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怪谈系列 - 韩国水原站发生的事情

iamk 都市传说 2021-12-08 10:20:35 712 0

时间是三年前的冬天,发生在水原站的事情。

当时的我住在公司的宿舍,现在我已经搬出来了。

那天我在水原站对面的内衣店前面等要去公司宿舍的公车,那时候的的公车忘记是一小时一班还是30分钟一班了,反正我那时候错过了刚在我眼前跑掉的公车,所以一定要等。

但那天实在是太冷了,当我正在想着要不要去咖啡店喝咖啡打发时间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跟我说话了。

我原本以为是个男生,因为头髮短短的,但是整体来看五官其实看不出来性别,后来我看到了微微隆起的胸部,所以我认为应该是个女生。

那个人来到我的面前跟我说话。

「那个……」

「嗯?」

「从刚刚开始我就看到您了,您有着善良的长相呢!」

我其实觉得蛮莫名其妙的的,因为那天化妆其实化得有点浓所以看起来有点兇,但我没说什幺就默默的继续听下去。

「啊,是…谢谢」

「啊,我突然跑来跟您说这些话,您应该感到很慌张吧」

「并不会的,嗯」

「请问您是学生吗?看起来年纪很小欸」

「我不是学生」

「啊,那请问您贵庚?」

「我20岁」(当时我高中毕业后就直接就业了)

「啊…请问您是在xx公司上班吗?」

「是的,我正在等公车」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因为您长得太善良了所以才跟您搭话的」

后来他又说了什幺东西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他讲完就离开了,虽然我看到他离开后又开始跟周围的人搭话交谈。

什幺嘛,原来不是只有我啊!

于是我便渐渐淡忘这件事情。

然后我完全忘了这件事情,在这件事情发生一个月后也就是12月的时候,原本我週末都会待在宿舍,而每个月只有两到三次才会回老家。有一週的星期五我决定要回家,星期一的时候再回到水原。我这次一样在内衣店前站着等公车,有一位老奶奶向我走了过来。

「哎呦,小姐我的手真的是太冷了,可以借我手套吗?」

那位老奶奶的衣服真的是穿得太少了,只穿一件薄薄的衣服,脸用布包着,全身上下只有一件破布,穿着很薄的裙子,脚上只穿着橡胶鞋,而手已经冻伤变红色了,背着三个沈重的背包,背上还有一个巨大的登山包。

乍看之下,真的很可怜,因此我便借了我的手套和围巾给老奶奶。我帮老奶奶缠上围巾后便问了她要去哪里,如果很近的话我可帮她把行李一起拿过去,稍微远一点的话帮她叫计程车。

「老奶奶请问您要到哪里呢?」

「我要去找我儿子,我来找他的,我要来找他……」

奶奶一直不断的跟我说儿子的事情,奶奶虽然看起来是身心障碍者,但因为我的亲奶奶也患有癡呆,因此我可以理解跟怜惜奶奶现在的状况。突然,奶奶把行李拿了起来,往内衣店旁边的小巷看了过去。

啊,现在真的过了有点久,我已经不是很记得了。

反正好像在小巷后面的商场?娱乐场?类似的地方。

但是就算是娱乐场,也不是单纯的那种娱乐场合,有点像是大叔大妈会开心玩的那种娱乐场,还有很多夜总会歌舞表演和生鱼片的商店……无论如何并不是常见的地方。

老奶奶开始往那边走了过去,我姑且也拿着老奶奶的行李先跟过去,但是行李比想像中轻很多,我提起了那两个用布包起来的行李,跟体积相比真的是非常轻,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棉花之类的东西吧。总而言之我跟着老奶奶走,老奶奶虽然背都弯了年纪看起来也很大,但是步伐却相当地快……

前一天晚上因为下雪的关係地板变得很滑,而我刚好穿着马丁靴,为了不滑倒我很小心地一边看着地板一边紧跟着老奶奶的背后走着,走着走着我渐渐觉得……很奇怪,怎幺往人烟更稀少的地方走去?

