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故事正文

恐怖小故事-楼梯间的咚咚声

iamk 恐怖故事 2020-03-04 10:15:51 1159 0


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 可谓知矣。......《论语·雍也》

恐怖小故事-楼梯间的咚咚声

远:尊重不忘其根本

以下为朋友所提供的两则小怪谈,因为有修饰过可以当作是创作好了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朋友考上在C县的大学,当时刚上大一新鲜人的他,

对自己有一些成长的期望,为了实现这些期望而订了目标。

其中一项就是在大一的时候不跟家裡拿钱,在外面打工赚钱。

于是朋友选了一间饮料店打工,接下来要说的两个故事,

发生地点刚好都在这间饮料店中。

在这边先说明饮料店的格局,饮料店在的大楼是住商混合式的建筑,

也就是一楼是商店,而二楼以上为出租宿舍大楼,专门出租给社会人士。

因为是改建的关係,内场厨房和外场柜台中间有个上楼的楼梯和电梯。

以下会用朋友角度描述故事,所以用第一人称。

子猫之爪

我非常喜欢猫咪,不过因为家裡的空间不大,一直没有机会养。

虽然大学搬出家裡去学校宿舍住,但外面宿舍对宠物规定也非常严格,

基本上让我放弃了养猫的念头!

只能偶尔走在路上,稍微停留脚步欣赏一下牠们迷人的身形。

刚到这家饮料店打工时,因为还很菜,不太懂怎么调製饮料!

也为了让我熟悉后台的运作方式,基本上放茶和煮茶的铁桶,

还有一些零碎的工具都是我在整理和清洗,因此学会如何煮茶和备料。

我们厨房有个后门,通常只有在煮茶或是太闷热才会打开,

一打开门后1.5公尺宽的距离,就会看到差不多2公尺的白色木牆,

沿木牆走5公尺左右,就会遇到房子和房子中间的隙缝,

那个隙缝非常小,大概直立宝特瓶勉强放进去吧!

而这个空间就是我们用来堆放用完的原物料容器,举凡冰淇淋的白色塑胶桶,

或是糖浆的大塑胶罐,废弃的用具都会被整齐地堆放在这。

店长是个很喜欢园艺的人,他也利用这些废弃物和自己的植栽做了一点造景,

如果店长在这但不是在固定清废弃物的时间看到,基本上他在整理植栽。

店长喜欢的植栽不算多元,特别喜欢多肉植物,有时候也会向我介绍,

看久他展示的"艺术品",我也渐渐的有了一些种植的知识。

就在去饮料店满一个月没多久,我发现一件很神奇的事,

为了通风我通常在洗铁桶时会打开门,整理完离开厨房再关上。

记得在月初的某天我在清洗工具时,听到后门外有微弱的猫叫声,

儘管风灌进来时会让门发出很大声的震动,但掩盖不了那微弱的鸣叫。

有次閒聊时我向店长反映了此事!

「猫叫声?不可能吧?我们这边不会有野猫进来啊!」

不过店长还是跟我指示,以防猫咪跑进厨房造成混乱,

还是要留意门后的动静,有问题要把猫赶走,但要注意安全小心赶,

但我想店长也担心他的多肉宝贝吧!(笑)

后来没几天我又听到猫叫声了,我很仔细听了一段时间,确定不是幻听后,

我走到后面的户外空间,毕竟在都市,外面还是有灯,

我很认真四处探询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猫叫声不知何时消失了。

但令我困惑的是,照理说猫要逃走的话,虽然没撞坏物品的破碎声,

也应该会有移动时发出碰撞物体的声音。

我后来认真想想,也没有因此感到慌张,只安慰自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有天看到店长拿著剪刀走进后面空间,他说因为秋天天气很好

多肉们长得很茂盛,但空间没那么多,所以要修剪一下。

当店长处理完修剪的事后,换我进厨房先整理一下工具,

就在我洗完备用茶桶没多久,我听到凄厉的猫叫声!

