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尸体

尸体

  • 尸村

    尸村

    清代野史轩主人异记中出现僵尸的故事:清朝初年,湘南以西,有一个临山小村落,全村200多户,700多人是僵尸。这些僵尸喜欢吃活人的血肉,其身上潮湿腐烂,全身散发着霉味般的恶臭……。原来这是一个普通的村庄,大部分人以狩猎为生,一些人种靠点野菜、红薯等生活。村里有一个叫成三的年轻人,平时游手好闲,也缺乏生产,喜欢捉弄别人的老婆,经常被村里的人追着羞辱,躲在山里凑合,晚上回村里偷吃的过日子。全村人都对他恨之入骨。有一天,成三在山上饿了,想挖竹笋、地瓜等填饱肚子,到处挖,挖尸体,样子很恐怖,好像死了几百年,烂得连脸和身体都不...

  • 神秘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湘西尸体

    神秘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湘西尸体

    湘西尸体处理师,入行要面试。16岁了,身高1.70米上,长得丑,胆子大,可以考上。 湘西既有举世闻名的张家界,也有神秘的尸体驱赶。几年前,如果住在湘西神秘山村的小客栈里,很可能会看到尸体在行走。天亮前,一排尸体摇摇晃晃地来到小客栈前,尸体都披着一大块黑色的尸布。戴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手持铜锣的活人。这个活着的人,当地人被称为“尸体退治屋”。其实,与其说是“追杀尸体的工匠”,不如说是“认领尸体的工匠”,因为他一边敲着手中的小铜锣,一边带着这些尸体往前走。他不打灯笼,手里摇着摄魂铃,让夜行人躲开,让有狗的家里把狗...

  • 它是一个可怕的敲门声

    它是一个可怕的敲门声

    在黑暗中关门的声音 说真的很怕人,一个秋风凄凉,像蒙蒙细雨,漆黑得看不见手的夜晚,一个黑影越过低矮的围墙庭院,小李花嫂关上了家门! 咚咚,咚咚。 小花嫂的丈夫林英十年前去世了。是女儿花刚出生的时候。然后两个人折了柴火,数着米吃。虽然很痛苦,但总算熬过去了,也没有被打扰到平静的日子,今晚…… 咚咚,咚咚。 另外,虽然有敲门的声音,但是那个声音比以前更强烈了。 “是谁!”小花嫂一只手抱着小花,一只手本能的拿了炕边的木枕!“我是你家的林英!你能帮我打开吗?我又饿又冷!” “是林英!”听到这个名字,小花嫂的紧张好像断了,越...

  • 它是一个僵尸小镇

    它是一个僵尸小镇

    请不要因为我的名字就认为我是女人。其实我是男的。中国有给孩子起歪名字和给男孩起女孩名字的习俗,我爸爸没有给我起名字叫“狗留下”或者“像花一样”,我都已经总是很高兴了!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家乡的人,具体在哪里,我就算说你找不到。因为那里早就被社会所疏远,从文言上来说,是一个被历史埋没的地方。可是当她还在的时候,她的真名叫玉溪村,可是这个名字远远比不上她弯曲的名字好听,几百里内的人都知道,在群山环抱中,有一个神秘可怕的村庄——僵尸镇! 在这个小村庄里,家家户户,白天黑夜,都点着一盏灯。灯心在莲花形状的玻璃盘中...

    短篇故事 2024-02-18 41 0 尸体僵尸
  • 它是壁橱里的一具女尸

    它是壁橱里的一具女尸

    新租的房子在郊外,空气清新,人口稀少,是个安静写作的好地方。 搬家后的第一个月就躲在房间里做了一部长篇,出入的地方也只限于十步以下的便利店。 长篇也接近尾声了,我想放松一下,就去了附近唯一的酒吧。 酒吧里人不多,我在柜台前坐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人能说几句话的人,一个人喝的不叫酒,那是忧郁。 当我放下杯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我从后面斜着感受到了视线。回头一看,在角落里,有一个四十岁左右,举止沉着,但眼神不好的男人。 他好像在等着被我发现,我回头一看,招手说:“喂,我们一起喝吧。”。 我坐在对面,露出了脸说:“我见过你。”。...

