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中午12点

iamk 民间故事 2024-05-29 09:40:02 232 0

没有那样的事吗不管你是不是一个人,你都觉得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别人好像都被别的空间隔开了,也许我们进入了一个空间……

马上就要考试了,我留在淮阴,白天[文]在工学院读书,晚上住在哥哥家。玩[章]了一会儿,哥哥家的人都不见了,就[来]一个人了,总是听到传闻中的弹珠声[自],一遍又一遍。玻璃球在地板上滑动[i],非常普通的玩具在这样安静的空间[a]里麻痹了……地板上的玻璃球的声音[m]是眼球滚动的声音,据说是死神呼唤[k]在楼上快要死的人的声音。特意调查[.]了一下“百度”,“百度”说明了混[c]凝土管里有霉菌,把钢筋和混凝土分[n]开,钢筋上有应力,与混土摩擦,有[恐]玻璃球滚动的声音。但是在这样的新[怖]家里真的是这样吗?隔壁的房间,侄[鬼]子的小闹钟,叮咚,叮咚……叮咚的[故]声音,在这个空间的各个角落都能听[事]到。刷牙也是因为感觉后面有风而神[文]经质的吧,总是有门把手移动的影子[章]吧,抬起脸的时候,镜子里能看到黑[来]色的影子吧,这也可能是我懦弱的幻[自]觉。

白天图书馆安静的让人眼皮疲劳极了[i],又是这样安静的感觉,阳光的我眼[a]睛发晕,流着背上的冷汗。回头一看[m],一个女人在书架里抱着书《何必把[k]爱情当成命》站着。读书空间光照很[.]好,但是图书室却开着灯,是光照不[c]好的地方。微弱的冷光,静静地照耀[n]着她。

她瞥了我一眼。脸是苍白的,眼睛很[恐]深,但是微笑着的清纯的女儿。她放[怖]下书,向图书室的更深处走去。我抬[鬼]头看着太阳,松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故]这是一个没有幽灵的世界,是我脑子[事]想得太多,胆子太小。我嘲笑自己一[文]定是小时候看电影看多了。

我记得我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现[章]在看来荒谬的阴影,就像刻在脑海里[来]一样清晰。从油里出来又转到眼珠僵[自]尸,喂老鼠叫“哇哇”的腐尸,各种[i]蓝脸僵尸……它们的影像总是鲜明地[a]浮现在脑海里。

一部电影叫《你身边每个角落里的鬼[m]》,当然我是没看过,我这次在心里[k]说我是不敢看的,光听名字就足够我[.]害怕了。淮工的宿舍不在校内。每天[c]晚上送他回家,自己骑自行车回家。[n]宿舍门口是学院路,路上有又高又浓[恐]的普拉塔纳斯。傍晚的阳光照落,树[怖]荫笼罩着大街,光线穿过树荫照在我[鬼]的太阳镜上,一秒钟,不,是0.5[故]秒的闪现。在我左眼的眼镜上,有一[事]张牙齿折断的脸,眼睛从上到下被血[文]淋淋地切了,眼睛被切了的脸。在等[章]待信号灯停下来的瞬间,我的眼睛停[来]了下来,是在沿街的旧住宅区的阳台[自]上。为了覆盖整个阳台,挂着长长的[i]叶茎。全身麻痹,连动都忘了,心脏[a]都快跳出来了。怎么了?怎么了。当[m]红灯亮的时候,我自问,我脑子里只[k]有那盏红灯,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幻觉[.]呐。是因为在空虚的状态下妄想的缘[c]故吧

越害怕,就会有什么东西来。我嫂子[n]和我在小区聊了一个奇怪的怪谈。有[恐]一天早上,外甥外婆醒了起来,对着[怖]媳妇怒吼道:“哎呀,你要死了,为[鬼]什么把人的脖子放在桌子上?”。我[故]以为大家都是开玩笑的,但是我听了[事]之后很不安。

