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短篇故事正文

山村的蛇

iamk 短篇故事 2024-01-02 11:20:01 90 0

有一个叫尾坊村的大山深处的古老村落。20世纪50年代初,发生了令人咂嘴的心灵事件。

村子里没有10户左右的房子[文]。村庄周围是一座陡峭的山,[章]进村的人大部分走在大约两三[来]尺长的土路上,整个村庄几乎[自]与世隔绝。

村民老张去年刚调到村里当村[i]长,家里经常养羊,一大早7[a]点多就把羊放在对面的山坡上[m]吃草。由于北坡光线强烈,足[k]以吸收雨水,老张羊都很肥,[恐]这也使老张很满意。

有一天,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怖]了。那天早上老张我追着自己[鬼]家的羊去村子对面的山坡上吃[故]草。今天阳光很好,我想应该[事]把家里的谷物搬到屋顶上晾干[文]。想到这件事,他看见一只在[章]北坡吃草的羊,数了数,一共[来]八只。

看到北坡上阳光普照,一只小[自]羊沐浴着久违的阳光,低着头[i]悠闲地吃草。看了那个,老张[a]安心地回头往家走。

老张回家后,选择新收割的谷[m]物放入簸箕中,拿到屋顶上晾[k]干。这时,邻居家的“李婶”[恐]站在“老张”的屋檐下看着“[怖]老张”说道。“喂,你家的羊[鬼]吃饱了吗?为什么不去放羊呢[故]?”。“我今天看到这天气晴[事]朗,这不是昨天刚从田里割下[文]的谷子,我的羊在山坡上吃草[章]的时候,正在晒谷子。”“哎[来]呀,我前几天听说我们村某户[自]人家一大早放牛也是去北坡吃[i]草的,晚上主人带回家的时候[a]发现少了两头,第二天在他家[m]门口不远的树桩旁,看到了两[k]头血肉模糊的被撕碎的牛尸体[恐],一只看到了肚子被撕碎或是[怖]被撕碎的牛。”内脏空了,另[鬼]一只牛头看不见了,以为被拉[故]了,看不下去的样子。老张听[事]了这话,赶紧放下地瓜里的干[文]粮,三步两步地朝北坡羊的位[章]置跑去。事情真的不是他预料[来]的那样,当老张到达北坡时,[自]站在那里数羊,发现不是8只[i],只有6只。老张发现情况不[a]妙,赶紧把羊赶回家。

老张今晚,我跟妻子说了今天[m]丢了羊的事,结果被阿翠骂了[k]一顿。然后阿翠和老张说:“[恐]你也真的不足以成事,败事有[怖]余。这是羊长大后打算卖个好[鬼]价钱,没想到被你丢了,真没[故]用。”又生气又生气,坐在长[事]椅上,叹了口气。老张赶紧安[文]慰他,“老婆,别着急,我会[章]想办法的。”

第二天早上,老张拿起悬挂在[来]储物门后面的旧猎枪,用布擦[自]得闪闪发亮,背着它,用麻绳[i]把宽大的宰牛刀系在腰上,把[a]马厩里的“烈风”这匹马拉出[m]来,骑着“烈风”,吧嗒吧嗒[k]地跑向北坡上羊不见的地方。[恐]

北坡是村对面山脚下的一个小[怖]山坡,站在北坡坡顶上,放眼[鬼]望去老张有房村尽收眼底。北[故]坡静悄悄的,只有几只蝴蝶在[事]草丛中飞来飞去。再往北坡坡[文]顶上爬一点就有一大片树林,[章]在树林的更上面大约有200[来]米的山峰。老张据村里人说,[自]两年前,村里一位80多岁的[i]姓白的老人突然死于怪病,死[a]的时候全身都长了毒疮,非常[m]可怕。白老死后,两个儿子没[k]钱给他买棺材,背着家人悄悄[恐]地把老先生的遗骨埋在村子对[怖]面的山上,也就是北坡上的山[鬼]峰上,之后也没有做老先生的[故]功德。过了几年,兄弟俩以为[事]这样事情都会解决,但从今年[文]年初开始,村民家的牛羊惨死[章]的消息不断。老张以前听了那[来]个也不能理解,不认真。但是[自]从村子的方向往对面山的那边[i]看,山顶上有云,每次他靠近[a]那座山,总是有阴风吹过,让[m]人感到不快。所以老张平时放[k]羊只需把羊赶到北坡中间,羊[恐]吃草时向坡顶方向跨出几步,[怖]他就会扬鞭打几下,追回原位[鬼]

到了北坡,老张下了马,在旁[故]边的树干上绑上了大风不入虎[事]穴,焉得虎子。“出于好奇,[文]我下定决心要进入森林。于是[章]我握着枪杆,把枪管放在另一[来]只手上,吓得一步一步地靠近[自]森林的深处。

