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正文

凶宅

iamk 鬼故事 2023-01-24 09:03:53 341 0

★ 凶宅

吴家村有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据说已有上百年了。院里栽着老槐树遮挡雨,可以说是环境优雅、冬暖夏凉。

可是,就是这样一座极其适合[文]居住的庭院,竟然空了下来,[章]村民们说:这是一座凶宅,谁[来]住进去都会不得好死。连吴家[自]人都搬了出来,离得远远的另[i]盖了房子。

事都是有原因的。说起来,这[a]座宅院已传了吴家几代人了。[m]最初都好好的,谁住进去旺谁[k]。可自从传到吴二壮这辈,也[恐]不知怎么了,在这座宅子里连[怖]着死了几口人,吓得吴二壮再[鬼]也不敢让家人在宅子里住,全[故]家搬了出来,一空几年。任凭[事]吴二壮把房价压到了几乎白送[文],仍是无人敢买。

吉祥居所变成了大凶之宅,村[章]上有人猜疑:会不会因为吴二[来]壮扒了门庭的屏风破了风水,[自]放出了“鬼魂”,不然,吴家[i]那几口人怎会在吴二壮推倒屏[a]风后都被活活吓死了呢?

说起来也有源头。那年夏天热得邪虎,吴二壮嫌屏风挡着院门进不来风,不顾家人的反对,找了几个人,连根拔掉了它,还从屏风下面挖出了好大一块不知是什么的金属,卖了几百元。可是,第二天家里就出了事:先是吴二壮的老伴晚上起夜,人出去了就没有回来。天亮了家里人发现她倒在离原屏风不远处的厕所边上,人早没了气,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两只手紧紧抓在头发上。

吴二壮的老伴有心脏病,经常犯的。吴二壮以为老伴心脏病发死的,好一顿怪怨自己咋睡得那么死,咋就没发现呢?可后悔也救不活了,只好发送。谁知,他刚发送走老伴没几天,儿子、儿媳也在起夜的时候双双死在院子里,也是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手紧抓着头发,死相与吴二壮老伴一样,很是恐怖,象是被什么吓死的。吴二壮报了案,可是,县上来人查了许多天,只查出吴家两口人确是在受到极度的惊吓后,引起心脏骤停,猝死。至于二人死前受到了什么样的惊吓,县上人也查不出来。

吴二壮害怕了,这时,关于这座宅子,村里人已传得人心惶惶,都说宅子里闹鬼,有的人还有鼻子有眼的说亲眼看到过那个“鬼”,身高丈八,青面獠牙的,弄得村里人大白天的都不敢靠近。好在吴二壮家里没出事前,因为人口多,老宅子有些住不下,在外面刚盖了房子,虽说还没盖好也等不及了,带着家里剩下的人火急搬了出去,老宅子标价出售,吴家人再也不肯踩进老宅半步。

这样,时间整整过去了四年。[m]真来了不信邪的,一个外乡人[k]买下了这座宅院。这个人姓丁[恐],常年跑这里倒腾山货,村民[怖]们叫他丁山货。

却说丁山货常年在外,耐不住[鬼]甭寂,瞒着老婆在这边找了相[故]好的,买下四合院后二人就搬[事]进来住下了。丁山货白天出去[文]跑买卖,晚上回来陪着相好的[章],住了一个月后没什么事情发[来]生。村里人就说:还是丁山货[自]福厚命大,镇得住凶宅,要不[i],怎会他住进去后啥事都没有[a]呢?一时,倒让许多人眼热得[m]发蓝,后悔当初没有买下来住[k]

丁山货为了堵住村民们的嘴,[恐]主动又拿出些钱给了吴二壮,[怖]虽说比这座四合院的真实价值[鬼]少得多,却也算说得过去了。[故]

丁山货虽说不信邪,但他入住之前也请了风水先生狠狠摆布了一番。弄了些雄黄、朱砂、紫石膏啊,装入石匣内埋入地下三尺,作为镇宅药,还施了法术,诸如“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等等。

这些还不算完,丁山货又请当[事]地人弄了一块镇宅石,摆在大[文]门边上,还叮嘱相好的:晚上[章]有夜急就便在屋里,千万别出[来]门。这样,心里才算塌实了。[自]

又是一些日子过去了。一天,丁山货因为一桩买卖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临走时对相好的说:“你不要怕,我出去这一趟,多了一个来月,少了十几天就回来了。我给你留下点钱,你要是闲得难受可以出去游玩或者回家住。只是别走得太远。”

相好的让丁山货放心,说:要是自己住着害怕就回家去。/

丁山货放心地走了。果然,半个月后他回来了,买卖狠赚了一笔。到“家”一看,大门上锁,相好的不在。丁山货拿出钥匙开锁,怎么也打不开,细一看,不知谁把锁眼堵了一半。没办法,丁山货问了下村里人,说:有几天没见着了,许是回家了。丁山货赶到相好的家,说:女儿倒是回来住饼一夜 ,可是,家里呆不住,前天就回去了。丁山货听得有些发傻:既然早回来了,怎么“家”里门还锁着呢?

