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眼睛

眼睛

  • 真实鬼物语的拔河

    真实鬼物语的拔河

    那一年我13岁,上了五年级。 我记得那年秋天很冷,隔壁三犬子家的鸭子也下不了河。祖母7岁时,母亲带着我和姐姐翻了三个岭子,冒着连日的秋雨赶来服丧。 回到秦园村时,家乡已经是一片海了——我们离开的三天,发生了大洪水。因为那水很大,三狗子家的鸭子都上了阁楼。 县里派了很多人去救济村里的人们吃方便面,我家当时把盒子分开了。我至今还记得捏着一袋“福满多”方便面,走着齐膝的泥水找三狗仔玩。三只狗将黑猫警长的水壶搭在肩上,拿着长长的竹棒驱赶鸭子。身上全是鸭毛。他看着我,一脸奇怪,歪着头说。“明天为什么还不去学校?” 我赶紧回家...

  • 在路上碰见打墙

    在路上碰见打墙

    二宝住在山区,村里没有电,天黑后经常听大人们说话,聊天。被黑暗的灯下包围,最刺激的是听鬼故事。二宝最可怕的是“鬼打之墙”。什么是“鬼打壁”。我是说,一个人走夜路,突然你面前出现了一个无尽的幕后黑手,像墙一样挡住了你的去路。所以“鬼打壁”也被称为“遮挡”。二宝害怕撞到“制动器”,到了晚上就不出门的情况很多。但是,越是害怕什么,就越会撞到什么。 二宝在城里上中学,离家30里以上。学校对村里的孩子实行住宿制,但需要支付部分粮食和部分蔬菜。粮食是自制的,学生总是要从家里给学校背粮食。 周末,生活老师通知二宝,如果你的粮食用...

  • 异巷

    异巷

    小时候,我家附近一条叫史巷的小巷子说,我什嚒都过不去。当时的我并不了解别人:在十字路口徘徊的透明人影,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的奇怪动物,坐在阴凉处的异形魅力,冰鳍也能看到,我们一说,爸爸就生气了,叔叔能让我们笑妈妈和阿姨会说孩子不能说谎,孩子们说讨厌,然后就不理我们了。只有祖父不同,他会告诉我们:这并不奇怪,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它们和我们一样。 我们四岁那年祖父去世了。 我和小我一个月的表哥冰鳍没有上过幼儿园,一直在家里被养大。每周,去祖父生前的好友,香川市棋院先生那里学习围棋。祖母虽然给我们添了很多麻烦,但是用别人...

  • 新聊斋的神秘天眼

    新聊斋的神秘天眼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像当初预想的那样进入大医院,而是被分配到偏远山区的卫生所。幸好这只是暂时的,三年期满后,我就会被调到城市工作。我把年轻时的辛苦当作一种考验,老老实实地去了那里。 简陋的卫生所我也只有三个人:干得像枣核的老所长陈翔,40多岁的护士刘姐。所里的工作很闲,来来往往是老人量血压和孩子头痛,当然从条件的限制,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 我困山不久就厌倦了,整天想着回城,后来认命才安生了一点。 山区生活平静,人当然也会找各种乐趣,老爷爷都很会讲故事。有一次,我看病遇到雷雨躲在山神庙里一段时间,那半天我就听到了饱腹的...

  • 乡村记异之阴结婚介

    乡村记异之阴结婚介

    下午3点左右,天气很热,蝉也闭上了嘴。 屋檐下的黑漆大门,白色的两张脸红嘴穿着花绿色衣服的童贞童女,一动不动地站着,栩栩如生,栩栩如生。 这是一对纸人,为死去的人烤的。但现在,他们是忠实的看门人。 房间里还有更多各种各样的东西。洋房别墅,香车美女,电话电脑,纸牛纸马……什么都有。 但是,都是死人用的。 1.业务 院子里的大树下,吴言静静地躺在藤椅上,双手交叉,握着一个巴掌大的紫砂壶。 风轻轻地吹,有点阴凉。 一阵轻微的鼾声刚响,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他身边。 吴言睁开眼睛,眼前的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白衬衫、黑裤子缠...

