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房

产房

  • 紫红色胎记

    紫红色胎记

    刘晓春半夜11点被推进产房。就在产房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刘晓春努力地回过头,望了常霆一眼,这一眼,像求助,常霆的心里不是滋味,眼泪差一点儿出来。这9个月不容易,常霆亲眼见证了老婆单薄的身体所承受的痛苦,他心疼,甚至敬畏,他暗自发誓,此生永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产房不允许男家属进入,隔着几道门,里边的情况看不到也听不到,只能在门外来来回回地踱步。产房外面摆着一排长椅,坐着几个和常霆一样的家属。左边是电梯门和楼梯,右边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深深的看不到尽头,仿佛通往遥远的未知世界。3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疲惫的常霆在...

    医院故事 2023-04-16 521 0 男人产房医院
  • 医院的幽灵床

    医院的幽灵床

    据说医院这个地方是阴间的门,医院是阴间的中转站。多少人在这里结束的生命,又有多少人在这里绕鬼门关一周回来。所以医院是最阴沉的地方,今天的故事是妈妈给我讲的。 我妈妈是医院的医生,工作了很多年的她遇到的事情有点有趣。母亲说:“女人生孩子就是踏进鬼门关,只要稍有疏忽就会丧命。”。每当看到古代宫廷剧,就会出现一出保护大人还是保护孩子的戏。因为生孩子有生命危险。我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去找我妈妈。每次看到那个血污,我都觉得女人真的不容易,所以到现在我老婆还没有生孩子。因为我害怕不小心把阴阳隔开。但是妈妈告诉我,女人生孩子是天性的...

  • 新聊斋-愚儿之谜

    新聊斋-愚儿之谜

    张二和刘四是在驾校一起学习的时候认识的,他们俩住在上下楼层,很快关系就变好了。毕业后,两人考虑到各自家庭情况不太好,合资买了一辆卡车运输。 张二这个人很亲切,但有时也会变得粗枝大叶。刘四精计算起来不错,但似乎太精细了。很多熟悉他们的人都说,由于他们的性格偏离太远,他们的合作不会长久。但是他们在一起工作了一年,居然合作得很开心。原因他们自己最清楚:一是买车的成本投资不少,两人都想把生意做好,二是他们之间有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协议。那就是,每月单号这辆车主要由张二驾驶,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也主要由他处理,每月双号由刘四驾驶...

    民间故事 2024-05-13 40 0 刘四
  • 心灵夜话的瘴

    心灵夜话的瘴

    1995年,我在北京一所大学考古学专业读研究生。当年5月,贵州黔西地区施工中意外发现清代古墓群。由于我的导师刘教授是清史专家,黔西本地部门邀请他来指导挖掘工作。这是一个难得的考古学实践机会,教授命令我们几位研究生同行。 文物发掘工作看似刺激,其实繁琐而辛苦。我们每天都蹲在墓群区,从早上忙到半夜,累得大腿都要抽筋了。这样经过半个月,终于完成了挖掘和后续清理工作。大家要求教授“撒娇”,教授挥了挥手:好,放你们一周假,好好休息。 这次来的同学中,我和刘元、欧永彪关系最好,还很喜欢探险野游。来之前听说黔西不仅山险林茂,而且...

  • 我是新聊斋的罗氏

    我是新聊斋的罗氏

    等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听到产房里传来清脆的婴儿声,守在门外的徐家人们都松了一口气。 “阿弥陀佛,终于出生了,是男是女……如果是男孩子就好了”这样说的是徐凯先生的母亲,紧紧抱住窗户的格子,像祈祷一样窥视着房间里。 相反,刚当上父亲的徐凯,靠在门上嘟囔着“是女儿吧”。 “哇!”是的。哇!“来修改标记元素的显示属性。听到儿子的话,徐老太咂着嘴说:“40多岁了,不想要儿子吗?”。老徐家指男孙世代相传 但是,没能回应期待,产婆抱着出来的是女孩子。徐老太一瞬间等待孙子的心被背叛,带着失望的表情回到了房间。结果徐凯舍不得接受了这...

  • 水瓶女孩作者-那只绿色的爬山虎

    水瓶女孩作者-那只绿色的爬山虎

    随着一阵哭声,又有了新的生命。“哇~哇~哇~”当然,最高兴的是这对年轻夫妇。但是,由于景致不好,医院传来了像水瓶一样大,四肢没有,死在产房里的噩耗。这一噩耗如雷一般轰鸣在这对夫妇的头上,他们幸福的生活也破裂了。但父母不得不狠下心来,让女孩和平。晚上发生了奇怪的事情。第二天,主治医生对女孩的母亲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女孩的尸体不见了!“怎么…不会吧?她……她……已经死了。而且,她没有脚啊……”女孩的妈妈焦急地说。“你是不是在骗我,不是吗?”不管母亲怎么大声喊,女孩的尸体确实消失了。这件事引起了重视,主治医师往太平间的“李...