这声音彷彿连结到一个画面,小时候看过一隻幼猫在大马路旁,

孤苦无依浑身髒兮兮的的边走边哀鸣。

但那时的我太小,想到带回家会被骂,完全不能做甚么,

只能冷眼的离开现场,让声音越来越远,越变越小。

我赶紧做完整理的工作,走进后面的空间寻找声音来源,

但是随著我越深入空间中,哀鸣声越来越微弱然后消失了!

我很认真地把角落都看过一遍,连放置用完的料桶都翻遍了,却毫无所获,

只能怅然地再环顾四周,看著被店长修剪出形状和整理乾淨的盆栽。

我转身准备回去厨房时,忽然踢到一个东西,

那东西撞到料桶后弹到门框旁,在室内灯光下我才看清楚是一段多肉植物,

应该是店长修剪过后没发现到,准备要丢弃的部分!

我好奇的拿起来,仔细的检视,发现模样像小小的动物爪子,

中间还有点白,感觉非常可爱!

就顺手放进口袋中,当天在厨房的时间后来都没听到哀鸣声。

我在下班时突然想到那段多肉植物,将他展示给店长看。

「那是子猫之爪啦!我这个月刚入手的唷!感觉很像可爱的猫爪对吧?

不过最近天气变得很好,长得太茂盛必须修剪,如果你想要就送你吧!」

就这样我将那段植物带回去,还研究了下如何孵叶,

很神奇的是不到一个礼拜,植物就长出细细的根,

过没多久在我准备书桌上的盆子裡生气勃勃!

到目前为止,有时晚上入眠前,我都会听到像猫发出的细微呼噜声!

楼梯间的咚咚声

我待的饮料店是住商混和型的大楼店面,因为有住户的关係,

我通常都会听到大大小小的声响,为了配合自己学校的上下课,

排班通常值晚班或午班,所以有时候会遇到楼上住户,

不过这些声响都可以辨认出来,像是沉甸甸的塑胶篮撞击地面声,

就是住户要拿累积的衣物去快洗店洗。

又或是不断摩擦的塑胶声,大概就是要处理沉积房间许久的垃圾。

我都会固定在下午6点看到房东拿著扫把,仔细的清扫楼梯的地板,

每次从中间的楼梯往楼上看,延伸到楼中间平台的转角,都觉得牆面的装饰得好典雅,

而且房东感觉是个人很好的老先生,上楼前的公告板装饰的很漂亮,

我经过不时都会发现一些细心的提醒,公告在上面!

但之后和住户聊天后,发现入住资格真的是我这穷学生付不起的天价。

「欸!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如果你听到楼梯间有金属碰撞声,

不要太好奇跑去看是甚么东西耶!」

就在有天我经过中间的楼梯,又不经意往上看时被店长看到,

店长就在柜檯前语重心长地提醒我!

我当时心裡想著,不会吧?这裡算很宁静的地方,

虽然100公尺远有电玩游乐场,但这边住户看起来都很和善,

应该不会有甚么暴力事件发生吧?

就在我想多问时刚好客人要点餐,于是我立刻去忙自己该做的事,

也因为平时都会听到细碎的声响,所以忘记店长跟我说的忠告。

我记得那天是寒流到来时,虽然店内有圣诞节活动,晚上依然冷清,

外面的路人稀稀落落,也没几台车子经过,

跟另一位一起值班前辈告知后,趁有空档的时间到厨房清洗煮茶的工具。

我打开厨房的灯,并拉开厨房和楼梯间的白色长过膝的门帘后,

因为怕冷风从后门灌进来,让寒冷的水又更加冰凉像是冻结,所以没开后门。

接著开始仔细的处理每个用过后堆放的工具,就在我将铁桶清洗到一半时。

我听到一个巨大的撞击声,好像有甚么铁製品掉落到地面。

我当场吓了一跳,赶紧环顾四周,是否有东西倒在地上,

刚刚洗好的工具都放在原本的位置,并没有东西移位,

我困惑的望著遮住视线的门帘,心想应该是从外面传来的?

