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怪谈系列 - 令我后悔莫及的事

iamk 都市传说 2021-09-27 08:26:23 968 3
--

S县公司职员上原高志(22)(假名)

我现在非常的后悔。

在去年的夏天,我和一个名叫弘树(假名)的朋友一起开车去县内非常有名的灵异景点探险。

到了当地,我们沿着森林里一条细细的山路走,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祠堂跟墓碑。我们两个人非常沈浸在那个氛围里,直到深夜两点多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从那天开始,身体健康出问题、发生事故、工作中不断出错...等等的状况接踵而来,两个人所遇到的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

一开始我们两个人还会开玩笑的说「我们是被那个灵异景点给诅咒了吧?」之类的话。但在那之后,还是不断地发生一些很倒霉的事,已经到了没有办法再觉得只是刚好的那种程度。

我们两个人也开始感到害怕了起来,但也不知道应该要怎幺做才好,每天都对于自己贸然跑去灵异景点的行为感到后悔不已。

之后的某天,我们两个人在一间碰巧进去的家庭餐厅里,被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搭话了。

「到底这种东西是从哪里跟过来的啊...。」那个男子用着惊讶的口吻说,有一坨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全黑的怨念,像一层层的漩涡一样不断地缠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

「其实是...。」我向那名男子说了我们去灵异景点探险的经过后,那名男子给了我们一张写了神社名跟地址的名片并告诉我们「你们两个人请尽快到这里来,钱什幺的不用担心。」

下一个休假,我们两个就一起去了那个神社。在停车场的旁边有一个很壮观的鸟居,而在鸟居的后面,是一段长到看不到尽头的楼梯。

「真是个好壮观的神社啊...。」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爬着石梯,同时一边为平时没有运动、不健康的生活感到后悔。

终于爬到了顶端,天色也已经渐渐的昏暗了起来。

正对面是雄伟的正殿,因为稍微有点害怕,我们选择朝右侧写着「事务处」的箭头方向走过去。

走了几步,便看到那天在家庭餐厅所遇到的西装男,不,应该称呼他为主祭。他穿着一套上面有白色花纹,底色是看来很华丽的紫色的和式裤裙。彷彿就像是知道今天我们会过来一样,在这里等待我们的到来。

注:和式裤裙示意图:

主祭

“请进”


我们两个人都还没能好好的向主祭打招呼,就被他给催促著,进入了正殿之中。


在正殿之中,已经有两个坐垫被摆放在那边了。主祭让我们马上过去跪坐,便开始了驱邪的仪式。


虽然仪式很长,但过程中发出来的声音十分悦耳,结束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整个人都被淨化了一样,感到非常的舒适。


之后,主祭维持坐著的姿势将身体转向我们,并跟我们说了一些话。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今后也请注意,不要再去一些危险的地方了。”


主祭接著说。


“等一下,从出了正殿的那一刻起,有两件事情请务必要遵守。”


主祭的表情稍微变得有些严峻。


“怨灵的诅咒都会透过嘴巴进入体内,所以等一下绝对不能张嘴。如果感觉到呼吸不太顺畅,就停在原地,调整好气息再继续前进。”


之后,主祭说


“在走路的过程中,请把这个紧紧地含在嘴唇间。”


主祭给了我们一人一张写著一些东西并折的小小张的和纸。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怨灵是跟在你们的身后过来的,如果你们在途中回头了,怨灵会认为“你们对祂还有留恋”,便会再一次附在你们的身上。所以直到你们穿越下面的鸟居为止,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能回头。清楚了吗?”


“什么嘛。意外地很简单嘛!”


彷彿是看穿了我心中的想法,主祭的脸色变得更加严峻,并以让我们吓到肩膀缩成一团的语气,气势汹汹地警告我们“可以吧!无论发生什么,都绝对不能忘记这两件事喔!!”


之后,我们向主祭道谢并道了个歉,调整好呼吸后便踏出了正殿,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四周已是一片漆黑。


从现在开始就绝对不能说话,也不能回头。


我们背对著正殿,主祭拍了一下我们的背当作暗号,两个人便缓缓地走向被昏暗的路灯所照亮的石阶。


我们两个人都照著主祭所说的,嘴裡叼著那张折成小张的和纸,并一边注意绝对不回头,一阶一阶地走下了石阶。


弘树在我前面的几阶,身体直直的面向前方,不发一语的走著。


我一边下阶梯,一边想著跑到那种地方去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以及自己给主祭添了许多的麻烦,是不是之后再来道一次谢会比较好之类的事。越想心中越是感到后悔莫及。


有时会被风吹动树枝的声音给吓到,好几次都下意识地想要转过头去,但最后还是都忍住了,不断地朝著鸟居的方向走下去。


随著我们前进的步伐,原本看起来很小的鸟居渐渐地越来越大,终于到了矗立在我们眼前的距离。


当走在我前方的弘树只差几阶就可以穿过鸟居的时候。


在遥远的后方传来了主祭的声音。“喂!你们两个忘了带东西了!!”他一边说著一边追了上来。


跟刚刚充满魄力的声音截然不同,彷彿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是个非常温和的声音。


“是什么啊?”


正当我准备回头的瞬间,我突然回过神来。并想起了主祭对我们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能回头。”


我立刻往下跑了好几阶,在心中对著弘树大喊“弘树,不可以回头!!”并挥手想阻止他的动作,可惜为时已晚。


弘树面向后方,原本叼在嘴上的纸也掉在了地上,眼神呆滞地张著嘴冷笑,并看著空中发呆。


我急急忙忙的衝下剩下的阶梯,穿过鸟居后战战兢兢地转过了头,看到了像是在跳舞一般,用软呼呼的身体一步一步爬上阶梯的弘树。


我很紧张的跑到了弘树的身旁不断地说著“弘树!回家囉!喂!看这裡!振作一点!!”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恢复意识。


持续了一阵子后,真正的主祭因为担心我们而走了下来,发现了弘树的异常,并开口对我说“这孩子就先暂时寄放在我这吧。也请你赶快回家吧。”


主祭说完后,便搭著弘树的肩爬楼梯,朝神社的方向走了回去,最终消失在我的视线裡。


隔天,因为非常担心弘树,我天一亮便马上向公司请了假,前往了神社。


即便当时是一大清早,我还是看到了弘树穿著绿色的和式裤裙在打扫环境。


只是,即使我向他搭话,他好像还是不知道我是谁一样,保持著沉默,非常专心地继续他的打扫工作。


直到现在,即便距离当时已经过了半年,他依旧还是住在那个神社裡。


日本怪谈物语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3人评论 , 968人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