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正文

毛骨耸然撞鬼经验-阴宅

iamk 灵异事件 2020-02-05 08:19:06 881 0

毛骨耸然撞鬼经验

之前po人生中的怪事有几位版友说想看男友的撞鬼经验

因为真的满真实所以我印象一直很深,

加上我很喜欢分享跟听人家讲撞鬼经验,

所以虽然很久以前在鬼版po过一次(被洗掉了)

也可以再在这分享一下:)

天气转凉了 听点鬼故事气氛正好啊XDD

===============故事开始================

毛骨耸然撞鬼经验-阴宅

整体来讲,这是关于一栋阴宅的故事。

是我男朋友的老家,位于中坜市某住宅区内,

15年前男友一家还住在那儿时是一栋三层楼的民宅,

在他们搬出后已改建成附有车库的独栋,也改建得很漂亮,

听说也卖得很便宜。

但是,15年前男友一家搬出后,再也没有人迁进去,

直到现在经过,它还是一栋漂亮的空屋。

因为是个三层楼的大房子,也原本就是男友爸爸想买来三代同住的屋子,

所以一开始住在这裡的成员有点丰盛(?)

有男友、男友的哥哥、男友的爸爸、后母、与后母生下的妹妹,

以及大伯父、大伯母、爷爷和奶奶。

然而,一直努力尝试想生小孩的大伯父和大伯母,

迁入后不管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生出孩子,而且身体开始动不动就出现疾病,

后来筹够钱就搬出了,离奇的是,才搬出去不到一个月,

大伯母就传出有喜。

再过了一个月,爷爷重病。一个月后,爷爷走了。

奶奶也因为身体长期不舒服,搬出与二伯父同住。

又过了两个月后,后母和后母的妹妹以住在这裡不自在为由,

(可是,却不肯把原因交代清楚)

自己买了房子带了女儿逃命似的搬出去了,

因为后母娘家非常有钱,时常做些任性的事,所以男友的爸爸也没说什么,

不过再怎么有钱,明明有自己的家却要特地买一间房子另外住,

还是颇令人匪夷所思。

而男友的爸爸因为经商,甚至要常跑大陆的关係,

一个星期有三、四天会不在家,回家也是时间都很晚,经常超过12点。

所以这间原本住满满的三层独栋,

在接下来的五年光阴裡,几乎都是男友与哥哥两个小孩一起渡过。

后来,哥哥上国中后开始交外面的朋友,因为家裡没大人也没门禁,

也开始很晚都不回家的日子。

于是这栋屋子,只剩当时还是小学生的男友一人天天守在家裡。

据他的说法是,每天放学回家后会待在前院好久,盯著自己家裡看。

有一种感觉,就是不想回家,可以的话真想永远都不要进去,

就像要逼自己作好一万份心理准备一样,

要花很长的时间,最后才愿意踏进去。

(有时天气好的话,他宁可坐在前院挖挖土、抓虫捏叶子捏到有人回家,

也不想要进屋子裡去)

而要踏上二楼更是一个超级关卡,

还是小孩子的他有很强烈的感觉"二楼正在发生很不好的事"

光是看通往二楼的阶梯就感到毛骨耸然,

但自己的房间在二楼,迟早要回去,几乎每次他都是用衝的衝回房间。

(可能看起来男友是个胆小鬼,他自己原本也这么以为,自己想多了,

但是,却亲眼看到已上国三学人混帮派、血气方刚的哥哥每次回房间时,

也都是用衝的,而兄弟间对关于这种事的想法,一直以来都是绝口不提的。)

*这栋房子本身的诡异之处

当初一迁入时,大家都傻了,想说这地方怎么住人啊!?

因为,光是一楼就有16扇门,狭长式的空间隔成了13个房间。

一个家了不起有四、五个房间就算多了吧?

他们家有13个,然后门的话包含大门、厨房和后门就有16个,

房间那么多,当然大不了,每个房间都是小小的一格一格,

不知道能拿来干什么用。后来他爸把房间通通打通,

只留下2~3间的隔局。

接下来,大家发现在厨房的牆上有数个五寸钉,

其中一个钉著一个看不懂的黄色符咒,

号称信仰天主教的后母说看了不喜欢,就把它拔了扔掉。

其实在一般家庭出现五寸钉并不是太寻常的事,

google大概就知道那种钉子时常用来让人做什么,

早期的棺木也必须用五寸钉这样长的钉子,才有办法钉得牢。

而现在这裡又没在施工,为什么这裡会有那么多这种钉子?

