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眼睛

眼睛

  • 晚上发生的恐怖故事

    晚上发生的恐怖故事

    一、在路上浪费灵魂 小郑走出酒吧,微醉的心情。摇摇晃晃地坐上了自己的车,醉醺醺的眼睛看着模糊的道路车少人稀少,脚下用力踩着油门,车就像发射的子弹一样,飞快地在马路上行驶。 当汽车行驶到离曙光小学很近的地方时,眼前的道路突然变暗,就像一只巨大的黑猫蹲在马路上一样,两边的路灯像它的眼睛一样,眨着眼睛发出妖艳的光芒。车子剧烈地颠簸了好几次,但他全身震动,眼前冒出好几根烟。他急忙踩上刹车,仔细向前看,只见烟雾中有几个学龄儿童牵着手,蹦蹦跳跳地在马路上跑着玩。 小郑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酒劲十足地打开门探出头来骂“想死!……”...

    短篇故事 2024-02-29 9 0 妻子眼睛
  •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鬼打壁”是实际存在的! 鬼打壁,正如大家所知,在夜晚和郊外,不能在同一个社团中行走。这个现象首先是现实的。很多人都经历过 鬼打墙都发生在晚上(鬼都是夜行的),半夜三更的时候,我同学当时去楼下买东西,小卖部不是很远,但是拐了几个弯,虽然一条平时不知道走了几遍路,奇怪的是我那个同学买完东西就发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不是很奇怪吗。因为过了多久都没回来,所以出去找的时候,马上在那里徘徊,但是一看到我的脸,马上就不迷路了,朝我的方向跑了过来。有人说第二个人出来的时候,可以把墙戳破。 我听另一个同学说,他叔叔下乡的时候也很倒...

  • 同居吃惊

    同居吃惊

    我是大二的学生,其他什么都可以,就是胆子有点小。同舍的几个同学晚上经常打牌影响我休息,我很烦恼,准备搬到校外住。这一天我在学校的广告栏看到一张纸条。这是一位水利系名叫“王小梅”的女研究生写的,她说为了安静地写论文,她想在郊区租一套两居室的住宅,找本校的男生和她一起租。条件是男人守章守纪律,身体健康。我给那个王小梅打了电话,在约定的地方见面了。我的身高、体重、长相、气质,都符合王小梅的标准。再看王小梅,用眼睛看人不仅有点直,而且和其他女性没什么区别。恐怕是她在写论文上花了太多眼睛的关系吧。两个人答应我今晚搬家住。晚上...

  • 谁也不要相信

    谁也不要相信

    领先 一轮残月挂在树梢上,像一双患白内障的眼睛,乌云如幽灵般游荡。在巨大的天幕下,整座山就像一座冰雕玉饰墓,极寒而神秘。我置身其中,踏在雪地上,发出人吱吱的声音。眼前满是树木,枝条龇牙咧嘴地伸展着,像一张有洞的嘴,对着我邪恶地笑着。 我把外套勒紧,有点累,靠在树上。树上的雪受到震动掉下来,盖在我的脸上。我摇摇头,发现前方飘着白光,像白绫一样跳舞。白光中漂浮着无数的光圈,影子模糊地出现。 影子越来越近了,我终于看清了。那是狼。它的身材非常强壮,毛像涂了油,眼睛明亮,散发着绿光闪闪,也许是闻到了血的腥味,兴奋地向我走来...

  • 谁是七十人

    谁是七十人

    1.奇怪的梦游病 早上,我又一次被李嫂吵醒了。睁开眼睛,她在床前惊慌失措地站着。 “怎嚒进来的?”我奇怪地问,昨晚睡觉前,我记得锁好门,把那把钥匙扔出窗外。 “小姐,我自己开的,半夜三点起床上厕所,你从外面进来,打开门锁走进房间。“你膝盖挺直,从走廊的对面蹦来蹦去,从我身边经过时,看到你睁着眼睛。但是,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想起来,可是听说沉迷游行的人很难打扰……” 果然不出所料,我穿的睡衣和床边的鞋子上粘着黑色的泥土和纸灰。然后,在门的钥匙孔里,挂着一捆扔到窗外的钥匙…… 我不可思议地望着李嫂,难道……难道我...

