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故事正文

恐怖短篇-整形

iamk 恐怖故事 2020-12-24 08:28:42 729 0

已经是深秋了,每到傍晚时刻,那种凄凉的感觉就更加深刻了。

小静看著穿堂外被残阳照得有些孤单的树影。

恐怖短篇-整形

「护士小姐,请问要照X光要怎么去啊?」一个年过四十,看起来很疲惫的妇人,正推著一个老人家向她走来。

「喔,你搭那部电梯上三楼就可以看见了。」小静指著尽头说道。

「谢谢呐,你真好心。」

「不客气,这是应该的。」小静报以职业性的笑容回答。

她又继续向前走,准备走去外科的护理站。

「天啊,这社会怎么这么多变态?」美文看著报纸,不停地发出惊恐声。

「就是说,把人家杀了还分尸,真是有够没水准。」年资稍长的桂贞正啃著来不及吃的午餐。

「两位好。」小静打著招呼。

「喔,你来啦。」桂贞道。心裡对这个整形科的美女真有说不出的嫉妒。

「有什么事?」美文问,心裡想的却是自己如果有小静一半漂亮,那刘医生会不会注意到她?

「上次由你们科转过来的病历,我们主任已看过,这位因为车祸被毁容的受害者,我们主任评估过,要恢复原来的面貌没有问题,要更漂亮也可以。」小静漾著美丽的笑容,连美文跟桂贞都看呆了。

「喔…嗯。」桂贞有些恍神,「把病历放那裡就可以了,我会转给我们医生。」

「嗯,好的。」小静说完就要离开,但才走出两步,便又转头过来问:「两位刚才在讨论什么呢?」

「唔?喔,就是最近发生的凶杀案啊,都找那种超级美女下手,然后还将她们分尸,凶手可真是残忍,把她们切成两半,然后把上半身丢掉。」桂贞边吃炸猪排边说。哼哼哼,像你这种的,早晚找上你。桂贞心中恶毒地想。

小静脸上并没有显出害怕的表情「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喏,拿去吧。」美文递给她

小静接了过来,专心地看上头的报导。

本报讯:

变态美女杀手再度犯案!这是半年来第七起的凶杀案了,每个被害者全是清一色的女性,而且是面容姣好的女性,由于犯案手法过于残忍,警方已将此案列为重点,并成立专案,则能早日破案,以下是我们的详细报导…

