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周百胜

周百胜

  • 做个好妻子

    做个好妻子

    我要一个悍妇 周百胜是超市的经营者,前妻叫小梅,非常疼爱我。但是,小梅在生下儿子丁丁的第二年,因病去世了。临终的时候,小梅对周百胜说了。“我走后,你一个人拿丁丁很辛苦,可以再娶一个老婆,但她要对丁丁好。” 小梅先生回来后,周百胜先生和儿子两个人生活,但是一个人很忙,让保姆照顾孩子。那个保姆说“刘桂花”,看到“周百胜”的条件很好,很在意,经常去“周百胜”。在这样的过程中,周百胜对她产生了好感。之后,两人产生了感情,去了民政局领取了结婚申请。 结婚后,一直很老实的刘桂花先生突然变了个人,不仅脾气暴躁,而且一有什么不喜欢...

  • 日本怪谈系列 - 敲门声

    日本怪谈系列 - 敲门声

    这是约在小四时候的事情。 那一天,父亲出差去,母亲则是去附近通宵做什幺,由我和高中生的姊姊两人看家。 我家的客厅在玄关附近与在厨房附近各有一个门,这两个门由ㄇ字型的走廊连在一起。 注:这间房子有个中庭,大概是这种感觉 走廊走廊走廊廊玄关走走厨房玄关廊廊厨房客厅客厅客厅客厅 姊姊正在洗澡,当我一个人在客厅裏看电视时,玄关那的门传来了敲门声。 我想是母亲回来了,很高兴地打开门却没看到有人在那边。 在我觉得可能是听错时,还没经过一分钟的时间,这次是厨房...

    都市传说 2024-07-05 163 0 日本怪谈物语
  • 最可怕的现场

    最可怕的现场

    楔子 他有点失落,想找个朋友解开。 他患抑郁症已经很多年了,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特别是今天,他难受得快要爆炸了。 他的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与这个特殊的日子有关。 7月14日是这一天,20年前的这个夜晚,发生了什么事。 去朋友家之前,他犹豫着要不要向朋友表白,但他需要一张嘴。但他更害怕这个秘密被别人知道。 马上就要到朋友家了,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突然,他的脚停了下来。 在离朋友家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了一个人影。 月光洒在这个人的脸上,他清楚地看了看脸。这个人很熟,好几次都没有出现在他的梦里。 她的容貌和失踪前...

  • 最后的愿望

    最后的愿望

    大学生苏秦喜欢探险,去了很多地方。周围也聚集了喜欢探险的年轻人。他们承诺,毕业前再进行一次探险。 这次去的是龙格山,山高路险,人山后又遇到了山里的雨。夜晚的宿营中,苏秦的她杜琦琪发了高烧。苏秦想一个人留下来陪琦琪,杜琦琪说:“你是队长,为什么舍着他们说‘你能放我走吗'于是苏秦留下陪琦琪的两个同伴,他们重新出发。 两天后的傍晚,一个非常好的日子,两个伙伴去看日落,杜琦琪在野营中慢慢地移动。突然,我感到脚踝剧痛,往下看,那是一条毒蛇。我捡了一根棍子想把它赶走,但是眼前一片漆黑,我昏过去了。等杜琦琪醒来,两个同伴叫她出来...

    民间故事 2024-05-30 300 0 杜琦琪苏秦
  • 最后的狩猎

    最后的狩猎

    很多年前,我在工厂的子弟学校教书。这座化工厂周围是一座光秃秃的荒山,工厂旁边是一条小溪,夜间,可以听到河水的喧嚣,同时夹杂着工厂机器的隆隆声。 和我在同一个宿舍的是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又高又大,沉默寡言。除了工作,他还经常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盯着墙壁。 墙上只有一根生锈的棒子。因为多年没用了,所以上面盖了厚厚的灰。 有一次,我想拿着玩,却像豹子一样冲过来,不让我动。我想这个“猎槍”一定有什嚒不可告人的秘密。 曾经有很多好人来给他介绍对象,但他总是默默地看着墙壁,一言不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理他了。不过,前几天我听说...

