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 再碰一次黑段子

    再碰一次黑段子

    有个叫吴峰韩笑的女朋友。韩笑心地善良,聪明可爱,吴峰爱她。 在交通事故中,韩笑为了救吴峰,在车轮下惨死。吴峰沉浸在悲伤中,是因为觉得自己危害了韩笑。烦恼的结果,决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使韩笑复活。 带着这个想法问了很多人,大家都觉得他疯了。但是吴峰不气馁,继续寻找方法。 遇到了不惜下功夫的人,吴峰优秀的人。优秀的人说有办法,用招魂术唤回韩笑的灵魂,安装在符合韩笑灵魂的活着的人身上,韩笑就能复活。但是有两点。一个是优秀的人索取30万美元的好费用。第二,安魂曲必须在3个月内实行,时间一长,韩笑的魂魄就会消失。 也就是说...

    短篇故事 2024-04-17 2 0 女性
  • 再见,再见

    再见,再见

    拜拜(元:蛋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在挂电话时会说“再见”而不是“再见”。这不是我要说的细节。详细情况是,通过“再见”和“再见”,你可以分辨出电话对面的人和打电话的人之间的关系。亲近的人经常说“拜拜”。对于陌生人或没有深交的人,说“再见”是很正常的。为什么我会注意到?我既不说“再见”也不说“拜拜”,所以我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我只说……“切好吧”。为什么我会注意到?因为我女朋友总是对我说“拜拜”,而对别人说“拜拜”。呵呵,你都没听过我女朋友的“拜拜”声。我真的很难听。不标准,也不是西式的,有点低。我很讨厌她这种从...

    短篇故事 2024-04-16 21 0 电话
  • 孕妇的报复

    孕妇的报复

    ★孕妇的报复孕妇的报复1乔治文真是可恶!昨天工厂那边传来消息,又有一个员工跳了下来。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三次跳楼事件了。我没有办法再解决了。这件事迟早会曝光的。工厂的声誉也一定会大打折扣。“铃……”电话不恰当地响了,乔治文一声抓住电话,怒吼。“把钱放进去,一个人放200元,跳楼了,回来把钱放进去!”“不,老板”,秘书小王声音颤抖,继续报道“已经死了一个人”。这次是怀孕不能工作,不想离开工厂的孕妇。乔治文干脆直接解雇她,不住在那么脏的员工宿舍,可怜的女性是无法想象的。原本放弃的乔治文突然爆发了仇恨。他亲自去工厂视察,假装...

    短篇故事 2024-04-16 23 0 工厂妻子
  • 孕妇

    孕妇

    孕妇她一回到家就走过一条小路,两边都是住宅楼,今天走过一条小路时,看到一位女士弯下腰蹲在路边。她走近对方拍了拍肩膀,对方转过身,一副痛苦的表情,仔细听了之后,才知道对方是孕妇,回家的时候头晕,已经走不动了,就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你送我回家,我家在上面,你帮我就行了。”女人说。她没多想就答应了,扶着妇女上楼。女性为了表示感谢,留下她坐了一会儿,拿出酸奶招待她。天太热了,她没多想就把酸奶灌进肚子里,和朋友发了微信。“送孕妇回家,到她家了。”。过了一会儿,她头重脚轻摸不清方向,呆呆地看着孕妇狡猾的笑容,从隔壁房间出来一...

  • 越来越胖

    越来越胖

    男朋友张安失踪后,刘丽越来越胖了。 仅仅几个月,她就从90斤变成了百九十斤。这体重增长得太疯狂了。为了减肥,刘丽吃了苹果,跑步,多次尝试针灸,都没有效果。后来,她又开始使用绝食、熬夜打游戏、吸脂等极端方法,但越减肥越胖。 刘丽怀疑自己的肥胖与张安有关。几个月前,张安突然提出分手,两人在争吵中,刘丽失手把张安推到了水里。张安的尸体一直在水库里,除了刘丽,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有一次去水库游泳时,脚突然抽筋,她在水里挣扎,幸好最后得到了帮助,但还是被水呛了好几次。刘丽此时张安怀疑尸体的腐肉随着水流入自己的身体,像细菌一...

