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宿舍

宿舍

  • 是爱鬼物语的迷生

    是爱鬼物语的迷生

    一,在红光中猝死 我知道真理和真相在我手中,但我不敢把它说出口。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我这个又矮又丑、孤儿院出身的小儿子的话,谁都不会相信。所以高达死后,我坐在角落里沉默。 宿舍被封锁了,里面有警察拍照、取证、验尸。我和陆明、龙哲被带到楼下的接待处。一个长着漂亮脸蛋的英俊刑警在向我们做陈述。 “昨晚高达很兴奋,足足喝了两瓶白酒,回来喝醉了就不行了,一定是烧坏了肝脏,他的肝脏本来就不好,以前经常说肝区的疼痛……”龙哲的声音全世界的人都害怕自己的无辜。 又是后事了,心里咯咯地笑着。但是,高达并不是死于酒精。我以我健全的人格...

  • 神奇物语的梳子

    神奇物语的梳子

    看来女人对梳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梳子可能是因为我们每天都用。我特别喜欢用牛角梳,之前的梳子用了整整四年,后来都坏了,也没扔掉,直到最近,男朋友给我送了新的牛角梳,之前的梳子才被淘汰。今天我要说梳子。 洋洋我的大学同学,是我们班唯一的已婚女性。她来自广西,在歌舞团工作,来我们学校,属于学校公派,从学费团出来,每月领工资和出差津贴,所以洋洋的条件,和我们贫困的学生相比,真的非常好。 学校的住宿有几个等级。单人间、双人间、4人间,还有8人间。洋洋我住在带厕所和厨房的单人间。我当然住了8个人的房间。 但是洋洋一定是个成熟...

  • 偷拍

    偷拍

    偷拍他大三了,还游手好闲,从不专心上课。他有缺点。美女没有免疫力和偷看女孩的坏爱好。宿舍里,他的枕头下有一架望远镜,用来窥探对面女生宿舍的春光。鞋里有一块高高的垫子,用来俯瞰眼前和身边的景色。还有一部手机用来记录裙底的秘密。他选修了美女多的选修课,每次上课都坐在女生面前,把手机对着女生下面的缝隙,狂录一阵,晚上回宿舍时偷偷躲在被窝里欣赏。到目前为止,没有被发现的担心,拍摄的角度和距离也准确地把握着。男生有时聚在一起说下流话,有时他会提到自己的收藏,或者分享给兄弟们,从那以后,一传十,十传百,学校里的很多男生都知道他...

  • 听够了

    听够了

    我记得第一个是某个同事在青春时代住在大学女生宿舍的时候。当时,宿舍的姐妹们听到半夜敲门的声音,就出去看看,走廊空空如也。其中一个八字比较轻的女孩在一个假日里一个人在宿舍看书,还听到有人敲门,决定在吵几声下守在门口,听到敲门声就以掩耳欲聋的气势冲了出去,只是看一只苍白的手穿过隔壁无人宿舍挂着锁门板,还在轻轻地**着……第二个是刑警叔叔告诉我的,调查中的奇怪事件之一。无法忍受被情人纠缠的丈夫杀了她,把尸体和水泥一起搅拌,放在了自己新建的房子里(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来修改标记元素的显示属性。谁也没注意到,过了几个月自己...

    短篇故事 2024-02-22 40 0 宿舍男人
  • 宿舍自杀

    宿舍自杀

    东十二楼原本是男生宿舍,那年开学,一名二年级男生从偏远的乡下回来,放下行李先去洗脸。但是洗完脸回来整理行李,发现带回来的两千多块钱的学费都没有了。这个男人在贫苦的乡下长大,努力考上了中大,但为此家里负债累累。这次的学费也是历尽千辛万苦租东家租西家凑起来的,那时的钱对他来说重要性众所周知。发现钱丢了,他第一次问他是否见过同宿舍的人,大家当然都说没有。然后,他恳求他把那笔钱的重要性和不断的钱还给他,但后来又向同一宿舍的男生拍了拍头,吓得离家出走不理他(这样的话,即使是真正偷了钱的人也很难拿出来)然后,接下来的几天,这个...