附近有很多没有主人的商店,看起来冷冷清清人迹罕至,我第一次知道水原原来有这样的地方……
(但是那时候我才刚进公司五个月左右而已,所以其实也并没有好好的逛过水原站就是)

无论如何,当我进入那个小巷弄的时候其实我有点害怕,但是我没想到老奶奶可能会伤害我,虽然在现在网路上有很多要小心老奶奶之类的言论,説这是新型的绑架方式等等这种警告很多,但是三年前并没有这幺详细,我对于这些也不是很感兴趣,于是我便毫无疑问地一直跟着老奶奶。

虽然现在想起来觉得我根本就是笨蛋。

然后老奶奶在一户人家停下来并回头看着我,我想着「应该就是这里了吧」便把行李放了下来,转身準备离开的时候,老奶奶抓着我的衣服跟我说

「都到这里了,喝杯茶再走吧。」

我说没关係不用了,但老奶奶抓住了我的手臂,并把我拉进了屋子,她打开了绿色的大门进去里面,叫我坐在一个像是大厅的地方然后她进去了厨房。

我环顾了四周,看到了对面房间开着的门缝中有人的眼睛,但一跟我对到眼后门就关了。

我立刻觉得这真的很奇怪,我对老奶奶说「那个,我要离开了」然后急急忙忙的站起来,老奶奶看到便跑了过来问我要去哪里,不是说要喝杯茶再走吗,是因为没好好招待我吗?

对不起,不能就这样让我离开等等,我很害怕于是快步的往大门的方向走过去。

突然大门一下子被打开,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一看到脸就发出了惊恐的声音。

就是一个月前我在水原站遇见的那个看不太出性别的人,后面跟着一个带着针织帽的男子,看起来年纪大概40岁左右。两个人进来了,那个女人看到我之后就说「啊,为什幺这幺急着要离开呢」便把我往后推,我的手臂同时被老奶奶抓着。

那时候我发现事情真的变得很诡异,我试图拉着老奶奶的手臂跟她说,我有事情我现在真的必须要离开了,但老奶奶的手臂力量大到我没办法拉着她的手。

那个女人一边笑着一边说进去坐着讲话吧。

我了解到现在的状况并领悟到没办法摆脱这些人逃出去了,但我仍然想逃跑,于是决定先默默的坐在地板上……老奶奶又一次去了厨房,那个女人坐在我的对面而男人坐在我的旁边。

那个女人双手交叉站了起来,説不好意思吓到我了,并且并不是想要伤害我。

我的注意力都在对面的那个房间,门开了一点点但是我什幺都看不见,而就算我什幺都没做还是感觉到有人在看着我。

我真的很想逃跑。

但是我旁边坐着一个男人所以我没办法,同时老奶奶在类似托盘的地方上煮着咖啡,泡了三杯咖啡但给了我纸杯给了另外两个人茶杯,拿到纸杯后我把鞋子脱掉走进去里面,那个女人跟着我进去,男人则坐在角落,老奶奶又不见了……那个女人开始跟我讲话,但是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好像是宇宙如何创造万物的之类的话题,一听就知道是宗教的相关话题……

那个女人在跟我讲话的过程中一直问我为什幺不喝茶啊,茶很好喝之类的话。

该死,老实说我吓到不行还敢喝茶吗?所以我一边打哈哈地说「啊,是…」一边假装在喝茶,女人一直在我旁边说着话,我稍微偷看旁边的那个男人他正在坐着看书!

所以我认为机会只有这个时候了,我举起脚踢开了我前面的那个女人,她痛苦的大叫同时那个男人看着我,我把我手中的咖啡往那个男人的方向洒去然后开始拔腿狂奔。

当我抓住了大门时,该死,大门门锁是锁着的,门闩也被固定了,我在打开的时候一定就会被抓住,于是我改选择往院子的方向跑,在角落我发现了一个没有狗的狗窝,还有各种的用品都摆在那里,我踩着它们然后爬上了墙壁。

在碰到墙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就在我身后那个男人已经追了过来,我几乎都要尿出来了。

当我爬到墙的另外一边时,我看到那个男人也试图要翻墙,我立刻站了起来并捡起旁边的
小石子往那个男人的手指刺下去。

男人「啊!!!!」的大叫并抓着他的手指,我将石头往那个男人的脸部丢过去后又立刻逃跑,在其中大门打开了女人也追了过来,我那时候真的用尽全力在奔跑,但是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只是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小巷,但是我的体力不是很好,大概有三年都没有好好认真的跑步了,导致我真的非常的累,我的速度开始慢下来,再这样下去我想我很快就会被抓住了!

