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日本都市传说 - 厕所裡的花子(トイレの花子さん)

iamk 都市传说 2021-03-15 09:38:29 31785 0

日本都市传说 - 厕所裡的花子(トイレの花子さん) 都市传说

花子是日本家喻户晓的妖怪之一,传[文]说在学校厕所出没,都市传说的一种[章]

此故事的基本骨架是「如果在学校的[来]女厕所中以特定的方式叫唤,原本没[自]人的厕所中就会有女孩子(即花子)[i]回应的声音。」

后来经过口耳相传,细节的部份虽因[a]各地学校而异,不过对花子的外貌描[m]述以「传统的学生妹髮型,著鲜红长[k]裙」最为普遍。

这个故事也曾叫做「第三间的花子(三番目の花子さん)」,大约自1950年代即开始流传,到了1980年代时,「厕所裡的花子」已是全日本家喻户晓的鬼故事,1990年代起成为电影、动画等的题材。

寻找花子之迷:

自此就开始传出令花子出现的既方法──只要在学校入面特定的厕所敲3次门,并且讲:[花子,你在吗?]据说根本不会有人的厕所裡面会传出[我在]的小女孩回答声,这把声音的主人就係是花子。

当盛传这件事的时候,日本电视台有[.]个综艺节目,就係斗大胆,每集都会[c]找不唔同的嘉宾,去到盛传猛鬼地带[n]接受测试胆量,其中一集就找了一个[恐]男艺员去到盛传花子出没的学校厕所[怖]裡,而且那些个厕所已经荒废好久没[鬼]人去,门全部都是锁住的,测试方法[故]就是要他在厕所入裡面每一道门敲3[事]下,然后说:[花子,你藏好了没?[文]]陪同他一齐进去的摄影师,他由第[章]一道门开始敲,跟著说:[花子,你[来]藏好了没?],跟著敲到最后一道门[自],[你藏好了没?],艺员完成录影[i],即时鬆一口气,因为敲完之后都没[a]特别的事发生,甚至之后看回片段也[m]没事。

谁知怪事就从段片放出之后发生,当[k]片段一放,即时令到全国哄动,只要[.]你家有部电视,同时又收看大胆节目[c]的话,看到艺员敲到最尾一道门讲说[n]:[花子,你藏好了没?]的时候,[恐]都会听到有把微弱的小女孩声音说:[怖][我藏好了!]当事人看到即时面色[鬼]转白傻了,所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故]信其无!


据说由来:

1965年左右

二战过后也才二十年,许多地方依然[事]十分落后

花子是他们家唯一的孩子,花子的爸[文]爸长年在外地工作

他们住在靠近伊豆的一个小乡村

总人口加起来也不过百来人

就在花子五岁左右的那年,政府在当[章]地建了一栋小学

说是一栋,其实也才只有一层楼,而[来]且佔地不多,只是稍有规模罢了。

于是,不久就有大批学生从附近的乡[自]村到了这裡就学,于是

乡村也渐渐兴盛了起来。

这年花子六岁,她才要上小学一年级[i]

妈妈梳妆打扮了一番,蹲下身,帮花[a]子理理额前的浏海。

「今天是花子的第一天唷!」

妈妈微笑著,花子看到妈妈因长年工[m]作而长茧的手掌,不免湿了眼眶。

「花子为什么哭呢?」

「妈妈的手手...」

妈妈愣了一下,随即牵起花子幼嫩的[k]小手

「放心,只要可以让你读书,妈妈工[.]作再辛苦都没有关係的!」

「好了,我们要出发囉!来,不要哭[c]了。」


今天,是花子的开学日。

那天还是夏日当头,蝉声实在扰人

花子紧握妈妈的手,一小步一小步向[n]学校走去

一路上,也有其他的妈妈牵著小孩子[恐]走著,也有些小孩是独自一人

大部份的男人不是在以前就战死,不[怖]然就是到遥远的外地工作,所以乡村[鬼]大部份只有女人还有老孺。


所有人陆陆续续进了校园,走进了刚[故]搭建好的礼堂。

戴著丝巾的妈妈们对彼此微笑,礼貌[事]的敬了礼,相视著微笑坐在礼堂的后[文]方。


校长、还有屈指可数的老师们一一上[章]台演讲,底下的孩子却按耐不住性子[来]

睡著的睡了,有的则是大声的聊起天[自]

这对他们来说可是最新鲜的一天,怎[i]么可能好好听大人演讲呢?

