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短篇故事正文

惊情茶马道

iamk 短篇故事 2023-09-18 11:20:01 326 0

1.代号“蜂鸟”

苏陽穿着训练服,英姿飒爽,为员工[文]在训练室说明护送格斗。突然,她感[章]到她在右手手腕处突然跳了起来。苏[来]陽抬起手,果然还是看到了胳膊内侧[自]的金鱼胎,记忆开始动了。她盯着那[i]个胎记,心一下子乱了。那是她的吉[a]祥符,平时睡得很安稳,每次被风吹[m]的时候,都会在暴风雨前像一条安静[k]不下来的鱼一样醒来。苏陽皱着眉头[.],担心着“又会发生什么呢?”。省[c]会知名保安公司副总经理,苏陽号称[n]身经百战,遭遇各种危险,但她不记[恐]得这是“金鱼”的第几次警报。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我爸打电话叫[怖]我马上去他办公室。

苏陽换上便服,放下卷在头上的长发[鬼],就这样上楼进入父亲的办公室。他[故]介绍说,房间里有两个陌生人,父亲[事]一个是省电视台导演陈立辉,一个是[文]摄影师李平。苏陽疑问,导演和摄影[章]师是来做什么的?陈导演似乎看到了[来]她的疑惑,她解释说,想拍一部关于[自]西南边疆茶马古道的电影的人投资了[i]30万美元。为了让电影兼顾文化性[a]和娱乐性,他设计了一个特别刺激的[m]挑战节目,希望能让人们寻找一个被[k]称为“蜂鸟”的人来探索秘密之旅。[.]

我对这个代号感兴趣。

陈立辉继续点头。“《蜂鸟》是毒品[c]秘密运输线的联系人,手上藏着一批[n]货物在云南边疆的蛋镇,那是几百年[恐]繁荣的茶马古道枢纽,拍摄就是从那[怖]里开始的,但《蜂鸟》是隐形的,他[鬼]的年龄、性别、职业、身份无人知晓[故]。除了我,他谁都不知道。“

“既然‘蜂鸟'是毒贩,不危险吗?”。

陈导演笑着笑着他说:“这部《蜂鸟[事]》是为了重现茶马道和塔马尔镇的古[文]老与神秘,如果他真的是毒贩,我们[章]要找的应该是公安局,而不是保安公[来]司。但是《蜂鸟》他设法和寻找他的[自]人周旋,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受到怀疑[i]。可能有其他人想要阻挠,所以要怀[a]疑,或者动用武力。不过,它也为参[m]与者提供了一个展示武艺的机会,以[k]提高电影的观赏性。与会者的任务是[.]与他们出谋划策,拨开迷雾,从线索[c]中找出谁是“蜂鸟”,拿到“蜂鸟”[n]手里的货物。这不仅考验一个人的智[恐]慧,也考验一个人的耐力。摄影以创[怖]纪录的形式将这款游戏与茶马古道的[鬼]文化结合起来,为了让摄影更真实,[故]摄影师会和参赛者一直在一起,寸步[事]不离。“

苏陽看着父亲,和公司的关系是?父[文]亲说陈导演苏陽知勇双全,一定能胜[章]任寻找“蜂鸟”的角色,让这次拍摄[来]圆满成功,所以特意找到了华美保安[自]公司。这是宣传公司的千载难逢的好[i]机会。苏陽撅着嘴,有点不高兴。今[a]年,在市组织的散打比赛中,她技压[m]群芳,一举夺得女队冠军,正是华美[k]争夺保安公司荣誉。但是现在她有自[.]己的心事,不想离开公司。父亲看她[c]很讨厌,赶忙陈导演已经答应,如果[n]苏陽合作,不仅会给丰厚的片酬,在[恐]电影播出时也会打出华美保安公司的[怖]名字,这等于是为公司免费宣传,效[鬼]果比广告好。

