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短篇故事正文

惊愕

iamk 短篇故事 2023-09-18 10:00:01 334 0

到了午夜,揉着眼睛,再一次感叹学生是很辛苦的。踮起脚,呆呆地看着房间,也许是心理作用吧,总觉得太安静了。

“爸爸,妈妈。”

我家是农村三户瓦房,因为有一个小[文]院子,放在房间里的东西不多,显得[章]很宽敞。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在房子里[来]回响,有回声的错觉,周围很安静,[自]没有任何声音。感叹父母的无良,这[i]嚒晚了还出去,对自己一句话也没说[a]

麻利地打开电视,觉得有点动静总是[m]好的。随便一看,闪光屏里的僵尸先[k]生一脸青翠扑面而来,不由得嘴角抽[.]筋,深夜节目总是让人惊醒。

突然,敲门声传入耳朵,我想是不是[c]父母回来了,高兴地跑去开门。打开[n]门,有个陌生人。仔细看看她,那是[恐]一位60多岁的女性,头发齐肩,略[怖]显凌乱,乌黑浓密,身材略显瘦削,[鬼]穿着黑乎乎的衣服。我想我认识她。[故]她这嚒晚了还来找我有点奇怪。

把人迎进里面的房间,倒了水。

“有什么事吗?”

她没有任何表情,只看着我,拿着水[事]渠说:“我在等爸爸妈妈。”。

我无聊地脱口而出,坐在炕上,想找[文]一个拿着遥控器让自己轻松的节目。[章]因为才十几岁,所以和奶奶没有什么[来]共同语言。

过了一会儿,眼睛里的眼睛突然缩小[自]了,所有的广播电台都在播放蓝脸僵[i]尸的故事!我坚强镇定,以为旁边还[a]有和我在一起的人,不怕!我颤抖地[m]透过屏幕上的黑色,那个老女人用奇[k]怪的眼神看着我!一瞬间全身的毛都[.]爆炸了,差点尖叫起来!

我用力咬着嘴唇,毫无痕迹地走到屋[c]外,仅仅几步路,像一生一样绵长。[n]挺起身子,头一直不敢看那奇怪的场[恐]景。在安静的房间里,只有电视里的[怖]僵尸吼声,以防我的鞋子听到擦地板[鬼]的声音。我一步一步后退,手上的汗[故]水浸湿了遥控器。

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我看着那个[事]老女人,她抬起头看着我!我显然看[文]到了那眼睛里深绿的暗光。

瞬间汗流浃背!

她张开手向我扑来,我转身就没命地[章]跑了!冲进外面房间的砧板旁边,拿[来]着菜刀,回头闭上眼睛向后冲去砍…[自]

就像血喷在身上的感觉睁开眼睛,眼[i]前的身体慢慢地掉了下来,那折断的[a]脑袋咕噜咕噜地滚到地上,睁开眼睛[m],死也死不了。

惊呆了,我迅速把尸体拖到院子里的[k]小屋里,把它的头盖在笼子下面。

喘着粗气,看着一室狼狈,周围越来[.]越寂静,只有声音的嗄声音从里面的[c]电视里传来。我的身体微微颤抖,转[n]身望向门口,泪流满面。“爸爸,妈[恐]妈……”声音轻到连自己都几乎听不[怖]到。我找到他们,握紧拳头,向门外[鬼]走去。

找路的时候,周围的房子都是模糊的[故],不知道哪里是哪里。寂静的小巷,[事]再也听不到平时鸡犬吠和人声嘈杂。[文]一切都消失了,静得心都凉啦。

我害怕忍着恐惧往前走,即使想进去[章],也会挑人吃的可怕的房子。

爸爸妈妈,你在哪里……

内心的恐惧和疲惫使我再也走不动了[来],坐在地上。无神地看着自己的手,[自]那只手刚刚杀了一个人,即使那个人[i]很可疑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衣服上[a]的血迹变黑,脏得无法直视。双手环[m]绕双膝,几乎耗尽了我全身的力量,[k]这样可以抹杀今天所经历的一切。

