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孩

女孩

  • 再生盐

    再生盐

    刘村这几年很邪恶。怎么样。那就是,每年怀孕的妇女在临产时死于难产,大人小孩一个都保不住。村里抱着孩子的人家,整天提心吊胆的。刘山的妻子阿花去年死于难产。两个人结婚还不到两年。从那以后刘山变了,每天突然喝酒,喝了至少醉一半休息。 这一天,正好是进入三伏的第二天,热得受不了。中午时分,刘山从县城喝酒回家,走进村口,看见远处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提着篮子,迈着碎步轻盈地向村里走去。刘村有上千人,但无人不知。不仅认识本村,连谁家的亲戚长什么样他都知道,刘山却不认识这个女孩。刘山带着好奇心,想看看是谁的亲戚,悄悄地跟了过来。...

    短篇故事 2024-04-17 8 0 女孩阿花
  • 它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镜子

    它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镜子

    杨克强坐在角落里,看着来往的行人。即使来朋友的酒会,也都是不认识的人。拿着酒,杨克强女孩子端来了果汁。穿着黑色的晚礼服,裹着深蓝色的围巾,看起来既文雅又美丽。即使我觉得似曾相识,我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他刚要离开座位去接她,女孩就拎着包,跟在一个男人后面走啦。杨克强问周围的朋友,那个女孩是谁,朋友不知道,摇了摇头。 一夜之间,杨克强都没有平静下来。回到家里,他心里依然想着那个女孩,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但她却好像在脑海里生根了,杨克强纳闷,这是一见钟情吗不,不是。一见钟情是一种奇妙的兴奋,但在这种兴奋中,混杂着什么奇...

  • 勇生来了

    勇生来了

    有一天婆婆讲了一个,是她小时候的故事。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听说有个从小病弱的乡下男孩。虽然已经18岁了,但是在家里却没有让我做重劳动。 有一天,我翻山越岭去奶奶家看望她。回来的时候是傍晚。因为他要翻越这座山,有些害怕,在一切之后,这座山里有很多坟墓! 一边想着早点回家一边走着,发现迷路了,没想到。这条路已经走了好几次了,没有几条分岔点,为什么会迷路呢。我越想越害怕。 突然,他心中停止跳动,他在眼前发现了一座新墓,白天还没看吗这座墓墓碑上的名字竟然是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生辰八字和死亡日期。这个日期是3月16日,今天好...

    短篇故事 2024-04-10 30 0 妈妈女孩
  • 一个叫阿卡的女孩

    一个叫阿卡的女孩

    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G省S町的中央公园。 说真的,洗手的我本不应该把目光转向她,但她的举动太异样了,所以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不会移开目光。 正好是十月,阴沉的S町连日下雨,G省的海拔也很高,那天特别冷。 裹在卡其色的沟槽大衣里,坐在公园的藤椅上,无聊地环顾四周,喷泉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穿着深山传统服装的少女,不把头发绑在背上,把没有穿鞋的脚作为脚尖前倾,像在喷泉里寻找什么一样把头伸进池子里。 那个喷泉被废弃了,里面什么都没有,到底在看什么呢。我很在意那个。再加上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的服装。像我这样的大男人忍受...

  • 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女孩。她皮肤白皙,没有血色,嘴唇通红,眼睛睁得可怕,走在漆黑的夜晚寻找。。“在这里谈起坐在火堆周围的人,不由得靠近对方,坐得更紧啦。他们是出去野营的好朋友,晚上闲得什么都没有,就在帐篷外点起篝火,开始交谈。大家屏住呼吸等待着下一个故事,但故事就此结束,没有下一个,露营的人们也在夜晚消失了,只有一堆篝火突然闪耀着点燃。话音刚落,她就盯着我,大声地感到无聊。我害羞地笑着说:“这个故事是从同事那里听来的,内容好像还没漏掉,不过这次没吓到。”。我和她在家又闹了,时间晚了,就把她送回去啦。回家的路上黑漆漆...

