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张震讲鬼故事文字版

张震讲鬼故事文字版

  • 第二十个故事  杀人歌谣

    第二十个故事 杀人歌谣

    第二十个故事 杀人歌谣 鸡蛋羹热腾腾芝麻油十五升你吃饱我高兴一一关路条条通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杀人歌谣 (火车声~~~)火车缓缓的开动了。乔雷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呆滞的望着这座熟悉的城市,他眼神空洞,滚一动起来的车轮把他的心碾的粉碎。他是因为实在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才不辞而别离开这座城市的。妻子每天的关一爱一的眼神,周到的体贴和外界的传言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不止一个人神秘的告诉乔雷,妻子和公司的经理关系暧一昧 ,让他多加提防。每一天,当乔雷看到同事,朋友,邻居的时候,都感觉他们的表情异样中...

  • 第十九个故事  非死不可

    第十九个故事 非死不可

    第十九个故事 非死不可 你,非死不可。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非死不可 【叮铃--叮铃--】门铃声在晚上听起来更显的清脆,洪涛循声望向房门,然后他无一精一打采的走过去,把门打开【咔嚓】 “晴!真是你吗?!”门外站着的正是洪涛的妻子晴,晴没有回答,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晴,晴!你怎么了?这么多天你到哪去了?”晴,好象没有听见洪涛说话,她的双眼注视着自己的正前方,看也不看洪涛一眼,就径直的走进了屋里。洪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晴。晴,还是穿着两周前...

  • 第十八个故事  张震的故事1、2

    第十八个故事 张震的故事1、2

    第十八个故事 张震的故事1、2 “呜呜呜呜……”“咳咳……”“呜呜呜呜……”“我不行了…”“爸爸……”“我这一辈子,也没给你留下什么……这点钱,你就留着和他们花吧……”&ldq...

  • 第十七个故事  解剖室的旧窗户

    第十七个故事 解剖室的旧窗户

    第十七个故事 解剖室的旧窗户 哎呀-----!!!!!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解剖室的旧窗户 贾刚是去年九月份进入这所医科大学的,人们都说学医的人胆子大,可他是个例外。入学不久,他就听说关于学校那个旧解剖室的事,所以他从来也不去7号自一习一 室上自一习一 ,原来这7号自一习一 室座落在校园紧北边的一个角落里,它紧挨着那个令人谈之色变的旧解剖室。那解剖室据说20年前就被废弃不用了,从那儿以后,大门也从来没有打开过。同学们进出7号自一习一 室,都要经过那个解剖室的一扇紧闭的、破旧的窗户,大家盛传...

  • 第十六个故事  红馒头绿馒头

    第十六个故事 红馒头绿馒头

    第十六个故事 红馒头绿馒头 红馒头…绿馒头…红馒头…绿馒头…同学……你要哪一个馒头?!!!!!!!!!! 啊------------------ 现在,我要给你讲一个红馒头绿馒头的故事 音乐学院的音乐楼里,总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某一位同学正在弹吉他,突然,三根弦同时断掉;比如,汇报演出正在进行,突然,全场一片漆黑。可电工发现,总电源的显示灯却依然亮着,一分钟以后,全场的灯又同时亮起来了,而电工并未...

  • 第十五个故事  深夜,擦玻璃的手

    第十五个故事 深夜,擦玻璃的手

    第十五个故事 深夜,擦玻璃的手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深夜,擦玻璃的手。 杨天是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男青年,他被个城市的一家公司聘为了员工,由于家不在本地,公司也无法解决他的住宿问题,于是,他在郊区租了一个房子,没办法,市区里的房价太高,好在这个地方公一交一 车辆比较方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是一个看起来有点荒凉的地方,狭窄崎岖的公路旁长满了杂草,就在那杂草丛中摆放着几个古老而又残旧的平房,其他的几间平房已经好久没有人住了,门窗破烂,还总是冒出一股说不出的味儿,只有杨天租下的这间还勉强可...

  • 第十四个故事  神秘的小女孩

    第十四个故事 神秘的小女孩

    第十四个故事 神秘的小女孩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神秘的小女孩 啊------------------- 晨光大学地处晨光市的近郊,很多年来由于一交一 通不发达,为这所大学的师生和外来人员造成很多不方便。这一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当地政(张震)府在学校的前面修了一条环形的公路,而且还建了一座庞大的立一交一 桥。这时一座分为上中下三层的立一交一 桥,从外表来看,它格外的壮观而雄伟,而事情也恰恰出现在这座立一交一 桥上。由于设计和管理得不合理,这座立一交一 桥的最下一层经常发生车毁人亡的事故,原因...

  • 第十三个故事  剪刀

    第十三个故事 剪刀

    第十三个故事 剪刀 (咔嚓--咔嚓--咔嚓--)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剪刀(厄!!!!) “呜呜呜……太可怕了,陆蒙,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些天我一直生活在恶梦里,你一定要帮帮我,呜呜呜呜……” “到底怎么了?你说呀……” “你知道,有时候我喜欢到我家附近的那家咖啡厅去坐一坐,那天是周末,晚上七点多钟,我又去了那儿,当时那儿没有几个人,我就坐在我常常坐的那个...

  • 第十二个故事  雨季时他们会来

    第十二个故事 雨季时他们会来

    第十二个故事 雨季时他们会来 峰是一个讨厌的人,一个别人讨厌他,他也讨厌别人的人,不少人收拾过他,就连我也曾经打掉过他一颗牙齿,揪掉过几缕头发。但是他对我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为什么偏偏把我叫到床 边跟我说了那些话呢。 “我知道自己不行了,但是我有两件事一直放心不下啊,一次是上次那件事,那次确实是我错了,我一直想说。。对不起” “没事,都是过去的事我都给忘了。” “那、那最好不过,还有一件,是我有、我有几个朋友,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死了,他们会...

  • 第十一个故事  弱点

    第十一个故事 弱点

    第十一个故事 弱点 哈哈,彻底改变了,哈哈,一切都不一样了,哈哈哈哈。 倪然真正下决心做这件事,是在他与施海去酒吧之后的第三天晚上。 那天施海主动约倪然去酒吧,从一开始施海就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与他在公司里共事一年,倪然从来没看过施海有这样的表现。当然倪然的刨根问底终于起到了作用,在喝到第七杯啤酒的时候,施海把整个事情告诉了倪然。 “你一定要保守秘密,我不是一个喜欢显富的人。”施海眯起微醉的眼睛信赖地看着倪然。 “别吞吞吐吐的,再不说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