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请给我空手

iamk 民间故事 2024-02-09 13:40:01 51 0

1

他有一个不寻常的名字叫张有[文]财。

他长得再普通不过的普通面孔[章],放进人堆里也不起眼。

他已经有一只普通的手,手指[来]又粗又短。

他的名字和长相都受到过师傅[自]的表扬,但这双稍显笨拙的手[i]不知道被师傅指责了多少。因[a]为他是专业的扒手。

师傅说,如果他换了个探员,就足够完美了,但是做扒手要靠巧手。

请给我空手 民间故事

张有财无论多么勤奋、努力,[m]那只手终究是无法重生的。

18岁那年,他因盗窃公交车[k]被当场逮捕,并被关押在拘留[恐]所15天。

19岁那年,他因入室盗窃而[怖]发出响声,被房主的生平抓住[鬼],被关进监狱工作了半年。

20岁那年,因在超市偷盗被[故]保安抓,被下毒,送公安又惊[事]又怕,供认多起陈年盗窃案,[文]被判劳改5年。

25岁出狱,张有财双手空空[章]如也,行们也看不到他,张有[来]财说输给了他们的脸。

牢狱之灾并没有使张有财更生[自]。他不悔改,反而觉得倒霉是[i]因为技术不过关,偷偷发誓,[a]要成为偷门的一代高手!

春秋盗跖,唐空儿,宋代时迁[m],他们都是盗门一代宗师,是[k]歌有泪的前辈高人。如今,在[恐]窃贼中名声最高、威信最高的[怖]人是“空手妙手”白兰地。张[鬼]有财我决定把它扔到白兰地的[故]门下。

白兰地满头白发,人瘦得像竹[事]竿。张有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文],我觉得用一根小指就能把他[章]推倒。

白兰地的召集规则很简单,切[来]下右手五根手指向他行个会面[自]礼,以示真诚。这个奇怪的规[i]矩的另一个意思是让入门的弟[a]子完全抛弃过去,抛弃现有的[m]技术,专心于他的技艺。

谁也舍不得自己的手指,白兰[k]地从来没有开过开山门收徒弟[恐]

张有财扔掉,他觉得自己这一[怖]招反正俗不可耐,留下也成不[鬼]了高手,实现自己的心愿。他[故]真正的愿望只有他自己知道,[事]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如果白兰[文]地能教你一些不用手的高超技[章]艺,让你早日实现愿望,那是[来]最好的。

张有财割一根手指很麻烦,咬[自]紧牙关,整个右掌都切掉了。[i]

白兰地满足了,自己把张有财[a]的伤口绑好,说:“你的决心[m]足够了,但是你的方向我还不[k]清楚,你给我什么?”

张有财说“如果可能的话,请[恐]给我和你一样空虚的妙手”。[怖]

白兰地说“好的,没问题”,[鬼]随即安排了“张有财”到他那[故]里养伤。他一个人走进密室捣[事]蛋了一整天。到了晚上,白兰[文]地来到了张有财的床边,左手[章]拿着红色药丸。那药丸的大拇[来]指粗细,闪耀着妖艳的血色。[自]

白兰地问张有财:“你知道这[i]是什么吗?”

张有财摇摇头,白兰地告诉他[a],将白兰地身体某一部分的血[m]液用张有财的手指混合,再加[k]上一门秘方调制的“空天丸”[恐],喝下去就会重生,成为盗中[怖]的圣手。

张有财非常高兴,没等白兰地[鬼]结束就抢着喝了。

白兰地叹了口气。“好吧,和[故]我一样,你要为自己做,成功[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张有财这样看来,白兰地右手[文]也没有五根手指,看来用手指[章]装药是他的秘方。

这种制备药片的秘方后来连白[来]兰地都毫不隐讳地告诉了他。[自]

2

服药1周后,张有财右臂腋下[i]开始疼痛浮肿,痛苦不堪。

2周后,张有财右臂的腋下长[a]出了像婴儿一样的手臂。这只[m]手臂如果没有软骨,可以自由[k]弯曲,手臂顶端的小手很灵巧[恐]

一个月后,张有财那多出来的[怖]手臂已经比他的身体还长,蛇[鬼]一般在腰间绕一圈。

白兰地摸了摸多余的胳膊感叹[故]道:“好像是!”。

然后他取下自己的上衣,露出[事]了与右臂下的张有财没有太大[文]差别的“第三只手”。

原来如此,白兰地师傅也应该[章]在白兰地吃了这种药丸。

在白兰地的谆谆教诲下,张有[来]财扒手技术迅速进步,其第三[自]招千变万化,运转顺利,能够[i]做出以前觉得不可思议的动作[a]

白兰地在入门后一天就衰弱了[m],终于在第三年死了。

白兰地死后,张有财取代了张[k]有财,凭借他神魂颠倒的空灵[恐]妙手,张有财很快就成了独霸[怖],成为许多小偷仰慕和崇拜的[鬼]“祖先”。

人们都说温暖和淫欲,张有财[故]发财了,有钱了。我想起了初[事]恋的孙子桂花。

这个孙桂花,才是他心中真正[文]的愿望,是他下定决心的动力[章]

