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故事正文

一个人的捉迷藏游戏

iamk 恐怖故事 2020-03-01 09:13:37 1221 0


日本A市一个大学校园内三个大学生在餐厅吃著午饭聊天。

一个人的捉迷藏游戏

「喂,你这边缘人听过一个人的捉迷藏吗?」说此话的是其中一个大学生黑哥,他的理著平头,皮肤黝黑身材壮硕所以三人组中乾脆直接帮他取了简洁的小名,黑哥。

「捉迷藏不是小时候大家一起玩的那种吗,再怎么边缘怎么可能一个人玩啊这位哥哥。」一个穿著汗衫的男子说道,他是个标准宅男,身材微胖在这群内大家统一都叫他肥宅。

此时另一名男子刚拿完盛好的饭走了过来坐下「肥宅你网路上估狗一下就查的到啦,这个现在很红欸!」他是三人组内最聒噪的其中一个,总是神经大条嬉皮笑脸,本名跟跟他本身个性脱不了干係,他叫宫岛二郎。

「我正在用手机查了啦,黑哥你这么大胆要玩这个喔,我来玩吧!你们这么胆小。」肥宅老早吃完中饭,上午的课耗了他太多能量中午不多吃一点补回来不行。

「好阿那你玩!我前几天整理房间发现了以前我妈送我的生日礼物录音机就想说拿来用用看,放著也是长灰尘,不用白不用啦!」大黑从背包内拿起有录音机给了二郎,二郎端详了一下录音机,因为是黑哥母亲以前送的,所以录音机不是最新款式的。

肥宅盯手机详细的看著他所查到的游戏内容及方法

【ひとりかくれんぼ】(一个人的捉迷藏)

这个都市传说大概是在2007年六月左右,突然出现在日本的各种网路讨论板上,当时在各个讨论板上突然有人开始分享实行方法、过程的经验谈等等……而实行的方法都大同小异,目前学生在部落格分享尝试这游戏,但2009年到至今2019年该学生从那次发文后已经十年内都没有更新文章,更没有下文。

「这是宣传手法吧?看起来就是假的。」肥宅嗤之以鼻的说道,他可是出了名的铁嘴。

「我也蛮好奇的所以就想到了你阿,我跟二郎都是住家所以家裡一直都有人在,三人内只有你是外租宿舍的最适合这游戏不过了。」黑哥拿著录音机兴致满满。

「明天周六不是放假吗,来试试嘛!」鬼头鬼脑的二郎也很起劲。

「好啦好啦,我先看一下要准备什么啦。」肥宅盯著手机慢慢往下滑。

该仪式进行准备的物品有:有手有脚的娃娃、白米、指甲剪、缝针及红线、一把刀子、盐。

「所以行吗?」黑哥跟二郎同时问著。

「好啦东西我宿舍都有,就明天吧。」肥宅拗不过他们,反正自己不信鬼神这东西。

下午的课一下子就过去了,辗转而来的夜晚到来,肥宅在自身宿舍刚看完巴哈子写的文章准备入眠。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冷气开太冷,肥宅睡到一半一度觉得太冷便起身把冷气给关了,接著又开起手机看了游戏的仪式顺序是怎么样。

凌晨三点照著以下的步骤进行:

先准备盐水。

将娃娃剖开一小部分,把玩偶内的棉花拿出,塞入米跟进行游戏者的少部分指甲后后用红线缝起来,剩馀的线不要剪掉,请直接缠绕著娃娃即可。

以下自己的名字以**表示,布娃娃的名字是**(请自行取名)