  • 西域媚骨香和十字水银杀

    西域媚骨香和十字水银杀

    伫立在雪山山顶的绝世少年,淡淡的眼睛里,闪烁着奸淫的杀气。 “老前辈,怎么样,找到九尾狐狸了吗?” 从远处来了一个用弱冠扎头发的紫衣少年。曾经被称为大师兄的男子皱着眉头。“九尾狐行踪可疑,连日来,多村犯罪,如弃妻高官侯爵,或兴高采烈烟花之地的花柳之徒,多人被杀。 九尾狐杀人手段凶狠残忍,其身上携带的西域奇毒“媚骨香”更是天下第一。 上瘾者,第一个能感受到迷人的芬芳,四肢弱化,幻觉,隐隐的感觉是自己在仙境中,无法摆脱,但那时,他们看到了被称为是人们世界上最美风景的钱,有人看到了高位爵位有人在自己面前跳舞,像妖精一样的...

    民间故事 2024-05-01 113 0 女人眼睛水银
  • 我问了表哥火车的奇妙经历

    我问了表哥火车的奇妙经历

    “那是我上大学的时候,”表哥靠在松软的沙发上,抽了很久的烟把烟紧紧地夹在发黄的手指上,二手烟飘忽不定,把闷热的房间弄得更加沉闷昏暗,我简直看不到对面他的脸。“我也像你一样年轻稚拙,喜欢不切实际的幻想。”表哥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慢慢地吐了出来,仿佛年轻时驰骋了思绪,然后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像我一样讲述了他的故事。 “我22岁,在大学读书,国庆节放假,学校离家十几个小时车程,但我几乎像所有学生一样回家,看着父母,看着朋友,浪费着走上社会自食其力的为数不多的假期,而我想讲的故事发生在回家的车上。”。 他闭上眼睛,眼睛的焦点好像...

    民间故事 2024-04-29 128 0 眼睛孩子座位
  • 我上学时的心灵事件

    我上学时的心灵事件

    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看到大家都有心灵事件,我也不例外。从06年到秋天,我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发生了这件事让我很吃惊。那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宿舍(个人宿舍)睡觉。我们宿舍很小,上段和下段,上三个人,下四个人,上面剩下的一个人的地方被一个衣柜占了。头上有一条半米宽的小走廊。半夜左右听到了咚咚的声音。我仿佛隐隐约约听到,把我惊醒啦。被吵醒的我看到衣柜上有两条裤脚(我铺在下面)依次下降,好像勒紧了脚。我也没在意,我还以为是哪个室友的裤子掉啦。我翻了个身,都睡不着啦。看着头上的窗户,外面的月亮真亮。窗户上看到了白色的花,我...

    民间故事 2024-04-25 142 0 室友宿舍眼睛
  • 它是一个纸人

    它是一个纸人

    它是一个纸人他经营的是一家比较大的商店,祖传的吊花、纸人手艺,他刺的纸人很有灵气,如果烧给逝者,让故人把梦想寄托在家人身上,因为满足于那个刺的纸人,他的生意就是特别火。刺纸人,有一个很奇怪的规则,那就是在烤纸人之前,千万不要画眼珠,如果画了眼珠,这个纸人有灵魂,不想被烧掉,从而变得精怪。这一天,店里来了一个注纸钱的人,纸人,他自己的弟弟喝假酒死了,纸人注了四个人,有很多花圈,三天后是自己的弟弟出殡,当天早上送了葬礼的东西,说这个生意不小,朋友就答应了。直到第三天早上,为了不让主家葬礼,他早早地开着三轮车把这些丧葬物...

    民间故事 2024-04-12 170 0 纸人朋友眼睛
  • 夜晚

    夜晚

    ★夜晚梦中他被潮湿的空气打扰,不由得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眼前的景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本该躺在自家舒适的床上,现在却在漆黑的野外怎么躺着呐。还有点睡意的他醒来,蜷缩着,抱着膝盖,睁大眼睛环顾四周。眼睛很快就习惯了这黑暗,风时不时地扫树叶发出声音,原来他在树林里,在这里他知道,开车也要一个小时。他沉浸在这黑暗中动弹不得,夜风吹过的树林里的树叶随意飞舞,许多掌声打在他的身上。那风声被树劈开,就像无数的声音在他的低语中一样,他不由自主地缩回了身子。除了风的声音和树叶之外,偶尔也会出现无名的声音。黑暗的恐惧侵入了他的内心,汗...

    短篇故事 2024-04-03 159 0 树叶眼睛蠕动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