小静脸上出现了一种难以言之的表情,像是兴奋又像是压抑,不一会,她将手上的报纸递回给美文。

「最近不太安宁,两位回家时请多多小心。」

「哈,我们这种长相,歹徒看不上的,倒是你才要小心咧。」桂贞不怀好意的说。

「请不要这么说,每个女人都可以靠后天的保养来改变自己的。」

「哼,保养?是靠整形吧,说真的,你们科这半年来赚不少吧,毕竟想整形的有钱太太可多得很。」

小静微笑著:「想要改变自己的容貌并不是大罪,爱美是人的天性,就算不为了别人,为了自己能变漂亮也是一件好事。」

桂贞嘲讽的笑著,美文说:「不过你们谢医生真是厉害,我们医院成之整形科也才半年,你们谢医生就把整形科给经营得远近驰名,看来院长把他从国外请回来还真是请对了。」

小静笑著说:「要是两位有兴趣,同事间可以打折的,小小地动一下手术,可以让你们的人生过得更美好。两位,文件麻烦您了,我回去了。」

她踏著轻盈的脚步离开了。

「她是跟著谢医生来的对吧?我看啊,她搞不好从头到脚都整过了,同事间可以打折?谢医生可真是给她打不少折咧。」桂贞不屑地说。

「若她真是整过形的,我也想像她这样子。」美文发呆地看著小静离去的背影。

桂贞瞪了她一眼,「少在哪裡想些有的没的,快把病历整理一下,等会护理长来了就有你受了。」

美文被桂贞一瞪,连忙走开去,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怎么去那么久?」谢医生问道

「没,在外科碰到一些好玩的事情。」小静将晚间门诊的挂号病患给整理好。

「喔?好玩的事?」

「是啊,就是最近报上报导的美女杀人魔的事,外科传的沸沸扬扬。」

谢医生笑著,表情高深莫测,说:「门诊开始吧。」

进来的是一位年轻小姐,她脸上有著令人无法忽略的忧愁面容。

「小姐,你有什么问题?」谢医生用著温和的声音问道。

「我…我…」小姐抬起清秀的面容,「我想整形。」 

谢医生并不惊讶这么年轻貌美的小姐要整形,毕竟美是没有标准也没有限制的,他只问:「想整成什么样子,还是想像某个女明星一样?」他边说边拿出一本本子,裡头全是女明星或歌手的照片。

「我…我不知道。」她的头更低了,似乎拿不定主意。

医生放下本子说:「其实你已经很漂亮了,根本不必整形。」

「不,我要整形,要不…要不阿正就要被别人抢走了…」说完她竟然哭了起来。

小静暗自叹了一口气,又是一个傻女人。

「那好吧,如果你坚持,我们安排手术时间,不过整形的手术费十分昂贵…」

医生话还没说完,她便说:「没关係,我爸妈很有钱,他们每个月都给我零用钱,我付得起。」

「那好吧,下星期你再来吧。」

门诊在晚间九点结束,小静正收拾,这时整形科的门打开了来,美文走了进来。

「美文学姐,有事吗?」小静亲切地笑著。

「唔…是…是这样的。」她像是有难言之隐,唯唯诺诺的。

「请坐下来说。」

「我…我…」她仍然不肯痛快地说出来。

「学姐想变漂亮?」小静看著美文脸上青春期就留下的满脸痘疤,一口气说出她的来意。

美文听了,用力地点头。「你下午说,谢医生可以打折,我没有太多钱,可是有些小积蓄。」

「学姐真是的,我是开玩笑的,医生人很好的,说不定不用收钱喔。」小静向美文眨眨眼,长长的眼睫毛还飘动著。

「不用收钱?真的吗?」美文脸上一脸不可置信。

「呵呵~~,我问问看。」小静的眼线不经意地瞄向美文的双腿。「学姐为什么想整形?」

美文脸红了起来,「我们科最近来了个医生,我…我喜欢上他了,可是我…我长得不起眼,所以…」

「我明白,我也是过来人。」

「啊,你…你也…」美文指著小静完美无暇的五官,终于相信谢医生的医术无可匹敌。

小静露出心知肚明的笑容。「学姐,明天这时候你再来吧,我会转告谢医生的。」

隔天,美文依约前来,谢医生和小静已经在等著她了。

「小静已全部告诉我了,林小姐想整成什么样子?」

「都可以,只要能让刘医生能注意我就行了。」想起爱慕的刘医生,美文激动地涨红了脸。

「唔…小静说你没有太多积蓄,若要在医院动手术恐怕不方便。」他的意思是医院不会容许降低价格,毕竟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美文这时失望地低下了头,但接著谢医生又说:「若我私人帮你动手术的话,就没什么问题,我不要钱,只是基于同事纯粹帮忙。」