1.对著娃娃说三次「一开始是**当鬼」,再把娃娃放进装了水的浴缸。

2.把盐水含在口中,切记勿吞。

3.把家裡的灯全都关掉,只打开电视转台到没有讯号的频道,闭上眼睛数到十并躲到躲藏的地方(可自行设定要躲几小时)。

4. 找到娃娃后把剩下的盐水倒下去,再把嘴裡的盐水喷在娃娃上面。

对娃娃说「是我赢了」三次,并把刀子插入娃娃。这样就暂时结束了。

之后娃娃乾了切记一定要把娃娃给烧掉后丢掉。

「这么简单嘛,这我就放心了还以为很複杂。」肥宅看完后把手机放置一旁,准备入睡。

翌日凌晨两点,二郎跟黑哥已经到了肥宅的宿舍内。

「肥宅你东西都准备好了吗?」二郎躺在肥宅的上问道,他跟黑哥很长来肥宅的宿舍,所以一来到这就当自己家一样不拘礼节。

「都弄好了阿,不过缝纫技术有点差手被扎到了几下。」手指头被扎出几个洞用OK蹦黏著,这到底是实验还是练手工阿!

「有流血吗?」黑哥记得血不能滴在该娃娃上面。

「网路上也没写很详细,无所谓啦!」他才不在乎,反正又没什么。

「那你大概要玩多久呀?」二郎好奇问著,心中在盘算些什么,但他没有说出。

肥宅一边吃著饼乾一边回「大概一个小时吧,两个小时我怕玩到睡著囉。」

「那我跟二郎在巷口那间24小时超商等著,你要玩的时候录音机打开放在浴室,我想看看以前恐怖片说能录的到声音是真还是假。」黑哥拿了录音机递给了肥宅。

「手机可以带著吗,我怕一个小时内很无聊而且还要看时间。」一个小时边等边滑手机感觉时间过比较快。

「可以吧,亮度调低不要发出声音就好啦!」二郎看著时间到了凌晨两点半便东西收一收「时间差不多了,我跟黑哥先走了,不用送了蛤。」

「切!谁要送你们!」肥宅开始准备把用品都拿出来。

黑哥跟二郎起身往门口走去,只留肥宅在宿舍客厅内准备物品。

「欸黑哥,我想闹肥宅。」二郎小声的跟黑哥说著「我打算躲到阳台然后再吓他。」

「唉,随便你,不要玩太过火就好。」黑哥说完便转身往巷口的24小时超商离去。

二郎见黑哥离去后便把门关上,蹑手蹑脚的往肥宅的阳台走去,肥宅的宿舍很大间,他自身家就是小康家庭所以在外租的房间肥宅也都不看价钱,租的宿舍大就好,这样可以放他很多的动漫周边商品。

凌晨三点到了,肥宅拿著用好的娃娃还有录音机走进了浴室,顺便把录音机打开。

「嘛~娃娃好像要取名……就叫你花子好了。」肥宅将浴缸内装满了水便拿起娃娃开口说道「一开始是花子当鬼、一开始是花子当鬼、一开始是花子当鬼。」语毕,他把娃娃面朝上放在装满水的浴缸内。

肥宅拿起了先一旁的杯子把盐水到入口中含著,裡面装的是他下午用好的盐水,尔后他拿起刀子将浴室的灯跟门关上。

他用飞快的速度将灯都关掉,并把电视切到无讯号的雪花黑白画面顺便开了静音。

肥宅飞奔到他主卧室的床底下待著,其实自己心裡很紧张,虽说自己不信鬼神但在这种状况下神经会忽然绷紧。

「只要撑过一个小时待道凌晨四点就好了……」他在心裡默念著。

仪式已经准备完毕,游戏也在刚刚开始了。

肥宅拿起手机看著时间,已经十分钟过去了,可他心裡面感觉刚刚过了快半著小时去。

床底下其实高度不高,对肥宅而言是刚刚好卡进去,他趴在床下往关著的房门看著,门缝中隐约看的到一些光线,那些光线是室外马路的灯以及月光微微照进来,但这样略为清楚的景象让他感觉更紧张。

