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正文

我难忘的大楼管理人员经验

iamk 灵异事件 2022-01-24 11:16:29 3074 0

这是我1年前当大楼管理人员的经验,算是我最难忘也最惊恐的一次


那栋大楼邻近大学,主要是提供给大[文]学生租屋用的,但也有少部分是附近[章]通勤的上班族


我因为是半工半读,恰巧看到该大楼[来]有徵招管理人员的贴文,所以就应徵[自]上了


本来做了半年都没事情,一直到暑假[i]时发生了一件事情...



----------------[a]----------------[m]----------------[k]------------


那天是八月初左右,由于许多学生都[.]返家了,整栋大楼其实没甚么人


我例行性地做完巡逻后,就回到监控[c]室内做自己的事情


时间这时候来到晚上10点多,我那[n]时正在桌前用自己笔电打报告


这边先说下我们大楼一楼的空间配置[恐]


我难忘的大楼管理人员经验 灵异事件

大厅通常就是人员进出的地方,而监[怖]控室左边那条就是我们一楼主要房间[鬼]的走廊


在大厅跟监控室之间有面玻璃,是暗[故]的,但还是能稍微透过玻璃看到前面[事]大厅有甚么人




那时我用自己的笔电打报告,然后透[文]过摄影机注意到一楼大厅有个人站在[章]那,不知道在干


"也许他在等朋友吧!&[来]quot;


没有太多想法,我就继续打我的报告[自]


等到报告打完,我算算时间也差不多[i]半个小时过去了,把笔电关上正要睡[a]觉时,我注意到

那个人还在画面上,而且一样维持站[m]著的姿势


纳闷著这人到底在干嘛,要不要去外[k]面看看的同时,我突然注意到诡异的[.]一件事情


就是透过监控室的玻璃看出去,大厅[c]是没有人的状态


"那画面上那个人?&q[n]uot;


在我想到这的同时,大厅中的人影动[恐]了,他的头抬起来,转向了摄影机这[怖]


是苍白的脸孔,一双眼是黑漆漆的一[鬼]片,像是眼球被挖掉后留下的坑洞


没有鼻子,鼻子那边是平坦一片,嘴[故]巴则是一条黑线


简单来说,整个人就像是2D绘图出[事]来的人物


他就这样看了摄影机几秒后,嘴巴开[文]始微笑,然后从微笑变成了像裂口女[章]那样,嘴角裂开

到快要到鬓角那里


我吓到呆站在原地不动,接著那个人[来]又转头看向监控室的玻璃窗,然后朝[自]这走过来


这时我透过监控室玻璃,依旧没看到[i]


画面中的人影开始用力地拍打监控室[a]玻璃,同时监控室的玻璃疯狂的震动[m]起来


我整个人此时是吓到退在后面蜷缩著[k],慌张地拿出手机拨给屋主。屋主一[.]接到我电话安抚

我后,告诉我他最慢十五分钟后会赶[c]到,要我先抓著监控室抽屉内的平安[n]符不要离开监控

室,说完马上就挂断电话


我抓著平安符不断缩著,同时继续看[恐]著萤幕


那个人拍到一半停了下来,接著往大[怖]厅门口走了出去


"好险..."[鬼];


我整个人瘫在原地,抹著眼泪正要回[故]到座位上时。我看到那个人影走没几[事]步又以近乎瞬移

地速度,像是人偶被操控一般移到监[文]控室的门口,开始反覆地转动著门把[章]


但因为大楼门禁都是用磁卡感应的,[来]所以他怎么样都转不动门把


躲在裡面的我知道这点但还是很害怕[自],就靠近门边要帮门上的其他锁扣上[i]



"赶快让我进去阿&qu[a]ot;



外面传来低沉的男声,尔后传来连绵[m]不绝的笑声,分不清是男是女,我直[k]接吓到骂了声髒

话,开始搬动任何监控室内的大型东[.]西挡在门后面


持续了约莫1分多钟,门没有转动了[c],那个男的头也不回走出了大厅,然[n]后再也没回来


再过几分钟后屋主就赶到了


他安抚完爆哭的我后,跟我调阅了监[恐]视器的画面


在刚才那惊恐的五分钟裡,监视器上[怖]并没有照出我看到的那个人影,但确[鬼]实有拍到监控室

的玻璃有不断地闪烁(因为有震动)[故],还有门把轻微的晃动


----------------[事]----------------[文]----------------[章]----------------[来]-----------


屋主跟我说这种状况他是头一次遇到[自],问同期轮班的学长们,他们也说以[i]往都没遇过这样

的事情(有些待了2年了)


虽然如此,但我还是在那周后就辞职[a]了,屋主也没有为难我


他事后也有请法师来看,但结果如何[m]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直到现在我都还是对那段回忆很恐惧[k],也造成我现在一个人独处密闭空间[.],会有难以压抑

的焦虑....




----------------[c]----------------[n]----------------[恐]----------------[怖]----

抱歉事情有点多,现在才有时间看推[鬼]


整理一下大家的问题


基本上这篇文就到这,没有后续了。[故]因为我后来就转学了,也没再问房东[事]关于那间屋子的

事情


没有录下来纯粹就是被吓呆,没有想[文]


而且其实时间没有太长,所以等到想[章]起要录影时,他其实已经走了




那时候跟屋主表达整个就是哭著说话[来]的状态


屋主也就是叫我冷静,告诉我平安符[自]有放在哪,接著讲些甚么(我忘了)[i]后就说会骑车过来

,然后就挂断



目前还有印象的大概是这样,另外地[a]点不是在台南这

--


台湾亲身经历真实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07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