“另外,我会带你去张麦卡,他在西[故]南服役过,我很清楚,”父亲说。

听到这里,苏陽的脸有点热了。难道[事]父亲注意到了什么?但是,既然张麦[文]卡也一起去了,她就不用推辞了。

苏陽满口答应,只给陈导演提示可以[章]吗?至于蜂鸟,现在的感觉太模糊了[来],男人和女人都不知道。陈导演吟咏[自]片刻,他说:“最多这是个游戏,所[i]以《蜂鸟》不难找到,否则电影就拍[a]不完。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下,《蜂鸟[m]》的标志是独一无二的。记住,他有[k]一个标志。”。

“难道他的头上写着‘我是蜂鸟'吗?”。

陈导演也笑着表示“说得太清楚就没[.]意思了,所以必须让观众稍微担心一[c]下吧”。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苏陽马上打电[n]话叫来了警备经理张麦卡。本来“张[恐]麦卡”的工作安排,由父亲交付比较[怖]合适,但“苏陽”有点迫不及待。张[鬼]麦卡去年从武警部队退役,直接进入[故]华美保安公司,但不到一年就担任了[事]经理一职。从他进公司那一天起,苏[文]陽就偷偷地喜欢上了他,一直用另一[章]种眼光看待他。张麦卡看着她的眼神[来]也有些奇怪。然而,不知为何,张麦[自]卡有意地保持与苏陽的距离。偶尔,[i]他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看着窗外,好[a]像在想什么。

张麦卡坐在椅子上,苏陽目不转睛地[m]看着他。她习惯这样看人,这是从一[k]个刑事出身的父亲身上学到的,会破[.]坏对方的自信。张麦卡再次转移了她[c]的视线。

苏陽告诉他们要去西南拍摄,张麦卡[n]表示难色。苏陽奇怪的问题是?张麦[恐]卡想说的话又停止了。苏陽“最近子[怖]公司的业务很忙很辛苦,所以这次的[鬼]拍摄决定请假去旅行。考虑一下西南[故]的奇山秀水,多么有魅力啊!”。也[事]有她没有闪烁的意思。那就是她和苏[文]陽在一起。但似乎不懂风情,犹豫不[章]决。苏陽有点不高兴,正要说什么的[来]时候,张麦卡的手机响了。在父亲打[自]来的电话中,他被直接分配了任务,[i]不得不无条件地服从。张麦卡无奈,[a]耸耸肩,说要回去收拾行李。

张麦卡看着离去的背影,苏陽想起来[m]了:这家伙心里有冰,希望这次的貂[k]蝉之旅能融化它。

赶紧拍拍背包,第二天早上有几个人[.]出发了。刚一出发,摄影师李平就开[c]始工作,时不时地捕捉镜头,这让苏[n]陽相当尴尬。陈立辉带着他们上飞机[恐],推倒汽车,最后来到山峰前。陈立[怖]辉停下脚步,对他们说。“前面没有[鬼]车经过,但离目的地不太远,越过这[故]座山,就是塔玛镇,以后你们就进入[事]访客的角色,七天后我在这里等你们[文],希望你们已经找到了《蜂鸟》,拿[章]到了行李。”。

告别陈立辉,几个人爬上羊肠小路。[来]苏陽和张麦卡整天游手好闲,爬山对[自]他们来说一点也不困难,两人的脚步[i]矫健轻盈。李平一边气喘吁吁,一边[a]时不时地操作肩部的照相机来记录周[m]围的美丽。

登上山顶,眼前一亮,隐藏在山上皱[k]纹中的蛋镇出现在他们面前。

塔玛镇位于云南省以西,背靠青山,[.]南临青牙河,是通往楚雄壮理的必经[c]之路。这里曾经因茶道马助的兴盛而[n]繁荣,又因茶道马助的衰退而寂静。[恐]从云南西到楚雄,再到中甸,过十二[怖]阑尾,梅里水就到西藏甲朗,碧土就[鬼]到邦达。北有丝绸之路,南有茶马古[故]道,这里曾经是一个繁荣的商贸帝国[事],是南方茶线通往西藏、印度的道路[文]。但是现在满目疮痍,很荒凉。

