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最奇妙的诅咒

iamk 民间故事 2024-05-30 12:20:02 322 0

以前有老实的穷人,到了30多岁也算不上媳妇。邻村有个叫“侯玉贞”的姑娘,名声不好,怎么也嫁不出去。媒人一小撮两个人,男人觉得只要对方结婚,就不用再出什嚒蛾子了。女性方面认为,有人不会责怪过去的事情,而是想和自己结婚,所以笨拙丑陋也赶上了……双方都没有异议,选择了日子成为了父母。

结婚后不久,男方家里后悔得肠子发[文]青——这位女士真是坏心眼,太凶了[章],这不是儿媳,显然是夜叉。丈夫不[来]争气,她在家里耀武扬威。爷爷奶奶[自]都80岁了,还得下地、做饭、照顾[i]她,可她总是张着嘴骂人,举手打。[a]

这天晚上,公公婆婆又被媳妇骂了一[m]顿,等到夜深人静,两位老人抱头痛[k]哭了半天,决心与其活得这么苦,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家的院子里,有四五个抱不住的大柳树,都是先人种的。两位老人走到院子里,靠着柳树坐着,拧着一个小葫芦瓶,里面装着老鼠药。两人轮流想把老鼠药倒在嘴里,突然“吱吱”一声,树身上开了一扇门。一个青衣女郎提着红灯笼,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她焦急地低声说。“两位老人为什么在这里?住手!”

最奇妙的诅咒 民间故事

两位老人大吃一惊,问道:“姑娘,[c]你是谁?”。青衣女郎说。“这柳树[n]是你先人种的,被日月的精华滋养,[恐]生了我。我叫小青,是这棵树的精髓[怖]。现在你们有困难,我不敢坐视不管[鬼]。”。

老人们好像看到了救星似的,紧紧抱[故]住小青,哭了一次媳妇的恶行。小青[事]叹了口气,转身走进柳树里,拿着银[文]子说:“你们要是有钱,媳妇就不敢[章]虐待你们了。”。

天冷的时候看到这么大的银子,两个[来]老人眼睛都直了。小青“接下来我有[自]什么要帮忙的。只要在木墙上敲三下[i],喊三声‘小青',我就出来了。”回到树里一看,那[a]扇门在她身后关着,从外面看不到这[m]里有门。

两位老人拿着那块银子,心里高兴。[k]有了这银子,给媳妇买了很多东西,[.]她应该会满意的。

知道那个吗,被侯玉贞全部看了。她[c]那天晚上有点拉肚子,晚上正要去院[n]子拐角处的茅草屋,正要开门时,院[恐]子里有动静,她蹲在窗台下,在窗纸[怖]上捅了个洞往外看。岳父岳母和小青[鬼]的一言一行,她都知道了。在外面一[故]安静,她就溜进茅屋,蹲在那里抱着[事]胳膊想了半天,打定主意。

第二天,他说有事,回到了老家。傍[文]晚从老家回来,她带了酒和肉,准备[章]了下酒菜,让公公、婆婆和丈夫吃了[来]。媳妇突然这么勤快大方,让老人和[自]丈夫高兴,他们又吃又喝,把酒意强[i]上床,酣睡过去。

实际上,侯玉贞老家有一个叫“车轮[a]”的关系很好的人。子夜的时候,那[m]个男人轻轻地摸了摸。他和侯玉贞来[k]到柳树下,侯玉贞在木墙上用力拍了[.]三只手,模仿婆婆的声音,喊了三声[c]小青。只听到“哇——”的一声,树[n]墙上开了一扇门。小青探出头往外一[恐]看,“轮子”赶紧掐住她的脖子,把[怖]她挤了进去,侯玉贞也赶紧跟着走了[鬼]

虽说这棵柳树的身体只有几个人粗,[故]但奇怪的是里面空间很大,到处都是[事]金银珠宝。“车轮”取出绳子,将小[文]青紧紧地系在一起,取出大口袋,在[章]里面放入珠宝。马上口袋就满了,侯[来]玉贞必须取出火石、火镰刀,点火。[自]小青目瞪口呆地说:“你们抢了我就[i]到此为止,我决不出声,为什么要开[a]火,难道还要拿我的命?”。

