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

校园

  • 昨天的鸡蛋

    昨天的鸡蛋

    阿萍的尖叫声吵醒了宿舍里所有的人,室友们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见阿萍站在屋子中间,只穿着内衣,头发乱糟糟的,她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床,脸色极其苍白,似乎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东西。此时的天还没有完全亮,天空还是深蓝色。一位室友坐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刚刚四点半啊,你这是做什么呢?”阿萍这才反应过来,转移开视线,说:“坏了坏了,我昨天吃的鸡蛋有问题。”这时,所有的室友都坐了起来,以为阿萍不是脑子坏了就是在梦游。谁会在大清早尖叫啊,还说起了昨天的鸡蛋的事情。一位室友朝她床上看了看,说:“鸡蛋怎么了?这跟你尖叫有什么关系...

    校园故事 2023-05-22 676 0 鸡蛋室友校园
  • 嘴上没拉链

    嘴上没拉链

    张百超的嘴上安着一个拉链。暗红色的链牙死死咬着嘴唇,每一个齿硬生生镶在肉里,软塌塌的拉柄耸拉在嘴角,活像探出个头来的小舌尖儿。高中开学的第一天,张百超就是这样锁着嘴巴来到了班上。一开始,那瘆人的模样着实吓坏了不少人,不过大家细细一想,悬起的心很快就落了下去。也是,嘴上怎么可能真的安拉链呢?那肯定是什么新奇的饰品吧。没多久,新生们都熟悉了起来,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闲聊打诨。唯有张百超半声不吭,独自坐在角落里与陰影为伴。新生们聊的无非就是初中时代的一些八卦趣事,聊着聊着,话题竟扯到了张百超身上。“看到那个怪家伙没有?以...

    校园故事 2023-05-22 609 0 嘴巴拉链校园
  • 种下一颗心

    种下一颗心

    钻进它的胸口半夜的时候,闻钧小心翼翼地踏上了六楼的台阶,来到走廊最里面的那扇屋门前。确认真的没有人跟着自己之后,他推开了吱吱作响的房门。这里是整个宿舍楼的最高层,这层楼的屋子也一直是空着的。站在窗前,可以清楚地看到学校操场上的每一处角落。以前,闻钧就曾经不止一次地来过这里,今天,为了验证女朋友唐小萍的话,他再一次选择来到这里。那扇窗子已经好久没有开启过了,玻璃上挂满了灰尘。闻钧找到一根小木棍打算用它推开窗子,这时候,他忽然发现玻璃上有一个模糊的手印。那是一个很奇怪的手印,好像根本没有皮肉的包裹,每一根指头上面的关...

    校园故事 2023-05-22 543 0 婴儿校园
  • 钟楼怪谈

    钟楼怪谈

    引子巷口镇已经很老了。就像湖边上那座钟楼,不知兴起于何年何月。我的好朋友高兴说,他老爷爷活着时,都不能说出巷口镇和钟楼的年岁。如此说来,和它相比,有着60年历史的鼎新高中,还算是新生事物。但学校已年久失修,各种设施显然跟不上时代了。置身其中,会闻到怪怪的气味。对了,那是一种常年陰暗潮湿所散发出的霉味。特别是靠近钟楼的地方,那种腐味更重。这与学校一旁建筑豪华的旅游公司极不协调。那个瘦瘦的旅游公司项目部经理却开玩笑说,鼎新高中真是块风水宝地。鼎新高中近年来的升学率很低,但因为是方圆百里唯一的全日制学校,所以仍苦苦支撑...

    校园故事 2023-05-21 644 0 校园女鬼
  • 终极宠爱

    终极宠爱

    “薇,你还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哦……你觉得这个头骨怎么样,很漂亮,是不是?”顾尘寰优雅地托着一枚白森森的头盖骨向我走来。我不停地后退,战栗地尖叫,“不,我不要!”午夜,轰隆隆的雷声将我从梦魇中唤醒。我连忙跳下床再次检查了锁得严丝合缝的房门。身上的真丝睡衣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了。使我在夜间薄凉的空气里,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壁灯投射出暖金色的光辉将房间晕染得如梦似幻:复古花纹的壁纸、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巴洛克风格的古董家具、土耳其羊毛地毯,这间像十七世纪欧洲贵族起居室里的所有物品,都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但现在看来它们不过是...