几人不经意间在边境流转的奇妙风景[章],快步下山进入塔玛镇,在高低石板[来]大道上来回走动了好几次,才发现这[自]个昔日繁华的交通枢纽和商贸中心现[i]在连一个客栈都没有。看到苏陽表示[a]为难,张麦卡说:“没关系,当地人[m]热情好客,我们随便找个人住就行了[k]。”。

说着,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瘦小女孩,一看见陌生人,就[c]笑嘻嘻地张着嘴,露出深紫色的牙齿[n]。苏陽出门前查资料,知道这是傣族[恐]女孩眼中最美的牙齿,是故意染的。[怖]可是,打动苏陽心的,还是女孩子的[鬼]手臂的纹身。那是一只漂亮的小鸟,[故]正要飞起来。叫住女孩,问她手臂上[事]的鸟是什么,女孩抬起头,回答说是[文]风鸟。“是蜂鸟吗?”胖乎乎的,手[章]里写着“蜂鸟”,问她知不知道,女[来]孩摇摇头,说是自己胳膊上追风的鸟[自]

苏陽看张麦卡,张麦卡笑着,摇了摇[i]头。苏陽也觉得奇怪,如果事情这么[a]简单,这部电影就没什么好看的了。[m]大概,毒品卡特尔的联络员为什么是[k]十三、四岁的孩子,但是因为那个“[.]风鸟”成为了线索,所以决定让她住[c]在她家里。房东是四十多岁的傣族阿[n]爸,这个漂亮的女孩是他的女儿,叫[恐]泰霞。

吃完饭后,苏陽和张麦卡习惯了城市[怖]的地形之后,决定寻找【蜂鸟】。苏[鬼]陽塔马的身份是演员,镇上的人也都[故]认为她像电影明星,尤其是摄影师李[事]平扛着相机,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文]大家远远地围观。坚强的张麦卡像卫[章]兵一样走在苏陽的旁边,更让她的身[来]影婀娜多姿。

苏陽和张麦卡在街上转了半天,大体[自]情况都明白了。瑶族、傣族、松鼠族[i]等少数民族混在一起。全村共180[a]0余人,傣族占多数。从他们中找出[m]一周内的“蜂鸟”并不容易。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回到住处,累[k]了一天的李平马上就睡着了。躺在竹[.]床上,好几次都没法翻身。不知为什[c]么,她感到一丝不安。自从踏上塔玛[n]镇以来,我感觉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恐]跟踪。这次的行程好像没有想象的那[怖]么简单。但是,谁会跟踪刚来的他们[鬼]呢。难道她太敏感了吗。

因为睡不着,所以出了房间,坐在门[故]前的楼梯上乘凉。月亮像水一样明亮[事],远处传来年轻男女的歌声,简直是[文]一首对唱的情歌。苏陽用树枝描着蜂[章]鸟的花纹,机器好像在脑子里高速运[来]转。蜂鸟是世界上最小的鸟,轻、快[自]、敏捷、优雅,但为什么会成为“毒[i]品贩子”的代号呢?有“蜂鸟”这个[a]代号的,应该是女孩子吧,美丽、喜[m]欢装饰、轻盈、能歌善舞。

苏陽从口袋里取出蜂鸟的印刷品,一[k]遍又一遍地看。陈导演一般认为「蜂[.]鸟」有独一无二的标志,不过,那个[c]标志那样想的时候苏陽突然变得明亮[n]抬起头的话,张麦卡的房间突然灯亮[恐]着。进入云南后,张麦卡越来越沉默[怖]寡言,她对他感到不协调。很明显,[鬼]他也很难入睡。他又有什么心事

这时,泰霞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光着脚[故]走了出来。她看着苏陽手中的照片,[事]好像见过这种鸟,在人的手臂上。当[文]我警惕地问那个人是谁时,泰霞把头[章]缩小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