大家都不得其解,只能把它收了起来。

另外,只要放在这个屋子裡的东西,都很容易坏掉。

通风什么的不可能有太大问题,毕竟是前开后开的格局,

窗户也不算少。

但是,橘子只要放两天就会发霉,放一週就像放了好几个月一样,

长出一堆绿色的毛。

夏天非常的凉快,冬天冷到要在家穿厚外套。

所以可能也有永远不必开冷气的好处,他们家根本没装冷气,

因为搬入后根本没想到有必要装。

明明附近没有靠山,也是很普通的住宅区,

家裡就是会出现很多稀奇古怪的虫子,甚至还飞进来过蝙蝠。

夏天晚上去厨房喝水,灯一打开,就会看到牆上黑压压一片蟑螂没命逃窜,

躲到牆边的隙缝裡。地上还会有奇怪的、类似马陆的虫子正在爬来爬去。

问附近的邻居,好像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也只好怪给可能是自家前院植物生得太茂盛。

此外,三楼有一间后来被拿来当储藏室的房间,

原本也可以睡人的,但是哥哥、男友、爸爸三个人睡过以后,

竟然不约而同做了同样一个恶梦。

内容很长、还可以通通符合真的很让人头皮发麻,

所以连铁齿的爸爸也再也不愿把那间拿来睡人,改成储藏室。

大致上的内容男友忘得差不多,只记得有一段是天花板裂开、

裂得非常地大,有一颗眼珠子塞满那个空洞,恶狠狠地盯著他看。

*那个男人

男友和哥哥的房间是在二楼,如前面所说,

家裡几乎永远只有两个孩子看家。但是,一楼时不时都会发出拉椅子、

开电视、走动的声音。

此时两个孩子会互望一眼,然后心照不宣的低头继续写功课。

我问他你们为什么不肯跟爸爸说,他说虽然他爸很少回家,

但他不相信他爸完全没感觉,不过都这样了他爸也没要搬的意思,

多说只会惹他爸生气。而且很有可能在家大发飙后一走了之,

接下来两个小孩好像会必须面对某种忿怒于他们报马仔的气氛。

男友和他哥哥是睡上下铺、有几个晚上,会看到有个男人坐在哥哥的书桌前面。

那男人是背对他们俩的,并低著头。身形很瘦,不像是爸爸。

后来男友听到椅子「咿呀」的一声,于是很用力地把眼睛闭起来。

然后就再也不敢张开、直到睡著。

为什么? 因为他总有种感觉,张开后会发现男人正在看著自己。

然后在这屋子裡会发生的怪事,只要你有感觉,他通常就是会发生。

过几年后他们搬走时,把哥哥的书桌一移开,

竟然发现牆面上有个大人尺寸的黑手印! 并不是爸爸的,

因为比他爸的手还大,这么大的手印,搬进来时不可能没发现,

怎么会出现在牆上的呢?

*黑色的人头

真正的"正面交锋"是有一天的傍晚。照例,男友一个小孩在家,

哥哥出去鬼混了,不知道几点才回来,

外头的天色是夕阳西下,男友在房间裡藉著桌灯、

趴在床上看漫画。

然后,忽然有个声音从房外的牆上擦过「嘶────!」

男友猛然抬头,声音从牆的这边延续到门边。

整个二楼的房间都是木造,牆是空心的木头牆、门是厚重的木拉门。

那门的厚度约莫有2~3公分,而现在有个声音,正在房门外面不停擦刮著。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很像有人用指甲正在不停抓著门,想把门抓开。仔细想想,

刚才牆上那嘶的一声,也像是有人用很长的指甲括过去的声音。

男友原本觉得可能是老鼠(也希望是老鼠),所以没很理会。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说真的,就算不是老鼠好了,住这裡那么久了,动不动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声音,

男友早就见怪不怪了,虽然搞得他非常心烦,

但他还是逼自己定下心来看漫画。

后来,当他转头往门的方向看时,

妈呀,门竟然已经被抓开一条小缝。

想要藉老鼠的力量抓开厚达2~3公分的实心木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除非整窝老鼠一起出动,但听那规律的抓门声,可以确信外面是个体户。

男友绷紧神经,衝了过去把门缝扣紧,又跳回床上。

就这样安静了一阵子。男友这次开始慌了,

以前经常听到家裡出现怪声音,但没有过真的"接触"到家裡的东西的。

又开始了!!! 可是这次它速度变得很快,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门开始渐渐地被拉开,虽然速度不快,但是真的随著那像指甲抓的声音

越开越大,渐渐露出外头黑压压的长廊。

男友的恐惧开始渐渐转为愤怒,他觉得,

已经这样容忍了那么久,到底TM还想要我们怎样?!