  • 它是黑夜的惊吓

    它是黑夜的惊吓

    “不,不,不要追……”。不要追……“。我在黑暗中害怕地喊着“不要追,救救我~~~”,拼命地跑着。 我喜欢城市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深夜回家的情况很多。进入新村有一段时间,道路完全一片漆黑,没有路灯,高层建筑上闪烁的灯光也完全熄灭了。特别是过了十二点,街上几乎没有人动的迹象,也没有声音,静悄悄的,好像有一只养的狗在痛苦地叫着“呜呜”,或者像某只养的猫在叫着同伴一样,偷偷地传达着什么。结果,只能听到自己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和粗暴的呼吸声。 那天晚上很晚才回来,走在这条路上,我感觉周围弥漫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有一双从后面...

  • 他和她

    他和她

    他和她我出生时喝的水都是红色的,我什么都没吃。他们和我一样有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皮肤非常白,母亲说这双眼睛是贵族血统的象征。我们家很大,里面有我、爸爸、妈妈和另一个佣人,也几乎没有人来这里。家里总是灰蒙蒙的。我问妈妈为什么我不能出去,她说我们的血统高贵,不能和外面的人自由地一起玩。父母爱我,但我感到孤独。我的童年是在黑暗的大房子和孤独中度过的。当我16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背着父母鼓起勇气走出外面的世界。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金色的长发长到腰,棕色的眼睛,白色的皮肤下面透着红色,她笑着,这表情很少见。我觉得我的父母...

  • 亲身体验的怪异事件

    亲身体验的怪异事件

    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和同学去河边玩。9点左右各自骑自行车回家。但是,我们为了走各自的路不得不通过斜坡。当时我先骑着自行车滑下斜坡顶,同学跟在我后面。我看到一个在滑行途中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站在斜坡中间,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得知走上了斜坡,我问后面跟着的同学有没有看到那个女孩。同学告诉我,她什么都没看见。当时我也没在意,以为是自己眼睛模糊看错了,就各自回家了。 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个迷迷糊糊的人在靠近,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但是一直动不了。但是我感觉真的有什嚒东西靠近我的床,但我眼睛什嚒也看不见。然后我大叫...

  • 奇怪故事的死神来了

    奇怪故事的死神来了

    死神来了 梅森罪孽深重的毒品卡特尔。国际刑警作为毒品重要犯通缉全世界,但他狡猾诡计多端,一再逃过国际刑警的追捕,无拘无束。 2009年10月,隐藏在哥伦比亚的麦德龙市。一天早上,他收到一封奇怪的信。信的样式就像欧洲中世纪贵族之间流传的一封信,封口用红蜡封着。梅森小心翼翼地打开信,信上写着“停止所有罪贩毒,否则死神会在夜晚降临”。签名是“来自地狱”。 梅森是个目中无人的人,没有任何让他吃惊的警告。他撕开信,嘲讽部下说:“即使是死神,也会爱上我的毒品。”。 几天后的一天晚上,他按照计划出去谈毒品交易。当他的车来到十字路...

  • 是为了让你害怕

    是为了让你害怕

    柳别、罗山、杨大头、3人都不是街上的坏人小霸王偷人、撬门、爬窗户、偷女儿、摸媳妇,胡同里的人们非常恨他们。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阴天,冷风刺骨地在人的脚下绕着枯枝,像鬼叫一样叫着。三个人喝着烧酒,摇摇晃晃地走出居酒屋,在哪里消磨时间。杨大头提问柳别:“哥,我们是去赌博,还是去窑巡”罗山嘲笑:“没有赌博的,没钱的窑仔,哪里没钱呢?听说城外林小路经常有夜班女工经过,到那里埋伏,抢钱,抢色,惊险,不开心吗?”柳别,杨大头我觉得罗山说的对,所以决定按他说的做。 城外是一片黑色的松林,风吹拂着松枝,像恶魔一样吱吱作响。住在城里...

    短篇故事 2024-01-31 64 0 眼睛女鬼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