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传说正文

Finger小姐

iamk 都市传说 2022-06-22 10:12:35 50 0
小时候我看过很奇怪的东西。

O家是我们的远亲,其实没有血缘关係,但是因为父母和他们关係很好,所以我们每年暑假都会在O家住个几天。

当时我大概四岁左右。中午过后我玩累了,在神明厅隔壁的房间睡觉,突然听到身旁传来啪答、啪答的声音。

然后好像有什幺东西窸窸窣窣在动的感觉。

但是由于我很想睡,就不理它,结果某样东西碰到了我的脸颊。

我用手拨掉,一看,好像是虫。

白色的、像很大的幼虫一样的东西在榻榻米上蠕动。

小男生都很喜欢虫,所以我很高兴,耶!是很大只的!马上就捡起来了。

但是,前端好像有硬硬的部分,我觉得很奇怪,「嗯?」睡眼惺忪地一看。

那不是虫,竟然是人的手指。

可能是因为完全没有血色吧,它是纯白色的。细细的,所以我想应该是女人的手指。

但可能是因为在地上爬的关係,指甲的部分有裂掉、积很多黑黑的汙垢,很髒。

「呜哇!」我把它丢掉,没想到手指竟然在榻榻米上站立起来了。

然后就ㄉㄨㄞ、ㄉㄨㄞ的跳动,或是左右摇晃,做出一些很有趣的动作。

我当时是个笨小孩,看了就很兴奋地大叫。

我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问他问题,它就像点头一般地弯曲起来回答我。

我心想,这一定要给妈妈他们看一看才行!就抓着它拿出去,结果移动的过程中它就从手中消失不见了。

就像是龙猫里面小梅抓不住小黑炭一样的感觉。

即使我告诉爸妈,他们也只说:「那只是你睡昏头了吧」,让我很不甘心。

然后我就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抓住Finger小姐(绰号),便开始寻找它。

轻而易举地在刚才的房间里找到了。而且还像香菇一般地长在墙壁上w

我把它摘下来,心想这次一定要成功,把它拿出去的过程中就一直盯着它看。

在我要离开房间的时候,不知为何它就滑溜地从手中跳走,回到原本的房间去了。

我拚了命花了很多时间,尝试要从各种不同的地方把它拿出去。

从拉门是不行的。窗户的话以我的身高无法跨越。

正当我思考着该怎幺办时,Finger小姐往拉门那一面的墙角爬过去了。

它在榻榻米上跳动,我看看旁边的墙壁,因为是土壁的老房子,墙壁和墙壁之间有一个空隙。

那无论如何也不是一道手指可以穿过去的空隙,但是年幼的我就用力把Finger小姐插进那个空隙了ww

它花了许多时间蠕动,总算是穿过那道墙了。

我走到走廊,把掉在地上的Finger小姐捡回来。

这样一来瞧不起我的妈妈就会被打脸了!

我想把它带走时,在走廊上它又滑溜地从我手上逃走了。

我慌张地打算再次把它抓起来,没想到目前为止态度都很友好()Finger小姐,竟然跳过来抓伤了我的脸颊。

我因为惊吓和疼痛而大哭,因为它几乎是垂直地刺了我的脸颊嘛。

某个人听到我的哭声被吓到,从走廊底端跑了过来。

Finger小姐还站在我肩膀上,它像是在安慰我一般,摸摸我脸颊没受伤的那一边。

然后我妈妈和家人过来了,不知道为什幺,我一看见妈妈的脸,就突然感受到强烈的睡意,直接倒下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已经是隔天,回到自己家了。

原本计画是还要在O家住个几天才要回来的,但因为我年纪还小,并不觉得奇怪。

在那之后,我们再也没去过O家了,反正我本来就没有特别喜欢,也就不在意。


images (93).jpg

--

接下来是我大学时发生的事。

我对社团里的学妹A子一见锺情。

虽然我很鲁,但总之很喜欢她,于是就展开猛烈追求,结果她就开始躲我了。

不是告白被拒绝,而是我想去和A子见面,结果她已经走了。

即使想办法见到面,她也是一脸僵硬的表情,想逃走的样子,根本就不可能告白。

我想应该是因为我太鲁了,追求的方法不对,人家觉得我很噁心吧QQ

之后A子连社团都不来了。

我请朋友向她转达,说我没有恶意,也不会再接近妳了,请不要因为我而害妳不能参加社团,后来A子总算是愿意来社团了。

大约一年后,放长假时社团照惯例去旅行。

因为我们是历史相关的社团,所以旅行主要是去看一些古城或神社w

但是有一半的人是喜欢历史的,另一半的人只当作是旅游社团,只不过是想出来玩而已,温差很大。

在我们参观某个古蹟时,想玩的那群人跟我们走散了。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即使打他们的手机,也完全没有人接。

