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文

日文

  • A的故事。闹鬼的地方

    A的故事。闹鬼的地方

    来自冲绳 A 的故事。 其实A的灵感实在是太大了,A系列都可以做。 一个和一个男孩的亲戚半夜出去了一个闹鬼的地方。 我就不点名了,太麻烦了。 我正在车站前的自动售货机买咖啡,这时一个非常兴奋的男人开始和我说话。 男:“嘿嘿兄弟们!你们从哪里来的?我今天第一次来!”我是这么想的,但他好像是亲戚似的,和我说话的时候也很紧张,所以我决定暂时认他为人。 和那个男人一起,我游历了很多闹鬼的地方...虽然是一个时代,但是我还是拿着cheki拍了一张纪念照,然后说再见。 听说你说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我听到了,所以我忘记了...

  • Azumi 和 Akira

    Azumi 和 Akira

    一开始是一片漆黑。 nextpage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nextpage没过多久,黑暗中开始一点一点出现裂痕。 下一页一根树枝。 nextpage于是,放眼望去,无数树木的枝条,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就像是缠绕在一起的丝线。 它是如此的难以抗拒,几乎让人觉得它正在压垮你。 下一页但只是一小会儿。 nextpage突然间,视线受阻,黑暗笼罩。 nextpage接下来袭击你的是一种强烈的孤独感。 下一页我……我是不是要永远待在这黑暗之中? nextpage我很寂寞,求求你,有人帮帮我...nextpage求求...

  • Awayokuba壮举。

    Awayokuba壮举。

    晚上好。 心情好的时候再写。 我的故事粗俗、好玩、充满自我满足,所以如果你不喜欢那种东西,请立即按[返回]或[左键]。 你确定吗? 是的!你现在看到的人是明白人。 非常感谢。 十几岁的时候,我经常带女孩子去闹鬼的地方。 让我感动的是【30%勇气测试】和【70%如果你幸运的话】纯粹的情色gappa精神。 我现在可以说了。 妈妈...我那时候...我也在自欺欺人...没有那么容易了...其实,我意识到了,但我假装没注意到! 你有没有感受到这种感觉?妈妈在隔壁房间看电视…… 好了,恶作剧要开始了,不过别着急,这次我已...

  • AtmosFear~魔女赐予的锤子~

    AtmosFear~魔女赐予的锤子~

    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似乎有一封收到的邮件。 我停止工作,拿出手机。 再看手机屏幕,还是一封收到的邮件。即使你没有看到内容,你也能以某种方式猜测。 邮件内容是……“今晚八点。守时。不要迟到! ’。 是酒会的确认邮件。今晚,我打算和老朋友们一起喝酒。 邮件的发件人是我的朋友A。邮件的内容还是很威严,但认识时间长了,我也习惯了。 据说从学生走入社会后,学生时代的友情就变淡了,但多亏了A略显咄咄逼人的性格,我们还能继续下去我们熟悉的关系。我很感谢A。 下班后,与朋友的酒会等着你。我很期待。 回复邮件后,我心里嘀咕着“O...

  • Asoki(奇怪)线

    Asoki(奇怪)线

    我哥哥的故事我哥哥在熊本读大学,当时住在阿苏山附近。 我们一年只见一次面,是年末或盂兰盆节回家的时候。 因为我们只是偶尔见面,所以我们会谈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感到兴奋。 另外,我哥哥的公寓附近显然有很多闹鬼的地方。 写下你听到的一些故事。 这是大约 6-7 年前的事了,所以并没有那么可怕。 我认为这个名字是阿苏桥。 山中有一座绿色的桥,看上去就是一座普通的桥。 连吊桥都不危险。一座不大不小的桥,普通斜线上的汽车在这里相互通过。 但是这座桥以自杀而闻名。 桥下的河,据说每隔几年就会“干涸”一次,据说是还有,我哥...

