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间

房间

  • 最可怕的现场

    最可怕的现场

    楔子 他有点失落,想找个朋友解开。 他患抑郁症已经很多年了,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特别是今天,他难受得快要爆炸了。 他的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与这个特殊的日子有关。 7月14日是这一天,20年前的这个夜晚,发生了什么事。 去朋友家之前,他犹豫着要不要向朋友表白,但他需要一张嘴。但他更害怕这个秘密被别人知道。 马上就要到朋友家了,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突然,他的脚停了下来。 在离朋友家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了一个人影。 月光洒在这个人的脸上,他清楚地看了看脸。这个人很熟,好几次都没有出现在他的梦里。 她的容貌和失踪前...

  • 租房怪谈的老房子

    租房怪谈的老房子

    陆永离开老家,在街上打工。父亲说,他住的地方已经被他找到啦。那个人是他的远房叔叔,他向别人租了一间房。我问了很多人,终于找到了叔叔住的地方。当有一座古老的大楼时,一堵满是斑驳的墙壁向古人诉说着它的古老。陆永突然很失望。这样的老房子比那些在老房子打工的人回去修的小洋房还不错。 但是既然来了,就没有回去的路了。幸运的是,远处的叔叔是一个外表很好的老人。看了陆永来,非常热情,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像番茄骨头汤,还有爆炒的舌头。它的味道很棒。 关于住的地方,叔叔的房子大多已经租出去了,所以陆永只能委托给地下层的小房间。房间有...

  • 租房怪谈的空房

    租房怪谈的空房

    从搬到这所房子的那天起,我就觉得有些奇怪。 一开始我以为是1ldk,但我是在网上拜托你的。我性格孤僻,有轻微的失眠,所以不擅长合租。 所以房东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问了好几次,在1ldk确认只有自己住的时候,我来看看房间。 看到房子是在晚上,柠檬色的灯光衬托着1ldk的房子很温暖,朝南有个小阳台,我很满意。 付定金出门的时候,房东说,阳台和客厅之间有一个小谷仓,里面有家具,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瞥了一眼锁着的门,模糊地看不清楚,但我以为是谷仓,所以没怎么在意。 但是,现在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个仓库里。 收拾完后时间还早,想...

  • 租房怪事的裂缝

    租房怪事的裂缝

    它是第一道墙上的光 刚从学校毕业的周宁一个人来到这个繁华的大城市,他想在这里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未来,真的在其中他才发现,这个城市唯一能给他自卑感和孤独。 每月不多的工资只够他在三环外租一间10平方米的破屋子。也有破烂的家具,还挂着以前住的人的照片。 据房东说周宁先生的运气依旧很好,附近空房间很少,这个家前面的居民可能是因为家里有事而着急,连已经缴纳的3个月的房租都没有要求。而且,家具都留在这里了,虽然有点旧,但是为了周宁节约了很多钱。 周宁在房间里的照片上认识了以前的居民。我是一个梳着两个辫子的二十岁左右的美女女孩。...

  • 租房故事的房间里有人

    租房故事的房间里有人

    一个 赵燕租郊外别墅的时候,有点得意了。赵燕给同学打电话告知周娇娇和唐敏后,她们纷纷赶来。周娇娇首先,她在院子里闲逛,然后走到赵燕旁边,笑了。“你帮我找到了这么好的地方。是的,我住在这里!” 周娇娇声音还没落下,唐敏就赶到了。她刚进来,突然哑口无言,奇怪地问:“这屋里有人住吗?”。 “没有人,施主说,这栋别墅都是我们住的。”他没有注意到赵燕的异样,兴奋地回答。 “我来过这个房间!”。 “来过吗?!”赵燕和周娇娇异口同声。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对这个房间很熟悉。”。 赵燕把唐敏拉到院子门口,指着远处说:“房东告...

  • 真实的怪谈的杀戮

    真实的怪谈的杀戮

    当我9岁的时候,它是一个夏天,它是农村的双抢,农村人应该知道,收割春天抓紧种秋稻。我家地少,已经不怎么会干活了,阿姨家地多,几天后就要下雨了,影响插秧,妈妈叫我去阿姨家帮她割稻子! 大概是上午6点多,有点凉,我屁股咕噜咕噜地走到我三叔家。在那之前,我和父母一起去过。四五里的路,不远的。那时年纪轻轻,蹦蹦跳跳很快就能到。 去阿姨家,路上有两条路,一条路有几座新旧墓,人烟稀少。一条路有好几户人家,但要绕道走一段路。相对最近的是有坟墓的路。 但是我没能走有房子的路。因为每家都养狗,所以以前我和爸爸去三叔家,即使爸爸骑自行...

    民间故事 2024-05-27 74 0 房间妈妈
  • 这几年的心灵体验

    这几年的心灵体验

    一个 我上中专的那几年学校发生的奇怪的事。每周六、周日,学校放假。因此,我们通常睡得很晚。所以大家都在宿舍聊天。那天天空下着小雨,有闪电,没有雷电。轮到我说话了,我给大家讲鬼故事。当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突然,在透明的玻璃窗外面,我看到了一个像蛇一样飞过去的白色波浪一样的物体。一开始我看不见,所以我停下来,继续盯着,然后,又飞了一支,白色,很细,飞的时候呈波浪形。 二、二 从学校毕业后,我在厦门工作。在屠宰场,每天凌晨起床上班。上升到早上六点左右。问题不是工作。在公司的宿舍,那天是下午,接近4点的样子。我躺在床上...

  • 幽灵?摄像机

    幽灵?摄像机

    注: 当我捕捉并定格瞬间的美丽时,我并不认为那迷人的美丽中隐藏着无数可怕的邪恶。 ——摄影爱好者赵德恩采风日记摘录 领先 农历腊月初的10月初,赵老太在家里的院子里,一棵老槐树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赵老太拿来一把木制的椅子,摇摇晃晃地坐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浑浊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前弯弯曲曲的小路。 “妈妈,别坐在外面,小心冻坏了。”。 “别管我。我身体很好。今天是你哥哥决定的好日子。我得自己去接媒人。这很重要。礼貌要周到。”。 赵玉翠母亲没有办法,只好转身回房间。 “翠,哥哥的行礼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

  • 一分钟的预演

    一分钟的预演

    古砾的网名,因为从高中生开始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间生活,所以一直被称为独居生物。周末时,他总喜欢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听音乐,做试卷。以前在房东家租房子的同学很多,但是独来独往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隔壁住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个周末,古砾搬到了网上新找的房间。他像往常一样吃完碗面后想上床睡觉,刚躺下就听到敲门声。他有点不习惯,打开门一看,外面没有人。他瞥了一眼空空的过道,正要关门时——“是谁?”一声,听着有点习惯了。“你好,我是新搬来的,认识了……”有别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他仔细听着,又不见了。他关上门,心里骂道“姑娘”...

  • 新娘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新娘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阴沉沉的雨,就像一只投身的野鬼一样,没有停止的迹象,一个接一个地打在窗玻璃上。这样的天气总是让人不安,好像要发生什么,要发生什么。 打开电视,有一条新闻在播放。昨晚本市地铁站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女孩在等电车时不小心被推出站台,倒在了铁轨上。在那里,映出了女孩子像零散的破烂布娃娃一样,凄惨的身姿。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下雨天容易发生死神般的悲剧。经验上,我以后会很忙——作为遗体化妆,我的工作总是和死神打交道,即使被讨厌也无法违抗。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男人打来电话说:“是董瓷吗,我想请你来一下,我的未婚妻刚刚去世…...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