  • 夜半的喧嚣

    夜半的喧嚣

    加入张小杰思创公司后不久,他的杰出才能得到了总经理于刚的深刻认可。当天下班后,张小杰还没有回来,想完成金城房地产公司的投标书。这是一项大业务,接手思创公司可在本市同行中位居榜首,目前最有能力思创公司和排名靠前的是新宇公司,他们的首席策划师程少康无人能超过在规划界的地位。为防止机密资料外泄,将于刚投标书交给张小杰独力完成,张小杰丝毫不敢马虎。 转眼间凌晨1点多,张小杰遇到了重要的地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去厕所洗脸,让头脑清醒。听到“砰”的一声,厕所的门自己关上了,但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把门关上了。这时,大楼里应该没有人...

    短篇故事 2024-04-02 51 0 女孩
  • 水瓶女孩作者-那只绿色的爬山虎

    水瓶女孩作者-那只绿色的爬山虎

    随着一阵哭声,又有了新的生命。“哇~哇~哇~”当然,最高兴的是这对年轻夫妇。但是,由于景致不好,医院传来了像水瓶一样大,四肢没有,死在产房里的噩耗。这一噩耗如雷一般轰鸣在这对夫妇的头上,他们幸福的生活也破裂了。但父母不得不狠下心来,让女孩和平。晚上发生了奇怪的事情。第二天,主治医生对女孩的母亲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女孩的尸体不见了!“怎么…不会吧?她……她……已经死了。而且,她没有脚啊……”女孩的妈妈焦急地说。“你是不是在骗我,不是吗?”不管母亲怎么大声喊,女孩的尸体确实消失了。这件事引起了重视,主治医师往太平间的“李...

  • 水房的样子

    水房的样子

    高二时,学校去长兴岛学习农业。 像我们这样被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学生们终于有了通气的机会。同学们都兴高采烈,一路上有说有笑,像是走向世外桃源。在那短短的七天里,我经历了提心吊胆、心理上的苦难。 我们学习的农场不是很大,但是很脏。 第一天,我被住在宿舍的蟑螂吓得半死。好家伙,身材大的可以吃人。老鼠更加肆无忌惮地横行,好友小康大喊“这里发生鼠疫了!”。 这是一间两层楼的简易民工室,可以想象居住条件如何恶劣。我们四个人住在一室214,开门后阴气很重,有霉味。 小康一进去就捂着鼻子喊:“这是什么房子?这么恐怖!半夜可能会闹...

  • 相面

    相面

    ★相貌在奶奶的影响下,我也喜欢看人,但是大家都开玩笑地看着玩。我妈妈非常反对我这样做,说她给人看得太多,破了天机就有祸了。以前的高中老师也读了那样的书,让我看了看,说中了,一只手被吹跑了。我被吓坏了,再也不能给别人看了。我得说,有时候偷偷看人的脸确实像我奶奶说的,什么鼻子是克夫,什么脸是旺夫相,中国文化真是博大精深,一辈子探究不完。现在看到我们的文化被棒子疯狂剽窃,我们自己又麻木不仁无所谓,真是可悲!舅舅家在义乌经营一家服装厂,老婆就是上面说的娟。他们家有很多车夫,都是一些年轻的农村女孩。我暑假喜欢去他们家玩,还在...

    短篇故事 2024-03-17 74 0 女孩
  • 夏日街角的白色女孩

    夏日街角的白色女孩

    夏夜,为了躲避父母的唠叨,我独自走在街边,回忆起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同时也向往着大学的生活。这是我最后一个高中暑假。开学了我就要上大学生了啊。我是个孤僻的人,没有朋友,在这个闷热的夜晚独自出来发泄心中的郁闷。“啊……”叹气。我感叹自己的学习生涯,没有吵过架,没有谈过恋爱,学习成绩又很一般。我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趣。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地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到了午夜,我也少了感叹之差,准备“打道回府”。那时,我听到了一声幽玄的叹息。这叹息太多,似乎包含着怨恨、迷惘和悔恨。我抬起头看了看前方叹气的地方。一瞬间我愣住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