  • 它抱着一具女尸

    它抱着一具女尸

    ★手臂里有女性的尸体苏北地区,土地不太肥沃,尤其是一段时间不下雨,尘土飞扬,一出门就满是尘土。但这里的土壤适合种植西瓜、花生和苹果。特别是西瓜,90年代前,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下了种子,少留一分二的地,自己吃,多卖几亩地,供家用。小李庄村可以说是西瓜种植基地。仅50多户小村庄西瓜种植面积达200多亩。西瓜的主要品种是“小西凤”,最大也只有2公斤左右。吕姓小李庄村,在家里是第二个。刚好出生在清明节,用清字,从父母那里得到了这个名字。1990年的时候刚满35岁。一顿饭可以吃**个包子,或者吃四五碗面条条,人送绰号“饭桶”;...

  • 死臭

    死臭

    死臭后院奇怪的房间里弥漫着强烈的臭味,整个汪宅都在蔓延。仅仅从门口走远,人们就忍不住用袖子捂住鼻子,急匆匆地冲出远处,才张着大嘴呼出粗气。——干这种臭事,真是缺德!大家心里都在小声骂,但是没有人敢说。因为,这种臭味的罪魁祸首是县令大人江修永,现官不如现管。谁能得罪本县的亲官呐。现在我站在这个臭气的源头旁边。那是一具腐烂的尸体,尸体覆盖的白布已经变成了暗黄色,不时有成块的苍蝇蛆从布下爬出来,吧嗒吧嗒地掉到地上,令人作呕。然而,不同于那些随行在四周的尸体臭气扑面而来,脸色青翠,随时随地吐着白沫快要晕倒的政府官员们,县令...

    短篇故事 2024-02-09 48 0 县令尸体
  • 双魂杀

    双魂杀

    一,狩猎 夜风有点凉,把衣服扒起来,方言在废品堆放处继续找以前的东西。周围弥漫着恶臭,戴着好几张口罩都喘不过气来,却听不到方言。突然发现手指,他病态地张着嘴笑了。 在这里发现什么都不奇怪。被丢弃的尸体很快就会腐烂,像猪肉一样变成肉末,到处都是蛆虫。 但是谁会报警呢?至少不会方言,连活着的人都抓不到,死了的人什么都不用管。而且。 把捡来的手指放进放在稍远的地方的箱子里,竟然装满了“福尔马林”。回到再利用商店旁边的一个人的小房子,进入了暗室。一看里面有很多架子,上面都是用一罐罐泡着福尔马林尸块。地板上有一个大玻璃壶,里...

    短篇故事 2024-02-07 43 0 方言尸体
  • 是烟花

    是烟花

    是烟花拼命止血,进行人工呼吸的样子,令人发笑。更可笑的是,想要阻止我死亡的这个人,才是我的仇敌。你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政府禁止放烟花。不要把我当成快要死的人,语无伦次,但为了你们性急的智力,也说明一下两者的关系吧。6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夜空中绽放了奇妙的烟花。那是一幅人脸的画。没错,我还以为每个人都会和现在的你们一样,把它送给喜欢浪漫男人的女孩。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天空偶尔出现了人脸烟花,但人们没有注意到烟花爆破的时间、地点和人脸的花纹,与室内的杀人事件有关。被捕的罪犯们告诉我们一个共同的法则,如果他们杀了某人,尸体...

  • 是尸体

    是尸体

    ★尸体经常有朋友问医生看到尸体后是什么样的心情。其实,没有那么震撼的感觉,不只是我这样,当我第一次看到尸体的时候,唯一震撼的是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实验室脚下的地板里是尸池,我总是说这个实验室里总有凉飕飕的感觉。然后老师拿来鱼钩,把尸体抬到实验桌上,大家一起参观。除此之外福尔马林的味道有点鼻塞,确实没有什么不合理的,但是尸体基本上是~~~确实是,我们的实验课老师教我们的大bt,和我们煮尸体的过程啊,总是那个味道怎么香啊,像鸡肉啊神马。但总体来说,我们基本上什么都感觉不到,后来尸体一般都是硬的,内脏神马的,仔细看学生们,...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