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正文

凶尸作者-半粒豆

iamk 鬼故事 2023-09-18 10:40:01 418 0

“贞陇”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的名字。明末清初躲避战乱的人们来到这里,看到此地偏僻宜居,便安顿下来。随行人员中有道士。据说是根据风水学找到这里的,应该以道士的意思命名为“真龙”,但是村民们害怕事情,害怕被皇帝骂,所以改名为“贞陇”。但现在看来贞陇人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虽然祖辈们到这里避难已经一百多年了,但官、兵等从来没有出现在他们村里,所以长期以来一直是政治势力的空白区,一般村里的一些重要决议都是村里德高望重的前辈们决定的。百年前成功躲过战争祸害,但受贞陇村交通拥堵的干扰,当初避难时人们中的文化人只有道士一人,没有留下书籍的笔迹,所以一代贞陇人都“瞎了眼”。

事件的转机出现在三十多年前,勘探[文]黄金的武警部队发现了这里。刚开始[章]队长还只是很高兴,但我觉得能在这[来]深山里找到村子住一晚真是太好了。[自]当队长带着一行人来村里找村长时,[i]发现一切并不像他最初想象的那么简[a]单。他注意到村民们还在竖起皇冠,[m]惊呼“麻衣布履”。双方就这样对峙[k]了一段时间,幸好部队方面也是训练[.]有素的人,对这种事情也耳熟能详。[c]当村里的长辈们出来时,队长透露了[n]自己一行的身份,说明了来这里的目[恐]的。长辈们听到后又惊又喜,并不是[怖]队长说的话都听得懂,但只要不是来[鬼]村里捣乱就行了,大方地接受了。晚[故]餐上,一开始大家都在打招呼,后来[事]几乎队长一行都在跟长辈们说外面的[文]事,说话的人滔滔不绝,听的人都着[章]迷了。在长辈的亲切邀请下部队住了[来]一夜,后来长辈说出了自己的愿望,[自]想请国家派一位教书老师,结束了贞[i]陇村无文化的历史,队长毫不犹豫地[a]答应了。

让我们回到2005年。现在的贞陇[m]村比以前好多了,当初队长回到营地[k]后,通过向上司反映自己发现的情况[.],逐级汇报,半年后有关部派人接管[c]村的同时还派了支教教师。但交通滞[n]后仍然是阻碍村庄发展的首要问题,[恐]贞陇村仍然滞后。贞陇村位于我国西[怖]部山区,山高林密,地势险峻,到贞[鬼]陇村只能步行,仅山路就需步行5天[故]左右,其间常有豺、虎、豹等猛兽出[事]没,危险重重,可谓九死一生。然而[文],贞陇风景十分秀丽,全村位于两座[章]蜿蜒盘旋的巍峨山中,村东有河,是[来]贞陇人的母亲河,素有“珍珠”之称[自],“珍珠”水十分清澈,平静的水面[i]上总是雾蒙蒙。从山上看村,村里的[a]房子若隐若现在整齐的田垄和树林灌[m]木中,青翠的墙壁灰色的黑瓦,还有[k]袅袅的炊烟,和谐美丽。从村庄往山[.]上看,到处都是“生命”、红果、绿[c]叶、奔跑的兔子、飞翔的鸟儿、生机[n]盎然的景象,自然之美。全村占地3[恐]000多亩,有500多户,总人口[怖]1200人。贞陇人公墓位于“珍珠[鬼]”下游,是一座大山丘。

最近村里发生了三件大事。第一,经[故]过严老师的努力,政府派新教师到村[事]支教。据说他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文]严老师由于过度劳累不幸倒在床上将[章]近半年,但感觉自己的时间不多的他[来],看到村里的孩子没有读书,心里非[自]常难受,给“省教育部”写了几封信[i],表达了希望外调教师进来的强烈愿[a]望,现在却做到了这一点。二是贞陇[m]村有电。王村长此时正带领村青壮年[k]25人与国家电网工程师傅们加班架[.]设电线。新老师一来,全村就可以用[c]电了啊。这说明贞陇村的生活又走向[n]了一个新台阶。第三件事:小李家的[恐]第四个男人疯了。前天在河边打水的[怖]时候,好像被什么吓到了。就在这时[鬼],小李狂奔着哭着喊了起来。“有鬼[故],有鬼!”大家听到声音都冲了出来[事],但是李先生的衣服被打了个大洞,[文]右脚的鞋子也不知道掉到哪里了,脚[章]突然软了下来倒在地上。第四条裤子[来]也湿了,屎味扑鼻而来。大家急切地[自]想知道老四遇到什嚒事把他吓坏了,[i]可是老四再也不开口,只是瞪着一双[a]空洞的眼睛。从河里观望回来的几个[m]人,向大家摇摇头,说河里什么都没[k]有,只找到第四只鞋和挂在灌木上的[.]衣服残片,水桶可能顺着河水漂走了[c]

