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奇异物语的狐狸仙牌

iamk 民间故事 2024-02-04 12:20:01 259 0

奇异物语的狐狸仙牌 民间故事

我是有固定职业的兼职。我在这里跟[文]你们讲的是我遇到的一件怪事,但并[章]不表示我的个人事业与灵异打交道。[来]相反,我是八字还算硬的人。由于工[自]作关系,我经常到很多国家出差,刚[i]开始对灵异事件完全不相信的我,在[a]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一个人一旦经[m]历了八个字再硬,也无法解释的事情[k],就会慢慢开始怀疑,直到开始相信[.]才开始探究。这次我想说的是我去泰[c]国出差的经历。

2010年12月初,我乘坐一家著[n]名公司的邮轮去泰国。工作是扮成游[恐]客,邮轮服务,给食物打分。公司安[怖]排我去泰国后,自由活动一周,然后[鬼]回国内汇报工作。你不要羡慕我的工[故]作。我们老板也不会浪费这种福利的[事]。他在我出发前,给了我一个私人任[文]务。他要我去泰国的一个小寺庙寻求[章]狐仙牌,也就是佛牌的一种阴牌。我[来]的上司陈某是个成功的人,30岁出[自]头,坐上了管理职位的位置。年收入[i]是我的两倍。但是,人的欲望不断膨[a]胀,他不久前瞄准了董事会的一位股[m]东的千金。一个不仅舍不得人家,学[k]历不缺乏追求的优秀的人,哪里能看[.]到他的存在。希望渺茫,但我的老板[c]还是要努力。毕竟,后半生可能会有[n]所改变,人生中这样的机会还有很多[恐]。他听朋友说,狐仙牌可以增加男人[怖]的魅力,让自己喜欢的异性迷恋自己[鬼]。他觉得他可以试一试。我也知道这[故]张佛牌对他很重要。我不相信这一点[事],但为了我的假期和奖金,我无法在[文]心里解释。

到了泰国一个叫“安帕瓦”的地方,[章]一个叫“巴颂”的人来接我,我也赶[来]紧完成上司的私事,不停地带我去那[自]个小寺庙催我要佛牌。巴颂雇小船沿[i]河划船,经过热闹的地方,越划越偏[a]僻,普通的泰国民居开始出现。船在[m]生锈的铁皮屋顶的民宅前停了下来,[k]和我想象中的寺庙完全不同。木制的[.]小屋,一半悬在河里,只是被几根粗[c]棍子支撑着,看着总觉得有些勉强,[n]有种要掉下来的感觉。房子的后半部[恐]分建在岸上,看起来还很牢固,否则[怖]我不敢进去。这里的建筑都是这样沿[鬼]河的,我不敢相信。能寻求“佛牌”[故]的寺庙,就是这么“亲民”。我们踉[事]踉跄跄地走到木屋下面,正对着窗户[文]吼着什么,有人走出房间,给我们放[章]了一个木制梯子。房间高出了我们船[来]的半米以上,也没有那么高。我沿着[自]梯子往上爬。当时我心里想,如果这[i]是一家“黑店”,我这只鸭子想逃跑[a]也是不可能的。那个人什么也没说,[m]把我带到屋里,巴颂跟在我后面,我[k]一进屋就关门了。一瞬间,房间里的[.]阳光都被驱散了,感到灰暗。远离阳[c]光的烧伤,是凉了还是冷了,感觉形[n]容不清,房间里的温度肯定比外面低[恐]很多。房间左边是开放式的客厅,供[怖]奉着佛像,有灯,这些佛像我很能分[鬼]辨,感觉很陌生。右边是关着的房间[故],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们俩把我领[事]到左边的客厅。巴颂让我面向所有的[文]佛像,盘腿坐在地板上,另一个人直[章]奔右边的房间。巴颂在客厅一起,开[来]始和我说一些事情。等我一下,你不[自]要乱提问。老师问我什嚒,我回答什[i]嚒,那就好。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白衣白裤子的中[a]年人走进我们的起居室,背对着佛像[m]坐了下来。巴颂坐在我左手边,给我[k]开门的人,侧身坐在这个白衣中年人[.]的左手边。白衣人开始问我一些事情[c],巴颂是我的翻译。第一个问题是,[n]你想要什么。我在寻求姻缘。第二个[恐]问题,你要为谁求。我回答说我是为[怖]了上司才拜托你的。第三个问题是,[鬼]他问我是否认识我老板的八字。其实[故]我这个也不知道,我问了老板,说可[事]以用手机打电话。白衣人拒绝了,他[文]直接告诉我巴颂,他这里不能用手机[章],而且本人来要,都会不太有效,让[来]我回去告诉陈某人,让他自己来。我[自]的心突然凉了,要知道这关系到我的[i]假期和奖金!我不停地拜托他,让他[a]对我说了好话。白衣人说,这样勉强[m],如果不奏效,他就不负责任。我当[k]然满口答应,要求无效,跟我有什么[.]关系,交叉就行了。白衣人显得有些[c]无奈,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开始念[n]咒。坐在他旁边的徒弟突然唠唠叨叨[恐]起来!所以他之所以神气,是因为他[怖]一只手拿着灯,一只手拿着花环,开[鬼]始跳舞。本来不大的客厅他就是这样[故]扭歪的,画面不协调。他蹲下拧在佛[事]像前,把灯放在佛像前,再见他把花[文]环挂在佛像上,然后,他居然开始给[章]我脱上衣了!我讨厌闭上自己的眼睛[来],但我认为这是不现实的,最好不要[自]闭上眼睛看。谁知道巴颂小声提醒我[i],看着,心里恭恭敬敬,不要闭上眼[a]睛。没办法,没办法我让自己睁大眼[m]睛,接受现实的残酷,希望明天不要[k]长针眼。那个人回头一看,差点吐血[.]了!那个男人有胸部,肯德基吃多了[c]吧!看他的脖子,有个喉!我在心里[n]吐槽,今天见到了人妖,竟然有一个[恐]人这么难看,传说人妖都很美,传闻[怖]还是难以置信!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鬼]。他居然对着我,拉着我的双手,把[故]我的手掌向上张开,然后把他的手掌[事]翻过来。我感觉,我的手掌上有一个[文]东西,心想,那不是狐仙牌吗。随后[章]几分钟,白衣人不停地喃喃自语,有[来]胸有喉的人却不停地扭动。很长的几[自]分钟后,终于结束了!我感觉受到了[i]折磨,当师傅说我可以去的时候,我[a]立刻松了一口气。但到那时,我紧张[m]得出汗,衣服有点湿,真是吓了一跳[k]。后来师傅拿着我手上的狐仙牌,放[.]进箱子里,让我陈某带回家,求我也[c]不要打开这个箱子和其他琐事。我当[n]时心里只想早点离开,赶紧答应,给[恐]了钱后,我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这个“[怖]破庙”。