  • 宿舍里惊叫的哭声

    宿舍里惊叫的哭声

    故事发生在一个南方小镇的“师范大学”。 李梅和汪弘是穿着开裆裤认识的关系很好的姐妹,李梅温柔美丽但胆小,汪弘和李梅正好相反,像男人一样大方,大胆地做。她们俩柔和刚,正是天衣无缝的好搭档。那一年她们高中最后一年,李梅一直想成为光荣的人民教师,但是她们那里没有特别优秀的师范学院,千选万选,李梅于是决定去这个南方的小城镇。汪弘不能放心。李梅但是,一天都没出过家门的孩子突然决定只身往南走,这也不能让家人和朋友放心。李梅的父母也恳求汪弘推荐,不知是什么原因,李梅觉得狠了心。最后,汪弘只能和李梅一起参加师范大学的考试。 入学第...

  • 宿舍恐怖之夜

    宿舍恐怖之夜

    当我睁开眼睛醒来时,窗外笼罩着粉红色的升起的水气,渐渐地,又被阳光蒸发走了,于是几缕阳光在我床边折射得很清楚,我想这就是我三天四夜以来最真实的阳光。 虽然只是头还痛,但我知道自己活下来了,我慢慢地支撑着身体,看着已经打开的乳白色窗外的世界,哪里那么美丽平静,我甚至开始怀疑刚刚结束的那场厄运的真实性。 小屋的门被轻轻扣上,轻轻地被打开,是母亲,她端着一杯牛奶,笑着走进来,坐在我身边,我知道她只是给女儿送的早,但我却特别赶上这景色,眼里积满了热泪,于是依偎在她温暖的怀里泪流满面,妈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说:“玲儿,不要...

    短篇故事 2024-02-12 46 0 宿舍
  • 寝室自杀

    寝室自杀

    东12楼原本是男生宿舍,当年开学,一名二年级男生从偏远乡村回来,放下行李后去洗脸。洗完脸回来整理行李,发现行李里带回来的两千多块钱的学费不见了。这个男人生长在一个贫瘠的乡村,终于考上了光宗耀祖,但家里负债累累。这次的学费也是历尽千辛万苦租东家租西家凑起来的,明白了当时的钱对他来说很重要。注意到钱丢了,他第一次问同宿舍的人有没有见过,大家当然说没有,然后他恳求那些钱的重要性和不断地还钱,然后向同宿舍的男生拍了拍头吓得人一个接一个地出去不理他(这样的话,即使是真正偷了钱的人也很难拿出来吧)然后接下来的几天,这个男人依然...

  • 切身的真实故事

    切身的真实故事

    我记得1994年3月的事。我那时还在技校上学。听说星期天中午我们对面的女子大厦214号房间的女学生发生了交通事故,有空的时候我们去事故地点参观(离学校3公里左右的路边)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地上有几十米的血迹,那个女生已经被送到火葬场了。 回到宿舍后,在寝室的仁兄说了事情的经过(这对兄弟的女朋友和死去的女朋友在同一个宿舍):这个女孩说几天前就不正常了。出事那天早上,她起得很早(平时星期天整个寝室的人都睡到10点多才起床)早上6点左右起床,然后开始洗衣服,和床单、被套、宿舍的人被吵醒了还开玩笑,这么早起来和男孩子约会?当...

  • 奇妙的一夜

    奇妙的一夜

    事件发生在2006年,我刚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大学的扩建,以及没有如期完成的设计好的工程,我们临时被安排在一个旧宿舍楼里。班主任布置了我们四个人的宿舍。刚开始没什么特别的,但我们住了几个月后,搬迁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我们宿舍,不,发生在我身上。我一直无法理解,那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后来直到翟奇和我们决裂,我才恍惚地觉得,这件事发生的不是偶然。 这座建筑是一个即将拆除的宿舍,位于学校西南角。被放置了一段时间。一进去,有时会吹来凉爽的风。吹的人感觉不颤抖。主要采光不太好。走廊里有很多喇叭灯不能使用,厕所一...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