她迅速抬起头,望著谢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但是我也不能完全都没有收获。」

「没问题。」美文一口答应,就算谢医师要她来整形科做牛马一辈子她都愿意。

「别答应这么快。」他笑著,笑容裡有著不容察觉的诡异。

「手术成功后别处张扬,在手术后的一个月再来找我一次,那时我再告诉你我要什么代价。」谢医生看著美文的一双腿。

「当然,当然,我不会乱说话的。」美文满心欢喜,没有细想地一口答应。

「那手术就定在这星期六,小静会带你来我家,我家裡有实验室,器具,仪器样样不缺。」

美文快乐地离开了,小静这时开口了:「你觉得如何?」

「还不错,看起来十分有弹性,年轻果然是本钱。」

小静微笑著,带著一丝悲凉的感觉。

星期六很快就到了,美文心裡七上八下的,很快的,自己就要变成超级美女,她终于能向刘医生表白了。

「小静,谢医生怎么住得这么远?」美文看著窗外的山路,雨水正急遽地拍打著车窗。

「是啊,没办法,那裡是他父母留给他的,他捨不得卖。」

「小静,你跟谢医生很久了喔?」

「是啊,从他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医生时就跟著他了。」

「喔,你们感觉起来不像是一般的医生和护士耶。」

「可以这么说。」小静露出一抹诡谲的浅笑,「我们到了。」

一幢阴森的别墅耸立在眼前,这时天空突然出现了一片光影,刹时照亮了阴森的大宅,随即一个震耳的轰雷便自头而下。

「哇啊,」美文摀住耳朵,吓了好大一跳「吓死我了。」

雨势更大,壮烈的雨声夹杂著忽远忽近的雷霆,让美文的心不住的发毛。

「谢医生的房子好像科学怪人住的房子耶。」美文看了看黑影憧憧的大宅说。

小静这时望向她来,脸上面无表情,眼中却闪动著妖异的光芒。她说:「你怕了?还是要作罢呢?」

「不。」美文坚决地说,为了刘医生,她什么都愿意做。

小静不发一语,迳自下了车,美文连忙跟著出去。雨水打在她们身上,在衝向门口前已经是全身湿透了。

「外面雨真大,快进来。」谢医生打开门,让两人进去。

「我们快开始吧,手术要花很长的时间。」谢医生头也不回地走去,小静跟在后头,美文也连忙跟上。

实验室在地下室,跟一般实验室不同的是,没有瓶瓶罐罐的试管或密密麻麻的分析仪,说简单一点,除了手术檯跟手术用器,再来就是一层层的黑色帘幕。除了这些,空气中有浓浓的消毒水味道,还带著一股若有似无的腐臭味,地板也有一些斑斑驳驳的痕迹。

美文已经换好衣服,谢医生跟小静也换上手术用的无菌衣。

「来,这是麻醉药,等你醒来后,你的人生就会完全不同了…」

小静的声音渐渐远去,她坠入深深沉沉的梦乡。

在梦裡,她已经是个大美女了,四周围绕著有钱人,阔少爷争相追求著她,但她还是不屑一顾,她心裡想的只有一个人,于是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她看见刘医生了,她正想向他走去,却发现刘医生身边多了个女人,是小静!她愤怒地看著小静,她怎么可以抢她的心上人,刘医生说话了:哼,小静都告诉我了,你从头到脚全是整形的,根本就是假的,我不屑跟你有牵扯。他搭著小静拂袖而去。

「不要!」美文尖叫著惊醒。汗水正从她的脸沿著脖子流下。她喘息著,抹了抹汗水,走向洗手檯,看著自己改变后的容颜。

是的,她变美丽了,自从谢医生动完手术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在这期间,她向刘医生表白,两人很快就陷入难捨难分的地步,为了不让医院的同事启疑,她辞职了,也改了个名字,重新开始她的人生。

在这段期间,刘医生对她极好,根本没有发现她就是美文,刘医生带她到处玩、到处享受,甚至己有娶她过门的打算。

但今早的一场梦,提醒了她,一个月过了,谢医生要向她要代价了,一直到现在她才仔细想过这件事,她想不透谢医生要什么代价,她愈想愈不对劲。如果要钱,她可以向刘医生要,毕竟他们要结婚了,她很快就会是刘太太了。