这时候,花子的妈妈却见她那体贴乖[a]巧的女儿紧张的四处张望著。

接著,花子小小的身影迅速的窜出了[m]队伍,并且溜出了礼堂。

妈妈晓得是怎么回事,她早上水喝多[k]了。


花子小心的跑著,深怕一个不小心脚[.]上的新鞋就要成了旧鞋。

她找了找,就是找不到厕所。

之后又走了一段路

在还在搭建的体育馆旁看到了一小间[c]的厕所。

一踏进去就闻到浓浓的酒味,可是快[n]要来不及了,于是她随手拉开门,快[恐]去上了厕所

当时的厕所门并不高,而且材料儘管[怖]是新的,却也十分脆弱。

花子上完了厕所,正要打开厕所门,[鬼]却听到一个粗操的声音大喊著

「他妈的!是谁吵醒老子睡觉嗄!?[故]


那已经伸出的小手硬是缩了回来。

沉静了几秒

花子听到门被踹开的声音。

一间一间

还不时会有跌撞的声响以及咒骂声。[事]

厕所门是往内拉的,聪明的花子躲在[文]门的死角,发著抖。

她听到隔壁的门也被踹开了。


接著是一阵的宁静。


过不了多久,沉重的脚步声拖著靠近[章]了他

门被大力的撞了开来。

「妈的!我眼花不成!真是...」[来]


声音就在花子的背后叫吼著。

又是几声的咒骂,之后脚步声渐渐远[自]去,花子却还不敢出去。

花子深怕那个男人还躲在附近

她只好悄悄地移出了门的死角,侧身[i]靠著被踹开的门,偷偷的往外瞄。

确定没有人了之后,花子快速的往外[a]

衝出了厕所,她却发现他迷路了

不过当时她什么也不能想,就只是一[m]直跑

可是跑了一段路,她突然看到前面的[k]转角出现了一个越来越大的身影,然[.]而她来不及躲

眼泪开始不断的冒出

她心想著,她就要死了,她会被杀死[c]

「花子!」

「花子!你跑到哪裡去啦?」

她渐渐看清,那人影从转角冒出,原[n]来是她的母亲。

花子一见到母亲,立刻抱住了她,大[恐]哭了起来。

母亲也以为花子是因为迷路才大哭。[怖]

回到家后,花子一句话也没说,饭也[鬼]没有吃几口就上床睡了。


隔天,妈妈一样陪著花子到了学校。[故]

花子是第一个到班上的,妈妈陪著她[事]一起去

当她们到的时候,导师已经在教室整[文]理著书本,花子的妈妈跟老师寒喧了[章]一番之后就离开了。

花子则是开心的挑了个位子坐下,摇[来]晃著小腿,环顾著四周。


他们的班导师叫做坂口塚

是个中年男子,秃头,看起来很和蔼[自],而这时候正一直对著花子微笑呢![i]

「老师你在做什么?」

「老师在整理书本啊!」

老师笑著回答

「为什么要整理书本呢?」

「为了把你们教成超级乖的小孩啊![a]

老师大笑了两声,花子也跟著笑了开[m]来。

「那」花子停了一下「什么是乖学生[k]呢?」

「乖学生会乖乖听话,听妈妈的话,[.]听爸爸的话,也听老师的话!」

「好!花子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那,花子...」

老师把书本摆在讲桌上

走向了花子,蹲著平视花子


「你可不能...」

老师轻声的说著


「...把昨天老师喝酒的事情说出[c]去啊!」

花子听到这裡

瞬间收起了笑容,头慢慢的转向自己[n]的大腿,恨不得马上逃开

「知道吗?花子,要答应老师噢,不[恐]然老师会处罚你唷...」

花子点点头,紧闭著双眼

这时候,教室的门重重的打开了

一个皮肤黝黑,有著大坂腔的男孩子[怖]跑了进来

「老师早!」

坂口老师笑著站了起来,回到了讲桌[鬼]

「同学早,你叫什么名字呢?」

「报告老师,我叫做前尾森唷!」

男孩看到了花子,正坐在位子上发抖[故]的花子

跑了过去,坐在她的身旁,拍拍花子[事]的背

「你怎么了吗?」

花子缓缓的抬起头,看到老师使了个[文]眼色,随即摇摇头说

「没有...」

就这样过了好几个礼拜,花子永远不[章]敢在学校上厕所

永远不敢一个人回家或是上学,原本[来]活泼的花子渐渐沉默了下来

花子的妈妈很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这天,花子的妈妈把花子接回家之后[自],抱著花子开始啜泣

