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正文

须眉的女人

iamk 鬼故事 2023-09-18 12:00:01 362 0

我和表弟在苏州的时候,住在旧城区的百年旅馆。虽然设施很旧,但是离繁华街很远。但是旅馆的住宿费很便宜,吸引了来苏州旅游的年轻学生们。吃完晚饭,大家聚在一起,聊聊青年们喜欢的话题。

有一次,刚吃完晚饭,客厅里就有七[文]八个人聚在一起聊天。突然灯光闪烁[章],顿时陷入黑暗!

怎么了?

有人尖叫起来,老板娘赶紧打开手电[来]筒,对着灯泡看了看,说:“啊,好[自]像保险丝断了。”。她对老板娘喊:[i]“爷爷,换保险丝!”。

老板慌忙跑了出去。

老板娘说:“对不起,这个房间真的[a]太老了。”。

我微微一笑。“没关系!那老板娘为[m]我们讲鬼故事吧。在这种情况下,才[k]有气氛!”

老板娘说:“好,我们来谈谈这家旅[.]馆吧!”

她关掉手电筒,随即又陷入黑暗之中[c],不久老态龙钟的声音缓缓响起:

“在经历了大凡年代的房子里,流传[n]着很多可怕的故事,我们来谈谈这个[恐]房子吧。一百多年前,在苏州刚开户[怖]的时候,来自上海的买家是他的第三[鬼]套房子小妾秘密地建造了。上海人为[故]什么跑到苏州金屋藏娇呐。因为他的[事]妻子凶暴,继父是上海道台这样的大[文]官,不能收买而犯罪。偏偏他又爱上[章]了一个妓女,做她的替身,于是在苏[来]州建了这个窝。每次请求为洋鬼子工[自]作的时候,就偷偷地跑到一个叫“小[i]妾”的地方去私会。但是,世上没有[a]不透风的墙壁。这件事终于被买来的[m]老婆知道啦。她舍不得夫妻间的感情[k],把愤怒发泄到了小妾身上。给苏州[.]的这个家带来威势好的姊妹们,给予[c]了惩罚小妾。嫉妒的女人很可怕。她[n]说。“如果你用这张脸诱惑我的男人[恐]!”我需要你这张脸!'竟然残忍地剪掉了小妾的脸!

从那以后,这所房子里开始有一个穿[怖]着鲜艳旗袍的幽灵在徘徊。她每次都[鬼]把脸藏起来,不知道脸是怎么回事![故]住着一个大胆的人,半夜幽灵出现,[事]用袖子遮住了脸。大胆的人一点也不[文]害怕,反而笑嘻嘻地说。女性慢慢地[章]放下袖子,哭喊着“把我的脸还给我[来]……”。

凄惨的鬼叫声,突然从黑暗中飘了一[自]张在空中,惨白的,只有皮肤,没有[i]五官的脸,大家马上都喊了!

这时电灯又回来了,仔细一看,老板[a]娘把手电筒放在下巴上故意开着。因[m]为有强烈的光线照射,所以在黑暗中[k]乍一看像是无面的人。这时,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餐时,桌上的一位青年脸色[c]苍白。就像京剧里的丑角在脸上涂了[n]厚厚的一层白粉。大家都觉得不可思[恐]议,纷纷发问,那青年摇摇头,嘴里[怖]喃喃自语。“你们不信,你们不信![鬼]

我好奇地问:“你说说看,到底发生[故]了什么事?”。

青年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小心[事]翼翼地说。“昨天晚上,我遇到了一[文]个没脸的女人!”

“哈——”

须眉的女人 鬼故事

在餐厅里突然哄堂大笑。

青年气得怒气冲冲,突然站起来,满[章]脸通红,愤慨地叫了起来。“到此为[来]止!你们不信就算了,何必费劲挖苦[自]呢!”

老板娘看到快要和好了,赶紧出来说[i]:“好,你说啊,到底是这么回事![a]

那个青年徐徐如下所述。

“昨晚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我非常好[m]奇,半夜听到阁楼上有人吵吵嚷嚷的[k],有什么动静。哦,我住在三楼,离[.]阁楼最近!于是我胆子大了,穿上衣[c]服去看。到了阁上,果然不出所料,[n]是中国人。”有一个女礼服,背对着[恐]我,借着月光,我看到她身材美丽,[怖]梳着短发。一开始有旅馆的人在恶作[鬼]剧吗。于是我走上前拍拍她的肩膀,[故]说:“嘿,你半夜在干什么?”。她[事]慢慢地转过身,袖子遮住了脸,我突[文]然吓得头皮发麻。我当时是不是心动[章]了,没有脸的女人。我吓得摔了一跤[来],跑下了阁楼。一直忍耐到天亮!”[自]

