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7月

7月

  • 自己的尸体

    自己的尸体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吗?”中年男子把鼻子泡在玻璃杯里,絮絮叨叨地移动,在黑暗的酒吧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他没等旁边的女孩回答就说了。“这么说来,我才15岁,什么都迷迷糊糊的,竟然一个人走路。”找亲戚。有一次我想从康定出发,但是跑长途货运的司机不肯上我。我等了很久,等到农历7月9号,没办法。我看到一辆戴着帆布小屋的大卡车,从屁股后面爬了上去。“他从杯中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妩媚的女孩,女孩大约14、5岁,但打扮得像20多岁,小而尖的胸部,经不起蜂腰,翘着紧绷的屁股趴在柜台上,扭动着,盯着中年男子,看着中年人,秋波荡...

  • 夜间游泳女子

    夜间游泳女子

    发生在河西区郁江道沿岸的复兴河上。2005年夏天7月的一个夜晚,天气非常炎热,几名青年去河里游泳。在月光中,他们发现不远处的河里长发的女人也在游泳,长发飘到后面的水面上,很优美。连续三个晚上,这几个青年都发现这姑娘独自游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决定一起接近女儿,接近她。其中一个男青年突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那个游泳女子的手脚好像从未露过水面。就在这时,那位妇女向一个青年游来游去。眼看就要撞上的那一刻,青年本能地伸出双手去迎接,游到他手中的,只有长发恶臭的女人的脖子。三天前,附近发生一起年轻的长发女性四分五裂、找不到...

  • 学园怪谈的禁忌

    学园怪谈的禁忌

    你不能乱说禁忌的话 禁忌指数:★★★★ 恐怖指数:★★★★ 违反禁令的人:萧沫 禁止的过程 张三是学校的名人,没有人不知道它的本领。比什么都可怕。用一口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说活人死,死人死。 虽然没有说死去的人活着,但是说活着的人活着的话做了很多。如果从张三的口中说出谁会死的话,绝对活不到七天。 这几年,张三有不少人说他死了,学校里的人都怕他,把他当成带来厄运的乌鸦敬而远之。只有李四关系非常好。和他关系好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因为他很聪明。张三如果说活着的人会死的话,和他关系好的话,就不会说自己会死。你以后不用担心了。...

  • 学校宿舍的怪谈

    学校宿舍的怪谈

    上大学时,我们班的男生分别被分为两个宿舍,28号和29号,那时学校正在建新宿舍,现有宿舍都分配给女生和老师,我们分配的宿舍是几年前的老教师宿舍,还是平房,但是再恨也没办法,只能等新宿舍建好了再入住!我被分配到28号宿舍,28号宿舍一共住8个人。房间面积很大,窗户也很大,但奇怪的是不管什么好天气,房间里总是阴天,29号宿舍与我们相邻,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于是,他们在学校的工厂后面找了很多镜子,挂在宿舍的墙上,变漂亮了。二是光线折射,屋子里也没那嚒阴,我们28号宿舍的兄弟们却没那闲工夫,干脆找报纸糊窗户,一直亮到白天,说...

  • 停尸房340

    停尸房340

    据编辑介绍,这是一个惊人的不可思议的故事,小环被木乃伊迷惑,用女人的阴气帮助变成木乃伊的田中君返回阳光,在这个过程中怀上木乃伊的孩子,除了不可思议之外,还带有不可思议的颜色。被木乃伊化了的尸体,在还太阳的时候被小环的丈夫一枪打死了。木乃伊化的尸体太简单了,但不可否认,文章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小环给我讲了亲身体验过的恐怖故事。 刚听到半夜的钟声,家里厨房的天花板就被打开了,木乃伊一下子跳了下来。皮没有包住白森森的牙齿,露在外面,干枯的头发粘在头皮上,乱七八糟地挂在脑后。他一下子来到床前,望着没有笑的睡着的小环。 小环...