丁山货又赶回“家”里,借来梯子跳过墙进到院里,可把他吓坏了。只见院子大门那趴着一个人,光头,是个男的,已经死了。丁山货看那男的背相有些面恍,怕破坏了现场没敢动。他着急知道相好的出没出事,见屋门没锁就走了进去。不料,刚走进正屋门,脚下一滑,差点摔个跟头。丁山货更害怕了,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看到相好的吊在房梁上,舌头伸出老长,眼睛、鼻子里都有血水流出来,“鬼”一样的瞪着他,早就死了。

丁山货让相好的死相吓坏了,从墙里翻出来,一溜烟的跑到相好的家报信。他也不想想:出了这种事就得赶紧报案,告诉相好的家人有什么用?只能添乱,又破不了案。

果然,相好的家人听到消息后,立马跑来了,不顾丁山货的反对,仗着人多,砸了门锁冲进院里,连哭带嚎、东踩西看的,最后和丁山货打起来。他们认准女儿是被丁山货雇人害死的,他们还不知道女儿和丁山货只是钱和肉的关系,还不知道丁山货家里早有了老婆,还以为这二人早晚会结婚、生子,成为一家人。把现场踩蹋得不成样子,给后来破案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接下来,丁山货相好的家人抢先报了案。说:丁山货喜新厌旧,假借出门,暗中返回雇杀手杀死了“妻子”。

丁山货有嘴也说不清了。院里死的那个人他认识,常在一起喝酒的。是本村人,叫吴瘌子。村民们也证实丁山货平时和吴瘌子过往甚密,不知二人是什么关系。丁山货连喊冤枉,他心里清楚:他和吴瘌子交往只是为了生意,因为吴瘌子手下有一伙人,他和吴瘌子交往就是为了独霸这块市场。可这话说出去谁信哪?公安带走了丁山货,不是因为吴瘌子,而是在丁山货相好的踩过的凳子上,找到了丁山货的指纹。所幸的是:现代破案的手段发达了,经法医检验:丁山货相好的不是自杀,是被人谋杀的,她在吊到房梁之前已经死了,是被人扼颈窒息致死。在她的脖子上找到了吴瘌子的指纹。凳子上丁山货的指纹不是最近印上去的,已经有些时间了,这证明不是丁山货直接杀的人,但他也有雇凶杀人的嫌疑。公安因为凶案现场已被弄得一塌糊涂,一时也查不出吴瘌子杀人时现场究竟有几人。在这种情况下,公安只好把丁山货暂时关押起来,案子也无法告结。让公安人员百思不解的是:杀人的吴瘌子竟是死于惊吓,他竟是被吓死的。

案子就这样搁下来。/

一晃儿,几个月过去了。终于[i]有一天,案子有了转机。一支[a]地质勘探队进驻了吴家村:他[m]们在县志上看到了这样一段记[k]载:嘉庆六年,北河吴庄连有[恐]鬼魅作祟,每至入夜,鬼魅即[怖]出,吓死者众。死相难以概述[鬼],均为眼口大张,手撕发际…[故]…后经吴庄首查明鬼魅作祟之[事]地,起造庭院镇压,鬼魅立止[文]

地质勘探队里的专家认为:这段记载里的所谓“鬼魅作祟”,实际上是一种地质现象,是人类受到某种矿物质幅射后生的幻觉。他们断定:在吴家村,也就是县志上记载的吴庄,地下一定埋有某种大型矿藏。

凶宅 鬼故事

他们找到了“吴庄首”起造的[章]那座庭院,也就是吴二壮卖掉[来]的那座四合院。并在那里进行[自]了勘探。果然,刚刚打开勘探[i]仪就有了发现:吴家的四合院[a]里不仅埋有矿藏,而且还是大[m]型的磷铅矿。矿脉露点就在原[k]屏风处的地下。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吴家那座[恐]根基牢实的屏风并非只为遮挡[怖]门户,是它盖住了地下矿脉的[鬼]幅射源。吴二壮扒掉了它,还[故]起出了那块不知是什么金属的[事]遮蔽物,使幅射源暴露出来,[文]体质弱的人受到幅射后,神经[章]受到强烈的刺激,导致心脏骤[来]停,呼吸困难,头部剧痛至死[自]。死状好象见了鬼魅。

吴二壮的老伴、儿子、儿媳,还有吴瘌子都是死于幅射。这时,县公安人员根据吴家村人的举报查明:那天和吴瘌子一起夜入吴宅的还有一人,也是本村人,他和吴瘌子跳进宅院后,突然觉得头痛恶心,就让吴瘌子一人入室作案,自己勉强打开大门,跑到门外看风。他们是为了丁山货给相好的留下的那笔钱来的,这事是丁山货临走前和吴瘌子喝酒时无意中透露的。本来,吴瘌子不想杀人,可那婆把钱看得比命还重,不仅抓着藏着钱的腰带死活不松手,还把吴瘌子蒙在头上的丝袜 扯了下来,吓得吴瘌子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结果给掐死了。

吴瘌子杀了人也是害怕,为了解脱自己伪造了自杀现场。做完了这一切他已经没了力气,刚走到大门那里就栽倒了,因为他没有头发,又使尽了力气,受到的幅射更重,不一会就死了。望风的一看,吓得要跑,想了想把挂在门上的那把锁从外面锁上了,用火柴杆把锁眼堵上一半。他想:这样也许能给自己争取多一点逃跑时间。可是,公安人员在全国布下了网,几天后就抓住了他。

丁山货最终被无罪释放了。“[i]凶宅”被扒掉了。国家给了现[a]房主丁山货一大笔钱,丁山货[m]经过这一场是非也看开了许多[k],把钱分给吴二壮一半。吴二[恐]壮更是痛悔迷信使他家里死了[怖]人、失掉了祖屋,哭着骂着自[鬼]己:老祖上都知道“鬼魅”之[故]事是迷信,造宅阻止,自己一[事]个现代人竟只知逃跑,不知追[文]根寻源,白白把钱财给了外人[章]

却说这一天,自认为已看透了[来]世事的丁山货,正准备收拾东[自]西离开这个让他欢喜让他忧的[i]地方时,一个女人找来了,让[a]他又陷入了一场新的是非之中[m]

那个女人是他的老婆。

短篇鬼故事恐怖短篇鬼故事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4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