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醉生梦死

iamk 民间故事 2024-05-30 12:40:01 314 0

胡利东52岁生日时出狱。没想到他竟然减刑半年,当然,这都是多亏了李西民。3年前他入狱时,李西民确信:“哥哥,你不必担心,3年后,你的生日一定要出来。”

入狱前,胡利东是市规划局长,李西[文]民是不动产业者。正因为反复多次违[章]反李西民,胡利东才被处刑。但是,[来]李西民很光荣,他答应等胡利东出来[自]好好报答他——胡利东作为1500[i]万的谢礼,为他庆祝生日。

出了监狱的大门,胡利东看到了穿着[a]西装的李西民,后面看到了豪华轿车[m]的林肯。看到胡利东出来,李西民大[k]步走了过去,两人拥抱在一起。现在[.]的胡利东,已经是孤独的家了,妻子[c]早早地和他离婚了,移民到外国,爱[n]人也投到了谁的怀里。

把胡利东接上车,李西民自己开车说[恐]。“哥哥,今天是我的生日,我预约[怖]了中京酒店。”。

来到市内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两个[鬼]人进了单间。李西民边走边说:“哥[故]哥,我没有请别人,只是想我兄弟俩[事]好好喝几杯。”

20年成熟的茅台出来的话,只要闻[文]到味道胡利东就会醉。在监狱里,别[章]说茅台了,连二锅头都不能喝。

酒转了三圈,菜也吃得差不多了,李[来]西民从旁边拿了一个黑包,恭恭敬敬[自]地递给胡利东:“老兄,这几年你在[i]里面辛苦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五[a]百万日元,请收下。”

胡利东虽然嘴里很客气,但心里却很[m]高兴。李西民这家伙是仗助。不仅是[k]在生日那天来接我,还记得1500[.]万日元的约定。当地的规则是连续三[c]天庆祝生日。一天500万,正好1[n]500万

这酒一直喝到凌晨。李西民把醉眼的[恐]胡利东带到二楼的房间,另一个美丽[怖]的女儿在等着。

一夜春梦,黎明时分胡利东感觉尿急[鬼]。站起来时,他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故]睁开眼睛,胡利东在黑暗的房间里。[事]房间里有一股严重的霉味。手轻轻地[文]颤抖着,从床边触摸打火机,微弱的[章]火焰照亮了床的一半。那一瞬间,胡[来]利东吓破了胆!我看到床边的女孩长[自]着骷髅。白色的头发垂到两边,那个[i]骨架发出幽幽可怕的光。

胡利东打两次头肯定是做梦。不是真[a]的!但他感到头部剧痛,这种疼痛非[m]常明显!胡利东疯狂地跑出了门。沿[k]着黑暗的走廊,靠着外面微弱的月光[.],他看到那里明显坏了……

几乎像滚一样出去,胡利东回头一看[c],一流酒店消失了,有废墟!胡利东[n]在高墙前跑得很深很浅。一个持枪警[恐]卫喝了他,胡利东抬起头,他竟然又[怖]来坐牢了!而现在,他抓住了救赎的[鬼]手,说:“让我进去。”。

狱警说:“你是笨蛋吗?”。

胡利东我几乎哭了。他已经用尽了所[故]有的力气,不能再跑了

“哥哥,起来,起来。”

我听到了微弱的声音。胡利东汗流浃[事]背,让身体起来。他依然在五星级酒[文]店,极品美女在挂念他。是个噩梦。[章]

再次躺下,胡利东迷迷糊糊的。我睡[来]了整整一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自]

胡利东一出门,李西民的延长林肯就[i]在门口等着。上了车,依旧是李西民[a]开车,胡利东说:“让司机开车就行[m]了,我们经常聊天。”。

“我要当哥哥的司机”李西民说。

胡利东没有说话。途中,他对李西民[k]说了自己的那个梦想。说实话,胡利[.]东并不认为这个梦想是没有根据的。[c]他隐隐觉得这个梦想可能与李西民有[n]关。在监狱,读着心理和精神的书,[恐]不过,现在,操纵人的精神的各种各[怖]样的高科技……总之,与李西民隔了[鬼]3年。

李西民听到胡利东的梦,担心地看着[故]他说:“哥哥,你要去医院检查身体[事]吗?”