  • 她看到了自己的尸体

    她看到了自己的尸体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吗?”中年男子把鼻子泡在玻璃杯里,絮絮叨叨地移动,在黑暗的酒吧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他没等旁边的女孩回答就说了。“这么说来,我才15岁,什么都迷迷糊糊的,竟然一个人走路。”找亲戚。有一次我想从康定出发,但是跑长途货运的司机不肯上我。我等了很久,等到农历7月9号,没办法。我看到一辆戴着帆布小屋的大卡车,从屁股后面爬了上去。“ 他从杯中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妩媚的女孩,女孩大约14、5岁,但打扮得像20多岁,小而尖的胸部,经不起蜂腰,翘着紧绷的屁股趴在柜台上,扭动着,盯着中年男子,看着中年人,秋波...

  • 学校的恐怖传说

    学校的恐怖传说

    一般来说,在年代久远的学校里,走廊的脚步,半夜厕所的卫生纸鬼,自杀的女学生的幽灵等,流传着关于“那个”的故事。龙明扬在成为学生会长之前,他嗤之以鼻地笑着说:“那些人是不是神经衰弱了,对学校有意见。”。然而,前几天晚上的经历,被院长老板青眼加上的唯物主义者完全颠覆了原来的世界观。 那么那个夜晚是旧历的7月14日(鬼之日),月亮被厚厚的云覆盖着。龙明杨因为正在准备“经管学院”的忘年会,所以一个人在学生会加班。现在是暑假的末尾,像学生会长这样的好学生早早地回到学校泡在图书馆里,但由于还在休假,整座大楼在晚上10点准时关闭...

    校园故事 2023-09-03 197 0 7月
  • 它是一个悬疑故事的变脸

    它是一个悬疑故事的变脸

    2013年7月,强大的气旋袭击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狂风大作。平时热闹的街道,到了晚上也很冷清,几乎没有人的身影。 布莱恩是联邦调查局迈阿密分局的一般搜查员之一,这天和同事欧文一起在警署值宿。漆黑的窗外,伴随着暴雨的狂风呼啸着,远处的天空,不时闪过刺目的闪电。坐在电脑前的欧文嘟囔着“祈祷今晚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布莱恩的妻子艾丽丝在电话里说:“请早点回来。好可怕。好像有人偷偷溜进家里了!” 布莱恩从警察局开车约20分钟。刚从车上跳下来,全身就被雨淋湿了。抬头一看,他家的二楼屋沉入了黑暗的...

    校园故事 2023-08-16 113 0 7月
  • 私立学校的传说

    私立学校的传说

    在吸烟室里,两个男人在谈论私立时代的事情。 “在我们学校,”A先生说。“我家的楼梯上有幽灵的足迹。是什么样子的,真是不可思议啊。大拇指像鞋印一样大,如果能正确记住的话。楼梯是石头。我没有听过关于这件事的故事和传说。总觉得听起来很奇怪。这样想的话。为什么每个人都会编故事。”不做吗,我不知道。“ “孩子不能这么说。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神话。顺便提一个题目——《私立学校的传说》。” “是的,说是缺乏故事性。如果你想调查幽灵故事的世界,比如说男孩子们在私立学校交谈,就会出现从故事书中掌握要领的压缩版。” “现在‘皮尔森'的头发...

  • 是晒衣服的女孩子

    是晒衣服的女孩子

    “我来看看……”咯吱咯吱……“。夜风剥掉的旧钢窗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摇晃着,被谁弄坏的窗框上嵌入的玻璃,每次动的时候玻璃碎片都会掉下来。 在空无一人的414号房间的窗边,床下杂乱无章地缠着被子,薄薄的床单因为长时间没有漂洗而颜色消失,在昏暗的白炽灯下染上了淡淡的灰色。在很久没有人睡过的床上,那个影子趴在大字上,上面有红黑的斑点。枕头斜着放在床头。看起来,从床边到另一端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枕头、脖子、肩膀、身体……有什么奇怪的。应该在枕头上的圆形被称为“头”的部分消失了! “是陈昊!是陈昊!”一个彪形大汉摇摇晃晃地走进...

    鬼故事 2023-08-05 111 0 陈昊盥洗室7月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