此时已是午后时分,从树林中[i]吹来的阴风使老张感到战栗。[a]这片树林里的树几乎都是槐树[m],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射进来[k],映在林间的草丛里。老张走[恐]着走着,后面突然传来“咻”[怖]的声音,把老张的心举到了声[鬼]音的眼睛里。回头一看,两只[故]乌鸦振翅掠过树枝间,几片树[事]叶从树枝间落下,在树林间飞[文]舞。老张终于松了一口气,继[章]续往前走。走着走着,我感觉[来]森林里的树越来越密了。突然[自],从旁边不远处传来一阵沙哑[i]的声音。老张小心地朝着能听[a]到声音的方向走去。突然,眼[m]前的一幕使他惊呆了--两只[k]羊的尸体凌乱地躺在地上,身[恐]体一部分没有腐烂,一部分只[怖]剩下尾鳍的白骨。看到这情景[鬼],老张感到毛骨悚然,他“啊[故]”一声尖叫,冲出树林,用箭[事]头骑在马背上,跑着逃走了。[文]

走到家门前,慌忙推开门进去[章]。妻子阿翠正在做饭,他像个[来]受惊的孩子一样跳进阿翠的怀[自]里。阿翠急着问“怎么了?”[i]是什么吓到了像你这么大的男[a]人。啊,我的脸变白了。““[m]这是真的,我不是骗你的。”[k]“老张”我紧张地颤抖着说。[恐]阿翠用手指用力戳他的头,说[怖]:“你是老东西了,这么没用[鬼]的事,再大的事,也会让你惊[故]讶于你的德性。”“老张”冷[事]静下来“我今天一个人去找北[文]坡的森林,你觉得怎么样,我[章]昨天看到我们家的羊被咬死了[来],而且死相难看,从撕裂的痕[自]迹看,好像被咬到嘴里了,而[i]且羊身上的肉被整个吞下去了[a],没有发现指甲上的抓痕,因[m]为这件事。”一般认为,咬死[k]羊的绝对不是老虎或狼那样的[恐]野兽。阿翠我说:“听你说那[怖]么恐怖的话,明天早上我和你[鬼]一起去那里。”。老张挥手说[故]:“那里很危险,你待在家里[事]就行了。我在村里选了个帮手[文],带着男人,到最后去看。”[章]

第二天早上,去了村委会那里[来],召集了几名村干部,以及全[自]村的男女老少。老张说:“前[i]几天我家的两只羊不见了,大[a]家都不要随便,这只是事情的[m]开始,昨天我在北坡上的树林[k]里搜寻,发现了尸体,我想这[恐]绝对不是普通野兽咬的,对面[怖]的山上一定有什么怪物,也就[鬼]是不干净的东西,我家的羊一[故]次就被咬了。”丢了,但如果[事]你认为这是小事而不重视的话[文],以后村里的大佬们养的牛羊[章]猪等牲畜,就不能保证完全没[来]有危险了。所以,这是我们共[自]同面临的问题,为了我们共同[i]的利益,我们希望能够团结起[a]来,与暗处隐藏的邪恶力量作[m]斗争,只有这样,我们的村庄[k]才能恢复平安与宁的局面。村[恐]长老张话还没说完,在场的所[怖]有村民都报以雷鸣般的掌声。[鬼]

接着,指着老张人群中一个大[故]个子的那里,说:“张大帅,[事]你以后跟我走,这样路也有一[文]个人的配合。”张大帅李婶的[章]侄子,一米八的个子,胳膊的[来]力量,从小就没有父母,但是[自]被李婶的手养大,之后我参军[i]了。3年后,当连队中的连长[a]提升他时,他李婶考虑到丈夫[m]不在,一个人在家又老了,没[k]人照顾家,担心就是她。以那[恐]件事为契机,他放弃了在军队[怖]学习的机会而返乡了。听说他[鬼]的力气很大,李婶家里养了一[故]头三年的牛,几乎有五百多斤[事],他可以一次扛在肩上。大将[文]拿着一把钢刀,挂在他正殿的[章]墙上,闪闪发光,非常锋利。[来]这把小刀是他当年退伍归来时[自],连长送给他的上面刻着四个[i]字:“无往不胜。”在他出发[a]前连长又对他说了一句:“你[m]回去好好侍奉养母,记住,做[k]人要像这把刀一样,对付邪恶[恐]势力,不要娇生惯养,要坚决[怖]铲除。”是啊

就这样,老张乘着那股“烈风”带着张大帅再次出征。这次,老张坐在马背前,心中感受到史无前例的感动,并满怀必胜的信念,请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帮手。到了森林,在附近的树干上绑上烈风,拿出猎枪,高高举起枪床,杀气腾腾地走向森林深处羊不见的地方。然后来到发现羊的尸体的附近,突然注意到了。原来的草上什么都没有。此时老张对张大帅说:“我们俩现在分头行动,你找到什么遗骨之类的东西,马上向我汇报,”然后他俩摸索了不同的方向,过了一会儿,就看到旁边的树丛里,沙沙作响,这时,老张看到大帅一下子向自己所处的方向冲过来,魂不守舍地吼道:“快跑。有野猪。”“是啊。”

