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聊斋故事的人面砂

iamk 民间故事 2023-11-03 11:00:01 349 0

23年,北平宁王府胡同整齐的大四合院被悲鸣笼罩。

“我的儿子啊,我可怜的儿子啊,你是前世的菩萨你是今世的活佛,虽然你很乐意来到这个世上受这个痛苦,但是你知道你这个凡体凡胎的妈妈不会受这个心里的痛苦!虽然是儿子…”

聊斋故事的人面砂 民间故事

我半睁着双眼,窗前的国槐树飘来阵[文]阵醉人的香,我的母亲哭出京剧的旋[章]律声伴随着槐花的芬芳在家中打转,[来]如果我的生命即将来临那此时这景色[自]该多么宁静和平。我努力睁大眼睛看[i]着照耀在我眼前的一线光芒,有很多[a]小矮人在槐树的叶隙里跳跃,有人在[m]向我招手,有人在向我微笑,他们的[k]脸各不相同,有人很厉害,有人很安[.]静,有人在笑有人哭了,一片鬼气森[c]森。哎呀,这是命,这是命数!

我原本是京城屈指可数的名医,其风[n]华正茂之年是医术绝顶期,治好了疑[恐]难杂症,京城大大小小的宅院也留下[怖]了我的足迹。

我绝不是华佗的转世,也没有一丝医[鬼]术之说,我有的只是一件在我的疏忽[故]中发现的传家宝,就像那个人的面皮[事]还是人面沙。“人面沙”这个名字,[文]是后来翻阅家谱时无意中看到的,家[章]谱边上有一小娟秀一行,写着“人面[来]不知人世,沙石皆无坚贞”读不懂的[自]话。看美丽的字应该是美丽的姑娘吧[i],但是在我家,祖先的好几代都没有[a]女性读过书。那时的我十四、五岁,[m]差不多该有家庭了,妈妈请人物色适[k]龄期的女性,“你喜欢什么样的女性[.],凌儿”我回答说:“可以写盈盈小[c]楷,可以细细闲步。”

听妈妈说,家谱里出现的女人们,确[n]实没有读过书,但小时候家里来了一[恐]个读书的女人。那个女人是母亲的爷[怖]爷带过来的,母亲说,第一次见面的[鬼]时候,是一个像女人乞丐一样的女人[故],浑身都是小脓包,瘦得没有人形,[事]气喘吁吁的。

母亲的爷爷从自己家的围墙下看着这[文]个女人,但是粮食丰富,国家也富裕[章],快要饿死的乞丐,却不在那里。妈[来]妈可以看到那个女人洗干净脸后那是[自]一个漂亮漂亮的姑娘,眉眼有几分妩[i]媚几分纯情,鼻尖有点翘透着一股俏[a]皮,还有那张嘴,有点翘,显得倔强[m]快乐。但是她的性格和脸大不相同,[k]无论被问到什么都缄口不言,眉间充[.]满了忧郁。她总是在深夜正坐在花园[c]里,吹几首歌,写几个小字,对着淡[n]淡的月光叹息。妈妈家的人们,真的[恐]很喜欢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姐,爷爷更[怖]是被其才气所压倒,但女儿却日渐憔[鬼]悴。女儿死的时候,正好是槐花盛开[故]的时候,那槐花的香味包围着女儿年[事]轻的身体,花瓣落在了地板上。

我发现了人面沙,发现了那个姑娘的[文]秘密,发现了人面沙的秘密。我发现[章]了一张像压扁人的脸一样的人面沙,[来]靠在我身上。那人面上的沙子,在我[自]发现它的瞬间,贴在我的手臂上,闭[i]上眼睛,露出满意的高兴的表情。起[a]初,我狼狈地想把它从我的胳膊上摘[m]下来,但它就像长在我身上一样,怎[k]么也找不到和我皮肤的缝隙。我每天[.]都惶恐地看着这在我身上而且各种表[c]情的家伙发呆,直到有一天,爷爷病[n]重了,医生宣布可以准备一副死装的[恐]棺材,我疯狂地跑到爷爷的病床前我[怖]用手抚摸着爷爷的脸不停地哭,突然[鬼]!我的手不听使唤地伸到爷爷的嘴里[故]。我手上干人的脸一瞬间变得可怕。[事]那张干巴巴的嘴压在爷爷的人中间。[文]然后我清楚地听到了喝水的声音。没[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爷爷的[来]病好了,大家一起庆祝。大家都吓坏[自]了,以为爷爷真的得救了,只有我好[i]像知道些什么。

的确如此,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a]我不断地实验,人面之沙真的可以很[m]容易地治疗所有种类的疾病,渐渐地[k]我的名声越来越高,成为都里无人不[.]知的名医,我靠着人面之沙成功了,[c]他就像我的朋友一个了解我想法的好[n]朋友,直到遇见桃子,人面沙都是秘[恐]密的伙伴。

桃子是个落魄的大小姐。第一次看到[怖]她的时候,我青年时代脑子里的那个[鬼]姑娘跳到了眼前。桃子和我妈妈描述[故]的那位小姐有着相同的氛围。看着她[事],我的心怦怦直跳,她,她的红颜如[文]晚霞。

有了桃子,我不再在乎名声,不再在[章]乎治病救人,也不在乎面子上的沙子[来],我把面子上的沙子的事毫无保留地[自]告诉了桃子,桃子两只眼睛睁得像杏[i]仁,吃惊的樱桃小嘴久久都不闭。

正好我和桃子又甜又快乐,难分难舍[a]的时候,桃子生病了。她先是肚子肿[m]了,渐渐皮肤都肿了老高,一个原本[k]瘦的姑娘肿的像个圆苹果,我求人面[.]沙救她,我愿为了救她放弃一切!我[c]把手伸向桃子的脸。人面的沙子像往[n]常一样用干燥的嘴吸到了桃子的人里[恐]面。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人面上的沙[怖]子一碰到桃子,桃子的身体就开始用[鬼]力地抽筋了。

桃子死了。不久,当我放开手的时候[故],桃子已经没有呼吸了。我生气了![事]被巨大的愤怒袭击,看到那张干脸的[文]狡诈我感到无力和痛苦。我一直以为[章]我控制了人面沙,其实我错了,我显[来]然是那个奴隶,当它的控制有点障碍[自]的时候,它解决了它的障碍,桃子它[i]控制我的障碍!我发现太晚了,我哭[a]着拒绝治疗

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奴隶,一个试图脱[m]离人面沙统治的奴隶,所以我受到了[k]惩罚,我的身体日渐虚弱,我长满了[.]疮,我的肌肉无力地萎缩,我想到了[c]那个女儿,我想到了桃子。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离开这个无助的世界,我闻到槐花的香味,香味就像一个美丽的姑娘。

桃子妈妈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4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