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短篇故事正文

恐怖故事的雾之巷

iamk 短篇故事 2023-10-31 09:00:02 318 0

雾巷女尸

李方略居住的小城镇背山临水,风景[文]优美。最奇怪的是,到了冬天,街上[章]会起雾。在雾蒙蒙的日子里,整个小[来]城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雾中,从对面[自]的山顶眺望小城,就像雾中漂浮的海[i]市蜃楼,看起来就像仙景。

但是在这个冬天,李方略对小城的浓[a]雾恨之入骨。我明显地感觉到今年的[m]雾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浓,持续时间更[k]长。但这并不是让他寝食不安的真正[.]原因。让他不安的真正原因是,他每[c]天在雾中行走时,总觉得有什么东西[n]在跟着自己!

这只是一种李方略的感觉,一种从未[恐]被证实过的感觉,但这种感觉让李方[怖]略感受到一定的压力,让他对独自在[鬼]雾中行走有点抵触。

这天早上起床晚了,急忙去上班了。[故]但是他一下楼,就有大雾。他站在雾[事]中等了十几分钟,没等车,看到时间[文]越来越晚,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在[章]浓雾中步行去上班。

大雾天车少,路上过去显得很平静,[来]李六略到单位大约有两条街的时候,[自]他穿过一条小巷,刚到巷口,就听到[i]巷子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李方略本来不是看热闹的人,但奇怪[a]的是,那个喧嚣中似乎混杂着熟悉的[m]声音,那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但是[k]想不起来是谁的。正因为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好奇心才被激发,用鬼走[c]进了那条小巷。

李方略走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前面的[n]吵闹声不知什么时候就消失了,周围[恐]又回到了以前的寂静。李方略目瞪口[怖]呆,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聊,摇摇头,[鬼]转身要离去。但是当他转过身来时,[故]头顶上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他[事]连忙抬起头来,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文]降,掠过视线,“砰”的一声喘不过[章]气来。

李方略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面前趴着[来]一位女性。

那位女士脸着地,看上去李方略的只[自]是散乱的黑发和红疹的人的血泊,她[i]以奇怪的姿势趴在血泊中,估计脸已[a]经变得破烂不堪。

李方略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具女尸面前[m],至少呆了5分钟,才从极度惊恐中[k]抽出力气,急忙掏出手机报警。

等警察来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从[.]那名女性的事故到现在,旁边连看热[c]闹的人都没有出现,整个小巷里只有[n]李方略个死在地上的女性。

本来应该有很多人来参观的,偏偏谁[恐]也没来,心里很不安。他东张西望,[怖]浓雾笼罩着整个胡同,能见度不超过[鬼]5米。于是他开始奇怪地怀疑,从那[故]个女人死的那一刻起,这条小巷就离[事]开了世界。

不知等了多久,警察来了。他们进行[文]了不复杂的现场验证后,和李方略把[章]那名女性的尸体带回了警察局。

进入警察局后,一位姓吴的警察审问[来]了李方略。审问一直持续到傍晚,当[自]李方略离开警察局时,天空变得灰蒙[i]蒙的。

离开警察局时,“李方略”曾问过审[a]问自己的“吴警官”,那名女子是自[m]杀的吗。但是吴警官一脸顾忌,没有[k]回答他的问题。

死了就会死,在这个世界上从早到晚[.]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只是那个女人碰[c]巧在自己面前死了,真的不用那么在[n]意,李方略这样安慰自己。他不知道[恐]那个女人的姓是谁,长什么样,但他[怖]能想起来的只有一头浸在血泊中的黑[鬼]色长发。

一回到家,就洗了个澡躺在床上。

警察局的追踪

第二天,李方略被激烈的敲门声吵醒[故]。他披上衣服下了床,走到门前,眼[事]睛贴近猫眼看。门外站着昨天问他的[文]警察。

李方略赶紧打开门,苦涩地对吴警官[章]说。“吴警官,昨天问了我一天,今[来]天还问吗?你到底不明白什么?”

吴警官一副奇怪的表情,环视李方略[自]房间里,问“你一个人住吗?”