人类在神经散漫的时候,脑电波进入[文]异次元空间,收集自己眼睛不同世界[章]的东西吗?听说三岁前的孩子能看到[来]幽灵,离开这个世界的老人也能看到[自]幽灵。这两个共同点是神经的集中点[i]不仅仅在这个世界上,散漫的精神状[a]态是脑波自然进入异次元空间。孩子[m]小时候常常莫名其妙地不停地哭,生[k]病了,一些很奇怪的土方法,比如帮[.]孩子驱鬼,叫灵魂,给祖先烧纸,这[c]些方法一看就奇怪,还真有效果,很[n]多人说这是心理效应但是不懂世事的[恐]孩子知道什么是心理效果吗?几年前[怖]爷爷去世之前,诉说了渗出血的疼痛[鬼]。孩子们很疼爱,有些了解异事的人[故]说要救命鬼带外公,外公不想挨打,[事]让母亲和姑姑烧纸拜托他们好好外公[文]去。几张纸一燃烧祖父就真的回去了[章]。大约三百米远的田间小路上,两个[来]穿着军服的男人把一个老人拖到坡上[自]的坟场里,至少我感觉我真的看到了[i]它。火花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祖父[a]的最后一眼,灵布打开的那一刻,我[m]的瞎了一半死了,祖父竟然睁着眼睛[k]

故事还在发生,越想越不安,因为过[.]去的事,我怀疑这几天的奇怪现象,[c]这真的是幻觉吗。晚上小区也出奇的[n]安静,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中心的绿[恐]色绿色因为没有灯而很暗。当我骑在[怖]原付上时,一座耸立在月光下的高楼[鬼],在所剩无几的月光照耀下沐浴着钢[故]筋混凝土的冷气。3号楼顶上,有人[事]站在楼顶上,她一动不动,高楼刮风[文]她的长发,长裙。我推着车迅速地跑[章]到电梯里,我害怕地看,害怕地想了[来]很多,不管她是否想要轻生的女人,[自]也许我会更仔细地看,我自己都会害[i]怕死的。电梯来了,速度特别快,一[a]转眼就到三楼了。听到崩溃的声音停[m]在了3楼。电梯门开了,没有人。我[k]推的是十一楼。门好像被卡住了,大[.]部分的门在3楼开着,但是一部分被[c]卡住在3楼的升降口的下部。难道这[n]是异常的打开方式吗?我在犹豫要不[恐]要关门继续往上走。想都不敢想,脑[怖]袋像被电击了一样头晕,一边发抖一[鬼]边按了门的按钮,电梯摇摇晃晃地跑[故]到了十一层。我很快就放下包洗澡了[事],一定是昏过去了吧。热水包裹着身[文]体,后面却一直很冷。

第二天晚上我在图书馆待得晚了。图[章]书馆下午10点关门。九点十分,我[来]准备回家。图书馆的街区由红色或绿[自]色的小岩石身体组成,大厅上面是用[i]铁格子支撑的玻璃。“叮咚,叮咚,[a]叮咚”又有这样的声音,那不是钟声[m],而是从高度沉下去的水声。叮咚,[k]叮咚……是我摇摇头,声音可能还没[.]有关好水龙头,我也害怕多想,迅速[c]向前,只多走了七步,水滴在我头上[n],摸着手,是红色的液体,我整个人[恐]都呆了眼前的瓷砖瞬间开始变红,血[怖]水、血水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广。[鬼]我不敢抬头,我只是觉得,在这一刻[故]我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生命停止呼[事]吸。头顶上的玻璃哗啦一声碎了下来[文]