山村的蛇 短篇故事

看了那个老张也跑了。不一会[鬼]儿,他回头一看,发现那只野[故]猪离张大帅越来越近,这时,[事]张大帅跳了起来,双手一下子[文]抓住树枝,把两脚高高举起。[章]猪没办法冲上去追了老张。因[来]为有点累了,所以把手放在膝[自]盖上趴着呼吸。于是,大将趁[i]野猪毫无防备的间隙,折下碗[a]口大小的树枝,跳上野猪的背[m],用一只手紧紧抓住背上茶色[k]的毛,用另一只手挥舞着大棒[恐]子。野猪一边喊着“艾果”,[怖]一边突然翻身,把大帅打倒在[鬼]地,大帅紧紧地握着手,不停[故]地敲门。即使血从那只猪的头[事]上迸出来,溅到树枝上,大将[文]也不停地敲,直到手变软。发[章]现野猪没有呼吸,就去找了老[来]张。这时,老张已经被恐惧冲[自]黄了脸,瘫在地上,精神昏沉[i]。大帅舍棍子走过去,拍着老[a]张的肩膀安慰道:“别害怕,[m]有我在,别说野猪了,就是猛[k]虎,一只我这棍子打死一只,[恐]来十只打死十只。“老张喘了[怖]口气,才回过神来,吞吞吐吐[鬼]地说:”刚才我也被那恶畜吓[故]了一跳,你把他打死了,不过[事],还是救了我的命,谢谢。“[文]是啊。”

过了一会儿,老张突然听到不[章]远处树林里有一阵嘈杂的声音[来],他想去了解究竟,被大帅叫[自]住了。他说:“一动不动,我[i]先走一步吧。”随后张大帅走[a]到声音的地方,直到消失在老[m]张的视线中。

无论过多久,大将都不会从那[k]里出来。老张我觉得情况有点[恐]奇怪,握着猎枪大胆地往那边[怖]走。来到树叶繁茂的地方,用[鬼]手拨开树枝和叶子,在被一片[故]树叶覆盖的深处的空地上,有[事]一条全身长着黑色斑点的像水[文]槽一样大小的大蛇。阿纳康达[章]张开大嘴,露出四颗牙齿,保[来]持着空着的姿势。从蛇的口中[自],混入大蛇唾液的血慢慢地流[i]出来,变成了血泊。大蛇紧紧[a]地缠在一块墓碑上。老张一看[m]到大蛇,脚就瑟瑟发抖,站不[k]起来了。显然张大帅瞬间就被[恐]大蛇吞没了。在慌忙瞄准之前[怖],我对着蛇开了几枪。蛇的周[鬼]围有火花,但是蛇一点也不动[故]。无论是大蛇的身体,还是缠[事]绕着蛇的墓碑,都没有发现血[文]迹。老张一瞬间慌了手脚,他[章]觉得那条大蛇是白老先生灵魂[来]的逃脱。仔细一看,上面刻着[自]“白氏柏霖之墓”。白翁去世[i]后,由于两个儿子的疏忽,灵[a]魂没有成为别人的东西就死了[m],转生成了大蛇,坐在坟墓周[k]围,经常骚扰村子,让村子里[恐]的人混乱。

这条顽固的大蛇没办法,只好[怖]回到了村子里。之后,老张邀[鬼]请了村里稍有名气的巫师龙须[故]子,向他咨询对策。龙须子说[事]:“凡重达七八十斤以上的大[文]蛇,藏在山林之间,很可能是[章]一些先人灵魂托付的肉身,千[来]万不要惹它生气,更不要杀它[自]的命。“我问他怎么办,他说[i]明天早上第一次一起去看看。[a]

不久就站在蛇的墓碑前,蛇变[m]成了黄土色的道服,站在那前[k]面一段时间,不久就摇着铃铛[恐],左右摇晃着身体念着咒语,[怖]用两根手指,从袖子里拿出一[鬼]张纸币,狠狠地扔到了额头上[故]。等那张钞票粘了蛇的额头一[事]会儿,龙须子回头对老张说:[文]“两天后,你来看看。“是啊[章]。”

老张龙须子一边想着是不是在[来]装神秘,一边半信半疑。回到[自]家的晚上12点多,他看到窗[i]外闪着闪电,随后听到了雷声[a]。那声音就像一颗炮弹落到附[m]近,地面震动了一会儿。然后[k]打开门一看,周围很安静,一[恐]点雨也没有下。两天后,老张[怖]按照龙须子的吩咐去原蛇缠绕[鬼]的墓碑处观察,还走近墓碑的[故]某个位置站起来看一缕青烟,[事]还伴随着一股焦臭味。走近一[文]看,缠在墓碑上的大蛇全身烧[章]得黑漆漆的,冒着烟,上半身[来]垂在地上,一动不动。蟒蛇显[自]然是被那晚的雷电打死的。

从那以后,尾坊村变得像原来一样安静了。这一天,老张一大早,赶羊来到北坡上,嘴里叼着烟,吐出“呼”烟圈,从看着朝阳后的斜坡上喷出来,染红了整个斜坡,嘴角带着微笑。

老张北坡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