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鬼故事 第7页

短篇鬼故事 第7页

  • 死后收拾你

    死后收拾你

    ★ 死后收拾你 那一天火葬场很忙,查验,登记,一交一 费,阿珍的遗体排了个第8号。 阿珍只有39岁,死亡原因是心脏一病发作。她的丈夫姓马,叫马大保,是个不大不小的私企老板,他将妻子的丧事办得很尽力很排场,前来送行的丧属和亲朋们,涌满了火化间外的告别大厅。当然,马大保自己也哭得特别伤心。 遗体进入火化炉后,只需20分钟就可以出骨灰,几个丧属便守候在骨灰提取处的窗台前。这里与火化炉后面的出灰口只隔着一道铁栅栏,可以看清火化工处理骨灰的每一个细节。“8号出灰了!”很快,司炉工推出一只雪亮的铁箕,将里...

  • 带血的睡衣

    带血的睡衣

    ★ 带血的睡衣 时间:1905年 这是一幢大房子,矗一立在小镇的中心地区,里面住的是一对很有钱的夫妇。表面上看来他们很恩爱,实际上,这个男人已经一爱一上了小镇上的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可是他的老婆一点也不知道。久而久之,这个男人已经开始讨厌起来他的老婆,总想找办法把他的老婆甩掉。最后,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杀掉他的老婆。可是,他怕用刀杀她老婆时血会溅得到处都是,有邪气。他决定给他老婆买一件睡衣,把带毒的针藏在衣服里。(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那时的人脑子都有点钝,想的办法也是很绕圈子的) 一切都准备好了,...

  • 十二点

    十二点

    ★ 十二点 已是深夜,我仍在看恐怖录象――那是我的一爱一好,电视屏幕上的吸血鬼正喝着人血,津津有味。 公寓外面的门没有关,那是为阿伦丝太太留的,这里的治安很好,我完全不用担心有什么夜晚的不速之客。 阿伦丝太太是个长的很漂亮的女人,她喜欢跳舞,非常的喜欢,每次都要到午夜十二点的钟声过后才会回来,作为她的同室朋友我很熟悉这点,也很习惯等她回来然后关门,我觉得那似乎是件每天必做的事,但我却想不出原因,也许只因为她是我的朋友吧。 “叮――”闹表响了,是午夜十二点,“喀”外面的门也响了一下,“阿伦丝回来了...

  • 穿和服的女人

    穿和服的女人

    ★ 穿和服的女人 下班回家,拐进一条小石巷子,巷子的尽头,是个大花圃,绕过那个大花圃,可以看见一栋昏暗的小绑楼。他,就住在阁楼的第二层。 白天的时候,巷子静谧得很,因为原先在两边住着的人都搬到政一府新建的公屋里头去了,只剩下一块块发青的石板、一扇扇破旧的木门和一个个生锈的门环。天冷的时候,寒风在巷子里穿梭,一一一的,有点湿。 花圃里的草开始长高、变乱,原来开着的几朵红花残了,只剩下几条枯枝。北风一刮,草打着枯枝,哗啦啦地直叫嚎。 他晚上加班,大概11:40点回家,仍旧在7路公车总站下车,步行...

  • 恐怖的小镇

    恐怖的小镇

    ★ 恐怖的小镇 “醒醒!”我听见大吴的声音。“我在哪?”真开眼睛,我发现我睡在一很大的床 上,大吴在我旁边坐着。我努力回忆,昨天我和大吴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一个小镇,我们决定在一家旅馆过夜。但是走进旅馆。我们就闻到一股很奇怪的气味。只几十秒后来的记忆就是一片空白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揉一了一揉一眼睛,大脑昏昏沉沉的。很明显,我们绝对是被人麻昏了。 “我也不知道,我刚醒来。”大吴的眼神透出一种不知所措。 我们用了十分钟才完全请醒过来。这是一件很奇怪的房间,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图画。看不懂是什么画。...