离开后,我感觉很懒,可能是刚才过[鬼]度紧张吓了一跳,巴颂直接带我回了[故]酒店。那一刻,他眼里流露出失望的[事]神色。他怕是想带我去别的地方玩,[文]让我帮他拿回扣。这样想的话,我马[章]上就说。今天有点累,明天9点让他[来]来酒店接我,我请他做我的导游,塞[自]了10美元。在一个平均月薪200[i]0元的国家,这将弥补10美元想赚[a]的回扣。想起那时的我,粗枝大叶,[m]很多事情都没注意到,直到后来发生[k]的怪事。

巴颂送我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了。我[.]吃了一点泰国绿咖喱鸡肉饭,回到房[c]间把行李和随身行李留在地上,然后[n]进了浴室洗澡。一边洗澡,一边想起[恐]今天看到的白衣人和另一个不认识男[怖]女的人,总觉得不安。打消这个念头[鬼],想想第二天该如何犒劳自己,想想[故],被这温暖的水抱着的疲惫的身体开[事]始慢慢下沉,意识也渐渐混沌起来。[文]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凉意,突然醒[章]来,我还泡在水里,刚才舒服地睡着[来]了。我赶紧拿着浴巾擦干身子,以为[自]这水凉了,才醒来,自己有多累!只[i]吹了一点头发,就爬上了双人床,关[a]掉前灯倒着睡了。

半夜里,又感到一阵凉意,我发呆,[m]怕空调太冷了,拉着被子捂住自己的[k]脖子,卷起来继续睡觉。可是,刚要[.]睡觉,冷风吹了我的脸颊和耳朵,凉[c]飕飕的,好像刮了一阵似的!我生气[n]了,发现事情不对!突然睡意褪去,[恐]在黑暗中,慌忙摸索着前灯的开关,[怖]一碰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马上打[鬼]开!房间里立刻闪着黄光,但我环顾[故]四周,这间不大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事]。可是,刚才一阵凉意,好像有人在[文]吹我的脸和耳朵,绝不是我的错觉![章]难道这个房间不干净吗。我不能理解[来],只能依靠强大的网络。连接酒店无[自]线网,手机睡觉被凉风吹的原因,开[i]始查各种答案,适合我情况的答案是[a],有“东西”。我感觉我的头停了,[m]头皮发麻,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大男[k]人不应该害怕这样的事,不过,想起[.]那个凉爽,我倒相信那个!在判断这[c]个房间不干净后,我下定决心拿起起[n]床头的电话,给前台打了电话。请告[恐]诉前台的人,我住在这个房间不舒服[怖],希望换个房间。前台的人马上帮我[鬼]查了空房情况,换成了别的空房。