(鬼片常出现的台词:what do you want for me~~!)

结果他抓了漫画站起来(好像是想拿漫画K外面的东西)

用力地把门一次「磅!」地拉开。

老梗,什么也没有。也是估计内的事,男友叹了气关上门,

才退了两步,此时一个黑压压的球状物体忽然从门的上头"掉"了下来,

发出沉重的「啪!」一声。然后以飞快的速度鑽到桌子底下。

从东西掉下来、到鑽到桌子下只有不到两秒的时间,

就在男友眼前,所以他绝不肯承认是自己眼花,那东西很大、有人头那么大,

可是....

为什么鑽得进桌子底下? 桌脚的缝隙顶多一公分,然后,

最奇怪的是,它是从哪裡掉出来的?

木拉门的上缘,是老式的透气窗。是那种整片木雕花的透气窗,

上头的空隙大小不一,但最多也只有一平方公分吧!

男友鼓起勇气搬开桌子,什么也没有。

等哥哥回来后,两人还把房间彻底搜了一遍,就是找不到那个像头的东西。

哥哥逼男友承认那只是老鼠,最后男友也只好这样说,

因为不这样的话,之后要怎么睡在这间房裡呢?

*挂在廊边的...

人头事件后,男友更不愿意一个人半夜出去尿尿了,

因为,离房间最近的厕所是在三楼。

可是那天晚上,睡到一半一种很想拉肚子的感觉袭来,

光是把哥哥叫起来陪自己尿尿就会引来一阵臭骂了,

何况还是叫他陪去棒赛= =

最后男友百般挣扎,还是爬起来,一个人往三楼的厕所走去。

一爬上三楼的阶梯就能看到厕所的门,也就是说,

厕所是面对楼梯口的,而楼梯口与厕所之间有一条不长不短的走廊,

走廊边边是一条围栏,正旁边就是天井。

(所谓天井,就是贯通整栋楼的空间,通常ㄇ字型或口字型的屋子会有,

就是口或ㄇ字中间的那个空间,从三楼可以直接望到一楼)

格局大概是这样:

               便所

            |        |

      天    |        |

      井    |        | 牆

            |        |

            |        |

           ↑ 楼梯口

       这条是围栏

男友有点幽闭空间恐惧,所以嗯嗯时很不想把门关上,

特别在这个家裡,把门关上反而更没安全感。

所以他抱著速战速决的决心开始上厕所。

其间,他告诉自己不要乱看,这其实不是他太无聊,

而是在这个房子裡,不该乱看时四处乱瞄只会徒增心理上的困扰,

这是住在这家裡的人都知道的铁则。

但是,因为厕所面对著楼梯口,无论如何一定会看到眼前的事物。

于是就在男友完工后,正要站起来擦屁股的瞬间,

他看见了一样东西──就在靠近天井的围栏。

那样东西"挂"在围栏柱子跟柱子之间,的地板上。

灰灰的一团。

人很奇怪,看到有不该出现的东西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不管之前的经验如何,就是会反射性定睛细看,男友也不例外,

他仔细一看,吓得第二波都要拉出来了。

那是一张灰色面无表情的人脸。

下巴刚好平放在三楼的地板上,其馀部份被围栏挡到、看不清楚,

但是如果那个"人"有身体的话,他的身体会是"挂"在天井的。

也有可能只是一张脸,或者只有一颗头,

但是那时男友根本没有胆子追究,

屁股都没擦完就穿上裤子延著牆壁衝回二楼了。

(很胎哥 但没办法)

虽然要经过那张脸是件非常可怕的事,但是怎么想都不愿意永远待在三楼,

和他大眼瞪小眼。

隔天再上三楼,那脸理所当然的不见了。

但是之后,三楼的围栏上挂起了一面大被单,

把整面围栏篓空的部份都盖住了。

橘色的男人

这也是最后一篇,虽然男友老家发生的怪事多不胜数,

但是他对这件事印象最深。

(毕竟人脸事件发生于半夜睡醒,还能说服自己是睡昏头)