  • 电梯惊魂记

    电梯惊魂记

    ★ 电梯惊魂记 ★ 电梯据说是一一一门,能连接地狱和人间,常有鬼魂出没,现代电梯都是采用的不锈钢箱体,表面光亮,尤其是夜里单独乘坐的时候切忌不要凝视自己的影像,据说持续五秒钟以上就会见到可怕的东西。 ★ 一爱一化妆的女士要注意了,如果东西掉在电梯里,低头捡东西时,不要从两一腿之间向后看,如果掉下镜子,捡起时不要去看,镜子里可能会出现一张陌生的脸。 ★ 如果在你即将进入电梯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低着头,但是凝视着你,千万不要进电梯,借口按错了等下一趟吧。据说那个人就是鬼,常人扫一眼就把视线转...

  • 我们回家吧

    我们回家吧

    ★ 我们回家吧 帕帕住在一个小区一楼,据老人们讲,这个小区以前是坟场,建小区的时候,很多坟墓迁走了,但是还有无数无主坟留了下来,开发商不管三七二十一,推土机一推,一幢幢高楼拔地而地。 既然住在坟场上,免不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帕帕总是提心吊胆,怕有什么东西找上门来。 有一天,晚上雷雨一交一 加,一道闪电闪过,窗户外边突然出现一张人脸,帕帕吓了一跳,她摇醒身边的男朋友,对他说,我刚才看到窗外有张人脸。 男朋友说,不会吧,那我出去看看。 他男朋友出去了,可是过了好久没有回来,帕帕壮着胆,下了床 把...

  • 看后背脊发凉

    看后背脊发凉

    ★ 看后背脊发凉 .《电梯》 一个女孩每次坐电梯经过4楼时.总觉得一毛一骨悚然.所以她不太敢自己坐电梯.一晚她很晚才回到家.便叫她一妈一在大楼门口接她,女孩和一妈一一起步入那电梯,在电梯里.女孩对一妈一说了很多东西,可一妈一都没有回答她.到4楼的时候,女孩说:"一妈一,你有没有觉得4楼很恐怖?""你觉得我像你妈妈吗?"妈妈冷冷的问。 .《哪里恐怖》 哪里恐怖?你床 底下。它长年不见一一光,黑漆漆的,而你离它最近,它一伸手就可以抓到你。你怀疑过吗?r洗完澡,发现手机不见了,他用座机拨手机号码,铃声...

  • 鬼新娘

    鬼新娘

    ★ 鬼新娘 这个故事是我小的时候听妈妈讲的,那个故事是发生在妈妈的老家,也是海边。正是文革期间的时候,破四旧草除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 他村里的红卫兵头头,在武斗中壮烈了。死了!就埋在一条路边上。在他生前的时候一直都追一个地主家的姑娘,或者说是小姐吧,姑娘自然是不答应的,可是他的父母,为了少挨点斗,就瞒着姑娘答应了,还收下了送来的彩礼。这个人就天天的来缠着姑娘,可是姑娘就是不答应、后来他说不答应就是死了也要娶她的。 谁知道那个红卫兵头头真的死了,而且就葬在了姑娘每天要路过的一条路上。姑娘一直都不敢出...

  • 奇怪的死亡

    奇怪的死亡

    ★ 奇怪的死亡 “强子你犯什么神经啊?”墩子疑惑道 “少他一娘一的废话,蹲着别动,老实点。”说着我便扶着石壁双脚踏在了墩子的双肩上,招呼着墩子慢慢站起来,墩子站起来后我试探的想要抓住树藤,可是就差不足十公分,现在我才知道个子高一点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我从墩子肩上下来后招呼着商一一上去实验下能不能抓到。 换了商一一站墩子肩上还是一样的效果,就刹那一点才能抓到树藤,看来只能叠罗汉了,当然是墩子在最下面,商一一看我身上还带着伤,他便站在中间,让我站在最上面,我很轻松的抓到了树藤,接着我拉着商一一也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