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短篇故事正文

惊人的夜话

iamk 短篇故事 2023-09-18 12:40:02 319 0

冬夜的鼓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冷,几乎没有人去爬山,但今晚也一样,鼓山下议院的停车场里只有几辆公交车和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随意停着,没有一个乘客在等着。公共汽车里一片黑暗,车头只亮着微弱的蓝光,无聊的司机趴在方向盘上等待发车时间。

在下议院停车场的深处,有一座“闽[文]山第一亭”,登山道就在旁边,蜿蜒[章]而上。

今晚的鼓山不仅寒冷,而且非常安静[来],两边石柱上蜷曲的路灯发出苍白的[自]光芒,模糊地照亮了孤独的登山路。[i]

天空的新月似乎也被白雾笼罩着,雾[a]蒙蒙的,冰冷的月光从中透出来,淡[m]淡地融化在黑夜里。

在漫长的山路上,空荡荡的,只有大[k]大小小的两个人影在缓缓移动。那是[.]一人一狗,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带着[c]大狗慢慢地爬山。那个年轻人脸色苍[n]白,毫无血色,眼睛看上去模糊不清[恐],但他的动作也很机械,右手以不变[怖]的姿势拉着一只大狗,腿也同样宽向[鬼]上。他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为了思[故]考而忘记了身外之事。旁边的大狗和[事]他相反,一直活蹦乱跳的,大脑袋不[文]时东转西转,鼻子机敏地耸左嗅右嗅[章],那只狗的眼睛呈现出奇妙的绿色,[来]在白色的灯光下,像墓地里燃烧着的[自]两点鬼火,泛着绿色的幽玄之光。

一人一狗在黑暗的山路中,孤独地走[i]着,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两个黑影[a]慢慢地融入了鼓山的黑夜中。

冬天的夜晚好冷啊。鸟兽早已销声匿[m]迹,刺骨的冷风不时吹来,发出呜咽[k]声,吹过两旁的树木,那双无形的大[.]手拨弄着树叶,树枝不停地颤动着,[c]又有人躲在那黑影里,抱着悔恨,用[n]力摇晃着树木好像在发泄憎恨的心情[恐]

冷风也吹向年轻人,摇动着他瘦削的身体,好几次想往后倒,却被那只懂事的大狗拉到了前面。他只是穿着一件薄衬衫,没有看到他在发抖。他脸色苍白,面不改色,用无神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

惊人的夜话 短篇故事

两只黑影越刮寒风越走越快,穿过观[怖]景台,绕过涌泉寺,走到“休息饭馆[鬼]”对面的院子前。就在这时,那只大[故]狗突然停了下来,鼻子向四周嗅了一[事]大口,最后把眼前的院子锁了起来。[文]

这是一个破旧的院子,门口的铁门早[章]就坏了,两扇门随便开着,其中一扇[来]垂下来靠在墙上,隐约可见里面有几[自]栋小房子。大狗机敏地瞪着绿色幽玄[i]的大眼睛,蜷着身子,往里看,兴奋[a]了一会儿,低沉地咆哮着,拉着小伙[m]子往里走。

年轻人面无表情地跟着大狗走了进去[k]

风变强了,“呜呜”地吹着。一个人[.]一只狗靠近那所小房子。没有门,几[c]块折断的木板躺在门前,房间里一片[n]漆黑。年轻人想走进屋里看看,他慢[恐]慢地走过去,突然,“吱吱”一声,[怖]从里面跑出来一只大老鼠,扑向他们[鬼],一只大老鼠!一只狗和一只狗都吓[故]了一跳,但是大狗拖着年轻人躲在一[事]旁,躲过了老鼠的袭击。那只大鼠没[文]有反击,转身跑进草丛,再也不见啦[章]

大狗一会儿扑到草丛里嗅了嗅,又向[来]左右看了看,又把小伙子拉了进去。[自]

路越来越窄,荒草越来越多,几乎越[i]过膝盖,在冷月的照耀下,可以看到[a]前方草木处弥漫着许多白雾。随着一[m]人一狗的加深,离开那几个家,走进[k]山里,那只狗越来越兴奋,不时地低[.]声吠叫,仿佛前方有什嚒让人期待的[c]东西在等着它。

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一只大狗突然停[n]了下来,那双绿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恐]盯着前方。在那里,前方50米处燃[怖]起了火,黄白色的火焰带着黑烟持续[鬼]燃烧着。看到火堆前坐着一个人,年[故]龄和拉狗的年轻人差别不大,穿上白[事]色外套,面对他们,他一个个看着狗[文]靠近,抬头一看,脸色突然大变,想[章]马上站起来,但他似乎又想了想,深[来]呼吸,握紧拳头,重新坐了起来。

