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木人

木人

  • 最奇妙的诅咒

    最奇妙的诅咒

    以前有老实的穷人,到了30多岁也算不上媳妇。邻村有个叫“侯玉贞”的姑娘,名声不好,怎么也嫁不出去。媒人一小撮两个人,男人觉得只要对方结婚,就不用再出什嚒蛾子了。女性方面认为,有人不会责怪过去的事情,而是想和自己结婚,所以笨拙丑陋也赶上了……双方都没有异议,选择了日子成为了父母。 结婚后不久,男方家里后悔得肠子发青——这位女士真是坏心眼,太凶了,这不是儿媳,显然是夜叉。丈夫不争气,她在家里耀武扬威。爷爷奶奶都80岁了,还得下地、做饭、照顾她,可她总是张着嘴骂人,举手打。 这天晚上,公公婆婆又被媳妇骂了一顿,等到夜深人...

  • 正在演戏

    正在演戏

    1.枉死 无论是纸人、泥人、木人、瓷器人、锦人还是蜡像人,我都相信它们是有灵魂的小人。当夜深人静时,他们会跳舞,唱歌。他们手中的柚子酒会从干涸的固体变为淡黄色变成柚子酒香的液体,被牙医做根管治疗的瓷器人叽叽喳喳地叫痛。可是天一亮,他们就拖拖拉拉地把自己的世界藏起来,不管我们怎么诱惑,也不理睬。 这是去恳求路正“张誉德”成为弟子时说的话。听过的很多人可能觉得路正很奇怪,但如果有一天你在家里怪死了,你在旁边嘲笑是不是活下来的有灵魂的人杀了你。大笨蛋。 但是张誉德感动了,路正的话深深地感动了他。张誉德被遗忘的名字。因为大...

    短篇故事 2024-04-25 161 0 小人
  • 来自远古的邀请⑨<油脂枣>

    来自远古的邀请⑨<油脂枣>

    五条夏树是一名办公室职员,其远祖是室町时代优秀的阴阳师。 瑠花是古代阴阳师的式神,她想要唤醒夏树成为现代阴阳师。 新发现夏希隐藏能力的美丽灵媒御影咲也出现了。 咲夜是一名银行家,但她也有不友善和虐待狂的一面。 当她参加相亲时…… ◇◇◇◇“嗯?集体约会?”咲也正在从破土动工回家的路上应熟人的要求举行的仪式。夏希听说他要去集体约会,感到很惊讶。 没想到从不与人交往,或者说不喜欢不必要的社交的咲夜口中听到了“集体约会”这个词。 不过,我突然想起咲夜那天说过的,她也有尘世的欲望。 不知道咲也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呢。 ``没...

  • Ittan momen-一反木綿(いったんもめん)

    Ittan momen-一反木綿(いったんもめん)

    翻译:一块棕褐色(约 28.8 cm x 10 m)棉花外观:一坦木面是一种又长又窄的布,通常用来制作衣服,但后来以“tsukumogami”的形式复活。它们原产于鹿儿岛,晚上可以看到它们在天空中飞翔。行为:一坦木人通过用身体包裹人的脸和脖子、勒死或窒息而死来进行攻击。就“tsukumogami”而言,它们相当恶意,甚至致命。...

  • 【夏日风声】着魔与人偶

    【夏日风声】着魔与人偶

    ‖最近感觉有点忙。 太多事情接连发生,我跟不上。 “哇,路越来越窄了,还好天亮了”〉司机东堂右京苦笑着说。右京先生、他的女儿小萤和我三个人在车里,放着稍微激烈一点的摇滚乐。路虽靠海,但对面是石壁,有网防止山体滑坡。 “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大海很美,但是晚上好像会有鬼。”“你是认真的吗!”∀I如果它真的出现了,我想看看。这种好奇心刺痛了我的心。 “我没见过,不过传闻那里有超级混乱的魔法恶灵出没的地方,零说见过一次,太混乱了。”“在恶灵面前大笑,对零来说有点不一样吧?”所以啊~。还有,那个恶灵,虽然看起来很危险,但似乎...

