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租房鬼物语的鬼宅

iamk 民间故事 2024-05-30 10:40:02 137 0

天花板的哭声

宋春枝在这个城市转了几圈,终于找[文]到了房租非常便宜的房子。这是一座[章]比较偏僻的老宅,已有一百六十多年[来]的历史。午后的阳光从天井里淡淡地[自]洒下,弥漫着厚重的沧桑感。

宋春枝麻利地铺好床,回头呼唤儿子[i]宋小问。我正好看见我的手一滑把茶[a]壶打碎啦。看到地上的碎片,宋春枝[m]气得一处也不打,只是举起手捂着脸[k]继续打,边打边骂,宋小问抱着头哭[.]。突然,她门口也响起了孩子的哭声[c],撕心裂肺地叫着,声音沙哑,其中[n]夹杂着一个女人低沉哀求的声音。

宋春枝我停下手走到门前,声音微微[恐]地停了下来。但她明显感觉到那声音[怖]是从天花板传来的,像刀子一样刺入[鬼]耳膜,头痛。

宋春枝揉着尖锐刺痛的太阳穴,坐在[故]床上闷闷不乐,宋小问慢慢挪到她面[事]前:“妈妈,别生气,我多捡瓶卖,[文]买点更好的,好吗?”

宋春枝抬头看着儿子抱在怀里。8岁[章]的孩子完全不适合年龄,成熟得令人[来]心痛。

这嚒大的老房子没有几家人住,也没[自]有房东住。天一黑,周围就变暗了。[i]

半夜,被奇怪的歌声吵醒。这是一首[a]温柔的母亲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哄孩子[m]睡觉的歌声。宋春枝一夜没睡好,浑[k]身酸痛。

第二天,宋小问又在学校发生了事故[.],把同桌的高价刀具弄坏了。宋春枝[c]钱疼,气得按宋小问,宋小问站不稳[n],撞到了门。这时,门口又传来孩子[恐]的哭声,皱纹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吼[怖]叫,夹杂着女人低沉的哀求声。这些[鬼]声音再次使我差点被头痛刺痛。

宋小问不哭地揉着额头,靠在门上。[故]宋春枝走出大门一看,外面很安静,[事]什么都没有。“啊,听到哭声了吗?[文]”她问儿子。

宋小问摇头。

宋春枝在老房子里转了几圈,这里上[章]下两层楼,有20多套房子,租的只[来]有5、6套,全是打工的农民工住,[自]哪里有孩子的影子。

但那奇怪的哭声不时地冒出来,宋春[i]枝的头痛越来越严重,她去了医院,[a]医生说她神经衰弱。

看不见的女人

国庆节放假时,孩子们高兴地欢呼,[m]但宋小问有点不高兴。在学校,他可[k]以和同学们玩,但是在家里,他没有[.]一个搭档。

宋春枝别在意这些,吃完饭就头疼,[c]睡着了。她心不在焉地听着孩子在门[n]外吵吵嚷嚷,好像在和人捉迷藏。

醒来后,宋春枝问儿子做了什么,宋[恐]小问很高兴,兰姨帮我捉迷藏,还帮[怖]我找了儿子冷贵宝。“妈妈,你见过[鬼]冷贵宝吗?兰姨说和我没什么差别,[故]耳垂上也有红色的胎记,他长在左耳[事]。”宋小问瞪着天真的大眼睛问妈妈[文],宋春枝摇摇头。

第二天,兰姨又来了,带着宋小问一[章]起玩游戏,难得儿子这么高兴,宋春[来]枝也不在乎他,就稀里糊涂地睡着了[自]

几天后,宋小问握着龙形的玉佩她高[i]兴地说:“妈妈,我承认我把兰姨当[a]成了我的继女。兰姨我说我长得像我[m]儿子,把我当儿子。她给了我礼物。[k]她因为找不到儿子很可怜,所以我答[.]应了。”。

宋春枝听了这话不高兴,就朝儿子开[c]火。“不行,你是我儿子,我一个儿[n]子,谁也不能抢!不能!”

宋小问再也不敢出声,把玉佩放在口[恐]袋里,掏出书包乖乖地开始看书。

宋春枝双手捂住,靠在床头。多年来,为了避开前夫的寻找与儿子共同生活,她带着宋小问四处流浪。由于前夫的经济状况比自己好得多,法院判决孩子给他,但这对宋春枝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孩子是她的全部。

租房鬼物语的鬼宅 民间故事

和家旁边的杂货店老板娘聊天时,“[怖]宋春枝”惊讶地说儿子想让“兰姨”[鬼]当老板娘。镇上没有“冷贵宝”的孩[故]子,也没有“兰姨”的女人。因为冷[事]姓的人都知道。想想看,那个老板紧[文]张地说。宋春枝居住的老宅邸是凶恶[章]的宅邸,很多房客住得不好。几十年[来]来,两个女人悬在里面死了,另一个[自]疯了。当地人不敢过夜,路老了也不[i]敢靠近。

对老板的话,宋春枝想起了惊讶,奇[a]怪的声音,还有自己突然的头痛,她[m]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不舒服。宋小问[k]做错了事,她对儿子发脾气,随手一[.]巴掌。