大狗盯着对面的白衣青年,耸着鼻子[自]往前嗅,似乎闻到了什嚒味道,但仔[i]细看了看白衣青年,又有点困惑,开[a]始呻吟,好像在眼前看和嗅根本是两[m]码事。我在原地转了一会儿,结果拖[k]着年轻人往前走。

一只大狗走到火堆前,坐在屁股上,[.]一双绿色幽玄的眼睛瞪着对面的白衣[c]青年。年轻人坐在火堆旁,他也把目[n]光转向对面的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不理睬那只大狗。

年轻人依旧面无表情,他掠过声音,[恐]反问:“你不也一样吗?”。

白衣青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大[怖]笑起来,说:“一样啊。”。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表面上看起来[鬼]很多都是一样的,但实际上水火有着[故]不相容的差别,这就像某人跟你很好[事],跟你称兄道弟一样,但他心里却藏[文]着一把刀,随时准备好捅你一刀!”[章]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人!”白衣青年停[来]顿了一会儿,盯着眼睛拉着狗的小伙[自]子笑了。

大狗的鼻子对着白衣青年不停地嗅着[i],好像什嚒也没发现,低低哼了一声[a],站起来准备出去。年轻人被狗牵着[m]站起来,淡淡地说:“你想说什么?[k]

白衣青年看见他们要走,脸色一变站[.]起来,冷冷地说:“你听我说,我觉[c]得这话对你很有帮助。”。

也许是意识到白衣青年需要一些不好[n]的举动,一只大狗回头看着他,年轻[恐]人也盯着他看。白衣青年淡淡一笑,[怖]坐下来,伸手郑重地指着对面,“请[鬼]坐!”

一人一狗看了他一会儿,大狗似乎很[故]好奇,马上趴在地上。年轻人看到一[事]只大狗,不想走路,就坐下了。

白衣青年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柴火,然[文]后拿起一根木棒,往里抽了一阵,火[章]势顿时旺起来,火焰欢快地往上跑,[来]熊熊的火焰“啪啪”地烧着柴火。白[自]衣青年一边摆弄着火堆,一边慢慢地[i]说。“有这七个人,都是好朋友,四[a]男三女,女人是小伍,庄锁,柳慧,[m]男人分别是赵林勇,肖白,董国锋,[k]林清…”。说到那里,他停了下来,[.]一眨眼就深深地看了看对面的年轻人[c]

拉着狗的年轻人没有任何反应,面无[n]表情地看着他,而他身边的大狗此时[恐]全身一片剧痛,慢慢地弯着身子,瞪[怖]着眼睛,暗绿色的眼睛略带疑惑,目[鬼]不转睛地盯着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瞥了一眼大狗,不理睬它。[故]然后我接着说。“他们行人有一天晚[事]上来爬鼓山,到了这个山顶突然起了[文]大雾,所有的手机都失灵了,只有赵[章]林勇有一只手表,他们在大雾中遇到[来]了一个奇特的小屋,房间里古色古香[自],摆着七把椅子,立着七根柱子……[i]

“漫漫长夜,七个人开始讲故事,他[a]们想通过讲故事来消磨时间。但到了[m]第六个故事,他们之间发生了异变,[k]萧西洛因为吸毒,变成了吸血鬼……[.]

白衣青年说到那里,冷笑着,看着对[c]面的年轻人,年轻人冷冷地看着他,[n]而他身旁的狗眼睛蹦蹦跳跳,绷紧了[恐]身子,接着紧盯着白衣青年。白衣青[怖]年似乎习惯了讨厌的大狗一直盯着他[鬼],他淡淡地笑了笑。

哈哈,你不会知道这样的东西,想不[故]到吧。这是一种神秘的巫术,是一种[事]制毒的方法,大部分是把蛇蝎、蜘蛛[文]、蜥蜴等有剧毒的多个毒虫放入一个[章]器物中,互相咬合、杀死,最后剩下[来]的只有唯一的毒虫。然后那个毒蠱灭[自]了其他的灵。充满怨恨,像被憎恨者[i]一样恶毒。手术者通过那个术操纵毒[a]蠱,控制那个对象的心和魂。在魔术[m]中最残忍的是人。这套巫术是把刚出[k]生的婴儿融化的,是最强大最残忍的[.]。“。

肖小白后来杀了赵林勇,旁边的柳慧[c]这才告诉大家,这两个人以前是情敌[n],都很喜欢她,现在为她展开杀敌。[恐]但是令人吃惊的是,这个房间的七脚[怖]架椅子已经被什么人盛了毒药,那七[鬼]脚架是为这七个人准备的。毒药开始[故]肆虐。被吓到的柳慧误杀了庄锁,这[事]个房间中间的美女画就开口了。那是[文]被坏人用妖术封住的。在这个宝贝身[章]上,你可以永远保持年轻的容颜,也[来]可以生还并转动灵魂。而且在这个异[自]空间里,有一种叫做“生命之泉”的[i]治疗不可思议的蛇毒的药“

