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故事都市故事正文

都市悬疑故事的鬼策

iamk 都市故事 2023-06-08 10:20:02 710 0

冬天的脚步徐徐而来,冷风扫过黄叶,开始在清晨的路边盘旋雾霾。裘莉冷冷的手舀到嘴边吐气,看到出口的白雾卷在嘴前,被冷风吹走,她眨着眼睛,心中充满了对冬天的憎恨。

院子里的几棵菊花枯萎了,把菊花从[文]土里连根拔掉,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章]。对她来说,既然已经绽放的花朵毫[来]无价值,就不必在自己眼皮底下表现[自]出残忍的气息,应该让残花彻底挖掘[i]自己的视线。至于如何处理拔除菊花[a]根茎后留下的一些难看的泥潭,裘莉[m]还没有考虑。她还没有开始思考。她[k]只是不想看到那些光着树枝、叶子蔫[.]了的菊花。

完全处理完花后,裘莉踮起脚走出院[c]子,她在院子边的踏石上踢着脚底附[n]着的泥土,然后站在别墅前的过道上[恐],用手修剪着被风吹乱的头发,抿着[怖]嘴看着院子里的景色,想着下一步该[鬼]怎么走。这个花园要做以圣诞节为主[故]题的布置。裘莉家里的院子有600[事]多平方米,有专业的园丁在打理,裘[文]莉只在院子里的土里完全可以散发,[章]院子里的一切都是自己力行的。

是啊,多余的精力!裘莉今年35岁[来],女性到了这个年龄,孩子卷着膝盖[自],整天对家务和丈夫焦躁不安。但是[i]裘莉没有那个烦恼,对她来说男人的[a]感情就像候鸟,女人的人生只驻留了[m]一个季节,随着季风的变幻随时都可[k]以改变栖息地。所以她尽量不让自己[.]陷入男女间的烦恼,她把自己心中的[c]那棵感情树秃得荒芜,这样,即使偶[n]尔有男人经过,也找不到感情的落脚[恐]点。一个过站着的女人如果没有感情[怖]依靠,她的精力很容易过剩,但这种[鬼]过剩的精力如果没有外露的地方,积[故]蓄在体内会伤害身体。裘莉家系大业[事]大,但由于她在家系产业中没有得到[文]应有的地位,她的精力无法在事业中[章]彻底发泄,只能在院子角落的土里挖[来]个地方发泄。

裘莉走出庭院,沿着木兰树的墙壁向[自]别墅走去。朝阳已经高挂在空中,别[i]墅的红色斜檐上飘过几片白云,风寒[a]而干。裘莉抬起左手轻轻揉着眼角,[m]感觉眼角的细笑在干燥的天气里又加[k]深了。她用的是高档的阿玛尼品牌“[.]黑键”系列化妆品,再奢侈的化妆品[c]也藏不住岁月的雕琢。无论你有多少[n]钱,皱纹都不可避免地会增加。女人[恐]可以不为自己的感情烦恼,但也不能[怖]不为自己的青春烦恼。尤其是到了假[鬼]青春年龄的女性,更是想抓住青春的[故]尾巴不放。

所以裘莉临时做出了决定:今天不去[事]公司,直接去美容院养颜,反正现在[文]她是公司里必不可少的人,重要的事[章]务她处理不了,不重要的事务她又不[来]屑理睬谁让她是公司总裁的妹妹!

裘莉走上自家别墅的楼梯时,听到旁[自]边过道上有人在叫她。她转过身去,[i]看到自己的姐夫正从别墅后面的车库[a]里跑出来,手里握着轿车钥匙向她走[m]来。大嫂的名字是严芳,是裘莉的大[k]哥裘海3年前结婚的续弦,年龄比裘[.]莉小8岁,这个女人容貌出众,聪明[c],她以前是裘海公司的白领丽人,后[n]来被当时担任公司总裁的裘海看中,[恐]这个裘海常年陪伴年轻貌美的严芳不[怖]停地皱着眉头,马上扔掉盔甲娶了她[鬼]。裘莉心里看不到一个女人会钻自己[故]大哥感情的空子进来,但看到她越来[事]越得到大哥的欢心被委以重任,在公[文]司里出人头地,自己却对她一点办法[章]都没有。

走到严芳裘莉的前面,用不高兴的语[来]气指着车库的方向。“你看看你的车[自]是怎么停的,不偏不倚地正好把我的[i]车停了下来,你能不能快点把你的车[a]往后倒,尽管如此,你还是把我的车[m]从车库里开出来,我现在正急着赶去[k]公司。”。