──因为如果有人走过去就特别明显了。

"支呀──"倏地,不知道是他太过于紧张还是真有此声,他听见浴室内传出踏水声还有开门的声响。

那个声音确实是浴室的门打开时会发出的声音。

他紧张的打开手机,开了Line密黑哥。

肥:「我好像听到浴室传出声音了。」手机亮度虽然调到最低,在漆黑的环境下却感觉特别亮,害

他也不太敢一直滑开手机。

黑:「会不会是你紧张到出现幻听,我在跟二郎打手游副本等等打完再回你。」他其实不意外,以为是二郎在恶作剧。

此时的二郎却在阳台打著副本,原本要去闹肥宅的可是手游的副本对他来说比较重要,估计打完也差不多游戏结束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间来到了三点四十。

肥宅在床底下因为过于紧张流著大汗,他时时刻刻都盯著门缝深怕门会自己打开,却在此时──门缝有个影子慢慢移动。

肥宅睁大了眼连呼吸也都不太敢用力,只见黑影移动的过程中停了下来。

就在停在他所在的卧室门口。

肥宅赶紧手紧握著刀子,眼睛也不敢阖上,深怕一个闭眼在门口的黑影就开门进来。

莫约一分多钟黑影才继续往前移动,离开了肥宅视线,才一分多钟让他感觉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此时此刻他只想快点四点结束这场游戏。

时间到了三点五十五分,原本安静无声的宿舍忽然传出沙沙声响。

肥宅听到心中不紧一惊「干……这不是电视的声音吗?」他明明确实有把电视关静音,结果现在被调到最大声,现在一吓他已经相信有鬼的存在了。

他打开了手机看著萤幕显示已经三点五十九分了,他终于快熬过这一个小时了……只是他连出去都需要鼓足极大的勇气,他怕一开门看到一个人在看他。

"碰!"浴室传来的声音在四点整刚好传出,肥宅立马一气呵成手握著刀子从床底下往浴室衝去,途中他路过了所有地方都打开了灯,客厅的电视沙沙声依旧传出,他赶紧把电视给切到另外一个频道。

浴室门的确是关著的,跟他离开的时候一样,但……

原本放在浴缸内的娃娃,在地上。

他赶紧把口中的盐水吐向娃娃,说著「是我赢了、是我赢了、是我赢了!」并把手中的刀刺向娃娃。

刚从24小时超商回来的黑哥打给了在阳台的二郎「喂,我已经在门口了,快点过来。」

二郎便起身偷偷的走向门口「唉……结果我们都在打手游副本,根本没时间去吓他。」他就这样关在阳台外面连进都没进来。

「先去看肥宅玩得怎么样。」语毕,他们二人一同前往浴室找肥宅。

此时的肥宅面色惨白,见著自己朋友的到来才真正放鬆一口气「我他妈以后绝对不碰这个游戏。」他真的以后不敢在铁齿了。

「呦,我记得你之前说不会怕欸。」二郎幸灾乐祸的说道。

黑哥拿起了放在浴室的录音机并按下停止的按键,他们决定有空再放出来听。

「接下来娃娃等乾了再烧吧,还湿的烧不起来。」烧完了就可以真正结束游戏了。

「你们要离开了吗……」肥宅喏喏的开口「今天你们留下陪我来好不好,我不想一个人了。」他怕他们离开剩他一人又会遇到什么事。

毕竟娃娃还没烧就代表游戏还没真正结束。

二郎与黑哥互看了一眼,两人大概是明白肥宅这次真的被吓到了「好啦,我跟黑哥留下来陪你吧。」

「明天睡醒一早直接把带去娃娃烧掉吧。」黑哥也累了,现在已经快天亮了。

夜裡,黑哥跟二郎都睡在客厅沙发上,肥宅的卧室是单人床所以他们睡不下。

在卧室熟睡的肥宅似乎不知道──卧室的门口缝中,那团黑影依旧在门口。

──隔日一早,他们三人带著娃娃前往校园后山烧著。

「游戏结束了,那你有遇到什么吗?」黑哥问著,昨晚因为娃娃还在他也不方便问,即使问了如果得

到的答案是撞鬼那他跟二郎就绝对不可能还想待在肥宅的宿舍。

肥宅看著正在焚烧著的娃娃,眼神充满了空洞「起初是听到浴室有声音还有开门声……之后我躲在床底下看著门缝,结果有黑影停留在门口……之后离开,电视原本的静音也莫名被打开了声音,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可怕。」

黑哥盯著二郎问著「二郎是你吗?你不是在阳台?」

「什么?所以我昨天不是见鬼吗?」肥宅眼睛为之一亮,不是见鬼他什么都无所谓!

