时候,女人也[鬼]不回头,两个人也没有交谈,也没有[故]眼神交汇。然后过了半个小时,女人[事]站起来拉上窗帘,关掉了整晚亮着的[文]灯。

我好像在看不好玩的哑剧。肖乐启动[章]电脑后,看了那个“漆黑之夜”更新[来]了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父亲在我七岁时去世,母亲独自抚养[自]我和妹妹。父亲和母亲都做着别人男[i]人做的工作,养家糊口。中学毕业后[a],不学习而学习了烹饪。妹妹也出去[m]打工,减轻了母亲的负担。可能是我[k]妈妈太累啦。那一年冬天,我发现我[.]妈妈得了胡枝子。

我看着霹雳般瘦削的母亲,不离不弃[c]地奋起要看护她。我在家附近工作。[n]为妈妈做饭,洗衣服。邻居看到我周[恐]到地对待我的母亲,都是我孝顺。

那个时候有人给我介绍。女孩温柔,[怖]安静和温柔。第一次来我家也没有讨[鬼]厌的表情,像孩子一样照顾我的时候[故],我就下定决心一辈子都要做这个孩[事]子。但是女孩的妈妈是这个地方有名[文]的坏蛋,无论和谁,有道理还是勉强[章],她都会拼命赢,他爸爸也是个沉默[来]寡言、正直的人。我想办法讨好岳母[自],可是怎么也不答应。女孩无奈瞒着[i]母亲嫁给了我。

婚后,我尽职尽责,虽然不富裕,但[a]过着幸福的生活。我妈妈的病不能因[m]为我幸福就轻了,越来越重了。为了[k]女儿把妻子送到老家,我决定照顾母[.]亲。我和岳母的关系可能也会很好。[c]每隔几天,我去妻子的老家买东西看[n]女儿。妻子的母亲一看见我就把女儿[恐]藏起来,关上门,把我带的东西扔得[怖]远远的,把我赶了出去。妻子偷偷带[鬼]着女儿回来,我就可以见到女儿了。[故]我的每一天,都在石缝里挣扎着,像[事]一棵饥饿的小草。

就这样过了5年,我的母亲也去世了[文]。我去接我老婆孩子了,还是和岳母[章]大闹一场。我老婆回家了,跟以前不[来]一样了。我没有能力,没有钱,没有[自]房子,因为无聊的事情和我吵架,我[i]全身紧张,担心哪里做错了,不得不[a]惹她生气。听了别人的话,岳母又给[m]妻子找了个男人。我不相信我老婆会[k]变心。我的工资每个月都给她,她不[.]上班,每天都出去玩。不到月底,钱[c]就没了,又要跟我要钱。我不给,跑[n]到我上班的地方,又哭又闹。我无法[恐]想象当时理解别人心情的她到了那里[怖]

我问她问题,钱也没给她。这下她又[鬼]生气又生气,给了我一剂迷药。我昏[故]倒的时候,用刀活着杀了我。女儿眼[事]睁睁看着,不敢哭声,眼泪止不住…[文]

肖乐想起女孩和那个男人的眼泪,很[章]长时间都睡不着。

3

肖乐每天看着对面房间灯光下的男人[来]和女人,每天看着《漆黑的夜晚》继[自]续更新悲惨的故事。

又过了一个月,肖乐惊讶地看着那个[i]故事。

我是一个小作家。我的生活黑白颠倒[a]。我喜欢晚上。在黑夜里,静静地,[m]一个人,我的灵感自然产生。我写的[k]都是悲惨的故事,我喜欢悲剧,心痛[.]会流泪,我喜欢这样存在于世上的感[c]觉,我真的能感受到我自己。就像水[n]在我身上流淌,就像鲜花在我眼前绽[恐]放。

我从来没有拉过窗帘,也没有关过门[怖]。我感觉到夜晚的蒸汽流动,就像流[鬼]淌在我身上的血。

我放空了我所有的记忆和想象,当我[故]开始厌恶、呕吐、流泪时,一个男人[事]来到了我身边。他12点准时进来,[文]进来就把门关上,不让任何人进来。[章]他长得笔直英俊,总是背对着我站着[来]。他穿着雪白的衣服。他说,他会给[自]我们讲述他所知道的所有悲惨故事。[i]因为他也是其中之一。他说,他不希[a]望我流泪,也不希望我为他们的故事[m]伤心。我答应他啦。

他每天都给我讲他们的世界故事。他[k]没有说他们的世界在哪里,是什么样[.]子?我也没听到。他说着说着就难过[c]。我只是静静地等待,他不会再哭了[n]。我每天都会更新他们的故事。他也[恐]说,他们都看了我写的故事,是真实[怖]的复原。我为他写了三个月的故事。[鬼]他陪我三个月的晚上。

渐渐地我发现那个男人不在啦。我一个字都不会写,一点灵感都没有了。我深深地融入了那个男人的悲伤,进入了那个男人破碎的心中。

是深夜的女人 鬼故事

我没有遵守诺言。他一哭,我就跟着[故]他哭。他的眼泪是红的,像我身上流[事]淌的血。为了安慰他,我从后面抱着[文]他,他的身体冷得像石头。眼泪染红[章]了他雪白的衣服,滴在我身上,乌黑[来]的,看不见就消失了。

他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他结识了另一[自]个城市的女孩,两人相爱啦。一天,[i]一个据说是女孩另一个城市的情人的[a]男人找到了他。他们两个都爱那个女[m]孩。那个男孩杀了他,为了得到那个[k]女孩,他说他现在还爱着那个女孩。[.]他说他会重新做人,但他依然会找回[c]他爱的女孩。我生气了:他说他还爱[n]着那个女孩,我伸手打了他一巴掌。[恐]他没有还手,但他又流下了血泪。他[怖]把我抱在他的怀里,我能感觉到一点[鬼]温度。他说我长得像那个女孩。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来过。我已经没[故]有一个人写故事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死了,我怀[事]里抱着他雪白的衣服,我穿着像他的[文]眼泪一样红的衣服。手里拿着,他用[章]他们世界的钱给了我一枚折断的戒指[来],他说只有他们世界的钱,除此之外[自]什么都没有。

肖乐疯了就往楼下跑。一口气跑到1[i]023,他急切地等着那个女人开门[a]。他希望这只是一个梦,正如他在故[m]事中所说。即使敲了很长时间,门也[k]打不开。肖乐昏过去下了楼梯。

去了门卫,看到小梁的样子,说:“[.]我去找那个女人了,她不在,她一个[c]月前出国了。”。肖乐听到“咕嘟咕[n]嘟”后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肖乐父母急坏了,医生赶忙解释说:“病人无大碍,只是常期熬夜,精神恍惚,出现了幻觉。”

男人故事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2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