2危险的茶会

月亮升得越来越高了。滇西的月亮,[来]美丽而温柔,似乎比家乡的月亮更宁[自]静。

苏陽看到泰霞,我有点失望。问了好[i]几遍,泰霞都不记得被谁看到了,但[a]是村里的女孩都有自己的纹身。苏陽[m]沉默,远处的歌声越来越清晰。

“姐姐,请用花梳梳一下头发。

花梳留在你手里

你的情我带走。“

清澈的男人的声音唱了。

“哥哥,妹妹是小麻雀。

每天都说

颗粒落在哥哥的心里。

惊情茶马道 短篇故事

变成大树的妹妹掉下来。“

一个少女甜美的歌声。

侧耳倾听,越听越有趣。泰霞告诉她[k],这是泰国家庭茶会。以茶为媒人,[.]用茶相遇,镇上的年轻男女载歌载舞[c],遇到喜欢的人,自由歌唱,恋爱。[n]

“可以去看看吗?”

泰霞点了点头,紧紧地裹着衣服,想[恐]陪她。两个人走出院子,只走了一会[怖]儿,就来到了镇西边的树林里。林边[鬼]燃起了篝火,篝火上挂着土瓶,热茶[故]烧开了。大约二十个人围着篝火,边[事]唱边跳一种说唱舞。苏陽远远地看着[文]痴迷唱歌的男女,后悔没带数码相机[章],更后悔没叫张麦卡。看得入迷了,[来]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走了过来。他的脸[自]上抹着黑色的煤灰,只露出两只眼睛[i],朝着苏陽弯下腰,问她能不能请她[a]跳舞。看苏陽有点犹豫,男子唱起了[m]情歌:

“哥哥是比恩芬奇

飞到妹妹的门前

妹妹要撒小鸡。

哥哥闯进任妹手里捉拿。“

苏陽对着他的歌声笑,于是让他牵着[k]手,把她拉到人群中。即使有陌生人[.]介入,茶会也没有变化,苏陽很快就[c]融入了。用简单明快的步伐,改变人[n]的队伍的形状变得很开心。她眼前多[恐]次浮现出张麦卡的面孔,希望能牵着[怖]她的手跳舞的是张麦卡。

过了两次,又换了队形,约她的男人[鬼]擦肩而过。两人离开的瞬间,苏陽的[故]腰被小刀刺了。吓得停下脚步,人群[事]围着两个人跳着环行舞。苏陽看着男[文]人,男人在她身边变换舞蹈,刀子始[章]终抵在她的腰上。人们散去,长长的[来]队伍飞出,男人用眼睛向树林深处示[自]意。身披武艺,尽管这个男人身材强[i]壮,但压制他应该不难。但是不想让[a]大家吃惊,想知道男人要做什么,坦[m]率地一起出了茶会。

走了几十米左右,苏陽停下脚步,问[k]道:“你是谁?”。男子用低沉的声[.]音说,如果想瞄准蜂鸟的话会死的吧[c]。苏陽目瞪口呆地问他,她是怎么找[n]蜂鸟的?男子冷笑着说,蜂鸟是很重[恐]要的鸟,如果被人碰了,就没什么好[怖]的了。有一个人因此差点死了,我不[鬼]希望她遭遇这样的事情。这么一说,[故]男子穿过树林,转眼间就不见了。

苏陽站在那里。这也是拍摄的一部分[事]吗这是她电影中的角色吗但是李平怎[文]么样呢如果这也是事先准备好的话,[章]李平应该在现场。你在偷拍吗?我环[来]顾四周,没有人影。

“苏陽姐姐,你在哪里?”。

苏陽承诺从森林中走出来。泰霞一看见她,就高兴地拿起她的手。苏陽我问你知道邀请她去森林的男人是谁吗。泰霞摇摇头。“什么样的男人?”

苏陽蜂鸟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2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