宋小问悄悄地走出门,宋春枝堵在床[c]上,不知不觉睡着了。宋春枝睡得不[n]舒服,她感觉到了把自己从床上拖出[恐]来的力量。耳边还响起了“打孩子,[怖]打孩子,恶毒的女人都该死,去死![鬼]”的女人的声音。尼龙绳从横梁上垂[故]下,覆盖着宋春枝的脖子。宋春枝只[事]感到呼吸困难,想到儿子,她拼命挣[文]扎,大喊:“不能死,我不能死!”[章]。突然,绳子断了,宋春枝摔倒在地[来]上,气喘吁吁,她呆呆地看着房梁上[自]的绳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宋小[i]问扔掉手中的镰刀,抱住宋春枝“妈[a]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宋春枝擦干儿子眼睛的眼泪,摇摇头[m],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k]

宋春枝又怕做傻事,宋小问和她一起[.]睡觉,搂着她的胳膊。宋春枝看着你[c]慈爱儿子,非常抱歉。这个夜晚,宋[n]春枝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一个[恐]奇怪的女人争夺自己和儿子。那位女[怖]士手里拿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刀。争不[鬼]到的时候,对方竟然想用刀把宋小问[故]分成两半,着急地宋春枝松手,一只[事]胳膊挡在了刀前。一瞬间鲜血四溅,[文]到处都是红色的。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宋春枝门[章]口传来儿子和女人的笑声,玩得很开[来]心。她轻轻地走到门前,宋小问围着[自]天花板绕了一圈,向后说:“老板娘[i],快追上来!”。过了一会儿,他双[a]手抱胸,咯咯地笑着请求原谅。“老[m]板娘,放开我,好痒。”

宋春枝看起来令人瞠目结舌。因为,[k]在宋小问的旁边,她什么都没看见![.]

宋春枝等待反应的时候,宋小问来到[c]身边,甩了甩她说:“妈妈,怎么了[n]?头又痛了?”

我胳膊疼了一阵。宋春枝低头一看,[恐]上面居然有一道新鲜的疤痕,她忍着[怖]疼痛说:“不疼。小问,你刚才在和[鬼]谁玩?”

“老板娘,不,是兰姨吧,她又教我[故]玩新游戏了。”。

宋春枝冷贵宝是谁,宋小问说是兰姨[事]的儿子,宋春枝又问那个兰姨是谁,[文]宋小问烦躁:冷贵宝的妈妈啊

宋春枝被儿子发现只能沉默的她,现[章]在完全相信这是凶宅,非常不安,决[来]定马上搬家。

宋小问不高兴,问他为什么要搬家,[自]宋春枝随便找理由,儿子不相信,不[i]肯离开这里。他说明天再来玩。

想起儿子所说的“兰姨”,“宋春枝[a]”离开这里的愿望更加强烈。儿子上[m]学的时候宋春枝开始收拾洗好的衣服[k]……

100年的监视

天气变了,天空乌云密布,雷声尖锐[.]划过天空,在屋顶上爆炸,发出震耳[c]欲聋的声音,宋春枝看见屋顶燃烧,[n]那道光对面的墙上闪烁着神奇的景象[恐]……

看得目瞪口呆,悲伤的结局毁了她的[怖]心,只是眼前一黑,她倒下了。

睁开眼睛宋春枝在医院,宋小问流着[鬼]眼泪。房东说,看到她醒了,松了一[故]口气,老屋被闪电击中起火,烧成灰[事]烬,幸好没有人烧。房东一边盯着她[文],一边问:“你为什么在昏厥期间一[章]直叫着‘冷贵宝'的名字呢?”。宋春枝一呆:“你知[来]道他是谁吗?”房东点头,冷贵宝是[自]爷爷的弟弟,一个名叫兰姨的妾之子[i],八、九岁的时候被绑架逃跑了,找[a]也找不到,兰姨说等儿子等得快疯了[m],伤心之余上吊自杀。本来就是一百[k]多年前的事了。

宋春枝眼泪夺眶而出,房东的话,她[.]在那些奇怪的景象中显得很明显,没[c]想到是真的。其实冷贵宝是卖给奶奶[n]的。大女人的怨恨兰姨,冷贵宝害怕[恐]分割她儿子的财产,经常折磨儿子和[怖]儿子,冷贵宝的父亲叫母亲。兰姨一[鬼]直等儿子回来已经100年了。在漫[故]长的看守岁月里,她看到不少打骂孩[事]子的女人,她把对大奶奶的怨恨转嫁[文]给了这些女人……

宋小问拭去她眼角的泪水,趴在她耳[章]边,轻轻说:“干娘,不,兰姨跟我[来]说,你很爱我,好好照顾我,听你的[自]话。”

宋春枝点了点头,母子紧紧地拥抱在[i]一起。

是结尾

宋春枝带宋小问回到曾经的家,为了[a]给儿子一个好的环境,她同意把儿子[m]还给丈夫。

但令人意外的是,宋小问不同意再婚[k]父亲回家,他让宋春枝卖龙形玉佩,[.]干娘告诉他,这玉佩值些钱,可以供[c]他上学。抱着这样的想法去了珠宝店[n],发现佩玉并不值钱,而是相当昂贵[恐]的东西。

有了这笔钱,宋春枝开店,生意不错。母子终于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宋春枝儿子宋小问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3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