今天是新老师赵青来贞陇村的第一天[n],村上在村政府举行宴会,为赵老师[恐]迎风,慰问了不远处接赵老师的张副[怖]村长一行。但是,王村长带着随行的[鬼]村民慌忙跑进了村子。正要向村政府[故]打电话的时候,孩子们也看到了,边[事]跑边喊。“有电啊,有电啊,新老师[文]一来就有电啊!”王村长突然停下脚[章]步,双手拦住一起跑的村民。然后,[来]他把头转向那些孩子们,脸色阴沉,[自]声音颤抖着问道。“新……新老师已[i]经……来了吗?”“是啊。”孩子们[a]兴奋地回答。“我现在在村政府喝酒[m],王叔叔,今天可以通电吗?”“快[k]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

在宴会席上,当大家谈论正兴时,门[c]外传来一阵朴素的声音。“赵……赵[n]老师盼着你,我们贞陇的孩子又在看[恐]书了!”。然后,兴奋得满脸通红,[怖]全身颤抖的熟悉身影进来了。原来是[鬼]刚回村的王村长,王村长正对着赵老[故]师敬拜。“小王,我代表全村向您道[事]谢了!”。我现在都快跪下来啦。小[文]赵连忙去接他,不停地说:“快起床[章],快起床。”没遇到过这种事的小赵[来],感动得有点目瞪口呆,拼命地把王[自]村长往上拉。“我受不了了,叔叔,[i]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别那么出去[a]。”。

很快,桌子上追加了餐具。大家打招[m]呼后,张副村长开始向王村长提问。[k]“嘿,王先生,你那边的电线架设得[.]怎么样了?今天通电吗?我准时来接[c]我们赵老师,别忘了我们俩曾经有过[n]赌博的约定,一开始谁说比我先完成[恐]任务?”“啊……你不是说今天之内[怖]吗?今天不是还没有……吗?”王村[鬼]长问张副村长颜色变了不自然。“看[故]你紧张得这样,肯定不顺利,来吧,[事]先罚酒再说。”张副村长皱着眉头,[文]内疚地看着赵青,走向王村的长发。[章]“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来]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自]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i]不不不不不不赵青急忙为王村长打了[a]一个回合。“好吧好吧,张先生,别[m]为难王先生,赵先生不急,急什么呢[k]?”在座的长辈说话,张副村长已经[.]不再为难王村长了。

宴席一散,王村长就把张副村长拉到[c]楼上的办公室,看到门外没人,赶紧[n]锁上门。如今,长期忍着心事的王村[恐]长也忍无可忍,抓住张副村长的右臂[怖]嚎啕大哭。“老张,出大事了!我们[鬼]死了好多人!别让赵老师知道,否则[故]他一定会离开贞陇村!”张副村长惊[事]呆了,在接风宴上想着王村长的奇怪[文]举动,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问道[章]。“发生了什么事,谁死了?你是这[来]么说的!”王村长急忙啜泣,深吸一[自]口气,用沙哑的声音说。“我们架起[i]电线队伍只留下我和东村李二娃,其[a]他都死了!都死了!就在离我们贞陇[m]村墓地不远的高林里!”

就在李先生目瞪口呆的前一天,王村长带领电线铺设队将电线铺设到距村3公里的贞陇墓地。最多再过两天村里就可以通电了,这时队伍就可以回村里过夜了。不过,已经确信会胜利的王村长想吓吓全体村民,在超额完成今天的任务后,王村长让球队在离墓地不远的树林里过夜。为了让野兽生存,把树枝集中起来做成大篝火,二十七号的人就在篝火周围挂上简单的大衣,呼呼地睡着了。之后的三个人要守夜了。大概是凌晨1点左右,王村长、李二娃和谢小五被上次守夜的人叫醒,王村长揉着惺忪的睡眼,在夜空中望着那明亮的满月,心中顿时充满了喜悦之情。王村长看到篝火,已经快烧光了。我摸了摸堆着的柴火,发现柴火也用尽了。于是小声叫李二娃去捡柴火,让谢小五一个人不在家。附近的周围已经几乎没有柴火了。趁着皎洁的月光,王村长带着李二娃走得更远。走了十分钟左右,树林里突然起雾了。它也越来越浓,不久可视距离就切到了10米。王村长觉得快要迷路了,急忙抱着捡来的柴火和李二娃回来。一路上他们听到了自己队伍那边传来的吵闹声。感到发生了什嚒大事,心里越来越紧张。舍着柴火拼命跑到校园里。视野越来越差,已经不到2米了。只是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跑去了。“砰,砰!”两声钝响之后,两人同时撞在同一棵树上,昏了过去。

