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民间故事正文

请谈谈我的灵性

iamk 民间故事 2024-02-09 14:00:01 55 0

这两天

“没事,看,我不是没事吗?[文]”老太太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章]坦然回答。

“哦,那我在里面陪你,慢慢[来]来,别着急。”还没有平静紧[自]张的心跳的我,没有任何差别[i],静静地站在厕所里等着还在[a]厕所里的奶奶。

“没关系,走吧。”收拾好自[m]己,奶奶站起来,拉着我的手[k]一起走了出去。

“刚才怎嚒了,吓了我一跳,[恐]”我不安地问。

“我感觉后面有人推我,我向[怖]前摔倒了,”老太太平静地说[鬼],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故]

回到家里,我和奶奶都没有跟[事]妈妈说这件事。在我的感觉中[文],这是不寻常的事情。因为老[章]年人跌倒是常有的事。奶奶没[来]说的原因,我现在想想,可能[自]是妈妈太担心她啦。

像往常一样,大家聊天,继续[i]纳凉,直到睡意袭来,然后各[a]自回到房间睡觉。我在小屋睡[m]觉。奶奶坐在床上和我睡在同[k]一个房间。冬天的话,为了互[恐]相取暖,我们一起睡觉。夏天[怖]太热了,妈妈会为奶奶做另一[鬼]张床,让我们分开睡觉。这其[故]实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主要[事]的原因还是我睡得不太踏实。[文]特别是在夏天,因此,妈妈怕[章]我又粗又有力的大腿,不小心[来]按住了奶奶瘦小的身体,每当[自]暑假奶奶来的时候,就做了另[i]一张床,让我和奶奶分开睡觉[a]

那天晚上倒下后,我什么都没[m]想,其实不是没想,而是没想[k],一倒就呼呼地睡着了。

“咚”一声,从睡梦中醒来的[恐]我,呆呆地环视着四周。漆黑[怖]的夜晚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鬼]有。隔壁房间里到处都是父亲[故]的鼾声,有点害怕的我,突然[事]明白了什么,急忙摸索着打开[文]了前灯。

一瞬间,我浑身冒着冷汗不停[章]往下滴,我在旁边的床上看到[来]奶奶倒在地下,一只手撑着一[自]只手用力抓住床沿,竭尽全力[i]挣扎着要站起来,但不管她怎[a]么用力,身体一点也不打算往[m]上动就这样僵直了,用力了,[k]用力了,僵直了。

一阵惊慌的我,连再穿一件衣[恐]服的时间都没有,跳下床,用[怖]力抱起奶奶,把她的上半身撑[鬼]在床上坐下后,又用力把她的[故]脚放在床上,然后转身叫妈妈[事]过去。奶奶抓住我的手,示意[文]我不要打扰父母休息,还让我[章]也去休息。

这时的我,睡意全消,安抚奶[来]奶别担心,我会陪着她。然后[自]坐在她旁边。

“奶奶,刚才怎么了?”我困[i]惑地看着奶奶。当时我看到奶[a]奶眼里充满了泪水,一脸悲伤[m]的表情让我用力握住她的大腿[k]。“刚才我想下床去办点事,[恐]怎嚒腿都不动了,一用力就从[怖]床上摔下来了。”

“为什么不叫醒我呢?”我用[鬼]内疚的语气向祖母抱怨。

“我叫了你好几次,你都没听[故]见,我就知道你在打瞌睡,外[事]面亮着路灯,也隐约可见,所[文]以我就知道没叫你,可我的脚[章]怎么没动呢?”说完奶奶又开[来]始擦眼泪了。

“如果我的腿不能动了,我会[自]不会变成废人了,我活着有什[i]么用呢?以后你休息了,我就[a]再也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再[m]也不能煮饭了,再也不能洗衣[k]服了…”老奶奶含着眼泪,呜[恐]咽着低声喃喃自语。

坐在旁边的我袖手旁观地看着[怖]她,然后伸出双手在她的大腿[鬼]小腿上不停地抚摸,并安慰说[故]:“没关系,奶奶,你睡一觉[事]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真的,[文]相信我,你还会睡的。”

就好像我说的是真的,奶奶也[章]听话安静地睡了,自从奶奶睡[来]了以后,我也觉得这样折腾之[自]后自己也又开始打瞌睡了,可[i]是又不敢离开半步,于是在她[a]身边静静地躺了下来。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m]时候,我知道爸爸已经上班了[k]。妈妈站在床边用奇怪的目光[恐]看着我,看着我醒来,马上让[怖]我下床“你昨晚和奶奶聊了多[鬼]久,平时奶奶这个时候起得很[故]早,今天怎么了,睡到现在,[事]一直没醒,还说些我听不懂的[文]胡言乱语,你们俩昨晚都在干[章]什么?”

