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古槐村的异事

iamk 民间故事 2023-07-22 11:20:02 448 0

古槐村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这里没有电灯,几乎与世隔绝。

村庄存在了多少年,仿佛永远保持着[文]它一贯的平静与静谧,堪称世外桃源[章]。但是,这并不平静,从村口的老槐[来]树下画着咒语的石棺中也能看出。

没人知道这棺材在那棵槐树下躺了多[自]少年,村里的老人们都说他们刚懂事[i]的时候就有那棺材了。关于这个棺材[a],传说村民大多不识字,所以这个传[m]说纯粹是口口相传。

有一天,村子里下起了大雨,9岁的[k]虎子不能像往常一样和朋友们一起玩[.]了,所以请老爷爷跟他说话。老爷爷[c]一直很疼爱孙子,很高兴孙子能在自[n]己面前多待一会儿,于是他一边吧嗒[恐]吧嗒地叼着他的大烟袋,一边眯着眼[怖]睛想起来。

老爷爷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啊[鬼],老爷爷给你讲村口棺材的故事怎么[故]样,你不怕吗?”。

果然不出所料,虎子老爷爷正要说棺[事]材的事,眼睛一下子就圆了,“老爷[文]爷快说话,老爷爷快说话,我不怕![章]

爷爷像虎子一样用力,呵呵地笑了笑,然后,他浑浊的眼睛变得更小,好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外面的风雨和他苍老的叙述声交织在一起,显得很奇妙。

古槐村的异事 民间故事

“那个棺材我从小就放在那里,我爷[来]爷告诉我,他小时候,那棵槐树下没[自]有棺材,躺在棺材里的是谁,为什么[i]放在那里,那得先从一个人说起,这[a]个人。”我和我爷爷从小玩到大英里[m]。他被称为狗。

“当时狗仔是村里有名的劳动者,人[k]很强壮,狗仔刚过17岁,爸爸就给[.]他照顾媳妇,媳妇15岁,脸在村里[c]也是数一数二的”标致“。

“他们结婚那天,我爷爷,也就是你[n]爷爷,还去了他们的婚礼。

“当时村里的人谈论这桩婚事的时候[恐],没有一个人不羡慕,两个年轻人结[怖]婚后也生活在一起,非常受欢迎。然[鬼]后过了一年多,狗儿媳生了儿子……[故]。所有的灾难都是从那时开始的。

“这嚒说来,狗的儿子是在七月十五[事]日半夜出生的,那是一年中最阴郁的[文]一天,那天也像现在这样下着倾盆大[章]雨,狗知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身体空[来]虚,外面是雷雨天,作祟是怕打雷的[自],为了避雷而走进家里,有什嚒作祟[i]。”冲着自己媳妇来可不好。只是在[a]自己家的门框里用菜刀就能驱魔,但[m]这不是绝对的。因为那样的东西让你[k]生气会更麻烦。

“那时候,狗把菜刀挂在门框上。从[.]里面的房间里不时传来产婆细碎的嘟[c]哝和媳妇撕心裂肺的叫声,狗在门前[n]徘徊。

“突然,门外响起一声巨响,好像有[恐]什嚒东西撞到了门上,这震动正好震[怖]得门框上的菜刀发抖,菜刀落到狗的[鬼]肩膀上,割破了狗的肩膀。

“正好那个时候,从里面的房间传来[故]了婴儿的哭声。狗不在意肩膀的伤,[事]把头撞到了房间。

“媳妇已经昏迷了,在产婆怀里抱着[文]一个小男孩,那天下着大雨,狗给孩[章]子取名叫大雨。

“大雨满月那天,村里又是狗仔之家[来],热闹非凡,都一个月了,狗仔肩上[自]的刀伤还不想愈合。“大雨黑漆漆的[i]小眼睛,眨着眼睛盯着狗的伤口,在[a]满月吞食了被大雨淋的村民们之后,[m]疲惫不堪的大狗一头扎在床上倒下,[k]从那天晚上开始就发烧了,烧得很厉[.]害。

“媳妇又急又怕,赶紧把六叔喊过来[c]

“六叔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年[n]轻时在五台山修行了一段时间,不知[恐]为什嚒传说他回到村里来了,他自称[怖]懂医术,又通晓阴阳,村里谁家有大[鬼]事都一定会邀请他。

“六叔去狗家一看,摇摇头叹了口气[故],好不好要看狗崽的造化了,狗媳妇[事]千恩感恩地送了六叔,又按照六叔的[文]吩咐,每天按时给狗上药,可狗崽非[章]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来了[来]