或许前辈在处理吧?我一边想一边加快速度,思考著等等出去帮忙。

当我放好铁桶没多久,又听到咚的一声,那声音沉甸甸的,

但很明显听得出来是铁製品撞击地面然后迴响的声音。

在拉开门帘准备走到前面柜台喊前辈时,我的眼角似乎瞄到一个东西。

虽然二楼没开灯,但看的出一个金属的铁桶放在楼中间平台的转角处。

于是立刻停下脚步,不解地转头看著放在平台上的铁桶,因为在楼梯间转角处,

所以只有一半显露出来。铁桶拿来装冰块,但是不用时通常会堆在走道角落,

而不是这样大费周章的拿到上面的平台。

前辈到底在搞甚么啊?还是店长有下达新的规定没有告诉我?

我心裡整个很混乱,然后转头要喊前辈来看时。

「咚!」

那声音清晰到我立刻转头,看到那铁桶竟然位移了,

刚刚原本一半被转角处挡住,但现在完全放置在平台往下走的楼梯口了!

是前辈在恶作剧吗?

我内心其实有点生气,但心想前辈人感觉很老实,跟他相处非常愉快

不太像是会整新人的人,就算会好了,三个月也隐藏得太好了吧?

就在我疑惑盯著铁桶,想要再尝试喊出声时,我看到了,

「咚!」

我看到没有人碰触的铁桶,慢慢倾斜了一下,

但那个角度照理说铁桶会滚落下来,但铁桶滑到下一个阶梯后,

后面像是有股力量,用力地压在地板上发出声响,然后继续挺立在下个阶梯上。

就在此时我也发现铁桶似乎装著液体,移动时有东西喷溅了出来。

发出了稀哩稀哩的喷溅声响。

要快点离开!拜託!快!点!动啊!

就在我终于意识到古怪的危险,内心不断呐喊祈祷时,

却发现喉咙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身体除了颈部可以转动外,脚部异常的沉重,

沉重到在怀疑我是不是没有脚能移动?

「咚!」「咚!」「咚!」

铁桶随著楼梯一阶一阶的,不断往楼下我的方向推移,

当距离不远时,我透过一楼的灯光看清楚铁桶的样子,

外表整个腐鏽又许多凹痕,每次移动都喷出黏稠像污垢般的深红色液体。

让我忽然想起之前周末忘记洗的红茶桶内,沉积成黏稠恶臭的样子。

我内心想法已经趋于空白,只剩本能反应的乞求双脚能够动起来!

四周不知何时没有其他声响,只有铁桶和我越来越躁动的心跳声。

「喵~嘶~嘶~」

就在距离剩不到6个阶梯时,我忽然听到厨房传来像是动物哈气的声响,

声音原本很小,就在铁桶又下了一个阶梯时,突然扩大不少。

「嘶~嘶~」

「嘶~嘶~」

那声音环绕整个空间,似乎不是只有一个,而是一群在发出声音,

身上所有知觉似乎回来了,顾不得厨房灯没有打开,

我连滚带爬的衝进黑暗的厨房内,并坐在地板上。

我感觉自己在发抖,死命地盯著阻挡楼梯和厨房间的门帘,

慌乱的随手紧抓一个工具,抵在自己的胸前,并试著调整呼吸,

但还是非常害怕等等那个铁桶出现在一楼的门帘后。

就在经过不知道多久,厨房的灯忽然亮起来,

我看到副店长穿过门帘走进来,他一脸惊讶的看著坐在地上狼狈的我。

「怎么了?滑倒受伤了吗?」

他急忙把我扶起来,我边说没有边对他摇摇头,接著他走向我身后。

「外面风其实满大的!怕地板沾上风沙,记得后门要关啊!」

说完就把后门关上,我的脸应该是呈现失魂落魄吧?

副店长看著我,频频问我刚刚发生甚么事了?

当我终于意识有点回神,并说出楼梯上的铁桶时,副店长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他请我先回去休息,并跟我交代附近的某间大庙位置,

要我下班后去求个护身符!

到现在还是觉得神奇,我怎么会冷静的离开饮料店,然后没有迷路

幸运的在庙关门前,去庙裡求完护身符回去宿舍的?

后来隔天有去饮料店继续上班,不过最后还是离开饮料店。

之后虽然没有再听到奇怪的声响或遇到怪事,

但是在过年时被强制要求上班也没有费用加成是离开的导火线。

故事结束


恐怖短故事短篇鬼故事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15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