搬到新房间后,我没有马上进门。我[故]按照网上查的,敲了一下就进门了。[事]再次躺在床上后,我打开电视,看一[文]个我听不懂的节目。其实这个时候,[章]想发出一点声音鼓起勇气,打开手机[来]上网,在微信上和几个夜猫子朋友聊[自]了一会儿,几个女生知道了我那天晚[i]上的经历后,竟然开始佩服我换房的[a]智慧!我开玩笑说,你们才知道我好[m],还不早嫁给我!聊着聊着,刚才那[k]种害怕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睡意渐[.]渐涌了出来,给手机充电,我又抱着[c]枕头开始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心情变得清爽!我也开[n]始佩服自己的智慧,敢于相信是昨晚[恐]那间屋子的问题,不然,我要换一个[怖],怎么注意到天亮?简单的洗脸后,[鬼]用宾馆的电话给巴颂打了电话,但是[故]没能支付手机的国际话费。谁知道对[事]方接不上,看时间都快九点了,他不[文]是很忙吗。我等了一会儿,到了9点[章]15分,又试着打了两次电话,但对[来]方还打不通。我心里疑惑,莫非这家[自]伙讨厌我昨天消费不多。你不见我吗[i]?我这里没有他的这个导游,怎么玩[a]。想到这里,心里有点失望,但失望[m]并不能阻止我吃东西的本能,站起来[k]去酒店吃早餐自助餐,想吃饱的话,[.]问问酒店,附近有没有一日游的公司[c]。吃了一会儿,坐在斜对面的两个女[n]孩有几个,窃窃私语,不时地看着我[恐]。我心里更疑惑,难道我吃了东西就[怖]露面了吗。想到这一点,脸上感觉到[鬼]了潮热,我马上低头知道自己的脸变[故]红了,不敢给别人看,开了个玩笑。[事]这时,目光余晖看到小花长裙飘荡在[文]我身边,我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笑着[章]的女孩笑着看着我。她惊讶地用英语[来]问我。不是中国人吗。我点点头,她[自]笑得更灿烂,用中文跟我说,她和她[i]的朋友来泰国玩,两个女生不安全,[a]希望一个男生在一起,问我是不是也[m]来旅游了,要不要一起。我嘴上说,[k]不太好吧,心里暗自高兴。想啊,上[.]帝!你终于醒了。像我这样粪土终于[c]变成金子,开始发光了!女孩看到我[n]有点搪塞,撅着嘴向她的朋友撒娇说[恐],我好像不愿意。她的朋友也跑到我[怖]的桌子上来,两个人坐下来,不说服[鬼]我不罢休,合我意。之后,两人聊了[故]很多,我微笑着点头,假装在听,其[事]实心里想,这幸福是突然的,吊线的[文]逆袭也太成功了,这直接抱在左边抱[章]在右边!我看到她们越说越委屈,以[来]为机会来了,就开口说,那就经常吃[自]完饭再出去玩吧!两个女孩看到我答[i]应了,高兴极了。吃完早餐,我们各[a]自回到房间准备旅行,约好30分钟[m]后在大厅集合。

回到房间,我再次打了巴颂的电话,[k]但还是打不通,我彻底放弃了这家伙[.]。有美女陪伴,我不珍惜你,再见![c]来到大厅,根据过去的经验,女孩很[n]时髦,总要拖时间迟到。我准备好等[恐]两个人了,她们已经等我啦。两人穿[怖]了一件白色的吊带雪纺长裙,涂了一[鬼]点西瓜红唇膏,让皮肤更白,还带了[故]一顶防晒草帽,整体给人一种宁静优[事]雅的感觉。另一件是换上短小的牛仔[文]裤和紧身的T恤衫,在苗条的腿下,[章]一双帆白色的布鞋,显得热情而有活[来]力。她们俩比起来,我简直对自己的[自]服装无语!

与其说是我照顾她们,一起玩,倒不[i]如说是她们带我一起玩,其实她们自[a]己在规划路线,加上女孩子的细心,[m]两个人都很照顾我,我突然想来一场[k]激烈的恋爱。白天去景区玩,晚上去[.]酒吧喝酒聊天,几乎每天都要到半夜[c]才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分别休息了。[n]两个人各自给我微信发信息说晚安。[恐]这样在天堂的日子,我过了三天。直[怖]到第四天晚上,回到酒店领取卡片时[鬼],前台工作人员给了我留言条。纸条[故]上只写了电话号码和名字,没有剩下[事]的信息。来此电话的人,我叫巴丙,[文]我立刻联想到了巴颂。我还以为是他[章]兄弟呢。回到房间,我把纸条扔到床[来]上。现在我有美女,哪里需要瘦黑男[自]导游。这会不会把自己从五星级的豪[i]华待遇,降低到没有星级。不能和自[a]己过是可耻的行为,傻瓜给他回电![m]

那天晚上的我,还是个快乐无知的少[k]年。原以为身处幸福的海洋中的我,[.]这条信息意味着什么,它将打破我的[c]梦想,让我在短暂的温柔和快乐之后[n],打破对这个世界的所有现有认识。[恐]

还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铃声吵醒。睡眼惺忪的我,伸手到床头柜上摸电话。拿起来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用不怎么流利的英语和我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希望可以和我当面谈谈。我问对方是谁,我在这里是旅行的,并没有熟人。对方告诉了我一个熟悉的名字-巴丙。突然我的睡意全部褪去,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不想去面对。正在思考如何拒绝的时候,对方居然告诉我,他其实已经在酒店的会客区,希望我无论如何能下去和他谈谈。对方既然已经杀到这里了,不论他是什么来意,作为男人都?

房间巴颂酒店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5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