“又过了四个多月,狗已经瘦成皮包[自]骨了。

“这一天,狗仔的女儿也来照顾媳妇[i]了,奶奶对媳妇说:”大雨下得他的[a]女儿,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孩子刚出[m]生,你就得注意又大又小,啊……”[k]

“狗媳妇勉强笑了笑,说:”没关系[.],妈妈,你迟早会好起来的。“。

“马上就要过年了,狗仔父子被对死[c]亡的恐惧包围着,一点也没有过年的[n]喜庆。三十天晚上,家家户户的鞭炮[恐]声中响起狗娘狗儿媳妇凄惨的悲鸣,[怖]那声音传遍了村子的各个角落,听到[鬼]那哭声的人不得不为狗儿家惋惜。”[故]是的。

“按照村里的规矩,人死后不能马上[事]埋葬。

“这七天,狗娘养狗媳妇暗暗哭泣。[文]

“第七天头顶有点阴沉,狗媳妇抱着[章]儿子下起大雨,把狗崽葬送走啦。

“古话说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吉利,所[来]以狗仔父母不但不能葬狗仔,而且在[自]送葬前用柳枝在狗仔棺材上打几下,[i]狗仔不孝,意味着不能死在二老养老[a]

“送葬队伍到了狗仔家祖坟,六叔主[m]持仪式,一直折腾到辰时,六叔说:[k]吉时已经来了,可以入土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在这个时候。

“大家听到这个声音,胆小的失声大[.]叫,”假尸!假尸!“

“狗媳妇也忍不住发抖,看到六叔把[c]埋葬的大公鸡扔进墓穴,公鸡不安地[n]拍打着翅膀,拼命想冲出去,可是墓[恐]穴挖得太深,公鸡不可能飞过来,过[怖]了一会儿,公鸡也累了,所以就把它[鬼]挖了出来。”安静了。这时,六叔叔[故]说。“没关系,不是假尸,棺材里要[事]是有僵尸,尸气早就把鸡戳死啦。”[文]

“然后,六叔叔又对几个年轻人说:[章]”。

“有几个人鼓起勇气撬开棺材盖后,[来]跷着腿跑了很远。

“大家都盯着六叔,六叔小心翼翼地[自]靠近那棺材,他看到里面的狗睁着眼[i]睛!躺在棺材里没精打采地呻吟着,[a]”回家……我要回家了……“

“狗媳妇一看,就不顾一切地往前冲[m]

“六叔伸手拦住她,说:'狗媳妇,你先别走,这件事太邪恶了[k]。'。

“狗儿媳疯了似的,甩开六叔的手,[.]摔倒在棺材前哭喊:”是狗子!是我[c]的狗!醒醒!醒醒!我要回去了!来[n],我们回家吧。“

“这么一说,媳妇就昏过去了。

“媳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恐]整整睡了一天,旁边有只狗,狗也已[怖]经醒了。

“爸爸和妈妈在做饭。媳妇醒来后,[鬼]妈妈非常高兴,”醒了就好,醒了就[故]好……“

“媳妇抱着大雨想让儿子看,但是大[事]雨一临近就大哭起来,媳妇抱着孩子[文]。虽然狗子看起来不高兴,但他的眼[章]睛好像有杀气。只是,这是一个小故[来]事,但是狗子复活了非常高兴,家人[自]顺利地吃了团圆饭在父亲的眼里,有[i]一种担心的东西。

“晚饭结束后,父母的时间也变晚了[a],所以让犬子夫妇休息了。

“媳妇晚上做梦了。在梦里,媳妇一[m]个人躺在漆黑的棺材里。突然,棺材[k]里的媳妇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脸上[.]浮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牙齿般的笑容[c]。然后,‘我回来了……'我要回家了……”然后,从坟墓里爬[n]了出来……

“媳妇被吓醒了,出了一身冷汗。狗[恐]子脱衣服的时候,肩膀上的刀伤消失[怖]了。一点伤都没有。

“媳妇回头想看看睡在隔壁的孩子,[鬼]她差点喊出声来,那晚的月光很好,[故]狗仔媳妇显然看到月光照耀下的狗仔[事],正眼瞪着恶毒的双眼直盯着她!简[文]直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饥饿。”那[章]副凶猛的眼神,让妻子的狗吓了一跳[来]