读那本书的女性手里拿着那本《何必[章]把爱情当成命》。“同学,你能把书[来]还给我吗?”我整个人都在崩溃,我[自]想哭,我想喊,但是有点发不出声音[i],我的心在问自己,我是不是要死了[a]。她就这样躺在地上,脸上满是血,[m]用一张掉了牙的嘴对我笑。“为什嚒[k]你能看见我?”她问我。我怎么回答[.],我只想移动我的脚,让我逃离这里[c]。“看来你有着传说中的阴阳眼,也[n]就是特殊的脑波,不要害怕,我不会[恐]伤害你,深吸一口气,你会有动力,[怖]会说话,你现在,大脑脱离了现实世[鬼]界,没有氧气。”我深吸一口气我的[故]身体感觉到了,我狂叫,但是坐在图[事]书馆里的阿姨好像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文]。“你放开我……”我向她祈祷。她[章]从地板上飞扬,身上的血自然消失了[来]。她穿着一条白色的睡衣裙子。跟我[自]说,只要你帮我,我就帮你带去你身[i]上特有的脑波。“她告诉我。”我,[a]我,我怎样帮助你,你就放过我吧。[m]“我对她说。你掉头看,你今年刚2[k]3岁,是阴气对你最好的时候,你最[.]近一定看到了很多东西吧,今晚是这[c]个月的15,你会看到更多的,不相[n]信你在看外面。“她对我说,我转身[恐]往门外看,我的天,好多人,大人,[怖]小孩,老人,他们把我一齐阴气地看[鬼]着,就像我的头要爆炸一样,他们的[故]眼睛尖锐得刺进我的头。”我不信,[事]这世界上哪有鬼!“我在怒吼。”你[文]不信。你今年23岁,今天是你生日[章]的第15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来]天5月16日是你的生日吧。当你出[自]生的那天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外[i]面所有不能出生的灵魂夺走了你的肉[a]体,寻求重生,因为你可以自由地来[m]往于阴阳界,他们拥有了你,拥有了[k]重生,我现在怀孕了,只想离开这个[.]地方。你知道为什嚒我会从上面掉下[c]来吗。我是从上面跳下来死的,他伤[n]害了我,我刚考上大学,就成了他的[恐]女朋友,我怀孕了他不仅不想承担责[怖]任,还说我是个野妓女,孩子肯定不[鬼]是他,像我这样的女孩应该死。我极[故]度悲伤,跳下去,我的这个死,仇恨[事]太重,根本生不出来。我只能去阴阳[文]炉,但我不甘心,每年每天的现在来[章]都要跳下来,增加自己的阴气。不要[来]太虚弱,要被他们诱惑。“好像已经[自]没有理由不相信她的话了”怎么帮助[i]我呢?“我大胆地问:”我带你去,[a]去找点东西,你带我去,如果没有怨[m]恨,我可以怀孕。“。我不能出去她[k]对我说:“没关系,鬼不能靠近人,[.]因为他们摸不到人,所以你是个个体[c],如果不到明晚,他们就摸不到你。[n]”。这是梦吗。我问我自己。我隋她[恐]走出图书馆,图书馆台阶下的女孩瞪[怖]着大眼睛盯着我。我的右脚残缺啦。[鬼]朋友跟我说了。不久前,有个女孩说[故]她在他们学校玩被车撞死啦。

她把我带到学校的老房子前,说这是[事]她以前住过的地方,她摸不到实体。[文]我问她那本书是怎嚒回事,为什嚒她[章]可以拿。她说那是她跳楼时拿的书,[来]是图书馆的书,她看起来像是一些边[自]编的,但沾上了她的怨恨,她可以拿[i],但没能还。那本书对阳界来说成了[a]虚体,希望以后能还给他。旧宿舍也[m]因为她的死没人住,211也成了这[k]所学校的传奇鬼屋。我本来就是个胆[.]小鬼,破坏的宿舍已经没有照明设备[c]了,我都不敢进去。宿舍前面池塘里[n]的杉树在门口枯萎了,明明是春夏。[恐]门早就被生理性地绣上了,一条大锁[怖]链锁住了门。我硬着头皮听她从破窗[鬼]户爬进去。一进去就吓得半死。老太[故]太坐在地上,脸上皱了起来,两个大[事]鼻孔被夸张地堵住了下一个孩子的手[文],撑起一颗大黄牙,突然把她的脸展[章]现在我眼前,我感到自己的灵魂要出[来]来了,吓了一跳。宿舍几年没打扫过[自]的尘土味扑鼻而来。脚踏实地也是沉[i]重的脚印。