  • 祖母说话没有根的水

    祖母说话没有根的水

    现在的怪事少了,据说是因为灯光。因为灯光是姜子牙的化身。 小时候在奶奶家过,因为是远离县城的农村,所有老一代的口中总是有很多奇怪的故事。 祖母家所在的村落被称为东阁,有一条从东阁向东南北走向的油泊路,是横穿油泊路的低洼盐碱地,当地人称这里为“洼子”。 洼子的旧址是古寺,古寺很大,寺院有4个门,据说骑着驴子一周要花半天的时间。 从我记忆中的那一刻起,可以看到洼子成了废墟,有些地方成了悬崖峭壁,更多的地方变成了荒地。 据母亲说,她小时候下雨天后还可以在洼子捡铜钱。 可惜我一直没有这样的运气。 东阁村西边的西阁村是一个壮...

    民间故事 2024-05-30 145 0 洼子男人县城
  • 租房鬼物语的鬼宅

    租房鬼物语的鬼宅

    天花板的哭声 宋春枝在这个城市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房租非常便宜的房子。这是一座比较偏僻的老宅,已有一百六十多年的历史。午后的阳光从天井里淡淡地洒下,弥漫着厚重的沧桑感。 宋春枝麻利地铺好床,回头呼唤儿子宋小问。我正好看见我的手一滑把茶壶打碎啦。看到地上的碎片,宋春枝气得一处也不打,只是举起手捂着脸继续打,边打边骂,宋小问抱着头哭。突然,她门口也响起了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地叫着,声音沙哑,其中夹杂着一个女人低沉哀求的声音。 宋春枝我停下手走到门前,声音微微地停了下来。但她明显感觉到那声音是从天花板传来的,像刀子一样刺...

  • 租房怪谈的空房

    租房怪谈的空房

    从搬到这所房子的那天起,我就觉得有些奇怪。 一开始我以为是1ldk,但我是在网上拜托你的。我性格孤僻,有轻微的失眠,所以不擅长合租。 所以房东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问了好几次,在1ldk确认只有自己住的时候,我来看看房间。 看到房子是在晚上,柠檬色的灯光衬托着1ldk的房子很温暖,朝南有个小阳台,我很满意。 付定金出门的时候,房东说,阳台和客厅之间有一个小谷仓,里面有家具,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瞥了一眼锁着的门,模糊地看不清楚,但我以为是谷仓,所以没怎么在意。 但是,现在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个仓库里。 收拾完后时间还早,想...

    民间故事 2024-05-30 104 0 声音房间房东
  • 租房怪事的裂缝

    租房怪事的裂缝

    它是第一道墙上的光 刚从学校毕业的周宁一个人来到这个繁华的大城市,他想在这里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未来,真的在其中他才发现,这个城市唯一能给他自卑感和孤独。 每月不多的工资只够他在三环外租一间10平方米的破屋子。也有破烂的家具,还挂着以前住的人的照片。 据房东说周宁先生的运气依旧很好,附近空房间很少,这个家前面的居民可能是因为家里有事而着急,连已经缴纳的3个月的房租都没有要求。而且,家具都留在这里了,虽然有点旧,但是为了周宁节约了很多钱。 周宁在房间里的照片上认识了以前的居民。我是一个梳着两个辫子的二十岁左右的美女女孩。...

  • 租房故事的房间里有人

    租房故事的房间里有人

    一个 赵燕租郊外别墅的时候,有点得意了。赵燕给同学打电话告知周娇娇和唐敏后,她们纷纷赶来。周娇娇首先,她在院子里闲逛,然后走到赵燕旁边,笑了。“你帮我找到了这么好的地方。是的,我住在这里!” 周娇娇声音还没落下,唐敏就赶到了。她刚进来,突然哑口无言,奇怪地问:“这屋里有人住吗?”。 “没有人,施主说,这栋别墅都是我们住的。”他没有注意到赵燕的异样,兴奋地回答。 “我来过这个房间!”。 “来过吗?!”赵燕和周娇娇异口同声。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对这个房间很熟悉。”。 赵燕把唐敏拉到院子门口,指着远处说:“房东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