「花子啊...告诉妈妈好不好..[i].你最近是怎么了?」

花子看见妈妈哭,又想到自己的委屈[a]

便边哭著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花子的妈妈是个明理的人,她知道即[m]使他跑去找校长理论,也不会有结果[k]的。

于是,花子的妈妈首先让花子请假

并且在几天内走遍了全村,告诉街坊[.]邻居这件事情

很快的,消息传到了学校。

校长在强大的压力下解聘了坂口老师[c],花子的妈妈这才让花子到学校读书[n]

可是即使坂口走了,花子却依然害怕[恐]他会回来

所以反而比事前更加的小心

虽然已经敢在学校上厕所了,却还是[怖]要同学陪。


某一次,已经放学了,花子喝了太多[鬼]水而尿急

她拉拉坐在一旁的前尾同学

「阿森......你陪我去上厕所[故]好不好......拜託啦!」

在花子的央求下,前尾只好心不甘情[事]不愿的陪她去,他觉得这样很丢脸,[文]毕竟平常都是女生陪著花子的。

天色渐暗

阿森在厕所外站著

可是他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他一定[章]要等花子呢?

实在是太丢脸了,前尾下了这个结论[来]


前尾突然快速的跑离了厕所

而花子并不知道,就在前尾前脚刚踏[自]出,坂口老师的身影却逐渐靠近。

「花子~」


是坂口老师亲切的声音

花子愣了一下,她想说服自己不可能[i]

「花子~我知道你在裡面~快出来呀[a]

花子发著抖。

「你...」

老师沉了口气,突然大声喊著


「...给我出来!」


「阿森已经走啦!不会有人来救你啦[m]!」


「老师说过会处罚你的对不对?!嘻[k]...」


他又开始把门一间一间的踹开


「是你...害我丢了饭碗!」


「你答应老师的不是嘛!?」


花子再次躲进门的死角,捂著耳朵。[.]


「给我出来!!死东西!!」


花子听到隔壁的门也被踹了开来。

而且,还听到老师踏进隔间裡的脚步[c]声还有喘息声。

过了一会儿

花子感觉到老师的手握住了门把

并且开始大力的摇晃

厕所门不断的摇晃,而且越来越大力[n]

「花子!你在裡面吧!出来!给我出[恐]来!」

门板摇混的声音越来越大,坂口用力[怖]的敲打著门

突然,门整个被踢坏了!

坂口老师的脸随即映入花子眼帘

他用力的把花子拖出厕所,用力捂著[鬼]花子的嘴

就这样,花子在厕所后面的草丛中,[故]被自己的班导师强暴了。


事后警方侦查时

发现的不只是这些。

坂口在强暴了花子之前,曾经强灌他[事]大量的安眠药,还有一杯参了大量农[文]药的水。

「她抵抗的时候......我就会[章]捏她的大腿......她一直哭.[来].....我却更起劲......[自]直到花子就那样死了......」[i]

这是坂口对警方的供词

警方却是在厕所发现花子的。

「我之后马上就后悔了...真的.[a]..我把她拖回厕所裡面...亲吻[m]了她...跟她说晚安...」

发现花子的时候,她一身的白制服已[k]经被下体的鲜血已经其他伤口染红

全身无一处完好的地方,连手指都有[.]被扭断的痕迹。

花子下葬之前,花子的妈妈怎样就是[c]洗不掉她身上的血渍

似乎在宣告

她不能原谅她的母亲以及背弃她的同[n]

即使帮她换上新衣,隔天依然会染成[恐]红色....

当时并没有保护儿童的条例,坂口后[怖]来只轻判了五年就得以假释。

之后

当地越来越多人在厕所看到一晃而过[鬼]的红色身影,还伴随著天真却又悚然[故]的笑声


「打不开打不开打不开啊」

很多人都听过这句台词吧?

大家都认为,意思是

「打不开打不开门打不开我出不去我[事]出不去」

站在灵学的角度,如果

她是个被困在厕所隔间的地缚灵,那[文]还说得过去

但是

各地的厕所都有花子的踪迹

又或许意思是

「打不开打不开不要把门打开不要出[章]去....」

也就是她死前最强烈的想法吧?

也或许

在各地出现的花子并不是恶灵,而只[来]是想要吓跑坏人而已呢?


日本怪谈都市传说花子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178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