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 红丝线

    红丝线

     医生脱下手套和口罩,望著心电图已止的病人,朝著伙伴们摇摇手,便走出手术室。还留在手术室的实习医生和护士整理著手术用具和去世病人的遗物。医生兀自走向电梯,已经凌晨三点多,也该是交班的时候了。医生走入电梯。「等等,梁医师」,一名护士急急走来「呼,还好赶上了。」她对医师笑了笑:「医生,要回家了吗?」医生点点头,欲按下关门钮……,「等等,医生!」一名病人挥著手跑过来。医生还是按下了CLOSE钮。「医生,」护士疑惑地望著医生:「为什么不让那病人进来?」 「太平间的每个尸首都要在右手绑上红丝线,」医生低头看护士&n...

  • 遇鬼 《三》

    遇鬼 《三》

    「靠北!」我吓得从座位上弹起来,那隻手也瞬间消失。靠!我真的遇到了,原来不是作梦。我全身发抖,实在有够衰的,以前去鬼屋住都不会碰到,今天一次全遇上了!我只想马上衝出寝室找人陪,还好这是室友全部都回来了。一口气跟室友讲完刚刚发生的事情,讲到我自己都毛了起来,三个室友都不发一语,而且还一脸大便。我:「超诡异的,你们看我们要不要买什么避邪一下?」可是大家还是没有人回答我,大家都低头沉默不说话。「靠!怎么没人鸟我?好歹也来个人解释一下,为啥平常一个鬼影都没见过的林北我今天一直遇到?」室友之一开口了:「 我不懂为什么会这样?...

  • 恐怖短篇故事-见鬼

    恐怖短篇故事-见鬼

    眼前的女人跳下了月台,就在火车驶过来的那瞬间…那是一个年约三十打扮土气的女人,刚刚还跟她一起通过剪票口…那瘦弱的身体还在半空中来不及著地,就被疾驰而来的列车撞飞,弹到电线杆,又弹回铁轨,再被列车拖行......一刹那间....时间彷彿静止了....整个车站静悄悄的,诡异的气氛随著血腥味瀰漫在拥挤的人群中1秒...2秒...3秒...啊!!!!!!!!!!!!!像是要割开脑袋的声音,她身旁的女人开始尖叫…尖叫声划破了奇异的宁静,惊醒了静止的时间…人群开始尖叫、四处走避,她却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刚刚应该伸手拉住那女人的...

  • 咒怨Ⅲ血之诅咒(下)

    咒怨Ⅲ血之诅咒(下)

      “但是,暗示性的话语,可能引起如此强烈的效果吗?”          “绝对可能。”羽根铃扶了下眼镜。“一句暗示,可以在人的心里产生某种感情上的  共鸣,对外则表现为被暗示者强烈的情绪波动,以驱使他在被催眠状态下做出平时根  本不可能做出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那几位元死者,全部是自杀?”   “没错,”羽根铃认真地看著小栗,“当你找不到真凶时,真凶往往却是死者本人。  当然,为了更进一步确定,我需要看一下那张试卷。至于是谁写下了那些暗示,就是  您的工作了。”   小栗缓缓从保险柜中取出那份筒...

  • 咒怨Ⅲ血之诅咒(中)

    咒怨Ⅲ血之诅咒(中)

      三人向校外停车场走去。   刚才袁衣认为这座学校杀人藏尸最好的地方,最高层校长办公室的窗外,窗脚下,一  张脸露了出来,目送他们三人而去。  袁衣回到家,妈妈早站在玄关处望了又望,爸爸则铁青著脸跟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客厅  里。   袁衣丢掉外衣和书包,慌忙坐了过去。爸爸不悦地望了他一眼,便对身旁那个人介绍  道:“这就是我那个不孝的儿子。”   山上警官微微一施礼,说:“这样我就不久留了,明天一清早,我便开车来接令公子  。”   山上表情凝重地走出客厅,袁衣母亲微躬身道:“招待不周。”   山上急忙还礼道:“哪...