我的精神一下子达到了极点,一只手[.]在空中被打在我的肩膀上,我迅速抓[c]住那只手,用力扔得远远的。

伴随着“啊”的惊讶声,我终于看到[n]了他的脸。虽然不由得轻轻地吐了一[恐]口气,但心里还是很幸运,能认识真[怖]是太好了。

赶紧走过去救她,那个人骂她“你想[鬼]杀了她吧”。

“谁把你吓了一跳!”我的口气也不[故]太好,但多亏了她的出现,恐惧感减[事]少了很多。

小从是我学校的同桌,隔街邻居,和[文]我总是很随和,从小长大,我也只有[章]这个好朋友,她的出现让我很安心。[来]

我扑过去抱着她,眼泪滴滴答答地流[自]了下来。她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笨拙[i]地轻拍我,安慰我说:“我不是说了[a]你的一句话吗?那么?如果,你,怎[m]么了?”。

我直起身子说:“我…迷路了。”。[k]

对面笑着说:“你能在自己家门口迷路吗?不想说就算了,我送你回家。”。

惊愕 短篇故事

我突然摇了摇头。“不!我不回家![.]”一想到家,我就不寒而栗。

她有些不解,但什么也没问。“那就[c]去我家吧,”她说。

小从似乎没有注意到周围的问题,把[n]我径直带了过去,走进了在我看来还[恐]挺吓人的房子。

和我来几次时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但[怖]我不太在意。我认为这是因为环境太[鬼]奇怪了。

她看着我,好像之前就想问似的犹豫[故]不决。「蕊,你衣服的黑色是怎么回[事]事?」

我保持沉默,并不是不能告诉她,只[文]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我最重要的[章]朋友,在学校里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来]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告诉她。她[自]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很好的朋友,除[i]了她我还能跟谁说。

“我杀了一个人……”我听着自己的[a]声音叙述得近乎平淡。

说了在心底压抑的话,心情变好了。[m]别看她,爬上床,闭上眼睛休息。小[k]从也注意到爬上来了,放心了,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我冻醒了,醒来的时候周围刮着风,[c]窗帘慢慢地飘起来慢慢地落下,重复[n]着。本来应该在旁边睡觉的随从不知[恐]去了哪里,但她睡觉的地方很冷。

心里有不好的感觉,才发现,小从家[怖]里的那些家人一个都没有!

爬起来到外面的门那里,环顾四周,[鬼]转身走到隔壁的拐角处,悄悄躲了起[故]来。

但是,很多时候,前面果然出现了身[事]影。墨绿色的外套,瘦小的身躯——[文]没脑子!我走近小从家,推着门走了[章]进去。

我闭上眼睛,压抑着眼睛里的感情,[来]转身拔腿就跑。

小从,小从……是你……吗?心,钝[自]痛。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喘着粗气,身体[i]和心灵都快到崩溃的边缘了,眼前似[a]乎出现了与昔日小从相处的场景:我[m]哭的时候她手忙脚乱,当我生病的时[k]候,她悉心照料。当每个人都指着我[.]说我错了的时候,她告诉我她都知道[c]

心,好像又痛了几分钟,眼前一片模[n]糊,我直往下掉,好像打开了门。

“加油!”

前邻居晶晶姐姐,她帮助我责备我“[恐]你怎么这么粗心!”。

我抓住她的双臂紧张地向后看,似乎[怖]有呼吸加重的迹象,紧紧地握住她:[鬼]“晶,晶姐,后面,后面有什么追来[故]的!”

这样说着,后面墨绿色无颈的身影出[事]现在街角,我惊恐地转身求救。晶晶[文]

声音突然停了下来,我抓住她的双手[章]瞬间变冷,一直延续到心底——晶晶[来]姐姐的头已经是那个老女人的了!

甩开她的双臂,飞出几步,颤抖地望[自]着身后无颈的身体和前面的“晶晶姐[i]”。那个奇怪的笑容和走近的脚步声[a],似乎显示了我无处可逃的样子,我[m]无法闭上眼睛……。

周围一下子喧闹了起来,鸡的啼鸣声,狗的吼叫声,人的喧闹声无一不和往常一样,然而仅仅这个巷子,依旧是寂静无声,没有半点生气。

声音房间感觉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3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