媳妇的犬子颤抖着听了。“犬子,为[自]什么……”还没起床?“

“但是,回答犬子媳妇的只有死一般[i]的寂静。她连犬子的呼吸都听不见…[a]…”

“第二天早上,媳妇的犬子起得很早[m]。虽然这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每天都[k]在度过。

“她用习惯的手势做早餐,但丈夫的[.]父母已经起床了,正在和犬子说话,[c]家里每个人都觉得和犬子有点不一样[n],但谁也没把它说出来。

“吃完早饭后,狗仔的父母拿着自家[恐]养的鸡鸭去六叔家道谢,家里只剩下[怖]狗夫妇和大雨。

“媳妇的狗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家[鬼]里的媳妇的狗莫名其妙地把一堆白布[故]拉了出来。他用剪刀剪了一块白布,[事]一个一个地造了一个小人,又在门口[文]挖了个洞,把布人都埋进了洞里。狗[章]子一边这样做,一边咯咯地笑着。”[来]

“媳妇的狗仔洗完衣服回来,碰到坑[自]里埋着土,她紧抱着大雨,战战兢兢[i]地看着狗仔在做这件事。

“又到晚上了,吃了饭,狗子早早就[a]睡了,媳妇还不困,说等会儿再睡。[m]

“已经晚了,媳妇犹豫了很久,最后[k]决定把这两天的事情告诉丈夫的父母[.],她告诉了丈夫的父母昨晚狗仔整夜[c]没睡一直盯着自己看,以及今天早上[n]狗仔的奇怪举动。

“犬子老头子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恐]”啊……“。媳妇儿,你不知道吧,[怖]葬礼那天,你们回来后,我和妈妈在[鬼]家里坐着,突然觉得有人在拉我们的[故]裤脚,怪用力的,那裤脚上还带着手[事]模呢。我和妈妈都被吓到了。不久六[文]叔带我回来,背着你和狗仔回来啦。[章]狗回来的时候,我家的大黄对着那只[来]狗拼命地叫着。大黄看到家里的人不[自]叫,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事,但在叫[i]的过程中,就像看到了吵闹的东西一[a]样,呜呜地卷着尾巴逃走了。这是至[m]今为止没有过的事情。不,今天早上[k]我和妈妈去了六舅家,六舅知道我们[.]一定会来,说狗子不能回去,如果狗[c]子在家,说不定哪天会出事,给全村[n]都带来麻烦。但是,怎么办呢……“[恐]

“最后,犬子的爸爸有点呜咽,犬子[怖]的妈妈也在旁边一直擦干眼泪。

“媳妇的犬子衣服被汗水湿透了,一[鬼]想到要和犬子睡在同一张床上就毛骨[故]悚然。犬子的父母也理解,让她在雨[事]中睡在外面的房间里。

“第二天早上,媳妇起床后家里的大[文]黄狗死了!整个肚子都被什嚒东西切[章]开了,内脏都被挖出来了,卢巴布睁[来]大眼睛,半张着嘴。媳妇吐了口,父[自]母听到响声就出来了,三个人对着狗[i]的尸体沉默着。

“从那之后过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a]里,村里家家户户的狗都几乎无一例[m]外地被挖出内脏而死。因为是狗死后[k]复活之后的事,所以大家都把它当狗[.]了。

“小村庄的平静崩溃了,后来,到了[c]晚上,家家户户都会早早开门,开灯[n]睡觉,有孩子的家里更是让孩子眼睛[恐]发亮,也不让他们出去。

“恐怖笼罩在每个人的心中,大家都[怖]在背后议论这是狗仔幽灵从地狱里逃[鬼]出来的,所以在地狱里派更多的恶灵[故]来追狗仔的灵魂。没有不透风的墙壁[事],听到这样的传闻的父亲,又惊又怒[文],和狗仔的母亲和媳妇商量。”于是[章],让六先生驱魔了。

“六叔给我选了一天,那天阴天,风[来]很大。

“到了犬子家,六叔叫爸爸把犬子绑[自]在椅子上,爸爸拼命地用擀面杖把犬[i]子打晕啦。

“狗仔醒了,已经被绑住了,外面的风,像鬼哭啼啼似的,六舅拉来一只大鸡,割破了脖子,但身体并没有马上倒下,在家里蹦蹦跳跳,终于鸡的身体撞到了狗仔的脚上,是从气里喷出来的鸡血,狗的脸上露出了血。”孩子的脸都满了。

媳妇狗仔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4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