李方略点头说。“你是在这里问,还[i]是我跟你回警察,如果我跟你回警察[a],我先打电话请假,昨天晚了一天。[m]

吴警官摇摇头说:“没必要回警察局[k]。因为昨天没怎么问应该问的事情,[.]所以今天想再去一次现场看看,想叫[c]你,想确认正确的位置。”。

“是的,但是我刚起床,你能不能先[n]洗漱一下再去?”。

又是雾天,李方略皱着眉头,嘟囔着[恐]“这该死的雾”。吴警官听到这句话[怖],他微微一笑,“如果雾是狗屎,怎[鬼]么能杀呢?”

吴警官的提问让人莫名其妙,但是李[故]方略几乎不考虑就回答“晒太阳杀”[事]

吴警官突然停下脚步,盯着李方略看[文]了半天,看到李方略吓了一跳,他心[章]细地说:“你们为什么这么看我?你[来]们警察看谁都像坏人吧?天地良心,[自]那个女人的死和我完全没有关系。”[i]

吴警官点头表示相信李方略的话,“[a]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现场看看吗?”[m]

李方略呆呆地摇头。

吴警官凝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k]那个女人的尸体消失了!”。

“尸体失踪了吗?”。

“消失了,没有失踪。”。“昨天我[.]们把那具尸体拉回来后,因为她的脸[c]烂了,一直没能确认身份,所以没送[n]出去就暂时留在了警察局,我们警察[恐]局有一个房间,那个房间里有冰箱,[怖]是来的时候用来保管尸体的,冰箱里[鬼]有两个格子,可以保管两具尸体。”[故]“。

吴警官,脸上浮现出似乎在想什么的[事]极其可疑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又[文]继续了。“昨天晚上是我上夜班,警[章]察局除了我以外,只有那个女人的尸[来]体。”。

李方略静静地听着吴警官的话,不知[自]为什么眼前的吴警官的言行有些奇怪[i],和昨天问自己的时候感觉是不同的[a]人。

这时,他突然捂住嘴,低着头向前走[m]去。李方略目瞪口呆,赶紧追着他并[k]排走,“你是怎么发现尸体失踪的?[.]

“并没有失踪,而是消失了。”再次[c]强调“吴警官”后,他说:“今天早[n]上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房间里隔[恐]着窗户白色地展开,就像……”。他[怖]慌了手脚,接着说:“那个房间好像[鬼]有雾。”。

“房间里有雾吗?”“李方略”“吴[故]警官”的话越来越离题了,妨碍别人[事]真是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赶[文]紧找钥匙去开门,但是我拿了钥匙以[章]后,从窗外看,房间里的雾好像是散[来]了,但我不放心,就打开门进去了。[自]”吴警官眼神越来越困惑,他好不容[i]易咽下口水,接着说。“走进房间一[a]看,房间里一切正常,但我觉得它的[m]正常又是异常的。我看不到异常在哪[k]里,但我强烈地感觉到刚才房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集体失忆

“那间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c]

吴警官带着茫然的表情摇头。“我不[n]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但我打开了[恐]存放女尸的格子,发现里面没有尸体[怖]。”。

之前的吴警官对李方略说了,那个女性的尸体消失了,所以当听说冰箱的格子里没有尸体的时候没什么反应,只是说“是不是有人偷了尸体”。

恐怖故事的雾之巷 短篇故事

“尸体不是被偷的,是消失的!要说[鬼]多少次才能记住?消失,消失!明白[故]吗?”吴警官突然激动起来,对着李[事]方略怒吼。

李方略吴警官吓了一跳,“我记得,[文]消失了。别激动……”

“对不起,我很兴奋”吴警官也注意[章]到自己的失态,害羞地笑着说:“主[来]要是我下次遇到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自],无法抑制心情。”。

李方略宽容地笑着说:“没关系,请[i]继续说。因为心里有痛苦的事情,所[a]以说出来就好了。”。

吴警官同感点头接着说:“我发现房[m]间里没有尸体,当时慌了手脚,赶紧[k]打电话报告头,谁头听到我的电话,[.]反而问我什么尸体?我昨天跳下那女[c]尸,头听到就生气,问我这么大的事[n]情为什么不报告他?”