  • Ashiarasake RE-鞠躬更多

    Ashiarasake RE-鞠躬更多

    〉一曲如涟漪般的钢琴旋律涌入昏暗的店内。 我想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沉浸在来来去去的舒缓声音中,即使不喝酒也会觉得醉。 调酒师的摇酒器在慵懒的爵士乐曲调中轻声细语。 我被脚趾和肩膀的节奏所吸引。这就像听一个会议。 听着,柜台的调酒师看了我一眼。 白衬衫黑背心。锋利的眼睛就像锋利的项圈。 金色短发很适合你。 我想说,他是一个有着俊脸的俊男,但不是他,是她。 泼辣的表情也是耐人寻味,不过如果能用手去拿,用手边的冰镐就可以捡起来了…… “什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邪念,用不屑的眼神威胁我。 “啊,不,哈哈”我干笑着回答...

  • AR鬼屋

    AR鬼屋

    “呵呵呵呵呵!欢迎来到我的城堡!既然来了,你总以为自己能免费回家吧?我会好好招待你的,做好心理准备吧!” " p˃我有些绝望(实际上是绝望)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回荡。 “现在是什么情况?”“现在鬼屋里有这种东西吗?”这让我想起了一个骑车的人。“咯咯咯”现场痛苦的气氛和笑声通过喇叭传递。 该死!我不是在做我想说的! 这是一份工作,所以我没办法……我是工程师,不是配音演员。 录音没赶上试运行,所以临时实时录了下来。 “不错!开业!!”先生“这可不好!真的有必要用这家伙来做测试吗?”“有人在笑!?”“呵呵,挺好玩的。 “...

  • Aruhacchi(复制粘贴)

    Aruhacchi(复制粘贴)

    就我个人而言,我很害怕。 抱歉,如果您之前已经阅读过此内容。 那是21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上小学五年级。 隔壁班里,有个所谓的“智障”孩子叫“*卡瓦”。 由于家长说“好想让他和一个健康的孩子一起接受教育”,拒绝报读“特殊班”,学校才勉强将他调到“普通班”。 这个孩子没有引起任何明显的问题行为,但只有一个问题。 不知为何,他喜欢模仿《丸八真渡》的广告,突然间到处模仿。 一边唱着“Maru Hatchin。Charan Charan Cha Cha Cha,Cha Ran Cha Ran Cha Cha Cha,...

  • Aru Futari no Kata

    Aru Futari no Kata

    我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姐姐。 我叫小樱。 她其实是我的表妹。 但是在我上初三的那个夏天,我的父母同时死于车祸。 小樱的父亲,也就是我父亲的哥哥,收养了我。 小樱有一个哥哥,但是死了。 所以小樱的父母才把我当成他们死去的儿子的替代品,一直都很疼爱我。 可是毕竟到了15岁,总不能像亲生父母一样突然被叔叔阿姨宠着吧? 这就是为什么我上了高中,一毕业就找到了工作,然后开始一个人生活的原因。 下一页嗯,小姑子小樱和我同岁,住的地方也不远,所以从小就经常一起玩表亲。结为兄妹的时候,正值敏感年龄,所以虽然当时有点别扭,但分居后...

  • ANSWER【A儿童系列特辑】

    ANSWER【A儿童系列特辑】

    当我度过大学毕业剩下的几天时,我是谦虚的。 听完课回到家,电话突然响了。 如果你在来电画面上接听来电时认为这很不正常,对方就会带着绝望的心情开始说话。 “前辈!!你认识纱夜子吗?”“伊佐美同学?怎么了?”电话那头的伊佐美担心的说道. “小绫子已经离开大学3天多了,没有联系我……小绫子,就算我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因为没电了.. 。将继续。 “也许某处有一口井……”伊佐美先生……你在开玩笑吧?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一向严肃的伊佐美同学没有理由开玩笑。 他说的语气很认真,我立马回:“没有。” “总之,要不先去月州同学家...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