我只好一转弯后就进去了我第一个看到的建筑物。

我刚走上楼梯往窗外看,就看到那个男人在周边不断跑来跑去那个女人则是进入了我对面的建筑物,但是那个建筑物的门是锁着的,所以女人离开了那个建筑物并进入了我所在的这个建筑物。

我的天!!!!

所以我什幺都没想就直接无声无息的再往楼上走。

但是很幸运的事,刚刚逃跑的时候我并没有穿上鞋子,所以现在只穿着长筒袜,可以无声无息的往上面走,就这样我到了屋顶,但是当我打开屋顶的门的时候我觉得开门好像会发出声音,同时也听到了那个女人往上走的声音。

我快吓死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心想,乾脆从这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好了。

但是往旁边看,什幺!怎幺是阁楼?盆子?怎幺会有盆子?反正就是紫色巨大的盆子,放了好多在那边,我打开了角落的一个大的盆子,里面刚好是空的,我拿了旁边的一个白色小盆子并盖在头顶上躲进去紫色的巨大盆子里,我想或许这样就算打开了也不会发现我吧……

我就真的一动也不动,但是那个盆子之前是用来做泡菜的,橡胶的气味跟泡菜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真的很难呼吸。天色已经黑了,而且因为我又盖了一个盖子,外面到底是什幺状况完全不知道,恐惧感已经达到了巅峰。

被那些人抓住后我到底会怎幺样,我想想都很害怕,这时候我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

脚步声在走上楼梯后突然变得很安静,屋顶上的门被打开了,然后又被关上了。

当我在想我是不是要出去的时候……

突然!真的是突然之间,我的橡胶盆子被打开了。

我真的是吓傻了,我停止呼吸并且一动也不敢动,之后橡胶盆子又被关起来了。

因为我头顶盖着一个瓢子,所以才以为里面都是满满的瓢子吧……

如果我没有盖着瓢子的话,那现在会变成怎幺样,我想到还是起鸡皮疙瘩……

然后我听到了周边盆子一个一个被打开来看的声音,然后听到了脚步声……

一直到周围完全安静前我都不敢出去,我怕那个女人就会站在外面……

那个时候我才想起我的手机在我的口袋里(啊我真的太蠢了一直到那时候才想起来)

我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传简讯给119,因为我怕说话的声音会被听到所以才传简讯的。

119请帮帮我,我好像要被绑架了,但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打了这些内容后传了出去,好像在哪里听过是可以向119传简讯的。

我有收到传送成功的通知,总而言之等待真的很漫长,我陷入了又冷又怕又窒息的痛苦之中,我一直不断的发抖,几乎像是过了一两个小时的感觉。

后来我才知道,从119出动到发现我在的地方才花了20分钟。

之后,我听到了屋顶门被打开的声音,外面似乎有点吵闹,还有我听到我的名字被呼喊着。

「艾美美小姐,艾美美小姐!!!」

一开始我觉得是那个男人假装是警察,因此害怕到不敢出去,之后我听到了无线电的声音、人们说话的声音,我才慢慢地打开盖子,探出头看到穿着警察和119急救员的衣服的人们……

我猛然地站了起来一边说着「请救救我!!!!」

那时候警察和急救员们的表情大概是这样吧:

_⊙!!!!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我,但是不管怎幺样我还是一边大哭一边说,请救救我。

就这样我坐上了救护车然后接受警察的调查……

虽然我那时候没有发现,但是我的脚已经肿起来而且不断在流血,应该是在逃跑的时候受伤的。

再过了两週左右之后,听说警察把他们都抓了,原来那些人打着宗教的名义向信徒餵药让他们中毒,再指使他们去偷钱,是个伪宗教集团的组织。有些信徒们甚至为了要吃药,还卖掉自己的器官,然后这些人会将信徒介绍给中间商并收取介绍费。

总而言之,这种集团真的是……
(也不是集团,因为只有两个人和一名老奶奶)

但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些人在一个月前向我搭话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我,真是……

观察我会在几点搭公车等等,并利用那位老奶奶来引诱我。

因为这件事情的关係我到现在还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现在我也无法去水原站附近了。
(如果要去那边,至少要有三四位以上陪同我一起)

我也从宿舍搬出来了,怕到时候他们会去我的宿舍找我并且报复我……

还有,现在我已经没办法再帮助需要帮助的年长者了……


恐怖的老奶奶


韩国怪谈物语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1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