“你没有向你们的老板报告昨天的事[恐]情吗?”李方略插嘴询问。

“昨天从现场出来的是他带过来的队[怖]伍,需要我报告吗?”。

李方略目瞪口呆后做出反应,慎重地[鬼]说:“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老板得了失[故]忆症,把昨天的事情都忘了吗?”

吴警官点了点头,眼睛里流露出沮丧[事]和无力,“不仅是他,昨天离开现场[文]的所有人都不记得那个女人了,除了[章]我以外”。

“啊!”吴警官这句话让李方略有点[来]不信任。“如果只有你们老板失去记[自]忆是可能的,但警察局里所有人都失[i]去了记忆,那是不可能的。”

吴警官“是啊,所以最后他们说我上[a]夜班没休息,糊里糊涂的,把自己做[m]的梦想成是真的,我们老板特意给了[k]我两天假,让我好好休息。”。

李方略看着吴警官,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什么,但是他看了很长时间,也没[c]能从对方的脸上找到一点开玩笑的样[n]子。难道吴警官说的都是真的,警察[恐]局的人集体失忆,都忘了昨天跳楼的[怖]女人了吗?

“你没把问我的笔录给他们看吗?”[鬼]

“当然给你看了,那份报告是我在梦[故]里写的,让我检查一下有没有梦游症[事]。”“有人说我是故意逗大家的。啊[文]!昨天的事不是我的梦,我只知道是[章]实际发生的事。只是,那个女性的尸[来]体突然消失了,从大部分人的记忆中[自]消失了,现在证明昨天的事和那个女[i]性的尸体存在了。”唯一能接受的人[a],只有你。“

吴警官看着充满期待的眼神,李方略[m]的心突然“咯噔咯噔”了。他环顾四[k]周,发现隔壁的雾似乎比以前更浓了[.],浓雾把他和吴警官团团围住,仿佛[c]把他们隔绝在另一个奇妙的世界里。[n]

死亡再现

李方略和吴警官说话的时候,不知不[恐]觉就到了那条小巷。走到胡同里,两[怖]人不约而同地站住,一言不发地对视[鬼]着。

过了一会儿,吴警官终于开口了。“[故]其实,你不用跟我走,昨天的事,你[事]需要说的都说清楚了,而且除了我,[文]别人都不记得发生过这件事,所以你[章]也可以当它没发生过。”。

李方略微笑着摇摇头,说:“我骗不[来]了我自己的傻事。”之后,他率先走[自]向小巷。

整个胡同和外面一样,都被浓雾笼罩[i]着,只能看到身体前一两米的地方。[a]在浓雾中摸索前进,如两个盲人。

走了一会儿,“李方略”突然停了下[m]来,表情非常僵硬。吴警官看样子,[k]赶紧问他“是这里吗?”

李方略摇摇头,慢慢地说“我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

“怎么可能,我怎么没听到脚步声呢[c]?”。后面除了浓雾什么都看不见。[n]

“真的有人跟着我,是个女人。”。[恐]“难道不是那个女人吗?”

不知为什嚒,李方略的表情和语气让[怖]吴警官的心也有点毛茸茸的,但是理[鬼]性不允许他表现出一点胆怯,敢于对[故]李方略怒吼:“白天我从没见过你这[事]样疑神疑鬼,后面真的没有人,你怕[文]什嚒!”。

李方略犹豫着对吴警官说“走在我后[章]面,可以吗?”

吴警官目瞪口呆地说:“好,快走吧[来]。”。

两人没走几步,突然看到路边的电线[自]杆,赶紧喊:“别走,到地方去!”[i]

李方略回头一看,一副魂不守舍的样[a]子,问“是这里吗?”

对吴警官李方略说:“我记得是这里[m]。请再看一次,确认一下。”。

李方略东张西望之后,看着地上,点[k]头,又摇头,“我想是这里,地上为[.]什么没有血?”

李方略的话让我想起了吴警官,他快[c]步走到电线杆前,蹲下观察。过了一[n]会儿站起来的他对李方略说。“昨天[恐]这个电线杆也溅了血,我让同事给我[怖]拍了张照片,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鬼]

“我们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吴警官沉默了一阵,终于开口说道:“要不我们再

吴警官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1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