没办法,认真的我们也只好约一个时间,分头去寻找那些不见的人。

我想说既然他们是想偷懒去玩,应该不会待在很容易被找到的地方,于是我就往没什幺人的地方走。

在一个树篱笆的转角,竟然撞见了以前喜欢的A子。我在心中大哭。

因为虽然A子会来社团,但是直到现在她还是一直躲避着我。

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旁边传来一阵粗犷的惨叫。

跑过去一看,在石碑旁边,有几个社员跌坐在地上。

往他们的视线方向看去,我吓了一大跳。

有个东西,像是把女人的上半身再切一半的样子,在地上蠕动。

该怎幺说,不是用刀子切得很乾净的感觉,而是像被辗过、坏掉的假人模特儿那样的东西。

躯干只到胸部就没有了,脸好像断裂一般只有下巴,左手也在肩膀附近崩掉了。

实在太可怕了,喉咙只能发出咿!这样的声音。

社团那些人完全吓傻了。

结果,那个女人的上半身用唯一完整的右手,爬向我这边来了。

我无法动弹,在犹豫着是否该逃命。

对了,至少也得带着A子逃走才行!

正当我这幺想的时候,A子突然用力抓住我的手臂,非常大力地把我拉到社员们面前。

我想反抗,正打算站好时,A子往我背后一推,我就倒在那个女人的上半身前面。

就算再怎幺讨厌我,也不用这样报复我吧www

我这样想着,快要哭出来的时候,眼前那个女人的上半身突然停止移动了。

短短的躯体站立起来,又是ㄉㄨㄞ、ㄉㄨㄞ地跳动,又是扭来扭去的。

「欸?」就在我困惑的时候,女人就像是鼹鼠钻进洞里一般,咻!地被吸进地面,消失不见了。

她消失的地方明明地面就没有洞啊。

我再次醒来时,是在那个地区的医院病床上。

好像是那时候除了A子以外,大家都晕倒了,都被救护车送过来了。

幸好大家醒来后就都没事的回家了。

在那之后,有一次和A子独处时她告诉我。

她的祖先好像是萨满?就是像巫女一样,可以看得见灵魂之类的人。

但是并不具有很强大的力量。

据她所说,我被什幺很可怕的东西守护着。

并不是被缠上了,而是被守护着。

所以普通的恶灵是不可能打赢的,在那个当下要突破困境就只有这种方法了,是不得已才把我推到那个恶灵面前。

A子当时也相当慌张,并向我道歉。

还有,她在社团里一直躲避我,是因为守护着我的那个可怕的东西,好像跟她的体质不合,并不是因为讨厌我本人什幺的。

就算她说我是被守护,但是我目前为止的人生并没有发生什幺特别好的事情,也没有什幺九死一生的经验。

A子听了就说:「所谓的守护并不是这个意思。」

还有,她说我的脸颊上被做了什幺印记。

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想起了小时候遇到的Finger小姐。

说起来,不知道为什幺,在这之前我完全忘记了关于Finger小姐的事情。

应该是在我昏倒后、在自己家里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吧。

不然这种事情我一定会告诉爸妈才对呀。

--

因为已经在放长假了,我就赶回老家。

我问老妈关于O家的事情,她净说些含糊不清的话,不肯告诉我。

没有办法,我只好告诉她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还有小时候遇到Finger小姐的事。