    校园故事 2023-05-21 619 0 校园
  • 致命情人节

    致命情人节

    大学校园的傍晚,宁静而温馨,夕陽斜照在树梢发出柔美的嫣红。乔刚喜欢在这个时候,独自坐在一棵百年老树下看书,冥想。“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乔刚的耳边响起。他抬起头,看见一张绝美的脸。“可……可以!”他显得有点紧张,挪了挪身体让出点地方。“谢谢!”女孩淡淡地微笑,轻盈地坐下。“你在看什么书?”女孩好奇地问道。“一部法国小说。”乔刚合上书,盯着女孩问:“以前没见过你?”“是吗?”女孩微微撅了一下嘴很可爱。“抱歉!也许是我没太注意。”乔刚有些汗颜,这么大的学校,几千学子,他当然不会全认识。“没关系,也许是我...

    校园故事 2023-05-21 775 0 女孩校园
  • 指爪恶咒语

    指爪恶咒语

    长长的指甲校篮球赛决赛现场,看场里只有坐在角落里的郭明和萧炎没有被篮球吸引。郭明小声说:“萧哥,天气越来越热,用不了几天那具无头尸体可就臭了!”萧炎谨慎地看了看周围,大家都在专心看球,没人注意到他们说话。萧炎低声说:“尸体防腐方面我有的是办法,不会臭的。你给我把他看好,别弄丢了。”郭明说:“尸体怎么会丢?”这时有人从过道里挤过来,在萧炎耳边说了几句话。萧炎的脸色一变,看来不是好消息。郭明问:“出什么事了?”萧炎说:“你出来的时候尸体还在?”“那还用说?我亲自检查的,还在我床下呢。”萧炎说:“也就是说现在你宿舍里只...

    校园故事 2023-05-20 668 0 校园
  • 肢离破碎

    肢离破碎

    三姐妹已经入冬了。在这个北方的城市,每天早晨打开门的第一眼,总会看到一地的霜露。学校外面有一条小河,周末忙完了功课,我便会同陆夕一起去河堤上逛逛。有句话说得好,该来的,总会来的,躲也躲不掉。这是普通的一天。到河堤拐角处时,天已经黑了,路灯投下微弱的光,我照例叫住了陆夕。拐过去,视线穿过马路,能清楚地看到学校外面那片墓地。萧林的事情发生后,我总是莫名其妙地害怕看到那里,因为从始至终,我心里都存着一个疑问:薛雪到哪儿去了?她被掘开的墓中,除了留给萧林的带字手帕,什么也没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在我们转身往回走的时候...

    校园故事 2023-05-20 616 0 姐妹校园
  • 政法学院

    政法学院

    鬼友们有不少政法学院毕业的吧,大学四年一定听到过不少学院里的自杀事件,其实,政法学院的学生自杀率挺高呢!我姑父80年代毕业于政法学院,他上学的那四年,几乎每年都有至少学生杀,方法大都是跳楼。我同学九九年入学,2003年本科毕业,第一年军训没结束的时候,校外分校自考班就有一个自杀的,第二年两个学生到砚池游泳,全淹死了,为此学校还召开大纪律安全大会;第三年也就是本科第一年,先是军训完了有个学生回家,死在济南长途汽车站,后来有个整天开着跑车来上学的女生和男友被人在校外杀死;第四年又一个学生在校外出租房自杀。很多很多~今年...

  • 招魂禁忌

    招魂禁忌

    倒转49圈夜晚的操场很静,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皎洁的月光铺散在地,虽是夜晚,却可以清楚地看到附近的景象。我看着脚下稀松平常的土地,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倒着转起了圈。转一圈数一个数字,同时默念一下范文秀的名字。一圈、两圈、三圈……我仿佛看到地上被我走过的地方出现了一圈脚印,圆圆的圈子里正是痛苦挣扎着的范文秀。于是,我加快了倒转的脚步。46、47、48……49。倒转完四十九圈,我立马停住了脚步。此时,我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颤抖着转过头,看着地上被我走过的圈子。十秒钟后,我有些泄气,心中想着:张毅那个王八蛋又耍我...

    校园故事 2023-05-19 619 0 校园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