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日本怪谈系列 - 早到的学生

iamk 都市传说 2022-10-10 08:14:03 774 0


小学6年级下学期时,搬到了外地。

那是我头一次转校。

第一个向我搭话的,是一位称做T君、在班上有如领导的同学,在各方面给我亲切的照料。

但是有时说别人的坏话、也会以命令口气要我不要跟哪个人说话,说实在感觉有点不痛快。

学校位于从家里步行不远处,由于上一所学校需要搭上1小时的电车,我早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大概是转学第三天的早晨,由于待在家里也没事可做,时间尚早我就去上学了。

似乎有教职员已经到校,大门已经开着,但是校舍还不见人影。

想说我拿到第一、一打开教室的门,有个男生已经到了。

我惊讶的伫立在原地。

那个男生坐着的位子,是我的位置。

想说是不是我搞错,还确认了好几次,然而真的没弄错。

「那个、那应该是我的位置…」

我很客气的这样讲,男生微微一笑

「啊、不好意思」

边说边让出座位。

那时还没记忆全班同学的脸,想说可能是同班的搞错座位,没多久就忘记这事。

之后过了大概有一週,我又早起去了学校。

打开教室的门,今天那男生又先来了。

而且又是坐在我的座位。

这时我已经知道,他不是同班的同学。

「那个…」

跟他一搭话,他又跟上次一样

「不好意思馁」

丢下这句话、走出教室。

多半是搞错教室了。

也是会有慌张冒失的人呢,我当时想。

之后又过一阵子,走过无人的走廊、到达教室,同一个男生又坐在我的位子上。

只是这次感觉真的有点怪。

因为在课桌的侧边,我挂着印有颜色明显、上个学校的校徽的提包,普通情况是不该弄错座位的。

而且,如果是弄错教室,应该会带着自己的书包、行头。

那男生却是两手空空。

我站到男生的身畔,也不刻意去叫他。

男生感觉也并非特意无视我,只是反应也不像注意到我,只是看起来不舒服的低着头。

慢慢失去耐性,我出声叫他。

简直像是被撞见在做坏事的现场,那男生从椅子滑落。

「抱歉」

用虫子般的细微声音道歉,然后走出教室。

那天的下课时间,我说

「我早上到学校时,有个奇怪的家伙都会坐我的位置啊」

「那是怎样的家伙」

T这幺问我。

「嗯~个子相当矮,有点弱小的感觉。该说是胆颤心惊吗。头髮特别的长,然后脖子这里有红色的斑,大概十元硬币大小…」

突然一阵惨叫,是身旁听着的女孩子发出的。

T在我胸口揍了一下。

「你啊、在说啥。别开玩笑,为什幺说那种谎。」

铁青着脸这样说完,就走出了教室。

在我转来的三个月前,有个叫N君的男生从自家公寓摔落死亡。

我的桌椅,原本是N君在使用的。

听说到我转来的前一天为止,桌上还摆着花瓶。

警察虽然判断是意外死亡,在学生之间都在流传,会不会是自杀。

大家都知道,N长期受以T为中心的小团体残酷虐待。

听说从4年级就持续着。

当导师公布N的死讯时,T还说

「太好了,这样就再也不必看他那阴沉的脸了。超~开心~

从我说出早上的经历的隔天起,T渐渐的自班上孤立。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时的话造成的。

也有可能是大家变得成熟,察觉到他随便耍威风、暗地说人坏话的低劣行为。

到毕业典礼那时,班上其他人都不把T当一回事。

从那之后我开始会睡过头,也没有再第一个到教室,但是有好几次看到N的身影。

有时站在体育馆的角落,有时在校舍里从窗户俯视校园。

现在想想,也许只是我看错,只是那时有种奇妙的确信感。

啊,N君又来了”的想法(有许多跟我一样的目击者)

有点寂寞、看似不舒服的模样。

幼小的孩子虽然想加入游戏,但是没有自己说的勇气,只是等着有谁去叫他。看起来像那样。

我从来都没为此感到可怕。

日本怪谈系列 - 早到的学生 都市传说

日本怪谈物语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7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