她是这所学校老师的老母亲。前年刚去世。这位老太太是个寡妇,一辈子破烂不堪,让儿子上大学,可媳妇嫌她脏,没文化,跑到小区楼下的车库,没人知道老太太在那里,也没人让儿子看见她,结果她饿死在里面。奶奶今年7月7号就可以生孩子了。“白衣女学生对我说:”我来世啊,我要生儿子的女儿,我要和儿子在一起,我要折磨那个女人,世上的人啊,比鬼还可怕!”

中午12点 民间故事

月光透过破碎的玻璃散落在宿舍的旧[a]桌子上你看一下3号床的床底下有没[m]有信。“她说,当我搬上床时,还是[k]有一封破碎的无法叠成爱的形状的信[.]。”。那是我怀孕后为他下的决心,[c]我辍学回家,说想为他生下这个孩子[n],和他好好相处一辈子,可惜他就是[恐]那样的人。你把我交给我,然后我最[怖]后的愿望,报仇雪恨,去堕胎了。“[鬼]

车水马龙的小城镇不知道有多少这样[故]的故事。在去她前男友家的路上,看[事]到了很多鬼魂:一个跑着的车顶上的[文]女人,一个坐在红绿灯上的孩子,一[章]个站在周总理石像前的老兵……那个[来]女人可能在一辆豪车上意外去世了,[自]那个孩子可能真的在等一个无视红绿[i]灯装死的人那个老兵死了可能也不想[a]离开,必须继续守护伟大的总理……[m]

我按了她跟我说的门铃你是谁。“很[k]小的声音。”哦,我在找爸爸,你爸[.]爸在吗。让他下来拿东西。“五分钟[c]后,一个戴着眼镜撑着啤酒肚,一脸[n]干巴巴的男人走了出来:”什么快递[恐]。“他想问我一个刺耳的问题,那张[怖]恶心的脸,我很遗憾她。”你前女友[鬼]的信“我会交给他的。:”什么呀,[故]哪个前女友。“一个男人来问我,他[事]收到一封信:”你好幼稚啊,你在做[文]什么,是爱的形状吗?啊,是她啊,[章]你在做什么?什么意思?给我这个。[来]你想做什么?打吧?“男人兴奋地想[自]打我,她对我说。“走吧,我也没什[i]么好恨的,呵呵,这种男人的爱情真[a]的值得我付出生命的代价吗?哈哈…[m]…”她哈哈一笑,来吧,走吧,等到[k]7月初7号,我一定会怀孕的。“小[.]区路上的灯光打中了我们三个人,不[c],是两个人的身体。两个背被拉了很[n]久,我转身走开了。

我跟她说起我哥小区那个站在楼顶的女人,她说那女人是找替死鬼,如果能看得见那个女人上去救他了,会被那女人退下楼,替那个女人去死,而死的人的陽寿会转移到那个女人的身上。她把书给我,让我明天替他还了,今晚她会把我脑子多余常人的脑电波带走。这样我就再也不会看见鬼。她一直跟随我到我住的小区,那个女人还站在楼上。那个女人似乎看到了站在我旁边的白衣女生,显出来绝望,无奈。她跟我说那个女人一定是买通了勾魂鬼,今晚估计是期限了。果然,两个黑衣鬼飘向了天台,硬生生地将那个女人推了下来。女人唉叫一声,更像是哭声,摔在我面前,血水溅起,在地上形成了大血花,脑浆崩了白衣女生一身,却一点没打到我身上。摔死的女人,吐着舌头,眼镜绝望地看着我,两个索命鬼飘落过来,用链子将女?

孩子女人声音7月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3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