「那个房间也只出现在雾蒙蒙的夜晚[a],那时那个美女给大家移动了七根柱[m]子,做了一个神秘的图形,打开了画[k]中的世界,也就是异空间的入口。在[.]那里终于找到了生命之泉,那个时候[c]柳慧的欲望应该是被毒害的她的心。[n]」逼疯了,把庄锁杀了。林清和董国[恐]要杀柳慧的时候,肖小白出现了。柳[怖]慧以为他会帮助自己,但肖小白恨她[鬼]脚踏两只船。后来,肖小白竟然和附[故]近找异宝的坏人联合起来杀了别人,[事]多亏了那个美女的掩护才得以逃脱。[文]

“最后肖小白和坏人找到了异宝,坏[章]人得意忘形,被肖小白从背后袭击致[来]死,可是坏人的灵魂还没有消失,那[自]个人却变成凶灵咬死了肖小白,看到[i]这一幕的林清和董国锋,就是那个美[a]女准备的鬼火,一下子把坏人烧死了[m]。”来修改标记元素的显示属性。

穿着白衣的青年走到那里,看到对面[k],带着狗的年轻人还一副很冷的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但是那只狗已[c]经站起来,一动不动,僵硬着身体,[n]像绿色灯笼一样的眼睛,微微地眨巴[恐]着。穿着白衣服的青年盯着带着狗的[怖]年轻人笑了。“亮点是,林清和董国[鬼]锋,他们本来就是很要好的朋友,像[故]亲兄弟一样,不,比亲兄弟还多!但[事]是他们从异空间里出来后,林清贪念[文]顿起,杀了董国锋,抢了'陌上狸花开'。董国锋至死也没想到自己的好朋友[章]会这样恶毒,没想到,没想到……“[来]

白衣青年的眼睛此时凝聚着一丝哀痛[自],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望着牵着[i]狗的年轻人,眼睛从伤痛瞬间变冷道[a]路:「可是这个世界上想不到的东西[m]太多了,林清,他也没想到,董国锋[k]其实也是一种巫术,他已经为自己锻[.]炼好了人蠱,把它藏在身上,在死亡[c]的一刹那就吃掉了它。人蠱开始胡闹[n],董国锋的灵魂和意识立刻转移到那[恐]个人蠱身上。所以,董国锋并没有真[怖]正死亡,他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他要[鬼]报仇,他要杀了他狼心狗肺的好朋友[故]好兄弟!“

突然站起来,拔出冰冷的短刀,指着[事]带着狗的年轻人说:“林清,你还在[文]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旁边的大狗吓得向后退了两步,但是[章]带着狗的年轻人什么也没说,冷冷地[来]看着他。

“我是你的好朋友董国锋,你为什么[自]要这样恶毒,下这种冷酷无情的毒手[i]呢?我们以前的友情你都忘了吗?还[a]是说,你从以前开始就是那样阴郁的[m]小人呢?”越来越怒吼了。

带着狗的年轻人还是什么都没说就站[k]了起来。

董国锋眼睁睁地瞪着他,眼看怒火就[.]要燃烧起来了,对方一不作声,他立[c]刻反唇相讥,“好吧,好吧,好吧,[n]你要是不作声,我就痛快了,永远不[恐]作声!”举起手中的短刀,狠狠地刺[怖]了青年的胸口。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年轻人的身体[鬼]没有流血,取而代之的是,从刺破的[故]胸部周围,充满了黑色的气息,就像[事]被刺破的鞠一样,眼看着就枯萎了。[文]

他期待着疼痛会发出悲鸣,也会发出[章]鼻子的声音,但并不是这样,只是没[来]有声音地倒下了。

董国锋感到一阵惊愕,拔出匕首,退[自]了一步,紧张地注视着那萎缩的身体[i],像是在自言自语。这是怎么回事?[a]

这时,从旁边传来了黑暗的声音:“[m]因为是我在操纵!”。

董国锋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冷冷的[k]月亮里,寒风吹过的地方,只有沉默[.]的草在摇曳,没有人影。

我的毛像要倒立一样颤抖着,小声说[c]:“你是谁?”。

“是我啊!”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n]

董国锋的声音,好像就在自己身边,[恐]但周围没有人,只有一只大狗。

是一只大狗吗?董国锋揪心地说,这[怖]只狗在说话吗。

「正如您所料。」

下一刻,董国锋惊恐一看,那只大狗[鬼],张着嘴笑了笑,张着大嘴,从里面[故]伸出一条又长又大的红舌头,它的舌[事]头上,站着一个手又脚,穿着鲜艳衣[文]服的,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的健全的[章]小人。现在小人,手伏在舌尖上,四[来]射,霸气逼人。

董国锋对那个小人很眼熟,仔细一看[自],想起他长得和肖小白一模一样,只[i]是大小不一样而已。

那小人仰天大笑一声,道:“

年轻人大狗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1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