因为当初孙桂花的父亲嫌他穷[来],硬把他和桂花拆开。18岁[自]的张有财少年朝气蓬勃,一口[i]气跑进了省城。离开家乡前,[a]他对孙桂花的父亲豪言壮语:[m]省会无家有车,绝不进孙家门[k]

这话不是意气用事,他一直为[恐]此而奋斗努力,但他却走邪路[怖]

现在,他家里也放了一辆车,[鬼]手上有一大笔钱,统治下还有[故]一批手下。是迎接桂花的时候[事]了。

张有财衣锦还乡。

张有财非常感动,不是因为孙[文]父,而是因为他亲口知道孙桂[章]花已经等了七年了。在过去的[来]七年里,任何人亲吻她都被拒[自]绝了。

得到妻子就这样,丈夫要什么[i]!张有财抱着孙桂花,热泪盈[a]眶。

3天后,张有财和孙桂花的婚[m]礼在省会隆重举行。

为了给孙桂花的父母面子,张[k]有财把孙家所有的好朋友迎到[恐]省城,在省城五星级酒店摆了[怖]35桌。

这种酒,用张有财杯就干了,[鬼]痛快地喝了7年的忍耐。

酒宴结束时,张有财已经烂醉[故]如泥,孙桂花扶着他回家,走[事]进了新家。

张有财看着床飞起来,趴在那[文]里直接打呼噜。

这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早上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章]自己一个人,觉得很奇怪。然[来]后,他在床上看到一封信。

信是孙桂花留下的,上面还留[自]满了泪水,显然伤心欲绝信中[i]写道:“有个富哥哥,不好意[a]思,我可以接受一个没钱的富[m]哥哥,但我无法说服自己,有[k]个富哥哥,你别再找我了……[恐]孙桂花一定是在脱醉酒的自己[怖]衣服时看到了第三招。

张有财咒骂文操,把这封信摔[鬼]得粉碎,然后低头缠在腰上的[故]第三只手,想把它撕成碎片。[事]

他第一次觉得,这只手是那么[文]邪恶。

3

张有财去了医院。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根据[章]他的要求,做了特殊的截肢手[来]术。

手术很成功。张有财伤口痊愈[自]后,我想去找孙桂花。

但是,在那一个月后,在还没[i]有完全痊愈的伤口上,又出现[a]了一只像婴儿一样的小手,手[m]的生命力非常旺盛,仅仅20[k]天左右,就和切断前的手一样[恐]成长了。

照镜子,我瘦了一圈,头发也[怖]有点白了。

[张有财]陷入极度不安,半[鬼]年后,他去了省会的另一家医[故]院,就像程序复制一样,做了[事]和上次一样的截肢手术。

可是,奇怪的是,不到两个月[文],第三只手又从旁边出来,变[章]成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他又瘦了一圈,头发灰白[来]的。

这第三只手好像有不可思议的[自]再生功能,一旦受伤,就能从[i]张有财的体内吸收营养,修复[a]成原来的样子。

张有财知道了白兰地看起来又[m]瘦又老的理由!为什么看着白[k]兰地吃了药丸的自己说:“成[恐]功是伴随代价的。”。

这样的代价经不起张有财,他[怖]怎么会没有孙桂花,他一心出[鬼]人头地,不是为了孙桂花吗

而且,即使能忘记孙桂花,也[故]有女人会盯着他这样的怪物吗[事]。也许,他张有财的代价需要[文]付出:没有爱情,没有家庭,[章]没有完整的人生

但如果没有它,他的成功又会[来]是什么样子呢。

张有财后悔得肠子发青。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张有财会[自]在腋下的第三只手上点火、浇[i]热水、浇硫酸、用锤子打狗。[a]

但是,无论你绞尽脑汁,用什[m]嚒手段。

那第三只手是我行我素,总算[k]可以复原了。

另一方面,张有财越来越瘦,[恐]简直就像竹竿一样,用小指将[怖]其推倒。

再去一次医院,他说:“还没[鬼]有衰老,生理年龄和实际年龄[故]相差悬殊,体质甚至不如七十[事]多岁、八十多岁的老人。”。[文]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不能接受[章]任何手术了。

医生的话让我觉得自己已经活[来]不了几年了。

张有财想起过去的事情,感觉[自]就像在做梦一样。那些梦寐以[i]求的东西都像虚幻的泡沫,孙[a]桂花、盗窃、监狱、布兰迪、[m]医生等,在张有财的脑海里飘[k]忽不定,连他也无法确定以前[恐]的那些事情到底有没有确实发[怖]生过。

过去的历史留给他的只是一只[鬼]断了的手多余的手,还有一个[故]“空妙手”药片配方。

4

摇摇晃晃地回到家,门口有一[事]个年轻人恭恭敬敬地等着他。[文]

张有财因为不认识他,“你是[章]谁,做什么?”

年轻人轻轻地跪在他面前,说[来]:“求你了,做我徒弟吧。”[自]

张有财嗤之以鼻:“你知道我[i]的规矩吗?”

年轻人表情坚决,一言不发,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西瓜刀,砍在自己的右手边。浑浊的眼睛渐渐变亮了。就像一只饥饿的病猫看到了新鲜的奶酪。

张有财白兰地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