侯玉贞“对了。反正我们走这条路再[m]也不会回来了。不破坏你和这棵树,[k]把剩下的宝物留给我的继父母亲和那[.]个笨蛋男人吗?”“我修行到今天并[c]不容易。请放过我吧。请原谅我的生[n]命!”。

被烈火包围的小青愤怒之余,脸和脖[恐]子等露出的皮肤都变成了可怕的翡翠[怖]色,她声嘶力竭地喊着。“用我所有[鬼]的力量诅咒你们两个。我诅咒你们两[故]个永远的死亡!”她被火焰吞噬了。[事]

侯玉贞穿过“轮子”和树,望着燃烧[文]着的大树,两人相视而笑,说:“这[章]个妈妈是什么诅咒,诅咒我们两个永[来]远的死?这是祝福,祝福我们两个的[自]生日和天齐!”。他们背着装满珠宝[i]的袋子,很快就躲到夜幕里。

两人都知道官府一定会追究,所以没[a]跑远就上山,躲在山洞里。洞里有事[m]先储存的食物,小泉的眼睛里提供饮[k]用水,可以躲10天半不出来。他们[.]打算等官员们懒了,再远走高飞。忙[c]活了一大半都住下了,他们俩都累了[n],先把袋子塞进岩石缝里藏起来,躺[恐]在地上,“呼呼”地睡着了。

睡了多久,他们醒了,洞外已经天亮[怖]了。侯玉贞看到“枕边的人”,突然[鬼]吓得大叫起来。她看到“轮子”的下[故]半身变成了一棵褐色的树,而且那褐[事]色把他的身体“吞下”在上面,把他[文]的身体变成了一棵圆木,与此同时,[章]“轮子”也叫了起来。因为看到侯玉[来]贞的身体也从下到上变成了褐色……[自]

仅仅几分钟,两人就变成了完整的树[i]人,但他们不是死人而是活着,全身[a]弥漫着浓郁而奇特的香味。这种香味[m]太浓,挥发到各处,不久就引起牧童[k]的注意。在牧童的引导下,人们走进[.]一个洞,找到了香味的来源——竟然[c]是两个木人。县官老爷也吓了一跳,[n]命衙把木人抬进了县衙。一位老爷爷[恐]研究了两个木人很长时间,向县官深[怖]深地鞠了一躬说。“爷爷,恭喜你,[鬼]这应该是两块上等的檀香精了,看到[故]两个眼珠又动了,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事],应该快成真人了,如果把这两个宝[文]贝献给皇帝,爷爷还升不了职呢。”[章]

县官很高兴,开车载着两个木人,亲[来]自护送车辆,上京给皇上送礼。老皇[自]上爱着两个木人,命令他们把它们放[i]在卧室里,在每天木人散发出的奇妙[a]香气中,他得以入睡。

转眼几年过去了,老皇帝寿终正寝。[m]在他生前所作的遗嘱中,他奉命将这[k]些木人作为陪葬。于是,侯玉贞和“[.]车轮”被抬进帝陵,面对面伫立在老[c]皇帝的棺材前。

墓室被密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n],只有侯玉贞和【车轮】四个眼珠闪[恐]闪发光,泪珠簌簌地流了下来。到了[怖]现在,他们彻底地揭示了那个小青诅[鬼]咒的可怕。他们永远不会死!

又过了几千年。这天,墓室被打开,[故]考古学家们进来了。他们把这两个木[事]头人送到古文物研究所。研究了很多[文]次,都不知道这两个娃娃的檀香,眼[章]睛一睁,眼泪都流出来了。最后,两[来]位木人被指定为国家特级文物,放入[自]博物馆特制的防水、防火、防潮、防[i]盗、恒温玻璃柜,向公众展示。每天[a],在透明的橱窗里,侯玉贞和“轮子[m]”,泪眼看着泪眼,断肠人对断肠人[k],度日如年,过着艰苦的时光。

此后,无论人世如何兴衰,这两个举[.]世闻名的珍贵木人,都得到了妥善严[c]密的保护,代代相传。

在橱窗里,侯玉贞和“轮子”,你看着我,我望着你,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一半,侯玉贞从牙缝里,小青,你是毒药

侯玉贞小青木人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2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