母亲这样问我,我开始头脑清[来]醒,从昨天傍晚到昨天晚上,[自]奇怪的景象又开始在我脑海中[i]盘旋,再也不敢犹豫了,于是[a]我把昨晚的样子和盘子托付给[m]了母亲。

听了我的解释,妈妈惊讶地睁[k]大眼睛看着我,然后焦急地走[恐]到奶奶床边,摇着奶奶,看她[怖]没有反应,又摇着喊。“起来[鬼],妈妈,这是几点?你还没起[故]床,快起来吃早饭吧。”。

“摇什么,我问,我不吃你们[事]的饭,不要烦我,让我好好睡[文]觉。”奶奶转过身,眼睛空虚[章]地看着我和妈妈,我和妈妈都[来]像陌生人一样,从她的眼神里[自],我看到了异样的东西,过了[i]很多年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a]毛骨悚然,浑身发抖。

母亲感到异样,用手触摸奶奶[m]的额头,转身对我说。“快拿[k]水来,把毛巾也拿过来,奶奶[恐]发烧了。”。

一时犹豫不定,我转身冲出房[怖]间,迅速拿了些水来给奶奶用[鬼]的洗脸毛巾。

妈妈不停地把毛巾从水盆里舀[故]出来,拧干水折好后,放在奶[事]奶的额头上,过了一会儿又重[文]复这个动作,我站在一旁,傻[章]傻地看着,等奶奶快醒过来,[来]陪她去买菜。

重复了很多次之后,不知道时[自]间过了多久,妈妈停下手说。[i]

动作麻利我三下两下吃完早餐[a],然后又按照妈妈的吩咐,时[m]不时摸摸奶奶的额头,如果还[k]有发烧的迹象,就用妈妈刚才[恐]的方法让奶奶继续降温。妈妈[怖]上街去了。

幸好,母亲外出后,祖母除了[鬼]偶尔说些我也听不懂的胡言乱[故]语之外,一直没有发烧。很快[事],妈妈带着什嚒退烧药回来了[文],妈妈把药捣碎放在勺子里,[章]小心翼翼地给奶奶上药后,妈[来]妈开始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自],我站在一旁吓得一直不说话[i]

这时打开窗帘,阳光洒满整个房间,母亲不打开窗帘,继续关着窗户和门,让房间里的灯光幽玄地亮着。妈妈从刚才拿来的袋子里取出线香,从厨房里拿了菜刀、三把筷子和一个碗。

请谈谈我的灵性 民间故事

妈妈先烧香,然后往碗里倒半[a]瓶水,竖起三根筷子放进碗里[m],开始问:“你是谁,我说对[k]了,你就站起来。”。母亲说[恐]完后,三根筷子直立在碗里的[怖]水里。当我全身的毛孔都竖起[鬼]来惊恐的时候,妈妈已经把这[故]些东西都摆弄好啦。然后她举[事]起菜刀站在奶奶的床上,先把[文]奶奶摇醒,接着挥舞着手中的[章]菜刀,问:“你是谁,快说,[来]不然我就砍了你。”。

“住手,你怎嚒这嚒凶?”老[自]太太眼里露出了一张可怕的脸[i],但那不是老太太的眼睛,老[a]太太一双温柔、温柔的眼睛,[m]这双眼睛里明显流露出憎恶和[k]悔恨。这个人不是老太太,她[恐]是谁,模糊地看着我被带入情[怖]景中,也轻声地问着自己。

“不要说那些废话,你是谁,[鬼]再不说我就动手了,”妈妈对[故]着奶奶说。

“我说,我是前几天卖冰棒的[事]女孩,昨晚去厕所看到你妈妈[文]在那里,我轻轻地推了她一把[章],我什么都没做,真的,你别[来]杀我。”用恳求的语气,奶奶[自]用微弱、寂寞的声音哀求着。[i]那声音像幽灵一样,来自无底[a]深渊。

听了这句话,当我知道祖母被[m]那个卖冰淇淋的女孩子的灵魂[k]附体的时候,我全身的神经都[恐]绷紧了,吓了一跳。我们住在[怖]铁路宽敞的院子里。离道口几[鬼]十米。确实,前几天卖冰棒的[故]女孩通过道口被火车轧死了。[事]而且,我们院子外面的公共厕[文]所也就在道口旁边。

“不用杀我,快出去。”。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请[章]把门打开。”祖母有些惊慌,[来]胆怯,向母亲投来乞求的目光[自]。妈妈急急忙忙地走到门口,[i]打开门,打开大门。

“已经去了吗?”尽管如此,[a]母亲还是担心地又问了一遍。[m]

“你走吧,已经在铁轨旁了,[k]你问问你妈妈。”祖母有点累[恐]地说。

然后母亲沉重地关上外面房间[怖]的门,回到里面又关上门,洗[鬼]了手,就这样坐在祖母的床上[故],问憔悴不堪的祖母“妈妈,[事]我醒了”。

祖母点了点头,看着妈妈身后[文]发呆的我,“睡了多久,感觉[章]像做梦一样,刀啦火车啦,怎[来]么了,帮帮我。”

我急忙跑过去,和母亲一起叫[自]醒了祖母,但过了一会儿祖母[i]无论如何都要出去,所以我扶[a]着她悄悄地下了下来。祖母的[m]体力从昨晚开始就已经消耗殆[k]尽了,在下面走了一会儿看起[恐]来很累,她自己也不勉强,所[怖]以我扶着呜呜呜呜呜呜地回到[鬼]床上。

从那以后,奶奶的身体越来越[故]不好,暑假还没结束,叔叔就[事]把奶奶接回了老家,但是妈妈[文]说在这个环境下,奶奶不可能[章]回来,从那一年以来,奶奶暑[来]假一次也不来我家了,每年我[自]要在奶奶家过了。

从那以后过了很多年,奶奶不[i]在了,家里也搬了几次,每次[a]想起奶奶,我都会想起那件事[m]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幽灵吗?心灵现象真的存在吗?也许谁都无法解释,也许是真的,也许是虚弱的时候想象的。但是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开始相信有鬼,灵异也存在,或许他们只是在某个地方某个时间的无意用某种方式提醒我们,他们是存在的。

奶奶妈妈母亲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