  • 木刻人

    木刻人

    夏正午。灼热的阳光穿过皮竹架天花板的缝隙落到人们身上,顿时变成了粘糊糊的汗水。茶馆的顾客们讲了几句老话之后。没什嚒意思,只能一边摇扇子一边埋怨这种炎热。蒲先生给客人再来一杯凉茶。为了整理前几天刚收集到的珍奇事,我刚想静下心来,就背着一个大大的竹箱,疲惫不堪地走进了茶馆。 当然,那时还不知道他有自己的功绩。人们看到了他的穿着和打扮。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小贩。谁也没想到他是济南城有名的大商人白有功。 白有功小心地拆卸背上的箱子。慢慢地放在地上,然后才收起粗糙的嘴唇。问:一杯凉茶多少钱 一位茶客代替蒲先生回答。“只要有好的故...

  • 聚财阴阳家

    聚财阴阳家

    1.吉宅鬼事 明末横塘一带富饶繁华,出产的鱼米茶叶、瓷丝远近驰名。特别是烧制瓷器的技术很火,巧夺天工。各地客商贸易往来十分频繁,大大小小商号林立。其中得到了冯记商号冯天魁的手段,迅速变大。正当负责御用贡品的叶家商号犯作案时,冯天魁趁着这个优劣,稳赚了一笔钱。 冯天魁暴富,嫌老宅不符合他的身份,在城南新建了一座大宅。门前碧波荡漾,西南方远有一峰。说是山明水秀也不为过,乍一看是纳财进宝的所在。选择黄道吉日,冯天魁带着家人和下人仆人从100多口搬到新居。冯先生体弱不堪疲劳,引发痰症,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去世了。乔迁喜宴改为丧...

    民间故事 2023-10-15 369 0 冯天魁半仙
  • 学园鬼

    学园鬼

    我拿着饭盒低着头慢慢走出卧室的楼房,突然“砰”的一声掉到我脚下,我感觉到余热的黏性东西在我的脸上飞散,我本能地后退,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于是我坐在地上。它正好和瞪着的眼睛对视,本来就是一张非常丑陋的脸,形状像是被什嚒东西拍平了一样奇怪。突然,看到他的嘴角诡异地微微一笑,恐惧的感觉迅速袭击了我的脑神经,我喊着:“啊…啊…连呼”。然后我听到有人喊:“有人跳下去了,打120。”。紧接着,不是人类的奇怪笑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吓得用手捂住耳朵。我的神经无法忍受恐惧,昏倒了…。 谈话必须从头开始,但那是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所以我只能...

    校园故事 2023-09-09 335 0 小霞声音
  • 房屋的震荡

    房屋的震荡

    屋吼(元:淡天蓝色)笃、笃、笃……虽然断断续续的敲门声不太响,但在安静的夜晚听起来很刺耳,但房主李东白被那声音惊醒了。在此之前,他早就醒了,睁大眼睛看着账本上发呆。搬到新居快一个月了,从入住的那天起,到了童年就响起敲门声,唤醒了沉睡的家人。当大家打哈欠跑去开门的时候,门外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人在演一部恶作,几夜埋伏在户外,没看到任何人的人影。更奇怪的是,埋伏在门外的仆人们发誓,敲门声显然是从门里传来的。像这样家里闹鬼的传闻在下人之间传开,月底结工钱后,几个女佣的仆人提出了辞职。年满一岁的儿子也被...

    短篇故事 2023-06-20 366 0 敲门声工匠
  • 魔鬼校园

    魔鬼校园

    我这里有一所高中。我不会说任何名字。这所学校现在早上7点开门,晚上6点关门。我不能呆在家里。没有晚上自学不同于其他学校。为什么?因为这所学校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告诉你一件真实的事情!这里很多人都知道。这样,我们社区有一个孩子在这所高中上课,这个孩子叫他小明!小明是高中三年级,学习压力很大,每天回家很晚,和他有一些学生,其中一个叫兰兰女孩,女孩整天说话,班上没有人喜欢她,但我不知道怎么滴她和小明很好!小明也因为她而逃脱了灾难,所以我们知道这件事!那天,小明和兰兰在班上晚上自习。大约10点钟,他们关掉了教室的灯,准备...

    校园故事 2023-03-28 600 0 事情校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