这时,美文的手机猛然响起,让沉思中的美文吓了老大一跳。

「喂?」

「喂,学姐。」小静的声音在话筒中格外单调。

「小…小静,好久不见。」

「这一个月过得快乐吗?」

「还…还不错。」

「你没忘了跟医生的约定吧?」

「当…当然。」美文不知为什么,听到小静的声音竟然没由来地害怕起来。

「那好,今晚我去接你。」

「今晚?这么快?」

「学姐答应过的。」

美文心裡想,今晚她要跟谢医生讲清楚,她现在有钱,要多少她都付,她不想履行跟谢医生那种莫名奇妙的代价之约。

想到这,美文的胆子大了起来,她说:「好,你来吧,地址是…」

小静果然依时间来接她,她看起来好像比上次见到时老了五岁,美文不禁吃惊地问:「小静…你…你怎么了?」

「嗯?怎么了?」

「你看起来老好多。」

小静一听大惊失色,连忙取出镜子端看,「该死,药效过了。」她摔开镜子,猛然踩下油门,直驱谢医生的家。

一到了谢医生的家,小静著急的进门,美文这时更加惊骇,在这短短的车程,小静的脸一直在变老,这时她的脸上已佈满了皱纹。

小静直接衝进地下室,大叫著:「快给我打针,我的脸又恢复原状了。」

谢医生这时看著她,摇摇头说:「平时你还很稳重,怎么每到这时刻你就变了个样子?也不想想你都快六十岁了,你的心脏可禁不起。」

「少囉嗦,快点。」她催促著。

谢医生拿起一个小瓶子,装著淡绿色的液体,用针筒吸入,缓缓地打入小静的小臂。

随著液体的注入,小静的脸也慢慢地变平滑光亮,原是鬆弛的脖子也紧绷起来。

这时突然一声尖叫声,充斥著整个地下室。

「这…这是…。」美文完全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哦,你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美文指著他手上的针筒。

「这是我发明的药剂,基本上是一种防腐剂,经过我的改良后,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

美文不可置信地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当然可能。」小静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我不就是个例子吗?」

美文转过头去,小静对著她的脸盖上毛巾,她随即昏了过去。

她醒来后,发现全身不能动,她仍在地下室。谢医生和小静则在离她不远的手术檯边。

「这次要丢在哪裡?」小静问。

「每次要丢尸体都要大费周章,警方这阵子查得严,这次做完后,我们该换地方了。」

「说得也是,刚好你的申请也下来了。」

谢医生转过头来,看见美文醒了。「啊。她怎么醒来了?」

「咦?我下的药量不对吗?」

「你…你们想干什么?」美文困难地吐出。「不要…不要杀我。」美文的眼泪夺眶而出。

「学姐,医生只是想要你的一双腿而已。」小静边说边将帘幕掀开。

美文张大嘴巴,想叫却没有力气叫出来。

帘幕后是一双双女人的腿,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牆上,那些腿全是自腰部被斩下。

「啧啧,虽然你长得不怎样,但你的腿可真是漂亮,完全没有整过形,连一点暇疵都没有。」谢医生抚摸著美文那双细白的长腿,发出讚叹声。

「为什么…为什么…」

「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啊。」他将脸贴到美文的大腿上,用力的摩蹭著。

「我…我有钱,求求你们放过我。」她哀求地说。

「我不需要钱,你放心,我会好好保存你的腿的,你看,牆上的那些腿不全都很美吗?完全没有腐烂的现象。」他爱惜地看著他的收藏品。

说完,他哼著歌离开了,小静来到她身边,准备第二次注射。

「放过我,放过我…」美文仍然呻吟著。

「我给过你机会,但你还是坚持要整形。」小静悲哀地看著美文。

「你为什么帮他做这种事?」美文眼中发出怨恨的光芒。

「哎…跟你一样,我爱美,虽然我已经快六十岁了,但爱美的心是跟你一样的。」

「你…」美文终究没有说完她要说的话,麻醉药已经散佈她的身体。

本报讯:

变态美女杀手再现,警方束手无策,弃尸现场十分可佈,如同前几件相同,被害者被拦腰斩下,内脏也被散落在一旁,民众报案时,附近的野狗正啃食著尸体,现场血迹斑斑,尸体全被咬得破烂,凶手的手法令人毛骨悚然…

恐怖短故事短篇鬼故事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2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