    短篇故事 2024-04-16 13 0 方法
  • 月夜的惊喜

    月夜的惊喜

    那天晚上,月亮的颜色很好。在仲夏的夜晚,我约好了同伴黑三,赏月,径直去了村东端的码头。真是巧合,那里静静地停泊着一艘小乌船。 先跳上小船,一下子把我拉上了小船。我们解开电缆,坐在船头,划桨也很麻烦。乌船缓缓移动,凉风习习,暑气消散,心情舒畅! 这里是有名的水乡,网纵横,芦苇原环绕。外面的人不容易进去,摇摇晃晃的话会迷路,更不是晚上的船。不可怕,这里的水道图,我们已经知道了。 不知什么时候水速变快了。我们无视它,还在打闹,黑三挠了我的脚掌,我大笑起来,又顺势把他捧倒了。扑通一声黑三掉进了河里。他不急着上船,好了好了,...

    短篇故事 2024-04-15 41 0 黑三怪物
  • 岳母

    岳母

    ★岳母什么是丈母娘,其实是上海人对丈母娘的称呼。这个故事也发生在一个叫“ly”的同事家里。她说爸爸妈妈以前是工厂的工人,住在居民的新村里。后来偶尔认识一下就成了朋友。刚开始谈恋爱,还没见过双方家长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个夏天,她爸爸吃完晚饭在家附近溜达,对面来了一位老太太。一副普通的样子,头发夹杂着白发,穿着素色的布裤。到了旁边,那位老太太突然向他问路,报告的竟然是ly妈妈家的地址,说该怎么走,在哪里。那么ly爸爸我想我当然见到熟人了,亲切地说,你来我这里,我带你去。然后低下头去妈妈家。走了一会儿,他回头...

    短篇故事 2024-04-15 24 0 爸爸ly
  • 圆楼里令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

    圆楼里令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

    圆楼出了幽灵,这几天,夜深了,听到砰、砰、砰的一声上楼梯的脚步声,一开始以为是小偷,一边大声吵嚷,一边用手电筒照着声音的方向,但周围怎么也看不到人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土楼里的女人们,吓得赶紧拉着自己的男人,躲到屋里。 也有几个人不信邪,拿着手电筒,站得远远的,一齐照着,到处找,还是看不到人的身影。是不是楼门没关好。小偷潜入,躲在暗处了吗 第二天早上,大家一起调查了一下,谁家都没有什么东西丢了。大家都断言如果是小偷的话应该还在建筑物里,让女人们看守玄关,但是结实的后辈们被建筑物包围着,试着后天看,但是后天看,连小...

    短篇故事 2024-04-15 33 0 脚步声
  • 月季花

    月季花

    ★月季花“啪!”一声,碗在地上摔成了一朵花。男人的愤怒没有停止。他头上青筋挺立,眼睛乱糟糟的像一个铜铎,就像吃人一样。他放下黑色的公文包,把门摔了下去。琴在那关大门的声音中,弯下腰,慢慢地捡起地上的碎片,长发散落在白色的瓷片上,像是做了一幅奇妙的工笔画。一不小心,手指被割了,她默默地,把手指放进嘴里吸了起来。她记得上次发生了同样的场面。他认为她每天做的都是腥味,故意想得高血压、糖尿病。结婚时买的景德镇细瓷米粒碗现在终于没有一个被摔坏了。现在,她怎嚒了,一切似乎都错了。大瓷片几乎没挑,琴站起来去拿扫把。打扫完了,琴打...

    短篇故事 2024-04-15 25 0 男人沙发
  • 怨灵

    怨灵

    冤案砰!砰!砰!砰!继青砖之后响起了几声,黑影凭空消失在屋顶上。若木鸡的唐知县和随从的书僮砚心还残留着,两人固身捣杵,简直像木雕一样动弹不得。“老……老爷……这是……是吗……鬼……鬼吗……”隔了好久,砚心还是先回来了,语无伦次地问道。“好的……好的……快叫曹师爷……快……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唐知县抑制住紧张的心,下了命令。马上,睡眼惺忪的曹师爷被邀请了。看着唐知县铁青的脸色,曹师爷注意到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听到唐知县的前后,曹师爷也吓了一跳。几天前被逮捕的杀人重犯张青松,因为证言和物证齐全,现在把他关进死刑犯...

    短篇故事 2024-04-15 17 0 唐知县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