    民间故事 2024-03-29 144 0 女孩水瓶老头
  • 现场还原

    现场还原

    闲散的理发店 华岩抽完烟,眯着眼睛从车上下来。鞋子踩在铺满碎石的有点泥泞的道路上,发出了又踢又踢的有节律的声音。胡同很窄,不能容纳轿车,但胡同边上只有一家理发店。 理发店有一个很好的名字,最初进入华岩这家理发店,也是因为它完全是对耳朵好的店名:约定。 这条胡同本来就很偏僻,再加上店面设施简陋,进去一看,除了两位客人烫发外没有其他客人。尽管不是第一次,华岩还是叹了口气,外面潮湿阴沉的天气也让他心里不知不觉地有些压抑。 “先生,你要理发吗?”店主是一位年轻的女士,身穿碎花棉袄,用压得很低的棉帽和卷得很高的围巾紧紧地遮住...

    短篇故事 2024-03-16 112 0 女性女人
  • 人皮灯笼

    人皮灯笼

    楔子 夜晚幽幽,冷风在黑暗中潜行。 这是一条宽阔的道路,没有路灯也没有车。沈君在黑暗中行走,不辨方向,无目的。他很害怕,好像有什么东西踩着自己的足迹紧紧地跟着自己,靠近它的眼睛就能看到站在自己脖子上的毛。 突然,黑暗中飘来一道微弱的光。那光是暗黄色的,竟然是漂浮在空中的几个灯笼。 灯笼从天而降,越来越多,灯笼里的火一样幽玄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我们要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人皮灯笼 沈君从恶梦中醒来,冷汗像纸浆一样冒出来。 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在梦中,妻子温馨和看不见脸的男人一起束缚了自己。他们把自己挂在树...

    民间故事 2024-02-11 161 0 沈君男人槐树
  • 是放鸟桥

    是放鸟桥

    明隆庆年间,沪上小城朱家角漕港河两岸坐落叶,是李两村。虽然两个村庄一起喝一个河水,但由于祖先积怨纷争不断,他们共同燃烧联通两岸唯一的桥梁,然后立下规矩,叶和李两个族人不能世世代代结婚,老死不相往来。说来奇怪,这个规矩出台30年来,叶家庄出生的都是男孩,李家庄的子孙都是女孩。李家庄的女儿只生女孩不出男孩,媒人老不来,得嫁到外地去。李家庄严重缺乏劳动力,长期以来田地荒芜,生活越来越贫困。叶家庄年轻人的婚姻成了一个大问题,外地的姑娘们给彩礼出价,为了娶媳妇,很多叶家庄人都不厌其烦地卖房卖地。人们说,这是上天对未能睦邻友好...

    短篇故事 2024-01-20 179 0 鲤鱼
  • 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三

    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三

    从那之后的三天,在灵安室曲飞遇到幽灵一样的家伙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他总是想着那个人。我一直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鬼。他本想问问黄才,但因为之前说得很了不起,所以觉得问黄才没什么面子就作罢了。 拿着曲飞巡视病房的老医生注意曲飞的情况,于是关心的问他:“曲老师,你这几天怎么了,怎么我看你心不在焉,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跟她吵架了?” “没有!”“曲飞急着说。”刚大学毕业,为什么会有女朋友呢 “为什么你一副担心的样子呢?” “累了吧!毕竟最近都是上夜班。”“曲飞说了。”我从来没有像这样熬夜过。“是啊。” “这样啊!”大老师拍...

    都市故事 2023-12-29 179 0 孕妇电梯
  • 民间怪谈物语之梦

    民间怪谈物语之梦

    一、等待时机 夏日午后,陽光懒洋洋的,尚书府芙蕖院特别安静,只有小厨房碗勺磕碰的清脆声音。 刘妈妈在竹栅栏旁打盹,迷迷糊糊地被吵醒,变得非常白小楼一眼,只有两个人能清楚地听到声音。“说了多少遍了,轻点,别老做傻事!老婆怀孕了,肤浅,捣乱,小心老公赶你走。” 小楼嘿嘿地笑着,青梅去喝茶了。刘妈妈看到她没有肺的样子,虽然不高兴,但知道再无益,就交给她了。这姑娘虽然有点天真,但在厨艺上确实很有天分,什嚒菜学都会做,味道总是比师傅特别的地方多。 夫人孕吐严重,厨师发挥了几十年的力量,每天不带重量精心烹制,但没有一道菜能让她...

    民间故事 2023-12-16 188 0 小楼夫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