“这样啊。但是我把车停在自己的车[.]位上,我为什么把你的车挡住了呢?[c]”。

“不错,你确实停在自己的车位上,[n]但你歪斜着停,车身出了大半个车位[恐],车屁股正好压着我的车。”说话方[怖]式也和裘海一样有严厉和尖锐。“我[鬼]叫阿里,”她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故]认真工作,你都三十多了,怎么那么[事]粗心,整天一副傻大姐的样子,你全[文]身都是PRADA,能和你身上穿的[章]衣服一样有点精品吗?整天泡在一碗[来]马马虎虎的汤里不能说“

对裘莉严芳的指责是:“看不到我没[自]有停车和我的人类之间的关系。我说[i]严芳。停车的时候不是没有停位置吗[a]?因为一些小事,没有必要把事态无[m]限大量化。没有必要说得那么夸张。[k]”。

严芳皱眉很烦躁地说:“你不要以为[.]我是借题发挥,你的工作确实太不靠[c]谱了,每次都不在乎交给你的公司,[n]每次都让别人帮你擦屁股。阿里,你[恐]总是抱怨你哥哥不让你担任重要职位[怖]不是他不答应,而是你根本没有那个[鬼]能力,凭着你这种工作态度,把我们[故]公司活活地拖到水深火热的境地。”[事]

裘莉叹口气说:“如果你这样说,我[文]是不会辩解的,反正我没有野心,能[章]像现在这样吃饱睡足觉,我也十分清[来]楚。”她转身朝别墅走去,话不投机[自],对严芳这样雄心勃勃的女人她总是[i]懒得理我。

“别走!”。“你现在去车库把你的[a]车放倒,让我的车开出来。”。

裘莉怀着不愉快的心情回望天空,回[m]头把手伸向严芳。“不好意思,我昨[k]晚周末去过朋友家,因为喝酒所以没[.]开车。晚上喝酒喝多了,临行的时候[c]忘记带我的包了,但是我的车钥匙碰[n]巧在那个包里。所以……很遗憾,我[恐]现在决定开我的车。”“

“看,看……”指着严芳裘莉的鼻子[怖]说。“我说你工作忘了东西,你不肯[鬼]承认也不行,那你就不能找你的备用[故]钥匙开车了!”

“对不起,我忘了把这把钥匙和备用[事]钥匙放在哪里了。”。

严芳着急地跺脚。“那我该怎么办呢[文]?我们的别墅连出租车都叫不到,公[章]司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所以不是[来]一天什么都没做,今天的行程排得满[自]满的。”

裘莉“嫂子,你不是很聪明吗?你不[i]会被这些琐碎的纠纷所吸引吧?”。[a]

严芳对裘莉的背影张开嘴,发出无言[m]的骂声。大妈们的不和不是一天两天[k]了。自己的丈夫因为交通事故眼睛瞎[.]了,把公司的事务交给了自己之后,[c]裘莉对她产生了敌意。但她对此并不[n]害怕。因为她的背后是这个家族的中[恐]坚力量裘海裘峰兄弟的支持。

严芳站在别墅前想着该怎么办,车库[怖]里传来汽车低沉的引擎声,银色宝马[鬼]X6从车库里走了出来。毛皮兄妹三[故]子,毛皮峰从车窗探出脸来,看到了[事]严芳。

严芳“我想在边上走,但是我走不动[文]。我的车被你姐姐的车卡住了,但是[章]她不肯让车。”。

“是吗?二姐不会做那种不讲理的事[来]吧?朱本嘟囔着,指着自己的门说:[自]”那你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去总公司[i],你绕不了那嚒远。“

严芳笑了,裘莉对她怀有敌意,但是[a]朱邦在袒护她。裘海、裘莉和朱本3[m]兄妹共同运营公司,裘海是总公司的[k]社长,朱本最大的房地产子公司的所[.]有者,唯一的裘莉,只负责最不合算[c]的子公司。朱先生的业务,是本地最[n]强大的集团,拥有数亿资产,这也是[恐]严芳毫不犹豫裘海的主要原因。作为[怖]裘海的代言人掌管公司的业务之后,[鬼]公司的高层对她很疏忽,但是多亏了[故]朱邦站在她的一边,才确立了她在朱[事]峰集团中的地位,非常感谢年轻能干[文]的妹夫。

严芳高兴地坐上朱朱的车,开着朱朱[章]的车到别墅外。

裘莉走进别墅,穿过长廊来到别墅餐[来]厅,裘家别墅这家餐厅是该别墅区中[自]视野最美的一家餐厅,透过一排掉落[i]的玻璃窗,可以毫无遮挡地看到别墅[a]后美丽的湖景。现在,在黑白大理石[m]桌前,裘家老板裘海寂寞地坐在桌前[k],郁郁寡欢地吃着皮蛋粥。