那件事也发生在天井,围栏边,只是这回是二楼的围栏。

之前就常听有人说,有天井的屋子特别阴,

知道男友的故事后,我也不会觉得这纯是无稽之谈了。

这个故事非常短,发生在大白天。

好像是个假日,一天男友从房间走出来,想到楼下喝水,

一出房门他就看到了。

一个人贴在围栏边,像在往上爬的姿势。

手脚都打得开开的,脸也朝上,只是,那人整个是橘色的,而且还发光。

那种光大家一定都有看过,就是照片曝光时的那种橘红色,

也是一样的那种光芒。

接下来,那个人开始往上爬,手脚没有什么在动,

但是速度飞快地往上一直推进,速度快到像壁虎,整个人的动作也很像壁虎,

最后在天花板的地方消失了。

而在那人爬的同时,整个天井有好几个白色的,像灰尘一样的点,

也在往上消逝,可是照理来说灰尘不太可能么明显。

看过橘色的男人之后,虽然家裡还是会一直有人走动、搬椅子的声音,

但是男友没有再看过什么明显的灵体了。

=========================================================

这个房子陪伴了男友从小2~国1的五年日子。

后来,男友和哥哥于上国中后搬去外婆家与外婆同住,

爸爸就把房子卖掉了。

如开头所说的,后来的屋主把房子改建得很漂亮,

但是都没有人入住,也卖不出去。

男友国三时,偶然有一次和班上的同学谈鬼故事,

当然要拿自己住过鬼屋的事吹牛一把,

大家都半信半疑时,他忽然灵机一动

「对啊!现在都还是空屋啊!不然你们谁有种放学就跟我去一趟!」

其中一个铁齿的朋友马上一口答应了,两个人下课就衝向男友的老家。

抵达后,男友和朋友翻牆进去之后,因为落地窗还没放,

男友就进屋裡去,开始得意的介绍起屋子来。

(这裡就是我说的那个楼梯啊~...这楼本来这裡到这裡都是房间~....)

住的时候被吓得要死,离开以后至少有点故事讲也好的感觉。

可是,他朋友迟迟不肯进屋。

男友看到他一直站在前院,一脸奇怪的表情,就激他:

「做什么?不是很铁齿!进来逛逛再说啊!」

朋友听了以后,总算不服气的踏进屋裡,可是好像还是很不甘愿的样子。

男友继续唠叨著这裡哪裡有发生过怪事,

忽然,朋友一个转身衝了出去,然后在前院草地上开始大吐特吐。

男友感觉事情不太妙,才赶快扶了他跑出去。

铁齿的朋友,最爱逞英雄的国中生竟然会这样,让男友吓到了。

朋友髒话连篇地骂,说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就是很不舒服,

在前院时看著屋子裡,有种感觉就是,

怎么样都不想进去。

他说,可以的话,永远都不要进去。

男友想起了五年来每天放学时,站在前院看著"家"的时候,

内心唯一的感觉。

我想,这屋子过了那么久都卖不出去,恐怕真是有原因的吧!

之后,男友的亲戚閒言閒语间有猜测过,

那屋子以前曾是"义庄"改建。

这解释了五寸钉及大量小房间的疑问,不过,男友的爸爸大力反对,

这是当然的,谁想要承认住过那么恐怖的房子呢。

每次亲戚讨论时,后母都带著妹妹在一旁冷冷的听著。

她在住进那间房子后,开始出现精神方面的疾病,

可是男友、男友的哥哥和大伯父大伯母在搬出后,

都没再遇过什么不舒服的事,只有后母一人迟迟好不起来,

虽然早早就搬出去了,却一直没好,前几年住进了精神科病房,

出院后状况依然不太稳定。

男友的哥哥在那段时期很爱不学好、混帮派,

后来搬出后也收敛不少,没再学坏。

而男友虽然在身体心理上没有什么大改变,

但是却是一家裡最常撞鬼的人=   = (平均分散风险?!)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他最常待在家裡 囧

唯一的差别似乎是变成了比较敏感的体质,

明明算命的说他八字重得要命(可能也是因为这样住很久都没啥事)

但是后来搬出后来还是撞过一两次鬼,

有一次还发生挺危险的事,不过再打就太多了,这篇主要分享阴宅的事XD

======END======


恐怖短故事短篇鬼故事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8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