我疑惑地说:“你没见过她的脸,怎[i]么知道是个没脸的女人?”。

青年吃惊地说:“等我看到她的脸,[a]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你们说话吗?”[m]

青年这个座位的话毕竟,半信半疑的[k]人很多,有好事的人马上就到阁上,[.]除了乱七八糟的杂物什么都没有。上[c]面积满了灰尘,一个人只看到了凌乱[n]的脚印,就是那个青年。

这件事笑死我了,可是到了半夜,我[恐]正死着睡觉,突然被可怕的尖叫声吵[怖]醒,慌忙拖着拖鞋冲出了房间。隔壁[鬼]的程飒也正好衣着不整地走了出来,[故]两人对视着,说:“声音是从楼上来[事]的,我们上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一起跑上了阁楼。不少[文]人听到尖叫声就起床,和我们一起去[章]看。

在阁楼里,我看到一对小情侣惊恐地[来]变成了一堆泥,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自]大家不禁愤怒地笑了起来,问道:“[i]在一个好睡眠中把你们吵醒了,你们[a]俩在干什么?”。

那对情侣的女人哭着说。“我们……[m]我们在楼上约会,遇到了一个没有脸[k]的女人!”

大家一瞬间惊呆了,打着手电筒往里[.]找,结果什么也没找到。于是常常安[c]慰情侣,以为他们会找一个刺激的约[n]会,或是眼花缭乱,或是在金星的反[恐]光或灰尘中被螨虫袭击,出现一个不[怖]体面的女人。

我们无聊地回去,合上被子,满脑子[鬼]都是没脸的女人的事。我没有脸,那[故]又怎么样。是像鸡蛋一样光滑,还是[事]满是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突然一[文]个满头是血的女人手里拿着皮,向我[章]扑来……我尖叫着,很快就醒了。

幸好只是梦!我送了一口气,浑身是[来]汗,在温暖的春天五月,真是难受。[自]我走进浴室,把门锁上了。然后泡在[i]水里,早上能泡在热水里真的很开心[a]!热气弥漫,顷刻间整个浴室都充满[m]了,就像云层上的仙境一样闷热,但[k]我不是神仙。舒舒服服地洗澡,唱歌[.],擦身穿衣服,然后在镜子上贴上黄[c]色。镜子被蒸汽笼罩着薄薄的水雾,[n]模糊不清,镜子里似乎映出了什嚒东[恐]西。我伸手擦了擦镜面,空虚地颤抖[怖]着浑身僵硬。

镜子里,我的身影后面,竟然还有一[鬼]个女人!她穿着经典的旗袍,身材十[故]分柔美。但是,脸总是被袖子遮住,[事]好像是害怕别人窥视。

我脑子不好,脖子像个机器人,一节[文]一节地转回去,如果是个没脸的女人[章],她真希望我看看她的脸吗。

但是我转过身去,后面什么都没有。[来]空荡荡的,除了摇摇晃晃的蒸汽什么[自]都没有。我眼睛重叠,难道是我的幻[i]觉吗?

我几乎飞快地逃出浴室,走出门外,[a]程飒好奇地问道。“如果是男姐姐,[m]你的脸色好白,身体不舒服吗?”

“我……”

我很僵硬,不知道该说什嚒,好久没[k]吞吞吐吐地说了。“我遇到了一个没[.]有脸的女人…”

程飒大笑起来。“阁楼里不是也有吗[c]?好,下次把她叫出来,让我也看看[n]!”

我摇摇头,说:“不是在阁楼上,而[恐]是在浴室里。刚才我洗澡的时候,一[怖]个没脸的女人站在我身后,把脸藏起[鬼]来。”。

程飒看到我的脸很严肃,又知道我平[故]时不乱说,不由得相信了几点,摸着[事]我冰冷的手安慰说:“真是个没脸的[文]女人吗?你看到她的脸了吗?不是一[章]直在阁楼吗?怎么跑到浴室来?”

“我……我不知道。好可怕……”

我第一次这么惊讶。那个没脸的女人[来]好像哪里都没有,随时都会扑过来的[自]。到了晚上,我拉着程飒的手,喉咙[i]颤抖着。“你,你和我在一起,我真[a]的很害怕…”

程飒点点头,“好吧!”