但事实并不是肥宅所想的那样。

「不是我呀,我昨天跟你打手游副本都待在是外的阳台没有移动过耶……」二郎的确都没有离开过阳台,他根本不知道游戏开始和结束了没,最后都是黑哥打给他他还知道说已经结束游戏了。

一听到二郎这么说著肥宅和黑哥的脸色瞬间刷白「要不我打开录音机拨昨天录的?」

「好,我没意见。」二郎虽说知道好像出问题了,但他并没有进入宿舍室内所以应该无关他的事。

「好……」肥宅也想知道他所听到的到底是真是假。

他们等娃娃焚烧完后便把娃娃往山裡面一扔便离开了。

来到了超商内坐著,黑哥拿起了录音机并播放。

「嘛~娃娃好像要取名……就叫你花子好了。」

"沙──沙──好…呀……"

「一开始是花子当鬼、一开始是花子当鬼、一开始是花子当鬼。」

"沙──好……"

(卧室关门声)

"我来了。"

听到这裡所有人都起了鸡皮疙瘩,尤其是肥宅已经在浑身发抖了。

黑哥询问著「你行吗?」

「可、可以……」他很想知道最后娃娃是否有回去。

黑哥继续按下拨放键。

(水声)

(吱──呀──)

"我来了。"

莫约过了五十多分钟可能是娃娃不在浴室内,所以没半点声响。

五十多分钟后──

(碰!)

……

「是我赢了、是我赢了、是我赢了!」

"我抓到你了──你输了。"

听到这裡气氛瞬间凝结,所有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干!怎么办怎么办,不是都照著步骤做了吗?」二郎很心急,他虽只有大略看过步骤和解说,但结束的程序应该没出错阿!

「可是我们都把娃娃烧掉了应该会没事吧……」黑哥盯著面色不好的肥宅看「还是我们下周期末考后去庙裡面看看?」

精神状态不佳的肥宅默默开口「我去趟厕所……」他也觉得黑哥说的有道理,娃娃都烧了是他赢了没错。

「你先去吧,我们等你。」黑哥挪了挪位置好让肥宅有空间走去厕所。

肥宅去了厕所后他们便买了微波食品吃,饿了一个早上了。

快吃完的时候二郎忽然想起了什么便开口问著「黑哥,肥宅之前是不是缝红线针的时候刺伤了手?」

「对阿怎么了?」

「那血……滴到了娃娃。」

「……所以游戏永远不会结束。」两人才意识道事情的严重

到了厕所内空无一人,毕竟学校后山附近的商店本来人客人就少,现在遇到假日学生们都回家去了,

目前店内也只有他们三人跟店员一人而已。

肥宅走进厕所内刚锁上门便听到敲门声。

"叩叩──叩"

「喂,有人!」他不明白厕所明明还这么多间厕所却只挑他在的这间。

但对方似乎没有听见他的回应还是继续敲著门。

"叩──叩──"

"碰!"

「干!到底是谁!」这一个用力拍门声直接吓的肥宅回神。

忽然一阵碰撞声响,好似有人爬上了门。

肥宅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但来不及了,他抬头一看发现一个烧的面目全非的人头在门的上方盯著他。

"我找到你了──你输了。"

──一个月后

在肥宅出殡的那天,他们没有上前去看他的尸身。

当日在厕所看到肥宅面目全非的惨况,正确来说唯一完好的只剩他那对眼珠子,他们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黑哥跟二郎到现在也一直持续做著恶──

梦见著面目全非的朋友对他们喊著

"你们输了──"


恐怖短故事短篇鬼故事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22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