我讲到女人上半身的时候,她还一副「你在说什幺梦话」的态度,但是当我讲到Finger小姐的时候,老妈的表情明显僵硬起来,连肩膀都抖动了一下。

我说完后,老妈沉默了一下,终于开口了。

我在O家昏倒之后,发生了很不得了的事。

刚开始因为我昏倒了,房子里所有的人都很担心我。

但是当老妈提到刚才我讲了一些奇怪的话,并把内容说出来后,事态急转直下。

老妈说出我看到了奇怪的手指,他们家的太太就急忙跑走了。

然后就一阵大骚动。

太太打电话给正在工作的先生,甚至还有爷爷,让他们马上回家。

打完电话后就逼近老妈并质问她:「你们干了什幺好事!」

老妈大爆发:「我儿子现在都已经失去意识了,你还在说什幺意义不明的话!」

不管打我或做什幺事我都不起来,所以老妈打算叫救护车,结果被制止了,说「没用的」。

之后O家的先生他们火速回到家后,O家的人们在神明厅把老妈围起来,跟她说明来龙去脉。

听说在O家,神明厅的隔壁有着一个叫做warazuma的房间。

从几百年以前就存在着,而且绝对不可以进去。

但是,只要遵守几条规则,那个warazuma就可以带给那一家富裕和幸福。

O家确实满有钱的。虽然房子位在很乡下的山里面,不过是非常大的日式平房,像是会出现在大河剧里面的那种感觉。

然后年幼的我,进了那个不可以进去的房间。

听到这里,老妈更生气了。

因为神明厅的隔壁根本就没有房间啊。

老妈也是从小就来O家玩,所以不可能会搞错。

神明厅的四面都是走廊,走廊另一边的房间也只是个非常普通的房间。

老妈生气地这幺说,结果O家的人叫她仔细回想看看。

神明厅靠走廊的墙壁是不是有点不自然呢。

一看发现,从内部看的神明厅大小,和走廊上看到的神明厅墙壁,长度明显不对,走廊上的墙壁特别长。

原来那个warazuma确实是在神明厅隔壁,只是它的四个面都被墙壁围起来了,所以老妈才至今都没发现。

老妈:「但是那种房间我儿子怎幺可能会进去!」

O家的人说我昏倒前所讲的话,还有在那之后墙壁马上就开了一个洞,这些都是证据,并不理会老妈的说法。

但是这很奇怪耶。

那幺久以前的事情,确实可能记不清细节,但是我遇到Finger小姐的那个房间,可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房间呀。

有阳光射进来,非常明亮,内部装潢也很普通。

而且有拉门,应该还是开着的。

不然,别人家里我一次也没进去过的房间,就算我是个小孩,也不可能跑进去,还在里面睡觉呀。

O家的人说总之接下来他们很忙,就把我和老妈丢出来了。

好啦,其实是把我送到隔壁镇的大医院,还说是当作赔罪和探病的礼物,送了我们一大堆东西。

当时忙得焦头烂额,所以老妈回到家才来看那些东西是什幺,结果发现他们送的东西里面有镜子、佛珠、灰之类的各种奇怪东西。

最惊人的是,最下面有一包装着大量现金的牛皮信封。

老妈感到很困扰,隔天打电话给他们,结果得到「给你们添麻烦了,那是赔罪用的」这样的回答。

那些不知道要干嘛用的东西,是因为有这样的规定,他们必须把那些东西送给打开warazuma的人。

老妈:「即使你们不做这些事情,医院也说我儿子没有问题,而且他现在已经生龙活虎地在玩了。」

结果对方非常惊讶。

我问老妈说现在O家的人怎幺样了?

结果她表情苦涩,过一阵子才小声地说他们事业失败,全家失散了。

「等、欸、那是我的错吗?」

老妈音速般地巴我的头,生气地说:「哪可能有这种事!」

老妈也很想知道,于是就去调查,发现O家从很久以前就很有钱,所以做着赔钱事业,原本就摇摇欲坠,在泡沫经济破灭时,很普通地被扫到了。

然后我顺便问了那些奇怪的物品和那笔钱去哪儿了,答案是奇怪的物品过一阵子就丢掉了,而那笔钱老妈不肯告诉我www

--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老妈就完全和O家断绝联络了。

但是我想这次发生的事情绝对有关连,我就拜託亲戚,硬是和O家的其中一人联繫上了。

见到面,他的第一句话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然后他就告诉我关于warazuma的详情,不过他是那一家的四男,也并不知道事情的全貌。

warazuma的本体好像是神。

但是在那里面的东西,是跟神圣完全相反,非常邪恶的东西。

日本人不是常常会去祭拜一些成为怨灵的人吗,比如藤原道真变成了天满宫的神,或是平将门等等。

就像是那些的迷你版一样。

但是,很可怕的地方在于,没有什幺可以变成神的怨灵,于是就用人工做出来。

详细的作法他也不清楚,只知道材料用越多越好,还有使用和自己敌对的人、或是对自己有怨恨的人,效果会更好。

虽然他说的如此含糊不清,但是当我理解那个意思的时候,打从心底觉得可怕。

还有,warazuma可能是「不能打开的房间」或是「儿童的房间」的意思。

前面那个还可以理解,后面那个我就不懂了。

Finger小姐绝对是成人女性的手指啊。

然后,那个人记忆中warazuma的规定是这样的:

・一定要盖在那个家的神明厅隔壁。

・四个面都要是走廊,不可以挡住人的通行。

・而且还要让客人都经过那些走廊更好。

・但是,不可以告诉家族以外的人关于warazuma的事。

・还有,房间一定要设置两个或三个出入口。

最后那个规则很奇怪吧。

我一问才知道,本来warazuma的效果是只能维持一代,好一点也只能维持两代。

然而O家原本就很有钱,就砸重金聘请一位名气很大的修行人,来製造一个效果能维持很久的特别的warazuma

原本的warazuma虽然可以把纸门或窗户关起来,但是必须要做好几个入口,还要让客人在那周围走动。

如果那个房间被闯入了,法术就会被破坏,里面的怨灵就会跑出来。

虽然效果很惊人,但风险也非常高。

那位修行人是製作warazuma的专家,非常熟悉,于是就在O家建造了他所想出的最强warazuma(笑)

而O家的warazuma和原本的形式不同,四个面都被墙壁围住就是这个原因。

我想你们都已经猜到了,普通情况下把warazuma打开的人,无论是谁都会马上死亡。

因为把里面有着怨灵的房间给打开,接收了几十年以来被关在里面的仇恨嘛。

我问他为什幺我还活着呢?

而且Finger小姐除了最后刺我的脸颊以外,它都看起来很温柔的喔!

他就说O家的warazuma是很特别的,从一开始就只有製造它的修行人才知道里面到底放了什幺。

说不定因为它是那个修行人独创的形式,才可以打开的。

明明是个很强力的warazuma,我却可以毫髮无伤地活到现在,很莫名其妙吧。

最后,我无论如何都想要辩解,那个房间里面有着拉门,而且打从一开始就是开着的。

「四个面都是墙壁的房间你竟然能进去,这样我就大概可以猜到了。一定是我们家的warazuma寿命已尽。」

「而且,你让我亲身体会到人的怨恨到底有多可怕,我无法怨恨你呢。」他看着远方微笑着说。

O家因为泡沫经济破灭,公司倒闭,背负债务全家失散,但是四男说他不知道全家失散后其他兄弟或家人怎幺样了。

他们全家失散是故意的,为了让降临到他们身上的灾祸分散开来,才这幺做的。

即使只是信件或电话,都算是一种联繫,会产生连锁,所以每个人之间都没有联络。

告诉我这些事情的四男,工作时发生意外,失去了双腿和左手,自己一个人没办法生活,只好向和O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係、没有接受warazuma恩惠的亲戚寻求帮助,所以我才能够找到他。

--

我很犹豫,但还是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A子。

这很难向爸妈启齿,但是只隐藏在自己心里,又觉得太沉重了。

A子向老家询问关于warazuma的事情,但是她的祖先既不是修行人,好像也不是会驱魔的那种巫女,只得到了「那种东西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真实存在」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获得什幺新资讯。

最后,A子告诉我,到底Finger小姐在我脸颊上的印记是什幺。

那并不是像warazuma一样给予财富或名声,或是可以从严重的意外中生还那样的保护。

而是「无论如何都只有这个人不会被我诅咒」的标记。

但如果是面对很弱的恶灵,还是可以产生驱赶的效果。

那次旅行遇到的女人上半身,我想可能就是Finger小姐也说不定。

因为太恐怖了所以我根本没看到手指的部分,但是我被A子推到她面前时,她那些扭动的动作,跟我小时候遇到Finger小姐时的动作非常相似。

也就是说,她逐渐在恢复成原来的人类的模样啰?

A子回答:「在我看来,那个上半身像是各种人类手指的集合体。」

又让我好害怕。

Finger小姐明明就是一根手指而已啊。

不过我拼命地回想,在那个房间睡觉的时候,最一开始我所听到的,有东西掉下来的声音,确实是好几个的样子。

当时半梦半醒,我也不太确定。

我之所以会想要把这些事情写出来,是因为两三天前我在车站内看见了Finger小姐。

工作时在外面跑,搭电车时无意间往外一看,竟然看见月台上的人,肩膀上停着一根手指。

电车即将开走的时候,手指从肩膀掉下来,在月台的水泥地上像毛毛虫一样地爬行。

看来周围的人们完全没有注意到。

只不过,虽然很远看不清楚,但那手指非常的粗,我想一定是男人的手指。

该不会其实Finger小姐有很多同伴吧?

或者那是Finger小姐集合体的其中一个零件呢。

顺带一提,我工作的地方在东京都心,但O家是在完全不同的地方。

以上,我的故事就结束了。


日本怪谈物语Finger小姐
版权声明

内容只是个人喜好搜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