裘莉站在食堂门口,看着隔着玻璃吃[.]早餐的大哥。裘海已经进入中年,头[c]顶有点秃,鬓角有点薄霜,修长的个[n]子,钩鼻子上戴着墨镜,脸上捕捉到[恐]有点脏。自从去年出车祸他眼睛瞎了[怖]以后,本来就有点阴郁的性格越来越[鬼]阴郁难以捉摸。所以裘莉有点害怕她[故]这个威严的大哥。如果这位大哥对公[事]司有绝对的话语权,而裘莉对他没有[文]一些企图,她从一开始就不会和他住[章]在同一屋檐下。

裘莉打开餐厅的门进去了。她的脚步[来]声很大,在寂静的餐厅里引起了很大[自]的噪音。裘海皱起眉头的他放下手里[i]的勺子,用不高兴的语气说了些无聊[a]的笑话。“如果我没有和你一起生活[m]这么多年,你会想到现在非洲平原的[k]河马已经进入我的食堂了吧。二妹,[.]你明明是女人却像仪仗队的队伍一样[c]走着,又臭又臭,又臭,又臭,又臭[n],又臭,又臭,又臭。”啊,臭啊,[恐]臭啊,臭啊。吵吗,你不知道我眼睛[怖]瞎了,听觉神经很弱吗?“

裘莉赶紧伸懒腰,迈着轻快的步伐到达餐桌。

都市悬疑故事的鬼策 都市故事

裘海虽然经常责备这个妹妹,但是眼[鬼]睛看不见了,在家族中的地位从顶梁[故]柱突然变成了废柴的现在,他为了维[事]持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必须表现出[文]有威信的样子。他喝了两口粥,问裘[章]莉:“你嫂子和三弟已经去公司了,[来]你还在家干什么?”

裘莉厚颜说:“怕你一个人在家寂寞[自],留下来陪你吧。”

裘海歪着下巴,一字一句地说:“我[i]看起来像是需要怜悯的人吗?”

裘莉这位大哥现在神经里知道弦走错[a]位置了,千万别碰,她无奈地改口说[m]:“算我说错话了,其实我想在家偷[k]懒,没去上班。”

“向公司请假了7那么公司的事情谁[.]来做7”

“有了你的聪明,有了三个聪明,这[c]家公司不管我在不在都无所谓。”。[n]

歪着头,一边用耳朵判断自己的妹妹[恐]在桌子周围做着怎样的动作一边说教[怖]。“你能为公司的事情认真一点吗?[鬼]现在还没有恢复,今后也要花时间慢[故]慢调整,我自己也能理解再回到以前[事]的状态是不可能的。所以,把公司的[文]事情看得更大一点,像以前那样拖泥[章]带水。”请不要来。“

裘莉变得扁扁的,对裘海做奇怪的脸[来]说了。“我一直都很认真,因为你的[自]要求太高了,总是觉得我不行。哥哥[i],我的水平就是这样,如果现在达不[a]到你要求的水平,以后也达不到。而[m]且,公司的重要工作不是交给你妻子[k]吗?在这一点上,你也不能让我做。[.]”不可信。因为我是女人所以出嫁的[c]是别人,但是三弟是父母的养子,你[n]一点也不觉得是自己的家人。所以我[恐]知道你把公司的主要权限让给了夫人[怖]。“

裘海把手里拿着的勺子扑通一声扔到[鬼]桌子上,低声说道。“二妹,你怎嚒[故]能这嚒说,你平时那嚒大大咧咧的性[事]格,我想不出这嚒回事,是不是三弟[文]在你面前说了这嚒一句。

“那是啊。”“不管三弟怎么说,我[章]也是这么想的。”

裘海吹响鼻子,用手指在桌子上摸索[来]勺子。

裘莉从橱柜里拿了一个干净的碗,正[自]在饭锅里舀皮蛋粥,保姆何姐进来,[i]她对裘海说:“裘总,你注文的那个[a]七轮和无烟煤现在厂家送来了,这些[m]东西准备放在哪里?”

“放在车库的仓库里。”。

何姐啊一声,转身正要出去,裘海又[k]问她:“刚才严芳是一个人出去的还[.]是和老三一起走的?”

何姐说:“我看到她走进裘经理的车[c]里,两个人一起走了。”

裘海鼻孔发出咯吱咯吱的鼻音,脸色[n]越来越差。等到何姐出去后,裘海问[恐]裘莉:“看来你嫂子和你三儿子在公[怖]司里面合作挺默契的。”

“以前,你在公司的时候,小儿子很[鬼]少去总公司,但现在却经常来来去去[故]。有的时候在严芳的办公室里坐了半[事]天以上。多亏了他,严芳才能控制住[文]总公司的元老们。

裘海皱着眉头,保持沉默。

裘莉好奇裘海:“哥哥,你要七朵吗[章]?”

裘海叹息了一声说:“我在家里闲着没事,老是想起咱们以前的事情。这以前啊,人穷,买不起空?

公司
声明

部分内容涉及暴力、血腥、犯罪等,来自网络,请勿模仿

版权: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