胡利东把身体放在后座,说没关系。[文]他只是随便说了几句。李西民沉默片[章]刻,接着说:“老兄,我总是约好的[来]。”

听了这话,心里热乎乎的,但也有点[自]不好意思。

车停在郊外的一流酒店前,两人下车[i]进入了单间。李西民根据例子注文了[a]丰富的料理。长的龙虾,还有鲍鱼、[m]海参……桌子旁边放着两瓶茅台。胡[k]利东吃起来很开心。

这时,李西民又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胡利东看一眼,真正的人民币,厚5[c]0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拍手的时[n]候,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来了,坐在胡[恐]利东的旁边。

那天晚上,胡利东睡得很香。但是到[怖]了凌晨,脸上突然热起来了。以为是[鬼]美女,不由得伸出了手臂,但在那一[故]瞬间,手背突然痛了起来。胡利东一[事]个呆呆地爬起来,睁开眼睛看,他睡[文]在坟场里,在一尊白森林骷髅旁,一[章]只野狗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胡[来]利东吓破胆站起来,跑出去……

虽然不知道在漆黑的道路上跑了多久[自],但是胡利东累得喘不过气来,心脏[i]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不久,我看[a]见远处有微弱的灯光。胡利东非常高[m]兴地走近一看,又是监狱……

“哥哥,我在做噩梦,哥哥,起来,[k]起来。”

胡利东张眼看着,旁边是妙龄妇女,[.]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又是噩梦。擦干[c]额上的冷汗,胡利东睁大眼睛,他更[n]睡不着。太可怕了,你怎么连续两个[恐]晚上做这样的梦。但是过了一会儿,[怖]我又开始做梦了。

第三个夜晚,李西民是胡利东的生日[鬼]。这次,胡利东稍微警戒一下,不怎[故]么喝酒,也不怎么吃菜。更新奇的是[事],他拒绝了李西民送来的美女。

因此,酒宴结束后,胡利东仍然醒着[文]。李西民收到了第三个500万日元[章],他离开了座位。李西民我不停地拜[来]托你住酒店,但是被胡利东拒绝了。[自]他自己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然后好好[i]考虑今后的生活。于是,李西民把胡[a]利东送到门口,说:“哥哥,以后经[m]常联系你。”

胡利东点点头,慢慢走出家门,招手[k]打车,对司机说:“建小区。”

那里是他的家,他现在唯一的小房子[.],过了多久,他看到一辆车从华西大[c]厦前面经过。耀眼的光芒使大厦闪耀[n]着金色的光芒。这正是李西民公司的[恐]大楼。胡利东很佩服“好漂亮的大楼[怖]啊”。

“是啊。可惜老总李西民没有福气。[鬼]大楼装修后不久就死了。”司机说。[故]

吓了我一跳,我问司机怎么了。司机[事]叹了口气。

“一位姓胡的局长走进警署,供认了[文]许多事情。李西民为了逃避警察的逮[章]捕,从二楼的店铺跳下来,偶然掉到[来]装修用的青石上,然后掉下来死了。[自]

胡利东目瞪口呆,然后毛骨悚然。如[i]果死了,这几天和他在一起的是谁?[a]他睁大眼睛向前看。突然听到,眼前[m]的场景发生了变化。他没有坐出租车[k],而是坐着李西民的延长林肯车。出[.]租车司机也换成了“李西民”。

李西民他笑着说:“老兄,按照我们[c]的协议,你必须在里面闭上嘴。但是[n]你什么都说,甚至说出我们一起强制[恐]解体的方案。”。

现在,呆呆地看着李西民,强烈的恐怖让我说不出话来。李西民向他伸出手,胡利东突然感觉到严重的心绞痛,身体僵硬,向后仰……

醉生梦死 民间故事

清晨,因心脏病突然在监狱死亡。奇怪的是,他身边有一个黑色的包,里面竟然装满了冥牌。面值1500万。包的拉链上还刻着“李西民”这个小名字。

胡利东李西民胡利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1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