他安慰我躺下,守在床边。我抬头看[m]着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前的[k]少年成长为男人。我有点放心,今天[.]一整天都感到害怕,精神疲惫,渐渐[c]睡着了。

梦中,旗袍下没有脚,仿佛看见一个[n]幽灵般从浴室飘来的女人。我惊讶地[恐]径直从床上跳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她[怖],看着她慢慢地飘到我身边,我呼吸[鬼]很快,在五月温暖的夜晚,嘴角吐出[故]了一片白雾。

程飒趴在床边,死着睡,随时随地,[事]从未像现在这样寂寞绝望过。

我突然意味着这不是噩梦,这是真实[文]的场景!

我紧紧地握住程飒的手臂,目不转睛[章]地盯着无脸的女人。程飒喊:“如果[来]男姐是霸道!好痛!”。

我结结巴巴地说:“没有脸的女人…[自]…”。

程飒揉了揉眼睛,顺着我的眼睛看,[i]突然僵住了,变成了石化状态。这个[a]男人……在关键时刻也靠不住……

一个无脸的女人慢慢地飘到我们身边[m],那袖子还把脸遮得紧紧的,幽玄地[k]说。“这位女士,这位女士,这位女[.]士要求两位女士帮忙!”

我终于大胆了,仍然吃着说:“忙什[c]么,你先说。”

一位没有脸的女士说:“女孩脸都红[n]了,真难看,我想找两个人帮忙,帮[恐]我整理一下脸上的问题。”。

我吓坏啦。你不会是想挠我的皮充填[怖]吧。这个妖怪也挑肥拣瘦,不要别的[鬼],只是看着我这个漂亮一点的女人。[故]于是,“这个,女孩子太丑了,没用[事]吧!”

一个没有脸的女人说:“好啊,等你[文]看到我的脸再说。”。

“讨厌!”

我嘴里说不要,眼珠不知为何,受到[章]了某种奇怪的吸引力,盯着一个没有[来]脸的女人。随着她的袖子慢慢地掉下[自]来,我张开嘴,几乎喊了出来。

……

“哈哈”

我和程飒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对面[i]的情景真的很开心。只是看到一个没[a]有脸的女人放下袖子,并不像传说中[m]的那样没有脸,她长得很美。但是,[k]一个端庄的美女,下巴上留着胡子。[.]想想画面有多大变化,有多奇怪,就[c]像周星驰电影里那个专门女装的,胡[n]子挖鼻孔的家伙,恐怖片成了搞笑片[恐]!我终于注意到,刚才那句话里的“[怖]赤露”是“耻”,吴语发音相同。

那胡子眉女羞答答地掩着脸,跺着脚[鬼]说:“你们也嘲笑我吧!”就走了![故]

我喊了一声。“别走,我帮你,我可[事]以借你程飒的剃刀…”

我们急忙追了上去,那个须眉女轻飘[文]飘的,到了浴室的拐角处,转眼间就[章]消失了。可是,看到浴室角落下面有[来]个洋娃娃,我捡了起来,眯着眼睛测[自]量,这是一个破烂不堪的洋娃娃,穿[i]着古色古香的旗袍,脸很漂亮,只是[a]那个无聊的孩子在她的下巴上抹了胡[m]子。

我和程飒面面相觑,难道是她的作祟[k]吗。

程飒说。“这是我在阁楼上看到的玩[.]偶,既然扔掉了,别人就不要了吧,[c]我想她做工精细,只要细心保养,应[n]该是一件不错的艺术品,而且看年限[恐],至少有一百多年了,文物啊,所以[怖]就放在房间里了。”

我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假装姐姐的[鬼]样子哼了一声。“你这是人家的,没[故]征求同意,怎嚒乱拿,我吓坏了。”[事]

我给老板娘带了一个娃娃,让她来辨[文]认。老板娘拿着老花镜仔细看了看“[章]哦,这就像是中国第一个生产的娃娃[来],是我奶奶小时候的玩具,一直留给[自]我,我家爷爷小时候来玩的时候,在[i]她脸上抹了胡子,我不知道你们是怎[a]么找到的,如果喜欢的话,就送给她[m]吧。”说了。

我拿着手帕,沾在水上仔细地擦掉了[k]娃娃下巴上的涂鸦。然后把她放在床[.]头,“晚安,别害怕!”

所谓话语成谶。这世间本来没有鬼怪,人们日思夜想,精神力结合自然中的神秘的力量,才会凝聚成鬼怪。那么这么多人听到了故事,日思夜想,数十人的精神力集聚在一起,异常强大。再说娃娃本是百年之物,已经有了灵性,之所以只有少部分人看到,是因为触觉敏感,于是就产生了幻觉。

女人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6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