  • 咒怨Ⅲ血之诅咒(上)

    咒怨Ⅲ血之诅咒(上)

            一张试卷,一句诅咒,引出当年一段鲜为人知的恩怨情仇     凶手究竟是谁?是已经失踪三十年的恶灵,还是相貌堂堂的公众人士?       山上久司警官将带您去解开一个个最离奇恐怖的真实!    (看日本电影《咒怨》后得到灵感,借其名自创一部小说,内容与电影无关。)  (序章)     本来晴朗的天,到下午突然阴暗了起来。袁衣匆匆从家里取过一把伞,骑起单车飞快地向学校赶去。 今天是全区数学统考的日子,所有中学的学生...

  • 山洞

    山洞

       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一次的登山活动。那一次登山有八个人 参加。  就这样走走闹闹的来到了一处山洞的入口,领队正觉奇怪当初探路时并没有这样的一个山洞存在啊!不过附近都没路了想要继续登山,就只有穿过这个山洞。在徵集了每个人的意见后,大家决定就继续走下去吧……  进入山洞后,只觉得阵阵的凉风迎面而来,山洞里的温度实在让人觉的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再加上牆壁上的岩石像极了一颗颗嵌进去的人头,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向你扑过来,弄的大家心里毛毛的。队里一位长髮女孩打趣的说:这该不是真的人头吧!    洞外的风景很...

  • 小偷尸体

    小偷尸体

    话说有位裁缝师父老李在城西街开了家店面,平常人来人往挺热闹的..........但隔壁却有个棺材舖子,老李见了它总觉晦气... 好在裁缝店生意不错,也就没想搬走.那一天下了整日雨,客人不多, 老李提早拉下门,便独个儿坐在台阶上发呆!正想著心事时,不远处街角传来阵阵吆喝声,瞧!衙门三两个差役正押著囚犯往这里走来....老李见那犯人颓丧著脸,只瞄了瞄他店的招牌,没魂似的,又继续被差役催赶著 .. 直往城门走去 .  夜里,雨仍未停 .. 只听得隔璧棺材舖子吱嘎吱嘎响,扰得人睡不安稳,躺在床上,老李想,若非几年来自己积善...

  • 哈娜的鬼故事25-鬼胎

    哈娜的鬼故事25-鬼胎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嗯,对某些人来说,根本只是换了本年曆。一切还不是得继续下去?还不是得为了生活跟老闆玩心理游戏?但,也是有人想过点不同的日子,她就是其中之一。她紧握著包包上的带子,她毅然决然地推开那扇一直困著她的门。「经理。」有些颤抖,她此刻的紧张不会有人明白的。「什么事?」她的上司留著秀丽的长髮,左眼眼尾那颗细緻的痣不但没破坏她的美,反而增添一股风韵,身上的香水味一直威胁著她的鼻腔。「我怀孕了。」她脱口而出,思考太多会让她失去勇气。她自那张大桌子前抬起头来,眼神带著令人胆寒的嫉妒。「我知道,前阵子我发现妳的孕吐...

  • 哈娜的鬼故事24--食

    哈娜的鬼故事24--食

    「这是什么鬼地方?」张学军一边挥砍著手上的柴刀,一边揹著笨重的帆布袋,汗如雨下地爬上颠簸的山路。八月的大太阳晒得他面颊潮红,气喘如牛。阿火所说的小房子已经肉眼可见,他再度拿出手画的地图,确定自己的方向无误。「阿火这……这傢伙……」他拉了拉帆布袋,呼吸沉重。「这地方真是够隐密了,可是也太累人了。」他不住地埋怨著,阿火已比他早几天到达,等会看见他,非要好好狂讦他一下不可。终于那栋山上的小房子已在几步之遥了。「阿火!」张学军对著半掩的门口吼叫,「你它妈的最好是累死老子!」他不等阿火应门,一脚踢开门板,随风扬起的沙尘也捲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