凶尸作者-半粒豆 鬼故事

两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k]头顶上射着耀眼的阳光,雾早已散开[.],一束光穿过森林,森林里一切都很[c]清楚,鸟儿们还在枝头欢快地歌唱着[n],从那边飞到这边,乐不可支地休息[恐]着气氛很平静。两个人互相支持着,[怖]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朋友们都没[鬼]事,就去了校园。他们终于到达了昨[故]晚的驻地。在陌生、可怕的驻地,队[事]员们的尸体散乱着。大部分都不完整[文],到处都留有干血迹。“是吗……”[章]一声尖叫之后,李二娃两眼发黑,双[来]腿缩成一团倒下了。王村长勉强撑得[自]住,他靠着一根小树干努力不让自己[i]倒下,用沙哑的声音喊着一大群人的[a]名字,“小5!是刘先生!大明,是[m]个疯子!……”“你在哪里!出来吧[k],别躲起来!”。王村长看到前面倒[.]下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在动,急忙向那[c]个人跑去。走近的时候,王村长吓了[n]一跳。那个人的背上有一个很大的伤[恐]口。血浸湿了衣服,乳白色的骨头在[怖]伤口的深处若隐若现。很辛苦。王村[鬼]长用右手搂着那个人的背,小心翼翼[故]地把他翻过来,原来要感谢小五先生[事],“小五先生,你忍着,我这就去看[文]医生!”一听,王村长泪流满面。“[章]到底是什么,是什么让你遭遇了这样[来]的遭遇!”看着谢小五嘴里不停地唠[自]唠叨叨,王村长把耳朵轻轻地凑过来[i]“村……村长快点……快跑,有……[a]有脏东西,从后面偷……是奇袭……[m]袭击我,”“哇”谢小五吐出一口鲜[k]血,隔了一段时间继续说:“还杀了[.]……杀了光……全队人。”我示意你[c]快走,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王村长[n]用身上穿的外套盖住谢先生的尸体,[恐]然后摇醒昏厥的李二娃,将一起死去[怖]的队友们当场火葬埋葬。告诉李二娃[鬼]这件事不能随便向第三个人解释,两[故]人急忙赶往贞陇村。

李二娃从小就很听王村长的话,相信[事]他也不会乱说的。两个人回来的时候[文]也找借口说要来拿重要的东西。“你[章]想怎嚒办?很多人死了我可以瞒着你[来]到什嚒时候,”张副村长严肃地问,[自]“千万不要告诉赵老师!不然他一定[i]会被吓跑的,严老师辛苦帮助我们贞[a]陇村得到一个老师,不能失去!我痛[m]苦到现在隐藏这一个目的!脏东西的[k]事,说了也没人相信。佛祖,求你不[.]要来贞陇村。“王村长说。“王先生[c],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张副村长不[n]得不告诉王村长,李先生打水时被“[恐]水鬼”吓疯了。“小李疯了,我听说[怖]你遇上了水鬼,但没有被夺去生命。[鬼]”“什么!喂……混蛋!我要杀了…[故]…我要杀了!”王村长又生气又害怕[事]“这件事一定要通知上级,不管他们[文]信不信,马上我带李二娃出山通知![章]

吃完了接风宴,严老师把赵青叫道了自己的病榻前。赵青看到严老师的床前的小书桌上堆满了村民们送来的水果和鸡蛋,屋里还有一个专门照顾严老师的小姑娘,赵青一进来,小姑娘就很有礼貌地给赵青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严老师,病好些了吗?”赵青关切地问道。“好多了,快坐快坐,”严老师微笑着说,“小赵你能来我很高兴,这下贞陇的孩子又有书读了。贞陇人一向都是热情好客的,这么善良朴实的人却困在这个穷山坳里出不了头,谁看了都于心不忍,我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但我真心希望你能留下了教导贞陇的孩子们,咳咳,”严老师越说越激动,一行浑浊的泪水划过了布满皱纹的脸颊,却止不住了,“你能答应我吗,永远也不要抛弃贞陇人!我知道,要你做出耽误你前途的决定是多么的可耻的事,可是我……我,”赵青一把抱住了严老师,动情的说道,“严老师,你别说了,我当初选择来了这里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不瞒您说,我从小就是个孤儿,很少受过别人的关爱,但是我来到贞陇村以后,我发现这里的每个人

村长老师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1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